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北京文艺网 >> 访谈 >> 人物访谈 >> 影视人物 >> 浏览文章

洪晃:姜文就像个酿酒师

2007年09月04日来源:中国网专家博客发表评论

 

姜文今年44岁,之前七年不能干导演这活儿,也就是说,他从37岁到44岁不能有自己的作品。Francis Ford Coppola37 44 岁之间导演了《现代启示录》,电视剧版《教父》,《One from the Heart, 和 《Rumble Fish》,共四部作品; Steven Spielburg 37 44岁之间的作品有两部印地安那·琼斯的历险片,还有《紫色》,《太阳帝国》,《Stroke Genius, Always, Hook》 和《The Visionary, 一共八部电影;而Stanley Kubrick37 44岁之间只导演了两部作品:《2001Space Odessey》和《发条橘子》,两部巨作。一个导演在37 44岁之间不能拍片子,是一件非常残酷的事情,看Spielburg的七年,几乎是大跃进中的高产田,再看Kubrick, 就发现好东西还是需要时间,需要沉得住气。但是不让拍和不愿意拍还是非常不一样的事情,碰到前者,导演要有上好的心态才不会被怨气彻底淹没掉。

 

这七年里,姜文没什么怨气,他是将计就计,象个酿酒师,他这七年就守着这一茬好酒,等着它出窖。在和美国《先驱报》记者的谈话中他说道:“别人的电影是鸡尾酒,对点水,对点果汁,我的电影就是纯Vodka.”。我看了《三联生活周刊》里面对姜文的报道,说到电影的名字——《太阳照常升起》,讨论得很深,海明威、《圣经》都有了。我看了片花以后觉得,这不就是“姜文照常升起”吗?他的作为有点象Kubrick, 憋就憋出一个让你看完以后天翻地覆的电影。我记得在美国上中学的时候看了《发条橘子》,我们突然对权势和暴力有了崭新的认识,说实话,这比看《甘地》要深刻的多。我同班的几个男生,看完电影就开始装扮成电影里面的主人翁,一只眼睛画了黑眼线,戴着假睫毛。他们是向Kubrick致敬,是想说,Hey, 我们明白了,你太牛了。结果是把老师和家长吓坏了,以为他们要学电影里面的小流氓去打砸抢,这几个男生被勒令穿“正常”衣服上学,就好象电影里面的专制在我们眼前重演。为了抗议学校的命令,我们有一天都画了一只眼睛去上学,这就是电影的力量,真的能让你high. 如果我的感觉没有错的话,《太阳照常升起》对已经急功近利二十多年的中国人应该有同样的作用——它应该唤起我们的人性,释放我们对生活的欲望,超过物质,超过一切。

 

好的作品还是需要宣传的,而作为一名电影工作者,姜文的软肋,是他不会老王卖瓜。这事儿可以从他对访谈节目的畏惧说起。作为朋友,他算非常义气的,我办杂志需要他帮忙都是有求必应。二年前,我在旅游卫视主持一个半夜三更的谈话节目,叫《大人在说话》,为了提高收视率,想请姜文来撑个门面,做一回嘉宾。我给他发了两个短信,他都不理我,最后只好打电话追。他吱吱唔唔地说:“姐,这事情对你是特别、特别重要吗?”我简直不敢相信,这么牛的演员居然“怵”一个谈话节目。“真的,”他说,“演戏的时候不是我,是我的角色冲着镜头,这我行。我冲着镜头就一点都不行。”

 

录《锵锵三人行》那天本来是九点进棚,结果拖拖拉拉,等我们出发的时候,棚里来电话说已经来不及了,有个直播节目要用棚,只好晚上十一点再录。我和窦文涛坐着聊天,姜文说他去歇会儿。等他关了门,窦文涛问我:“他真的这么紧张?”我给他讲了请姜文上《大人在说话》的事儿。他很认真地说,那咱们得好好想想,怎么样让他放松下来。我们就商量了一个计划。当然,录的时候根本和计划没关系,窦文涛的思维实在太快,说话更是神速,灯一亮,他就开了个尖锐的玩笑,说这次威尼斯姜文得奖有点悬,因为张艺谋是评委主席。姜文笑了,赶紧说,不会,不会。还解释说评委主席到时候也不一定能左右评委的选择。我脑子懵了,想说我不太同意姜文的说法,四部中文电影,一个中国评委,我觉得,这评委不管是谁都是起作用的,何况是张艺谋,还是主席的位子。但是还没来得及说,窦文涛的话题已经又转了,下面三分钟,我脑子一片空白,只有一个想法,我怎么跟上他、跟上他。别说姜文了,上《锵锵》我也害怕。

 

姜文真的不是炒作高手,录《锵锵》之前,他突然要求在节目上喝点香槟,然后自己挖苦自己地说:“咳,酒壮悚人胆。”。在化妆间他有说有笑,一进棚就开始紧张,好玩的段子给编导、化妆师都讲了,就是忘在棚里再说一遍。比如,他的作曲是日本的久石让,老先生问姜文,你要什么样的音乐,姜文就拿出几段他觉得靠谱的音乐给久石让听,说我就要这样的。听完之后,老先生说,你知道这些音乐都是莫扎特写的。姜文想都没想回答道,那你就写的比他好一点儿就行了。

 

对姜文来讲,上《锵锵》说话,其目的肯定是为片子做宣传。然而《锵锵》一集21分钟里,他至少花了五分钟时间说他怎么羡慕张艺谋,因为张艺谋有个张伟平,张伟平又特别能干,特别会做宣传。我心说,你要是真有个张伟平,他绝对不允许你用这宝贵时间说别人家的事。

 

节目录了一半,我脑子开了个小差,突然想起那十七分钟Making Of 里面一个镜头,应该是杀青时候拍的:所有主创人员站在一个阳台上向镜头招手,姜文站在正中间,他向镜头挥了一下手,然后就把脸转向右边,好象在看一个很远的地方,他的思想似乎离他站着的地方很远,很远。我的猜想是,也就是这一刻,他意识到电影拍完了,他要走出梦境,重新进入现实,这可真是一件high不起来的事情。

 

(编辑:萧晓)

相关文章

暂无相关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