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文艺网首页-资讯-文学-美术-音乐-影视-摄影-戏剧-舞蹈-理论-访谈-艺术家-OV电视-文艺百科-文艺商城-北京文艺圈-北京文艺论坛

诗电影:山那边还是山

2014-7-1 11:42:46 来源:北京青年报 我要评论

作者:圆首的秘书

【导读】《生命之树》的宏大与精深绝不可能用一句话讲明,只因为推进故事的并非一个个造作的“偶然事件”,而是普遍存在于人类内心的情感波动。

诗电影:山那边还是山
《回归》 安德烈·萨金塞夫

诗电影:山那边还是山
《花样年华》 王家卫

  “在刹那中见终古,在微尘中见大千,在有限中寓无限”。朱光潜先生在他的著作《诗论》中这样描述诗的境界。从“采采芣苡”直到“枯藤老树昏鸦”,诗歌一直就在人们身边,只要有目有口,诗意便会自然浮现在眼前。然而,相比诗歌,“诗电影”却好像是另一个世界的东西:它们冷僻、乏味,鲜有故事、节奏缓慢,没有血浆、没有情爱,充满各种符号和隐喻,终其全片让人不知所云。就像诗歌之于文学,诗电影在电影界仍是小众的、被视为另类的:令人窒息的长镜头、隐晦的表达方式……好在,诗电影正越来越被人们接受,甚至一些奖项也向它们伸出橄榄枝。

  源于“内心本位” 所以“难看”很正常

  不久之前,土耳其导演努里·比格·锡兰凭借《冬眠》获得戛纳电影节金棕榈奖,诗电影又一次获得了“胜利”。在人们的印象中,普遍认为诗电影“难看”,事实上,诗电影之所以被认为“艰涩”,很大程度上是因为它普遍采用了一套不那么常见的表达方式,对观众有着不同于其他影片的要求,期待观众关注那些平时不会关注的地方。譬如,我们最期待的“故事情节”往往会在诗电影中变得异常干瘪,有时甚至根本不存在,而画面、音乐和角色对白当中流动的美感和情感却会异常丰满。诗电影真诚而肃穆地请求观者注视每个角色的面庞,聆听每首动人的对白诗,感角色之所感、想角色之所想、察角色之所察;如果我们感动,那一定并非因为我们旁观着“感人”,而是因为我们已经融入影片之中,变成了角色本身。极强的洞察力、代入感,以及由此引发的强烈共鸣,都是诗电影的明显特征,也是类型电影绝对不能替代的。

  当然,“代入感”这种东西还是因人而异的。一方面,这种极度个人化的影片所采取的表达方式影响着观众的接受度;另一方面,我们是否愿意拨开作者设置的重重迷雾审视人物内心的情感波动也在很大程度上影响着观影体验。

  2011年荣获戛纳电影节金棕榈奖的《生命之树》就是因为这样的原因得到了两极化的评价。导演泰伦斯·马力克将整个宇宙和人的生命联结在一起,用惊世骇俗的方式把从天地初开到万物降临,再到人的出现的全部过程展现出来:前一分钟还是恐龙掠食,后一分钟就变成了婴儿坠地,此间变化不免让人觉得突然,但如果我们再仔细看看就会发现,当那只恐龙狠狠踩住另一只倒在河边的恐龙准备大快朵颐时,它的眼里突然显现了一丝怜悯之情,之后抬起了爪子扬长而去。这样没有任何对白、甚至完全超现实的情节设置并不比“手里拿着枪的杀手放弃了自己的使命”平淡,反倒让人觉得更加意味深长,因为我们所谓的“人性”,其实在人类诞生之前就早已存在了。在马力克眼里,人没有理由不去“怜悯”和“爱”,因为人类并不特殊,人类只是传承;人类并不高级,人类只是生命之树上一片小小的树叶。每一个细小到如此这般的动作紧扣“生命”之题,难怪朱光潜先生要说“在刹那中见终古,在微尘中见大千”了。

  《生命之树》的宏大与精深绝不可能用一句话讲明,只因为推进故事的并非一个个造作的“偶然事件”,而是普遍存在于人类内心的情感波动。兄弟之间的嫉妒、儿子对父亲的惧怕和逆反、对人生意义思考无果的迷惘、暴力倾向的形成,凡此种种,都在生命成长的过程当中自然流淌。这便是《生命之树》“文艺”的道理,也是其感染戛纳评委的重要原因。与此类似,基耶斯洛夫斯基的《蓝》、米开朗琪罗·安东尼奥尼的《夜》也呈现出相似的特质,“内心本位”成为这些影片中诗意的源泉。

返回首页

热点评论

最新更新

网友评论

关于北京文艺网|著作权声明|招聘信息|合作招商|广告服务|客服中心|协作单位|联系方式
北京文艺网版权所有 Email:artsbj@artsbj.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