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文艺网首页-资讯-文学-美术-音乐-影视-摄影-戏剧-舞蹈-评论-访谈-文艺家-OV电视-演出-文艺百科-北京文艺圈-北京文艺论坛

侯佳川:让生活简单些,再简单些

2010年12月24日 来源:北京文艺网专稿 我要评论 分享家:Addthis中文版

作者:潘建设

点击浏览下一页

  采访者:潘建设

  受访者:侯佳川

  潘建设:据我所知,你在2009年底,诗歌发生的巨变,诗歌节奏陡然变快,类似快板,请问你是怎样蜕变的?都发生了哪些事?

  侯佳川:你知道,其实任何的转变都不是一个突发式的行为。在2009年的开始,我就开始在写作方向上逐渐转型了。到年底,你说的巨变,可能只是量的积累在起着变化吧。对于2009年年底以前的写作,我自己的评价是——都是一些无效的写作。至于有些节奏快的,类似于快板的感觉,这是和我自身的某些情绪紧密联系和对应的。这一年我的情绪(当然是环境,社会的某些现象作用的结果占更大一部分,阅读特定作品产生的要小的很多)一直处于比较亢奋,激昂。我称之为——盲目的激情。对于诗歌方向的寻找,我总是慢半拍。在所处的环境里显得格格不入。我在思考:我要写什么样的诗?什么样的诗才是有效的,它能够成为这个时代真正的“诗”?基于这些,我时刻在变化着。

  潘建设:你希望通过诗歌来达到怎样的一个生命体?

  侯佳川:抱歉,我对你说的生命体这个词不是很理解。我大致这么理解吧,就是希望通过诗歌达到我自己的怎样的一个理想?我希望我的诗歌能够和自身的轨迹紧密、细致、精巧的联系起来。当我看到早前的一首歌,就能够马上呈现出一个立体的事件横截面。我能够自由出入。至于苦痛和抑郁等等,我觉得那不是诗歌所要承载解决的东西。通过其它方式解决吧。我写十年,二十年,三十年,我写这么长时间是为了什么?就是完成一个问题,我个人对这个世界的认知。

  潘建设:海南特殊的写作环境在诗歌中发挥着怎样的作用?

  侯佳川:海南特殊吗?可能在别人眼里特殊,在我眼里倒觉得无殊凡之分。相反,我初到这里却感觉一切都那么熟悉。就像是我的一个后花园一样。也许,这恰恰就是一个“特殊”吧。海南的诗歌,和外界联系不是很紧密。所以在诗歌的技艺上,我觉得不是很成熟。但这里民风淳朴,所以诗歌里的抒情成分却保留的很好。对我影响最大的,应该是这里的生活节奏,那种缓慢的放松的节奏,正好给了我很大的空间和时间来思考一些问题。所以我在海南“过得安逸,想得痛苦”。因此,诗歌里的某些节奏感强的部分,往往是即兴完成的。

  我提倡高难度的写作。不过高难度不掌握在我手里,也不掌握在他手里。它就像是一个已经存在,但是我们还没有发现的事物或者成果一样,就在前面不远处的地方。诗歌毕竟是个高雅而严肃的艺术,我反对诗歌的“简单化”倾向。我所希望的诗歌是具有敏捷的辨别力和洞察力,(能够对生活进行独特的辨认)具有古典气质。同时又容纳西方诗歌技艺上的一些东西。又必须在诗歌里夹杂适当的“垃圾”。因为,我们现在和上一个十年对于美的认识完全不同。一切都走得太快,认识更应该走在前面。

  潘建设:你怎样从早期的直接诗歌辩证走向后期的感性辩证的?

  侯佳川:这个问题很简单,我没有想太多,早期的作品由于阅读的经验和数量上的影响和制约,导致看问题想事情都不够深入和具体。生动那就更谈不上了,随着后来接触的一些前辈,看得多了,就自然而然的变化了。这个不是问题。我相信我和很多人都一样,都是这样。你遇见什么样的人,就受什么样的人影响。不过,我觉得诗歌到最后和一个人的性格有绝大关系。可能我整天像抽完大烟一样晕乎乎的想一些不可能实现的东西,所以我的情绪总是在悄悄支撑着一首诗的完成。感性的东西就随之多一些。以前我努力想把一首诗写得精妙,完美无瑕。现在,有时候我故意把一些更加情绪的,更加模糊的东西放置进去。别人说读不懂,或许诗歌就是为了不懂。我们要学的东西实在多,哪怕为了艺术而艺术。或者,这是个基础。

热点访谈

最新更新

推荐阅读

网友评论

关于北京文艺网|著作权声明|招聘信息|合作招商|广告服务|客服中心|协作单位|联系方式
地址∶北京市海淀区紫竹院正福寺路口智业园B座11层 邮编:100097 电话∶010-63438316 010-63430093 传真∶010-63430093
北京文艺网版权所有 Email:artsbj@artsbj.com 京ICP备060481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