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刊主页 上一篇 回目录

诗十首

杨政

悲回风

悲回风之摇蕙兮,心冤结而内伤
 ——屈原《九章•悲回风》

我应诺就要投入这道飘风
这个去而复返的焦急的漩涡
我瞥见那里面风云变色,世界
朝自己无限地倾塌,碎片的他
如一彪牵连的流水,羽箭般
轻鸣沉鱼落雁的薄脆,谁会
淋漓于这幕丝丝入扣的假戏?
那外面,我像他日渐盈满的空缺
勾摄星辰下潦倒的魂魄,仿佛
一处吐着暗香的废址,寒来暑往
在我身上迎送过多少陌生的燕子
迢递的我目击一切都在老去!
河岸上花事已盛到颓靡,孔雀王
顶着花伞在月翳下登基,抖开它
不变的假眼,睨视时间崩飞如灰
如火如荼的血肉早嵌满神的假戏
我在哪里结束,他便在哪里开始
生与死,恰似一对手牵手的相反
推开彼此,背后赫然是别的反面
所有微光照耀的可是同一个幽晦?
如果月亮也不过是个澌灭的空形
我们又该如何安放事物与自己?
水畔,一树繁花盛放炽热的泡影
随之摇落的便只是这哀哀回风!

2014.5.12 北京

 

(知我者谓我心忧,不知我者谓我何求)

我的昨日之躯已化为醴渣,我加入我时正把它抛下
我在远方喂我,却有另一个更孤峭的我等在更远处
存在飘渺得像个空舞,我像热顶着一朵不确定的火
那个空舞盛装过灿烂的血肉,虚月照临,各样翩跹
废墟般摊开内热的心,于此潴留的只是无尽的穿梭

幽深里,我像极了我,在明灭的姿影面前丧魂落魄
我活过吗?活在了仙乡何处?这绝壁般孤悬的流水
正摆渡着风声鹤唳,时间背后,万物相拥于一张纸
我满噙所有的破碎,幽魂一样饮下落花流水的自己
血脉中遽立起万古月光,向我击出它嵯峨的流星锤

2014/4/30 北京

 

麋鹿
    ——麋鹿,又名四不像

神的午后,我偶尔蹑足潜踪,偷跑出他的梦
在无边的大地上游荡,像一个浅梦飘过另一个
空廓的酣眠。当我驻足汀岸,或于河泽间游弋
我总惊诧于我的怪样子,但,并不确定它与我
是否真实地对应,或许,我只是神未经熟虑的
一闪念?是他梦里弄的那些奇思异想的斑痕?
于是,我旋风般奔回幽眇的殿堂,俯卧他膝前
主人,我是您精巧的造物,您是我唯一的尊严
那为何我身上会挤满这些怪模样,鹿角与马面?
我是谁?活在谁的存在里?我要我原来的样子!
神刚从冥思中苏醒,轻抚我的辫尾,久久沉吟
呵你,可笑的共同体,千万不要太把自己当真
我用别的模样拼凑出你,是为给世界一个神谕
我指给了你四个类比,你要在它们之中找出你
我还给了你第五个类比,慎勿外传,你的心
其实就是人的心!他们虚耗过多的苟且与泪水
而你要替他们去吞多变的风波、歧路和天气
想一想,我的傻孩子,你究竟想成为哪一个?
专一即局限,所以,我动了与身份不符的恻隐
我以世界的样子创造你,这清风般通透的共居!
听罢神的话,我心有戚戚地昂起骆驼的脖颈
即使挤满哓哓不休的怪形,即使生命短暂逼仄
可我愿做一心一意的自己!神忽然猛拍我的脊
去吧,乌托邦,在缤纷的自我间必有一个真你
从此出没天地的空隙,替我将世界的丧钟鸣响!

2014/5/21 北京

 


 
潜入一粒米的云天,那里有更浩渺的孤绝
可我太痴癫,总攀到自己的绝地呼风唤雨
驾鹤而飞?又怕火烧云喷我一脸前世的灰
纸老虎飘满天空,它们不紧不慢地踱方步
我永远是我的难题,去扮演更娇俏的碎玉?
仙客手拈空无,掏神的土填他精神的凹凸
大地的脏孩子,满嘴是不知进退的筋斗云
发梦的是另一粒米,骑着一把无名火直驱
澹澹的内心,早活腻了局限性,长沟流月
时间的骨头薄脆,琐屑细小惯于怅望空寂
啜饮我吧,啜饮我,这酒一般的存在才是
真的我,穿透自身的裂隙方能将相反偷觑
把我喂你的也正把你喂我,光荣尽归尘土!

2014/4/9 北京

 

十三不靠(锤子锤,向日葵—四川话)

明月照沟渠,我是住在你身上的无数个陌生人
瞧,借尸还魂的酒,还叼着前生啜饮它的红唇
浓雾里滚动的娃娃脸,漾起米汤般粘稠的渺远
布偶切开热腹掏出一把小弟,替它们描眉打粉
火:鄙人属于半成品,还在速成班上苦修烧灰
孔雀在树巅吞烟,"肉身,方是斑斓的胜负手!"
但是?这但是来得太陡,它在修辞里抽羊角风
而隐喻,总张牙舞爪地把自己引向虚耗的穷途
别解梦了,她梦到花开万朵,一路灿烂到溃痛
你在你深处吼:别靠近我!它已塞满我的七窍
我啊我,水中月,我不是你,你为什么会是我?
还不够黑吗,黑色的光正把对立面的万物照耀
于是,逻辑先生推倒牌,胡,靠谱的十三不靠!

2014/4/18 北京

 

走马谣

野花追逐着野花,河水向河水流淌
为找一片无主之地,打马走过乌兰布统

在远方眺望远方,八月还在八月的前方
所有尽头的尽头,火柴头倏然划亮天堂

西天的铁匠铺,锻打着一把收割的弯镰
还在疯长的夏天,风翻卷起马蹄和碎月

鸟群箭矢般射出,宿命的标靶并不在云上
越来越瘦的天空,云正握着云的橡皮擦

云擦掉云,八月擦掉八月,结局擦掉结局
在一切风景中,擦不掉的远比擦掉的荒凉

被追逐的野花,也在追逐妄想的天涯
曲折的希拉沐沦河日夜把乌有之歌传唱

河水送别了河水,野花将野花埋葬
为找一片无主之地,打马走过乌兰布统

2010.8.25  北京

 

夜曲

柔软、静谧的夜晚,月亮在银河间滑翔
——宇宙幽闭的大脑涨起红色的记忆

它飞越地球荒芜而高耸的天庭
上面,几颗小星挑起睡眠的天灯

它飞越大海,大海坦着松软、暴戾的胸脯
仿佛梦的祭坛,泛金的双乳轻声吟唱:

“啊,匍匐的浮尸,谁家喷香的新郎
是可怕的未来揉碎你咸涩的心肠”

未来?城市睁大闪烁的,吃惊的眼睛
他看见头顶那只盘旋的耳朵在聆听

小孩子,你也彻夜不眠,伏窗远眺:
天宇!大海!权力!超自然的喘息!

小孩子,是猖狂的爱情迷住了你小小的心
还是未知的黑暗震撼你的蓝色神经

别哭泣,别哭泣,我是你永恒的月亮姐姐
你是我瞬间记忆里勇敢的小孩子

1989年4月 成都—江油

 

炎夏

啊,炎夏,我匆匆赶赴你腥臭的筵宴
请赐给我全副刀叉和饕餮者的酒杯
在你炙热的餐桌上,我的舌头惊叹那往日的

神奇——青丝、红唇、美臀!蒸腾的妖女!
当行乐的耳朵盛满潮汐,记忆向记忆伸出
垂死的邀舞的手臂,她喷发的妄想中可有未来?

昨天我爱她,今天不了,当我在夏蝇残破的哼唱中
模仿着爱情的舞步,只身摇晃在新世纪的大街
我发汗的手掌间正紧攥着一张夏日的餐券

爱人!仇敌!我们头顶呼啸的肉欲天使
她无耻的腮意气风发,奏响今夕挺进的华宴
我们咀嚼责任和历史,畅饮那失败的爱情

漫漫白昼,让希望学习执拗的小葵花
向你昂起一张失血的笑脸,为寻找美妙的黑暗
向令人发指的光明索取高烧、炎症与死亡!

1990年7月 福州

 

午夜的乒乓球

钟鸣后,我出现,龋齿般清脆
叮咚着弦外之音,暗夜之门敞开

道路即命运,寂静鼠须般惊惕
星河倒悬,嘿,时空那浩大迷宫!
 
抿着乌云的巧克力,信手击出
呯嘭,呯嘭!自外于我的声音

像执拗的牙髓病,痛才是本质
挂在时间上,各种对立统一的肉

往者不可追,哎,何必步步紧逼
我总慢上一步,好吞我失血的命

呯嘭,呯嘭!多么绚烂的多样性
可沉默的辩证法说:是,总是非
 
梦一路落荒,蹑立在别的梦里滴汗
痛吗,梦中人,为何连痛也不痛?

我还活着吗,我可不算厌世者
大地啊,我是大地唯一的悲秋者!
 
呯嘭,呯嘭!谁是执著的击球手
暗夜煽它的小情绪,未来的火灾

还在桃花源,小心酝酿更稠的糖心
鹰眼下,蹁跹着丰腴的大地歌
 
呯嘭,呯嘭!又肥胖又纯洁的旋转
越沉重就越充盈,这不伦的眩晕!

憋着矛盾律,我从没多长一片肉,
加速度,令我在酸甜苦辣里失重

呯嘭,呯嘭!别喂我吃虚无的伴奏
去!宁可死,别让我一路呕吐

2013/6/1 北京

 

我的存在就是不存在,我叫灰
意思是乌有,乌有像乌有的鬼脸儿
我躲在里面瞪着谜样的灰眼睛
湿的泪、虚的光阴、乱纷纷的雄心
天下美色,落花流水,你们或者你
像我假扮的前世,比灰退一步的样子
是灰的海市蜃楼,与灰背道而驰的灰
我温柔的模样是否令你揪心,用我
灰的耳朵听一听,那并不存在的灰的心
我,被灰的辩证法武装到牙齿的
灰的法西斯,是否像你调皮的宿营地?
唉,难道从灰里面显形的可以不是灰?
用我灰的耳朵听一听,灰原来是无声的
千古愁,你们或者你,正被我吃进去!

2001/7/2  北京

主    办:北京文艺网国际华文诗歌奖组委会
编辑出版:《诗托邦》编辑部
出版日期:2014年8月23日
网刊主页:http://shige.artsbj.com/stb_003/

编委会主任:杨佴旻 杨炼
编   委:Adonis  W N Herbert  Bas Kwatman
         Ilma Rakusa  Arthur Sze  姜涛  
         秦晓宇  唐晓渡 西川  杨佴旻  杨炼
         杨小滨  于坚  臧棣  翟永明(按音序)
主   编:杨炼
副 主编:秦晓宇

栏目及主持人:
首发:秦晓宇 陈家坪 温经天
高地:草树 廖慧 孙慧峰 阿翔 雅克
新锐:周瑟瑟 七夜 湖北青蛙 西衙口 钥匙链

长诗:蝼冢 上官南华 阎逸
女书:周瓒 钟硕 李成恩 窦凤晓 小布头
实验:杨小滨 廖慧 楚雨

互译:杨炼 殷晓媛
评论:草树 张光昕 王东东 格式 牛耕
诗话:蟋蟀 钢克

校场:冲动的钻石 炎子
动态:项雷

责任编辑:项雷
投稿论坛:
http://bbs.artsbj.com/forum-376-1.html


评刊

关于北京文艺网 | 著作权声明 | 招聘信息 | 合作招商 | 广告服务 | 客服中心 | 协作单位 | 联系方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