当前位置:北京文艺网 >> 访谈 >> 人物访谈 >> 影视人物 >> 浏览文章

姜文:“我就是在抄”

2007年09月01日来源:南方周末发表评论

在小说《天鹅绒》里,疯妈因为两斤猪肉而疯,在《太阳照常升起》里,疯妈因为一双鱼鞋而疯。

 

        827,姜文、周韵等主创携《太阳照常升起》出征威尼斯电影节,与李安的《色,戒》、埃里克·侯麦的《男神与女神的罗曼史》、尼基塔·米哈尔科夫的《俄罗斯联邦》等22部影片,一起角逐金狮奖。

  

  “我脑子里看见东西,听见声音,我就抄,好像上帝捏着我的手写。”——姜文

  

“第一次接触‘太阳’是在姜文办公室里,那是我第一次‘听’剧本,闭上眼睛,似乎能看见电影。当时的感觉是讲故事人的体温绝对高于38摄氏度。”陈冲说。

 

这个故事后来叫《太阳照常升起》,是姜文导的第三部电影,前两部作品分别是1995年的票房冠军《阳光灿烂的日子》,和2000年无法公映的《鬼子来了》。

 

姜文从2005年就开始跟各种各样的人讲《太阳照常升起》的故事:一双性感的女人的脚,走在一个云山雾罩的村子里,村里的房顶上长着草,动物色彩绚丽,路上铺着白色的沙……三个男人和三个女人既交错又独立的故事。

 

把故事讲完,电影剧本也就出来了。后来姜文按录音机让大家听一遍自己念的故事,再一起七嘴八舌地聊。

 

90%的细节在写剧本前就已经完成了。实际上姜文需要的是一个语言功底比较好的场记,但是他必须找编剧。”编剧过士行说,这些细节包括1970年代女人胸罩的肩带应该多宽。

 

817,姜文出征威尼斯电影节前,南方周末记者在北京劳动人民文化宫他的不亦乐乎工作室里专访了姜文:“我就是在抄,我脑子里看见东西,听见声音,我就抄,好像上帝捏着我的手写。”

 

导演就是请客吃饭

 

“我还是相信,没有好故事,所有人都不存在。”

孔维在片中扮演姜文的妻子,她对导演姜文的印象是硬朗:“看到他你会想,如果你冲着他笑,他未必会回应你一个笑。”

 

孔维的第一场戏是拍她在拖拉机上——那种拖拉机老得早就停产了,剧组买了一个拖拉机机芯,外壳是姜文和工作人员自己做出来的。拖拉机在土路上颠簸,姜文要孔维站在拖拉机上昂首挺胸,“他说让我不要晃,要把自己当成巴顿将军检阅一样,我就照着他说的那样,坚信面前的树木就是我的士兵,但他还是说我一直在晃。”

 

1985年姜文第一次拍电影《末代皇后》,就不断看纪录片、查资料,要改进自己演的溥仪。

 

1986年,姜文在《芙蓉镇》里扮演老右派“秦癫子”,导演谢晋鼓励大家把剧本完善,姜文就跟刘晓庆他们一起排,排好了给谢晋看,谢晋经常会鼓掌说:“不错不错,比我原来那个弄得好。”后来姜文做了导演,最喜欢做的就是给演员鼓掌。

 

1987年《红高粱》时,也并没有人见人怕,第一次当导演的张艺谋跟姜文彻夜谈戏,加入了撒酒疯之类的段落。

 

姜文第一次名正言顺写戏是1989年田壮壮的《大太监李莲英》,他被邀请做主演兼编剧——以前姜文修改自己的角色,现在他开始修改别人的角色了。

 

1995年,姜文终于当上了导演,处女作《阳光灿烂的日子》在票房和口碑上都创造了传奇——这个剧本就是他自己写的。

 

当了导演的姜文依旧回去当演员,《寻枪》、《绿茶》、《天地英雄》、《茉莉花开》、《我和爸爸》、《一个陌生女人的来信》……这时他渐渐被众人描述成了“戏霸”,坊间最夸张的传闻,是姜文拍《寻枪》时把导演陆川气到墙角里哭。2006年,网上评选“十大戏霸”,姜文位居第一。

下一页
本文共 3 页,第  [1]  [2]  [3]  页

相关文章

暂无相关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