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文艺网首页-资讯-文学-美术-音乐-影视-摄影-戏剧-舞蹈-理论-访谈-文艺家-OV电视-文艺百科-北京文艺圈-北京文艺论坛

台湾前卫艺术的主流化及其危机

2011-5-10 9:32:53 来源:北京文艺网专稿 我要评论

作者:陈明

【导读】台湾社会的转型,前卫艺术的如火如荼,使得政府机构在20世纪90年代以后也把注意力集中到对台湾当代美术的发展上,由被动接受逐渐变为主动扶植。这些政府部门中,最重要的是“行政院文化建设委员会”(以下简称“文建会”)。“行政院文化建设委员会”成立于1981年11月,刚成立时的一系列活动带有很强的官方管理机构色彩,主要制定执行文化政策。随着社会政治的一系列变化,“文建会”开始关注当代艺术的发展。在台湾当代美术的推动方面,“文建会”不仅只是当作政府的一个规范者和引导者,还担当了投资和策划者的角色;不但拟定文化政策、奖励制度、展览制度,还常常作为投资人参与展览活动。等于扮演了官方、民间资本、艺术专家的三重角色。

    就台湾当代美术来说,政府机制为前卫艺术的主流化进程提供了制度上的保证[1]。20世纪80年代以后,台湾地区经济开始起飞,艺术市场创作逐渐繁荣,恰在此时,六七十年代赴欧美的留学生大都完成学业,台湾经济的快速发展和有利的政策、制度吸引海外留学生和艺术家纷纷回台[2],同时也鼓励了不少艺术家到欧美留学。海外归来的艺术家对于装置艺术在台湾的发展,更是起到了推波助澜的作用。装置艺术在20世纪80年代后期得到狂飙式的发展,就是海外留学生与本土前卫艺术家所推动的结果,其中海外留学生的推动最为显著。80年代在台湾地区最早引起反响的是旅英艺术家林寿宇等人的装置展,[3]林寿宇在1984年与叶竹盛、庄普等人举办的“异度空间——空间的主题与色彩的变奏展”是台湾地区第一个以“装置”为内容的展览。这个展览引起台湾岛内的很大反响。在这个展览之后,还有留学归来的庄普、陈世明、程延平举办的装置艺术联展,吴玛俐和赖纯纯的个展等。从德国回来的吴玛俐从80年代开始从事装置艺术的创作,从1985年发表的作品看,大多数针对社会、政治的混乱和嘈杂而进行的批判和反思。和抽象画家不同,装置艺术家并不隐讳对于政治、社会弊端的看法,这一点从其他海外留学归来的艺术家身上也表现得十分明显。

    由海外返回台湾的艺术家在早期的装置艺术展览上是最主要的创作群体,以80年代重要的第一个官办大型装置艺术展——由台北市立美术馆策划的“前卫·装置·空间”( 1985年)为例,参展的20名艺术家有一大半是海外留学人员[4]。除此之外,还有一类艺术家一直在欧美等国从事创作的艺术家,他们既不属于留学生,也不属于本土艺术家,但对于台湾当代美术进程却很有影响,比如谢德庆和庄喆。谢德庆在1973年就开始尝试行为艺术,1974年通过偷渡到了美国,此后一直从事行为艺术,在美国产生了影响进而影响到台湾本地的行为艺术创作。庄喆是50年代“五月画会”的主将,1973年赴美,本来希望在美国读美术史,但后来改变主意放弃进修,成为独立艺术家,80年代中期回到台湾地区。

    台湾社会的转型,前卫艺术的如火如荼,使得政府机构在20世纪90年代以后也把注意力集中到对台湾当代美术的发展上,由被动接受逐渐变为主动扶植。这些政府部门中,最重要的是“行政院文化建设委员会”(以下简称“文建会”)。“行政院文化建设委员会”成立于1981年11月,刚成立时的一系列活动带有很强的官方管理机构色彩,主要制定执行文化政策。随着社会政治的一系列变化,“文建会”开始关注当代艺术的发展。在台湾当代美术的推动方面,“文建会”不仅只是当作政府的一个规范者和引导者,还担当了投资和策划者的角色;不但拟定文化政策、奖励制度、展览制度,还常常作为投资人参与展览活动。等于扮演了官方、民间资本、艺术专家的三重角色。为了资助创作资金困难的艺术家,“文建会”提出 “艺术银行”方案,在此方案中,政府购买年轻而具有潜力的艺术家的作品,以资鼓励年轻艺术家创作,亦可作为政府在艺术品上的投资。除了上述的“艺术银行”方案外,文建会关于美术的奖励、资助政策还有“文化事业奖助条例”和“文化艺术奖助条例”。前者规定民间资本或个人捐赠文化事业可免相应的税收,购置文化设备亦可减税;后者则是对于文化艺术的创作做出相应的奖励和资助。1991年6月,由“文建会”主管的文化建设基金管理委员会“艺术工作者创业及创作表演贷款”,开始在台湾银行接受申请,该项贷款年息仅百分之五。2001年,“文建会”又制定了“文化建设基金管理委员会补助办法”,补助项目包括文化艺术相关之展演、人才培训、调查研究、学术研讨、出版与海峡两岸及国际交流活动等。对于私人性质的“替代空间”,比如1992年1月1日,“文建会”决定每年补助新台币60万元,作为画家杨三郎私人美术馆研究、整理作品之用。这确实为一部分画家摆脱了因展览空间不足、创作经费缺乏的窘境。

    除了制定资助政策,“文建会”还直接投入资金规划艺术项目,比如在20世纪90年代初筹划投资6亿5千万新台币在南投草屯九九峰建造25幢“艺术家之屋”,用以无偿提供给艺术家创作与工作。后来经过讨论和实际勘查,“文建会”在2000年改变这个庞大的计划,由建立大规模的某一个艺术村改变为成立艺术村资源中心,再在全岛实行小艺术村的计划,这样虽然放弃了大规模的艺术村计划,但却使更多的地方政府拥有自己的文化艺术场地,从而推动地方的文化艺术的保存和发展。“文建会”于在1993年首次补助南投县埔里设置艺文活动中心之后,陆续在各个地方设置艺文活动中心,1996年2月,“文建会”选定台南县、嘉义巿、新竹县、宜兰县及金门县为“文艺之家”的设置地点,并说明未来将继续在地方展开筹设工作。20世纪90年代中期以后,文建会在举办现代国际性展览上的投入也逐渐加大。例如1994年7月,“文建会”完成一个总额四亿五千万台币的预算,专事协助地方举办小型国际艺术展览活动,并预备在1996年推出四个项目。

热点评论

最新更新

网友评论

关于北京文艺网|著作权声明|招聘信息|合作招商|广告服务|客服中心|协作单位|联系方式
北京文艺网版权所有 Email:artsbj@artsbj.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