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文艺网首页-资讯-文学-美术-音乐-影视-摄影-戏剧-舞蹈-评论-访谈-文艺家-OV电视-演出-文艺百科-北京文艺圈-北京文艺论坛

“似曾相识”是创作大忌

2009年10月05日 来源:中华读书报 我要评论 分享家:Addthis中文版

作者:舒晋瑜
点击浏览下一页

    被访者:周大新

    采访者:舒晋瑜

    瘦削的脸上总挂着憨厚甚至有些腼腆的笑,心里却藏着深深的悲伤。

    周大新,这位第七届茅盾文学奖得主,文坛最高奖项给他带来的,除了荣誉更多的是责任。如今,4卷本《周大新中篇小说集》(河南文艺出版社)和最新的《预警》(北京十月文艺出版社)摆在面前,散发着淡淡的油墨的芬芳。但是他的内心,压力多过喜悦。他为了文学事业,牺牲了太多太多,包括永不再回来的亲情。

    在文学创作上,周大新算不上快手,近30年,他才推出第一部军事题材的长篇小说《预警》。自1982年初登文坛,周大新发表出版中篇小说30余篇,短篇小说60余篇,散文、报告文学、长篇小说400余万字,字数算不得太多,却足以呈现他的多面性,《走出盆地》、《武家祠堂》、《玉器行》、《老辙》等作品中,有对逃离土地的传统观念、文化心态的深刻剖析和反思,也有在《香魂女》、《蝴蝶镇纪事》、《屠户》、《银饰》等小说中的爱情神话;《第四等父亲》、《铜戟》等军旅文学作品体现了当代军人的复杂情怀,长篇小说《21大厦》又描绘当代都市社会的众生相。他潜心十年创作的《第二十幕》,通过对一个小城百年间世相的描摹,呈现了中原古城南阳一个丝织世家在20世纪这个舞台上的精彩演出场面,被认为是一部史诗性的长篇小说,是“中国的《百年孤独》”;到了2009年,《湖光山色》又把他推上茅盾文学奖辉煌的舞台。

    舒晋瑜:回顾近30年的创作,您走过了怎样的创作历程?

    周大新:1985年之前,我的创作是盲目的,完全凭着生活积累,没有艺术上的准备,几乎是跟着感觉走,写熟悉的部队生活,对军人的生活不是很熟悉。1985年获奖后,我开始思考自己的文学道路。人必须和自己生活的土地联系起来,才有可能深刻。我转回到南阳的土地,关心乡亲们和伙伴们的生活。题材由最初写军人转换成老百姓,这样持续到1998年,我的《第二十幕》写完,算是我对家乡生活的总结,我想写完这部作品就对得起我的家乡了。

    那时我开始想,自己18岁出来后一直在城市生活,却没写过城市文学作品,就写了《21大厦》。真正写的时候我发现还是不了解城市,不像我写农村人、军人那样得心应手。写完这一部我又停下来,思考哪一个是我最能写好的。我经常反省。有一段时间没有感觉,我写了明朝战争的《战争传说》,虽然是历史战争,但和军人生活密切联系。写完后有人评论,历史题材仍不是我擅长的。我还是回到了农村,农村是我熟悉的,尤其当下农村生活变化快,震荡大,应该加以表现,这时我写了《湖光山色》。

    舒晋瑜:虽然有各种批评或者困惑,在往前走的过程中,您还是愿意跳出重复的圈子,所以作品也风格迥异。

    周大新:我想经过不同尝试,试验自己的能力,确定自己的方向。写完一部就把自己全部情感生活的积蓄耗进去了,很难再往前走。这也是一种挑战。变化题材容易激发作家新的思考。现在我也不后悔当年写作《21大厦》和《战争传说》,毕竟是我在另一领域的探索。除了《人事》和《向上的台阶》这两个中篇我比较满意,其他每一篇写完都是不满,老是没达到心里的目标,还觉得可以写得更好。心里想的和文字上呈现的是有距离的,只好想着在下一部作品里弥补。

    舒晋瑜:下一部作品您写什么?周大新:我写私人的、本人的生活。舒晋瑜:能说是自传体么?

    周大新:带有自传体的性质。

    舒晋瑜:写了那么多年,为什么军事题材的长篇小说《预警》姗姗来迟?

    周大新:我一直没写,是因为没找到能让我激动起来的题材。在大家都熟悉的题材领域,我很难写得比别人好。恐怖是世界性的问题,甚至是面临人类成长史上的重大事件。人类文明发展到对生命珍视,是巨大进步。现在又对生命漠视,战争是成年人之间的互相搏斗,恐怖主义是让毫无过错、完全无辜的老人妇女儿童付出代价,这是人性的倒退,应该成为作家关注的领域。军人还没意识到进入反恐战争,但早晚要面对这个问题。书写完还没出版,七五事件发生了。

    这本书不仅仅是对军人的预警,也是对社会的预警,怎么根除滋生恐怖主义的土壤。腐败容易滋生恐怖主义分子。我希望这书能给予读者人生的预警,每个人一生中不知会遇见什么,有很多陷阱或不测就在前边的路上等着你,谁也不敢保证自己不掉进去。

    舒晋瑜:这与您的经历有关么?

    周大新:这是私人化的东西……我是个善于虚构的人,从来没想到虚构事件能真正应验。有很多灾难是由欲望引起的,今天很多事情都在发生,很多人控制不住自己。我就是写我们这一代军人,从困难时期长大,前半生谨慎小心,事业上成功以后,有些人得意忘形,就像我熟悉的一些朋友,有部队的,也有地方上的,前半生辛辛苦苦地工作,后来没有抵御欲望的诱惑,最终丢了官职,甚至入狱。这种悲剧他自己没有想到,家人也没有想到。生活需要我们有思想准备,就是遭遇意外。我想表现三种预警:第一种是对战友们的预警,让他们关注这场反恐战争。第二种是对社会的预警,希望社会关注恐怖主义自身的发展。第三种预警就是对人生的预警,人生会面临很多诱惑,一不小心就会陷入其中。

热点访谈

最新更新

推荐阅读

网友评论

关于北京文艺网|著作权声明|招聘信息|合作招商|广告服务|客服中心|协作单位|联系方式
地址∶北京市海淀区紫竹院正福寺路口智业园B座11层 邮编:100097 电话∶010-63438316 010-63430093 传真∶010-63430093
北京文艺网版权所有 Email:artsbj@artsbj.com 京ICP备060481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