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文艺网首页-资讯-文学-美术-音乐-影视-摄影-戏剧-舞蹈-评论-访谈-文艺家-OV电视-微博-文艺百科-北京文艺圈-北京文艺论坛

“那一代人的风骨现在几乎没有了”

2009年12月10日 来源:东方早报 我要评论 分享家:Addthis中文版

作者:蔡晓玮

点击浏览下一页
姚昆田于其父故居、现南社纪念馆内

  他们是真爱国,痴心爱国,身体力行。他们“真”,不讲假话,即使被骂也也要说出自己真实的想法。

  ——姚昆田

  记者:您父亲是南社的第二任社长,您对南社的最初印象是怎样的?

  姚昆田(下简称姚):我是父亲的小儿子,1927年出生,那时离南社开始筹办的1907年已经过去20年。我记得当时每天门房都要收到很多很多的信件,上面写着“金山姚石子收”,大多都是外地寄来。这客观上给了幼时的我集邮的便利,我小时候常收集信件上的邮票。

  记者:南社的成员大多来自当时的世家大族,您对这样的集合以及他们当时强烈的改革求新的意愿怎么看?

  姚:中国历史上所有的改朝换代都是农民起义,只有辛亥革命是由知识分子发起而且成功的一次推翻封建制度的革命。辛亥革命和南社是分不开的。因为是知识分子,所以有爱国心,而且当时的这些知识分子,他们一方面接受了传统文化的熏陶,另一方面在国难当头的时候,眼睛是开放的,他们想寻求新的东西。这一方面也是当时的社会现实决定的,当时读得起书的都是家里比较富裕的。

  记者:您怎么看五四前后,南社成员所面临的尴尬?

  姚:我觉得把五四和南社对立起来看是非常不公正的。南社中的各位成员一直都在各个领域追求新的知识,他们是一群无可否认的引进“赛先生”和“德先生”的最早实践者,当时柳亚子说得更幽默,他称作“德先生”、“赛小姐”。五四运动中也有过激的部分,比如当时要剔除国学,甚至取消文字,这在当时拥有深厚国学传统的南社成员看来是不妥的,现实也证明这些当年的长者们看问题更成熟和全面。现在,历史好像又转了个大弯,大家又开始重视国学。

  记者:您父亲当时也被评价为保守派。

热点访谈

最新更新

推荐阅读

网友评论

关于北京文艺网|著作权声明|招聘信息|合作招商|广告服务|客服中心|协作单位|联系方式
地址∶北京市海淀区紫竹院正福寺路口智业园B座11层 邮编:100097 电话∶010-63438316 010-63430093 传真∶010-63430093
北京文艺网版权所有 Email:artsbj@artsbj.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