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文艺网首页-资讯-文学-美术-音乐-影视-摄影-戏剧-舞蹈-评论-访谈-文艺家-OV电视-演出-文艺百科-北京文艺圈-北京文艺论坛

对话苏珊娜

2009年10月06日 来源:中国摄影 我要评论 分享家:Addthis中文版

作者:鲲鲤
点击浏览下一页

    采访者:鲲鲤

    被访者:苏珊娜

    鲲鲤:10月中旬,在上海鲲鲤国际影廊,你将有一个主题为“超级美国”的摄影展,请问这次影展的灵感来自于哪里?你对社会有何担心?

    苏珊娜:“超级美国”的灵感起源于我最近完成的两个摄影系列——《消费主义》(关于美国的快餐文化)和《淡季》(关于美国的闲暇时期)。
      
    我的灵感大都来自于我平时的阅读。我所阅读的书籍中,田园风格的书是我从小一直读到现在的,我大都读劳拉•英格尔斯•怀尔德和薇拉凯瑟这两位作家的小说,他们的作品都以描述北美大草原边境的人以及美国中西部地区人的生活。我非常理解他们小说中所描绘的那种因为成长过程中不断地游牧而相伴而来的孤独,因为从孩提时候起,我就没有作为社区一员的感觉。我把人类和自然的关系理想化了,在美国的中西部大平原上,自然常常是无情的,因为生活在那里的人一直在与自然搏斗,所以这样恰恰又使他们具有极强的适应性。我对这些小说的偏爱,源于我的曾祖父是宾夕法尼亚州立大学的一位畜牧专业的教授,和我在外蒙古作和平志愿者的经历,在外蒙古我曾看见一头牛在我眼皮底下被屠宰。所有的这些经历都对我产生了很大的影响。
        
    在我看来,我们得到应得的某些东西的权利被剥夺了:食物、水以及用来补充体能的能量。因此,我以幽默的方式,用我的镜头对当下的一些社会问题一看究竟:我们是如何被剥夺了健康的生活方式。我们的祖辈们以自己的牺牲作为代价换取了后辈的自由,而这样的珍贵遗产,我想用镜头来考证他们是如何被挥霍掉的。

    在很多方面,美国仍然是一个很美好的国家,但我们已经挥霍掉了祖辈们留下来的遗产,这也是不争的事实。当国家的开创者们将那些几乎是冒着生命危险才得以保留下的财产给我们的时候,是怀着坚定的信念认为我们可以持续将其保存的,但就目前情况来看,我们辜负了他们的期望。因此,我认为我们应该自控。当我说到这些的时候,我要强调一点,我没想要对美国的现状做一个整体的描述,而只是试图用自己的声音将我所意识到的这个社会令人不安的方面展示出来:社会的同质化、可塑性以我们对所作选择产生的影响的无知。

    鲲鲤:98年你从蒙古回来开始从事新闻摄影,说说你是怎么开始的?

    苏珊娜:我曾读过黑星图片社创始人霍华德•查普尼克的书《真理不需要盟友》,这本书使我动了做一名摄影记者的念头。
结束了在外蒙古和平队自愿者的生活后,我回到了我母亲生活的地方——弗吉尼亚,开始做自由摄影师,先给一个小的社区报纸供稿,后来以实习生的身份在一份专门报道美国国会大厦的报纸《Roll Call》工作。这样,我得到了为《纽约时报》华盛顿分社全职报道国会大厦、白宫的机会,这成了我报到的特色,也因为这些我给大西洋中部国家的一些报纸供稿。

    鲲鲤:你做得很不错,两次与新闻摄影的最高奖项普利策奖结缘,获得过白宫新闻摄影协会的荣誉,这些奖励在对你有什么意义?

    苏珊娜:的确,我非常感激我的作品得到承认。对我来说最重的事情莫过于我的作品能够被观众看到并得到他们的认可,或者是跟进一步能对他们产生某种影响。得到承认对我来说是很重要的,因为它会使别人对我产生信任感,这会支撑着我去完成更多的作品,并让更多的人能够看到。我最初坚持的目标是要使我的作品能和观众对话。现在,我觉得我的作品才开始真正地达到我想要的对话水准。

热点访谈

最新更新

推荐阅读

网友评论

关于北京文艺网|著作权声明|招聘信息|合作招商|广告服务|客服中心|协作单位|联系方式
地址∶北京市海淀区紫竹院正福寺路口智业园B座11层 邮编:100097 电话∶010-63438316 010-63430093 传真∶010-63430093
北京文艺网版权所有 Email:artsbj@artsbj.com 京ICP备060481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