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文艺网首页-资讯-文学-美术-音乐-影视-摄影-戏剧-舞蹈-评论-访谈-文艺家-OV电视-演出-文艺百科-北京文艺圈-北京文艺论坛

作为推销员的摄影师

2009年09月11日 来源:外滩画报 我要评论 分享家:Addthis中文版


点击浏览下一页

    采访者:外滩画报
 
    被访者:Mario Testino

    以富于艺术性的作品闻名的摄影大师如何平衡艺术与商业广告之间的关系?他用何种途径来感染读者,并达到推销商品的目的?他如何对待自己钟爱的模特,比如在上世纪90 年代还默默无闻的Kate Moss ?Mario Testino 将剖析他“不仅仅是一名摄影师”的职业生涯。

    Mario Testino 的价值在哪里?总之是大到足以让世界上任何一个知名女性心甘情愿地走到他的镜头面前。KateMoss 说:“我觉得我好些最好的照片是他照的。”Gwyneth Paltrow 说:“我爸爸最爱的那些我的照片都出自他手。”Testino 的力量不仅能感染拍摄者,还让时尚界动容。上世纪90 年代初,他的作品让Grunge 风格重回女装T台。

    他不仅将默默无闻的Kate Moss 塑造成新一代超模,还将美艳的巴西海滩女神Gisele Bündchen 介绍给了时髦的伦敦人。Gianni Versace 称他拥有“拍出服装最美一面的天赋”。正因为如此,各大时装屋趋之若鹜。GUCCI、CalvinKlein、BURBERRY、Ralph Lauren、Versace、Estée Lauder、VALENTINO等品牌都是他的老主顾。

    记者:既要拍摄具有艺术性的时装大片, 又要让作品合乎商业广告的要求——在这两者之间有没有冲突?

    Mario Testino:我告诉自己,我不只是个摄影师。作为时尚摄影师,我相当喜欢将商业性与艺术性二者融合在一起——不管你愿不愿意,这一点都必须做到。我们的工作,实际上就是让读者产生购买欲望。我们就得这么干。再说,在做到这一点之后,我们的作品还是能被漂漂亮亮地挂在墙上,作为艺术品出售。总之我认为,我们的终极任务就是促进品牌或是杂志的销售——不管别人想卖什么,我们都得帮他们卖出去。

    在这一点上,我相信我的确起到了作用,毕竟我的工作成本很高 ——这可以说明问题。我用的是业内最好的团队:最好的化妆师,最好的布景师,最好的模特。要是一家公司愿意花这么一大笔钱,那你就必须保证给他们好东西,让他们的广告获得最佳的推销效果,否则人家为什么要请你呢?

    记者:摄影作品的力量是如何影响到读者的?

    Mario Testino:这要看你说的是哪一类摄影作品。一张照片可能是表现一个瞬间,也可能是传达一种情绪—— 总之它是一种记录。从艺术品的角度看,一切也许都会有所不同,因为观赏者所看见的往往跟创作者意图表述的有所区别。我自己最喜欢的摄影类型——除了时尚摄影之外——是新闻图片。它们记录的是某个特定瞬间的场景,之前没有,之后也不会再有。这种感觉对我的创作影响很深——我通常都会尝试赋予影像一种自在感,就仿佛没有任何外力在影响它一样。

    有人将摄影称作“用光影写作”。我猜想这意思就是,你必须在适当的时间,用适当的速度捕捉到适当的对象——不同的元素在一起组成一张照片。

    记者:你拍摄广告照片的时候,会如何与所拍摄题材建立联系?

    Mario Testino:我会被拍摄对象深深吸引。有些摄影师仅仅将模特当作模特看待,一点也不想了解他们多一点。他们想要模特做一张空白画布,任由他们在其上创作。我—— 我对人感兴趣。很早以前我就意识到,我生活的一个重要部分就是这份工作,它甚至是我最重要的一部分。因此,除非我从拍摄对象身上获得乐趣——要是我单把他们看做画布,那我的生活也会无聊透顶。

    在拍摄过程中,我会深入了解这个姑娘——你知道,我是说这个姑娘所带给我的一切,而不仅仅是她的外在。她们的口味、她们的想法、她们的幽默感、她们的个性——我常常想办法将她们呈现出来。可能有些人觉得在这个过程中,能表现我本人的部分不多,因为我多半把照片献给了被拍摄者。我觉得她们比光线、拍摄理念、创意等等都更重要。

    记者:对于数码技术在摄影领域的运用,例如数码修片的普及,你有什么看法?

    Mario Testino:我几年前开始尝试数码技术。过去很多年间,所谓的修片都是在我手上完成的。我真的很讨厌后期修饰。我喜欢简简单单的。我就喜欢照片在快门按下那一刻的样子。我不愿意相信,将来修片会成为必备,因为我就是喜欢真实。

    我非常执着于这么个念头:摄影就是将一个真正存在的瞬间保留下来。并不是每个人都按照这一理念在工作。有的人对我说他们正在拍片,可是你当场在电脑屏幕上看到的东西,跟你最后看到的效果完全不是一回事。

    我的成长过程中没有数码。我54岁了,四年前我刚下定决心要涉足这一领域,所以我的头脑还不习惯这种思考方式。对我而言,数码技术是后来才有的东西。我不习惯几小时几小时地坐在电脑前面工作。我更乐意在此之前就做完一切。我按下快门,照片就有了。剩下的工作无非是一点小修饰。即便不做修饰,你也会说: “哇,看上去真棒。”现在呢,每个人站在电脑屏幕前都像是要说:“最后会是什么样?”他们一点也想不到结果。

    记者:作为摄影师,你事业的转折点是什么?

    Mario Testino:其一是在1997 年为《名利场》拍摄戴安娜王妃。说实话,我当时没有估计到这次拍摄经历对我职业生涯的重要性,因为我们天天都在拍名人。我拍戴安娜的时候明显觉得自己没准备好,但我有一张万试万灵的唱片。我这人对音乐的品味很蹩脚,工作时老是喜欢听一个名叫Alida 的法国歌手的歌。我跟着音乐大声哼唱,戴安娜大概觉得我是个疯子。我向她示范男模特和女模特分别是怎么走台步的,尝试着制造轻松氛围。有一会儿我甚至想要让她跳舞。我反复说:“请您跳几步吧。”她说:“我听到你的请求了——可我不是秘鲁人。你看,我是英国人。”

    对我而言这件事很滑稽。我从没指望过这个,也不知道这有多重要,我不知道这将改变我的人生,我不知道在以后的十年里,我将被视作戴安娜最喜欢的摄影师。

    拍麦当娜的时候也是一样。她是头一个主动找我拍照的明星。之前她在杂志上看到我的作品。当时她正为Versace 拍摄宣传照,摄影师是Richard Avedon。她觉得跟他合作有点不对劲,于是就询问Versace 是否可以把摄影师换成我。当时我在业界实在没什么大名气。在跟麦当娜合作之后,我却成了街知巷闻的名人。当我把照片交给Gianni Versace 时,他对我说,我懂得怎么拍衣服——如何拍出服装最美的样子——这是一种少见的天赋。他在《Vogue》和《名利场》杂志上标明:“Versace 呈上‘Madonnaby Testino’。”当时我对他说:“你会不会觉得这样署我的名会让我显得有点不知天高地厚?”他说:“会的。不过这是我的决定。是我要署你的名,不是你自己。”

    (编辑:李锦泽)

热点访谈

最新更新

推荐阅读

网友评论

关于北京文艺网|著作权声明|招聘信息|合作招商|广告服务|客服中心|协作单位|联系方式
地址∶北京市海淀区紫竹院正福寺路口智业园B座11层 邮编:100097 电话∶010-63438316 010-63430093 传真∶010-63430093
北京文艺网版权所有 Email:artsbj@artsbj.com 京ICP备060481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