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北京文艺网 >> 访谈 >> 人物访谈 >> 影视人物 >> 浏览文章

《纽约时报》专访李安: 活在张爱玲的世界很难

2007年08月29日来源:东方早报发表评论

《色·戒》本周四即将亮相威尼斯电影节,角逐金狮奖。本月,李安在纽约曼哈顿完成了《色·戒》最后的混音制作部分,忙里偷闲接受了《纽约时报》的采访。同样以情感和欲望为核心,李安称《断背山》中描绘了迷失的天堂,《色·戒》则将带领观众走进爱的地狱。

 

从《断背山》到《色·戒》  观众将从天堂到地狱

 

《断背山》为李安捧回了奥斯卡最佳导演奖,在这部文化里程碑式的作品中,爱刻骨铭心,却永远触碰不到。而在《色·戒》中,爱是一场悲喜大戏,一对情人同时是代表背后更大力量的一对敌人。这一次,爱是一场表演,一个陷阱,一种幻象。李安说:“《断背山》讲的是迷失的天堂,伊甸园,而这部电影讲的却是洞穴深处,一个恐怖的地方,更像是地狱。”

 

从《色·戒》到《色·戒》  李安在情感上达到极致

 

电影《色·戒》根据张爱玲的同名短篇小说改编而成,故事背景设置在上世纪40年代日军占领期间的上海。女主人公王佳芝是一名爱国大学生,她和学校戏剧社的同学们密谋使用美人计暗杀汉奸政府高官易先生。在诱捕猎物的过程中,她跌入了一张由激情和猜疑编织而成的大网中———这正是电影片名《色·戒》的由来。李安说,初读张爱玲的小说《色·戒》带给他的震撼与读安妮·普罗克斯的《断背山》原著小说时一样强大。“一开始,我觉得根本不可能把它拍成电影。”但李安一直驱散不走拍摄此片的念头,“我有种感觉,这是我的故事,拍这部电影成了一种使命。”《色·戒》对李安的吸引力在于其中的爱情故事有种无法言明却力量惊人的神秘,“这种感觉很复杂,很难克制。也许本来就不可能克制。”

 

要把张爱玲短小的篇章变成一部两个半小时片长的电影剧本,李安最初仍然找来自己的老搭档王蕙玲合作,但后来,他还是不得不向美国焦点影业的CEO,也是他之前几乎所有电影的制片人及编剧詹姆士·夏姆斯求助。夏姆斯对张爱玲作品的不熟悉反而成了优势。“我没有中国读者对张爱玲作品的那种敬畏,所以我提出一些重大的改编就来得容易。”夏姆斯说。

 

《色·戒》是一部视野上的大制作,成本却控制在1500万美元之内。影片在中国香港、马来西亚(呈现旧时香港)和上海拍摄了四个多月,其中最大的手笔是在车墩影视基地花三个月时间建造了一条繁华的“南京路”。除此之外,最难拍的大概就是激情戏了。对《卧虎藏龙》记忆犹新的夏姆斯说:“这一次我们不用把明星们挂在竹林里60英尺的高空了。这样来看,这次的拍摄轻松很多。但其实对李安来说,这次的挑战更大,因为这部电影把他带到了一个情感上达到极致的地方。

 

电影比小说直接

 

在张爱玲的小说中,“色”这一部分只是在冷峭的散文式描写中若隐若现,而李安的电影却彰显了“色”。“这个故事中的她非常勇敢、爱国,具有男子气概。”李安说,“我们说的是大历史背景下她个人的行为———好比一小滴水落下,却掀起巨大的波浪。”李安据此认为自己的“改编”很自然,“中国文学讲究隐晦的艺术,但电影却是另一种生物,是绘图工具。”《色·戒》中因而出现了一些不同寻常的露骨性爱画面。李安花了11天在一个封锁的片场拍摄了这组镜头,并且向演员梁朝伟和汤唯详细解说了每个镜头。梁朝伟说:“李安是一个特别的导演,因为他接受过演员的训练。他反应很快,直觉很敏锐,总是提供给演员新的尝试方向。”

 

“我们每天只能拍半天时间,因为拍下来感觉太累了。我经常感觉快疯了。”但李安坚信这些性爱镜头是整部电影必不可少的组成部分,“它们就像《卧虎藏龙》中的武打场面。它们是生命和死亡,是人物性格的真实体现。”

 

《色·戒》并不仅仅是一部典型的中国电影。希区柯克的电影《深闺疑云》的海报在影片中一晃而过,李安说《深闺疑云》是上海1942年最卖座的电影。而另一部希区柯克的电影《美人计》可以说是李安这部新作的灵感来源。李安还举了另一个例子:约瑟夫·冯·斯坦伯格1931年的电影《羞辱》,玛琳·黛德丽在其中就扮演了一个奥地利女间谍。

 

张爱玲的生活中缺乏爱

 

“影片有关占领和被占领。这里的危险在于爱上占领你的人。”李安表示,尽管这个故事来自上世纪40年代的一桩真实暗杀事件,但小说很明显带有张爱玲个人经历的痕迹,比如她与胡兰成的一段情。“对我来说,生活在张爱玲的世界中是件很艰难的事。”李安说,“她太悲伤了,太具悲剧性了,我因为这个有过很不喜欢她的时候。后来我意识到,她的生活中缺乏爱,缺乏那种浪漫的爱情和家庭的爱。”最后,把《色·戒》与张爱玲联系在一起,李安说了一句话:“这个故事讲的就是究竟是什么断送了她的爱。”

 

(编辑:子茗)

相关文章

暂无相关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