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北京文艺网 >> 访谈 >> 人物访谈 >> 影视人物 >> 浏览文章

国际影坛新面孔中国姑娘黄璐:另类演艺路

2009年09月01日来源:深圳特区报发表评论
作者:王樽、姚尧
 
 
    在刚刚结束的第62届洛迦诺电影节上,《中国姑娘》夺得了最高荣誉金豹奖,即将于本月3日开幕的第66届威尼斯电影节,斯里兰卡影片《世界之间》成功入围主竞赛单元,这两部当前国际影坛备受瞩目的影片,主演都是成都姑娘黄璐。如此近地频频亮相国际重要电影赛事,作为内地新人演员,黄璐可谓出尽风头。
 
    日前,记者通过电话采访了正在威尼斯的黄璐。
 
    骨子里有股倔劲儿
 
    黄璐是个80后女孩,有着特有的自信与活力。用她自己的话说就是,“不认识我的人觉得我酷酷的,但和我熟的人都知道我开朗活泼。”黄璐的父母都是四川核物理研究所的科研人员。她的姥姥还参与了我国首枚原子弹研发工作。黄璐从小就有严格的家教,她说,“小时候觉得父亲特严厉,做错事只敢和妈妈说。”
 
    从小就多才多艺的黄璐有着一副好嗓子,也因此从初中起就是班里的文艺委员,她担任领唱的节目,还在成都市举办的合唱比赛中获过奖。
 
    黄璐有着高挑的身材、白皙的皮肤和一双灵动的大眼睛,从小就被叔叔阿姨称赞其长得清秀,她笑言,“这是我从小到大得到过的最高赞赏,我自认为长的一点都不漂亮,但很可能是气质美女。”
 
    小时候,黄璐是个贪玩的姑娘。高中时,她学的是理科,因为贪玩,学习成绩很不理想,最后转读文科,依然没有明显提高。为自寻出路,黄璐在高三时报名参加了一个演艺培训班。黄璐说,“这是我第一次接触演戏,当时没有过多考虑,只是想多一个出路,当然,这要瞒着我父亲,当时他反对我报考影视类学校。”
 
    由于家庭的传统观念,黄璐的父亲希望她考入一所普通大学,而非艺术院校。但黄璐还是想探寻一条属于自己的道路,她说,“我认准的事情就不会放弃,不达目标誓不罢休。”她就一直背着父亲偷偷练习演戏,直至进京赶考。黄璐说,“我在北京电影学院考官面前跳的舞蹈,是刚刚在健身俱乐部学来的,考官喊停的时候,我刚好把会跳的都跳完了。”也许是上天的眷顾,黄璐顺利考取北京电影学院,成为03级北京电影学院的一名本科生。回到四川老家,黄璐的爸爸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眼中这个“不争气”的女儿,竟然考上了千里之外的名牌艺校。她爸爸至今都不知道她曾去过辅导班,一直认为她是个天才,随便一考就考上了。在黄璐看来,没有什么不能完成的事,她说,“如果要问我考不上怎么办,我会说,就当去朋友家玩了一趟,我不在乎。”
 
    大学期间,黄璐就是朋友圈中的开心果,她说,“我其实很爱演戏剧,大学时候,老师让我们自导自演,我演的是周星驰风格的无厘头喜剧,所以现在如果有机会,我一定要尝试喜剧片。”
 
    但在北京电影学院求学时,黄璐却经历了人生中最大的一次低潮。
 
    黄璐回忆说,“大一的时候,有一段时间好像得了抑郁症,变得特别容易悲伤,而且怕和其他同学说话,仿佛经常听到其他同学说我的坏话。”回忆这段痛苦的日子,黄璐的言语间夹杂着难抑的伤感。与黄璐同期考进来的同学,要么是在外拍戏多年,要么是科班出身,一抬腿能踢到脑袋后面的戏曲演员。黄璐当时最害怕上形体课和舞蹈课,因为教课老师上课时总要骂她。那段日子,黄璐很自卑,性格也逐渐孤僻,考试时也没人愿意跟她搭戏。由于表演系每天早上要出晨功,如果有一人迟到,第二天全班都要被罚早来半小时。每天夜里,黄璐都胆战心惊不敢睡觉,生怕迟到牵连同学。不久,她开始失眠,吃安眠药也不起作用。有一段时间,她几乎一个月都没睡着,并开始大把大把掉头发。她说,“每天晚上都失眠,让我要崩溃,现在也不知道为何会得抑郁症,很可能是因为当时成绩一般,比起同学,算很差的一个,对我造成了强大压力。”经常性失眠让黄璐几乎无法正常学习和生活,她甚至产生放弃继续在北京电影学院深造的想法。
 
    一则小广告带来的机会
 
    就在黄璐人生最低潮时,机会却突然降临到黄璐身上。
 
    那是从教学楼门口的一则不起眼的小广告开始的。广告写得很简单:“研究生胶片作业,希望找个会游泳的女孩,拍摄地点在广西北海。”许多人都没注意到这则广告。黄璐想到自己游泳还不错,就去试镜了。到了指定地点,才知这个剧组根本不是什么“研究生胶片作业”,而是导演章明执导的影片《结果》。剧组担心写出章明的名字会招来麻烦,就只简略地写研究生胶片作业。黄璐一看是名导演,顿时信心不足,更何况跟她配戏的是香港演员黄光亮。两人一个讲粤语,一个讲四川话,交流起来很困难。后来章明笑道:“你们别演了,半天都是鸡同鸭讲。”几天后《结果》剧组给黄璐来电话,说她被定为女二号单海燕,她简直不敢相信。
 
    有趣的是,电影里根本就没有游泳的戏。回忆起当初面试的紧张,黄璐更觉好笑,“当时自己刚刚从抑郁中走出来,而在这部电影的表现也让自己恢复了自信,并确定了日后的演艺道路。”
 
    作为一部小成本影片,《结果》故事情节并不复杂:一个男人的女人怀上了别人的孩子,在他伤心绝望的时候碰上了另一个女人,而这个女人也怀孕了。导演借由怀孕的事实探究人性深处的情感秘密。该片虽没在国内引起过多关注,却参加了第6届东京银座国际电影节,黄璐也借机第一次踏出国门,为日后获得国际关注迈出了第一步。黄璐说,“当时来到东京也没怎么逛,就只在涩谷和银座走了走,虽然觉得城市很美,但是高昂的物价让我觉得很吓人。其实,我一直觉得拍电影挺好玩儿,可以满世界地走,很幸福。”虽然没从东京拿回奖杯,但这次出国却给年轻的黄璐埋下了奋斗的种子。她说,“这部电影让我从抑郁的生活中走了出来。”
 

下一页
本文共 2 页,第  [1]  [2]  页

相关文章

  • 暂无相关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