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刊主页 上一篇 回目录

游仙诗(诗作奖入围)

蒋浩

游仙诗

涂抹有限纱窗,勾勒出沙漠的胸肌。
灯,递至下唇,融化。静电如发,
束之高岗。坐化的唱片,倒回到
两股的鹊桥,斜拉钢绳,悬起半壁
江山;冰淇淋峰顶,修饰你的双鬓。

我呢?衣袋里折叠的月亮,拧紧的
树冠,多少松弛的皮影,被演奏!
一车站激情,炫耀于踮起的浪尖;
你临风斜蹈,大海躞蹀到阑珊一边。
但曲径深喉,牵连进胸襟,从这里,

捻出花絮中青丝的镊子,在纸包的
微火中,越轨锻炼。我承受想象,
部分卷入现实的非分;你的天真,
驭痉挛的云雨:自然,相克,相生。

天然呢?亲而密,肩胛涌出一排树:
喜悦,说不出孤单,必须的伶牙、
俐齿,三年有半,我咀嚼地平线,
积雪问心;可这里也一样冷,脆弱。
你读过的书,留住文字局?但现实

炙手可热:一念三千,随喜换美元。
爱欲诱惑出文明,学生头梳诗的
抑扬格;那时,教育误导的浪漫,
长相守不如长相知?私心谁不向往:
指鹿为马。你携烟酒,猛灌楼梯口;

夜如何其?着火的星相,爱的戏剧。
我说,我们去泰山,看太阳出入,
安慰贫穷天空?载回山水来文身,
请熟悉我的陌生美:勿巧笑扮祈祷。

2006年4月10日,乌鲁木齐

 

游仙诗

铁轨谩骂变心的火车。向前,向前,
泻湖拉开又一道涟漪。鱼翔浅底,
倒影儿纳闷群山的推背图,越是
精妙,越无聊。小径斜刺进山岩的
拳头里,半片坡,霍地抖出素女经。

瞧,肥钝之风,在犁铧尖懒懒厮磨。
蜂儿追认粉色帐篷:那里曾埋下
殉情烈士。落向谷里的鸟粪,和
骰子,无始无终。你的墨镜在寻亲?
藏在这里的私生活,替你嘘寒问暖。

衣向树老。衣角翘起,如遗留之尾?
拒绝泄露身体的鬼窍门。警报般,
一朵花,堵住你的后庭;爬石梯,
喘沆瀣之气:星象拼凑一对童男女。

呵,撕咬吧!雨在这里,雷在那里。
电线,在电杆顶横行;水果和水,
互唤乳名。冰箱烤箱,互称兄弟。
拐到岔路,才记起灯箱不是橡皮擦;
黄昏的屁股上,性别也不是啄木鸟。

哪里有受难,那里有获救。天天见,
楼梯用尽了形而上;杯中水不再
从善如流。随便翻开彗星的切片,
风流磨砺水果刀上的小色情,留下
薄冰,命令可乐解散青丝合成的冷。

人心不古。穿过卵石路,瞧,后山,
地铁般,隳突乎东西:痛定思痛。
甚矣乎,衣帽在一边,请理解我:
或此或彼,一地换一地,速度为损。

2008年6月19日,沙峪口

 

游仙诗

缆车送茶炊,山顶藏柴禾和太阳能。
看。吃。睡。风筝趴在腰上集邮,
透明胶粘合了裆下的吊床。舌头
舔向下一个山头。此地可除菜种草,
上网购鱼,斜关窗,洗松风入浴帽。

你来也。追随你的电视,频道加密
至亲密。展开裹脚的报纸,眉毛
把标题改成了空洞的暗礁和蜂巢。
几卷书,几卷手纸,擦几个几何体:
读书苦,读书累,不如加入黑社会?

有鸡鸣,有狗道;有伪娘,有快男;
被窝滚落有野苹果,尸位素餐有
不周风;转播迅雷的天线也解剖
倒长的松鳞:风流倜傥,不着一字。

呵,因缘呢?搁下筷子,拣起杯盘。
她在阳台晒雪,你在浴室雾雨电。
天花板掉下个倒插门,一寸光阴
一寸茎。金刚、观音,分唤双头蛇:
吮脚趾,去爱;吮卵子,去爱做爱。

你脱卸拖鞋妥协,她借媾解构结构:
咸猪手,杨枝肘,潜规则明算帐。
呵,感觉呢?野瞍推车,车在叫;
隔山点火,火吃水。剩下两滩稀泥,
哆嗦如泻湖上踏花被,一一风雅颂。

墙上脚印,床上爪印。围裙上种瓜
得豆,胸衣上种豆得瓜。鞭策过,
包涵过,多汗的青春,齿红唇白;
多旱的中年,耻白蠢红。呵,诗呢?

2010年5月14日,金盘

 

游仙诗

不小心,和衣而眠时,裹挟了粉刺
和花序。狮子座垂下嫩枝,注射
万有引力到一苇之身。飘起来的
仙人球,在肥皂泡里,出神地褪刺;
浴巾的四只无忧角,挑逗四季轮回。

暮春或晚秋,意外地,编一只竹雀,
啄食水电站涟漪里隐忍的核动力:
一圈一年,在循环论里栽种藕荷。
谷底的大舌头像晾在枝杈的白裤衩,
生铁黑闸吞吐着煅烧过的瞥瞥劫波。

或掬水浇头,讨头彩;或量体裁衣,
合六合。幽闭在棒喝里的避雷针,
缝纫长亭短亭,直到爬山虎骑墙,
拱伏政治;火烧云拦路,除名道统。

呵,道通呢?厨房乳房。云,漆黑
城垛般的围裙;星坠油锅,炼铁。
油盐酱醋,阴阳交错,盘里竖起
一座桥。美不美,看桥墩?割草机
舔着下水道,篱笆扎在蜂腰不知处。

你好食如色如德,采薇歌露台不老,
用虹吸管隔山啜饮愈合的枯山水,
请红线女点起佛跳墙时的鬼吹灯。
姜葱蒜貌似你我他,烹出一地鸡毛;
碗里盘里,都是解体后复制的配偶。

呵,菜谱妖里妖气,藏了饕餮程序;
绘本难堪古雅,起皱的皮肤挽留
骤起的云雨,望远镜颠倒了蜃楼。
临帖之手,往咖啡里掺墨。这是诗?

2010年5月25日,金盘

 

游仙诗

上车下车,脱衣穿衣,吃喝拉撒睡。
床上鸡群鹤立,演奏企鹅嬉游曲。
突然,小提琴上停了一只啄木鸟,
咯咯傻笑。指甲如帆,煽动喙之胖,
在水帘洞捣药扯蛋:花呀,贝多芬!

后庭覆前庭,钉耙般枯瘦的鸡笼里,
肺呵,如刑枷,悬在锈蚀丘壑的
种种岩窍溪穴上。那里泼墨皴染,
提炼飞鸟鱼虫的象形,剩下的云岫,
也莫须有地频频鞠躬,为惊鸿一瞥;

为停水停电时,乌托邦环保到只剩
无碳天意:从硅胶乳里挤两三点
人造雨,从夹心肥臀中掏七八个
菩萨蛮。哼哼唧唧,讴歌彼长今短。

呵,天一呢?掌心的小岛,手机般
多汁,收音机般多痴,信用卡般
下意识。悬浮的海平线也挽联般
罚下用于洗刷自我的石变的筋斗云:
二一添作五,斜穿风衣像拉起吊桥。

天一生水,慵懒的节奏,高下相倾。
倒流之熵,层层浸润耳轮的刺青;
下半身像水银柱,比例不停失调,
超弦不停走调。海平面每秒钟解散
一个星座,稀释一个典故,一个套。

呵,你逆潮流:借浑天仪监测芳邻
之远,用翻墙软件品鉴红杏之甜:
迷惑了大苹果,更迷惑了小纽约。
你换缝合内裤的天线,疑似在人间?

2010年6月10日,沙峪口

 

游仙诗

你习太极,她扭秧歌,拖油瓶拉风:
白腿的黑丝,黑腿的白裙,起舞
弄清影,电熨斗烫直惹火的劈腿。
雨在浴缸里,下得零丁;电视飘雪,
夜归人,摸到冻熟的鸡蛋直呼取暖。

不一样的卧室,和绝不异样的卧式,
花光了肉里的硬币,又脱光纸币。
一对天下公器,私家且用做家私,
双向收费地倒计时:每一点滴换算
每一地点,开水浇开多少绿肥红瘦?

即使偶尔的发嗲,天生一副好嗓子,
唤春去如猫来,手脚都蹑,都软;
憋不住的腹喷泉,憋住的童子尿,
一一颠倒重来,一一冲来世晒出盐。

呵,半之半是多少?裤裆闲云计算,
腋窝雨微积分,怎一个枕头了得?
半床被,半床云泥,佛手从网上
快递来专治感冒的罗汉果:虚实相,
可是夫妻档?过河拆床,唇齿相异。

夜半复夜半,关了泛涟漪的亚马逊
视频,罢了唱高调的野生洗衣机,
半寸灯光添半杯泡沫:你是姑苏,
不咕咕,不姑姑,内衣反穿做泳衣。
剪一个洞,载走吹箫的转世王老五。

呵,还剩四个四重奏?分一半给你,
一半给你的伴:熬制聊斋的偏方。
嚼药渣释第一义,才明白这碗碟
因旋转而碎,因久困于木马而旋转。

2010年11月17日,金盘

 

游仙诗

泪人儿眼含化学,取折叠绳梯自新,
还一味地借喷嚏腾空,骑帚棒喝。
占星师砖磨的透镜吮吸海绵之渊,
反向的射线编织了双鱼座的透视装:
一枚银色海五星,别在机场有无中。

花中蕾、铀中镭和云中雷不一样呢。
人在人上,肉在肉中。领带般的
乌鸦扮黑啤,和瓶颈上的杜蕾斯,
也不一样。潜望镜把星光滤进泼墨,
字爱实则相同,诱群岛向吊环羽化。

跷跷板掀起潮汐一端,狮子螺尖顶,
在回溯引力对膝盖的追问?闹钟,
嚼碎一吨赘肉,每片都打上螺钉,
千年或瞬间,任意地装配一艘飞船。

呵,哪里是这里?变换着海魂衫的
热带鱼,剃了触须,从额头取下
射灯,左平,右仄,用水剥香蕉;
然后,搓皮,压脂,松骨,引腥风
度玉门。枯萎的沙滩,列传海上花。

但你却独爱藏之西山的青绿柏拉图:
一皴一染,一撇一捺,妙到私处。
枕边风,灌入笔尖,神助如脉冲。
侧影跃然墙上,鱼纹印钤住龙蛇尾。
刹那喷薄的甜,又被半亩狡舌席卷。

呵,这里也有小一帧天象图:某年
某月某日,翻检陋室,砌井观天,
裙边夕阳外焦里嫩,倒影腌着酸。
翻看茶壶盖儿,比丘尼扯淡哥白尼?

2010年11月20日,金盘

 

游仙诗

居士夜奔,熟女惊梦,戏游两重天:
偌大舞台瓶酒般空,金枪和罗裳,
典了双桨和螺旋桨。飞船要缝合
荒腔间被催眠的食物链:苹果芒果,
银虾玉蟹,南腔北调地,互换暗器。

你脱道袍,她卸粉底,脚尖的祥云,
足球般,踢给未婚先孕的遥控器;
体制撒娇,催开充气娃娃的赤道。
超人只是糙哥,往返于沙发海水间:
看头枕码头,尖嘴刺青尖沙咀的蓝。

要是波浪腐败,造一头诵经的假象,
在盘子里,甜腻地盐化着出窍的
火烧云。舌钉喃喃,脐钉甚皎洁;
鼻环田田,脚环涟涟,灌装这回廊。

呵,翘尾的电子狗,夜半蒙头自警:
磕头机星空捣药,鼠标戮疼锦鲤
突起的秋山脊。网,还裹长腿上;
别扭的灯,枯等内观的胸衣,兑现
壁上观的账单。人影露影闪存银行。

翻身的猫,满口火车,跑调兼掉包,
衔来秋刀鱼,从鳞里挤出银河的
源头:一个气泡,吸引一次迷惑,
随便就把天狼星变成待剖的陌上英。
不问出处,天天醒来的赤脚是一对。

呵,天天看见的猫猫狗狗甚是人样。
借来的喷泉,涮洗着大小的杯盘。
庭中乱红,都是拉郎配;摸到的
嘴角,俨然窗外放哨又放贷的老松。

2010年11月21日,金盘

 

游仙诗

鞭炮,边跑边放,一时的含烬惊心,
把自斟的烟花抖擞给路人花花眼。
算上隔窗灯,送影过来;隔壁床,
送打结的领带和纠结的腰杆,过来。
听呀,跑车一闪而逝,像掉进茅坑,

击中楼顶的迟钝。无奈裤管苦夜短,
盆景踞案,模仿视频里的模仿秀:
裸身套了个鸟笼,反穿的水晶鞋,
和反戴的黑手套,都正点到见光死。
眼睛无非眶中水,一枯一荣识破嗔。

多闻多识声色,为遗憾效犬马之老。
算上补缺的配偶,和不缺的相好。
年轻时三打白骨精,晚唱月光曲:
月光照在白骨上,阿哥阿妹情意长。

呵,干杯吧!现实实现事先的闲适:
突破了胆小的大概,自行车倒拎
手上,变竹骑,篮球扔菜篮子里。
松开吧,两股间的螺丝钉,耻辱柱。
侥幸剪开一条剪刀路,落单的落草,

落草的潦倒,潦倒的卧槽,卧槽的
我操,我操的怀抱,怀抱的无聊,
无聊的了悟,了悟的误了拉屎尿。
醒在伏虎处,坏蛋也惊出一身好汗:
一二三,原来是你;四五六,没戏。

呵,醉态的琵琶虾,颤声说,哥呀,
你好UFO呢,你OUT啦!她开车
像拉锯,停下来,又掏出信用卡,
剃羽毛球上焗黄的毛,焰唇如果冻。

2010年11月30日,金盘

 

游仙诗

烤,洗,涮,蒸,睡。偌大兰汤池,
秒针拨动了机械的酒窝,细软足
踩发迹的脊和发福的腹,章鱼手
缠颈脖大腿。上谄下渎,上下其手,
黑山岩喷出的岩浆竟然也是乳白的。

日晷沙漏,丈量前胸后臀的好尺寸:
值良宵几许?向充值卡注疏封建,
顺手牵来牵牛犁翻白度母,零落
青衫如青山乱叠;腋窝发毛的账本
绣了一盘阴阳棋。小幺妹坐地起价,

老板娘坐地分赃。各忙各,咸鸭蛋
般配臭豆腐。晾在饮冰室的热裤,
滴口水呢。左右足受足戒的拇指,
分婀娜二乘挺进水帘洞采搪塞之蜜。

呵,去过的鸟地方,太久,太突然。
走这么远?变体的青草更加潦草,
谈锋不避沟壑,羞愧感和羞耻心
通过第三者速配快餐。家扔在别家。
旅馆的苹果又在肩上咬出一行彼此。

喝隔夜茶,吃隔山瀑布泡的方便面,
听隔壁鹤蛇双修,那无阿弥陀佛,
少思多睡多洗脚。因为一个频道,
其他频道都屏蔽了。旮旯地方多毛,
阶级蔓生,白皮松坐在冰箱里看禅。

无人处,一二个游客,随便地小便,
淋海绵体的烟头和啤酒瓶的平头;
鼠标般的屁股下的土,像出土的;
覆盖的一层薄雾狡黠地取证、录像。

2010年12月3日,金盘

 

游仙诗

早起看云,晚起听雨,中间的缺陷
补救馅饼中间的缺馅。牛奶倾情
一跃,像揉皱的餐巾纸,在半空,
失重,又展开,像一张满是漏洞的
漏网的渔网。天空蔚蓝,舌头天真。

借道的风和凭空的街道彼此不遑让。
遮阳伞收拢,像杆青竹,点化着
因憋尿而迷途的微博控。影子像
一副透明的橡胶手套,把可见物都
拿捏成可引见之物。花草假外告假。

割草机例外客串吸尘器,草地装嫩;
猫尾硬如扫帚,在水桶里捞差如
捣药。洒水车给液晶屏摸润肤露,
电熨斗例外客串公交车,公路装逼。

呵,罅隙般停留在罅隙的一对锐角,
把矛盾扔还给彼此;临空虚蹈的
一对剪刀,执意要给某朵云理发,
把桑树的枝叶嫁接上槐树;将进酒,
一对隔街相望的酒杯,像两座小岛,

鼓腹而歌,而哭:手指挖进了戒指。
一对在钢丝上裸奔的犀牛,互赠
牛角后,像隔壁的壁虎,后半夜,
又互换尾巴。两眼分别失眠:一只
因近看而盲目,一只因远视而近视。

一只眼看进去,能直接通过另一只,
看到同一个对面。两手分别失算:
一只因软而吸附了无厘头的离子,
一只因硬而盗用了有机物的氧氢碳。

2011年6月20日,金盘

 

游仙诗

芒果,真好吃!金黄比蛋黄更珍贵。
第一次比任何一次都原始而决绝。
香蕉,算是后来的补偿,饱肚子,
但不猫腻。该难受的一定不是你我,
果盘因少了水果而更合适敲击演奏。

那些单曲不单调,在嘴里和在手里
都不是永恒,顶多是插曲或序曲,
却沉重得长出一对主旋律的翅膀。
回旋曲似乎更合适回忆轻佻的杨桃,
切开的五角星,别在胸前,比娇藏

在石榴里的满天星更像革命的火种:
要形而上的葡萄,不要苹果主义。
你忘了给那旧橙上发条,你的脸
僵硬得像一只臀部拓字的鳄梨:别!

呵,南园在北边。角落如衣角触角,
解开水中静电的蕾丝,痂石犹结。
蜻蜓点水像乌鸦往漂流瓶里衔石
问信。鱼儿穿过拱桥下发甜的倒影,
背上的幽黄,像是烟头烫出的小令;

不是词,是瓷上的釉黄。桃李披诗
挂赋,不让柳同,不输长廊玉远。
红木涂了红漆,榆木傻傻地深绿。
斜塔影正,锯齿边,像水剥开嫩笋,
把草坪分成不对称的,两瓣的:肺。

那属于心之概念的狸猫偷换了青蛙,
在小径积龟步而不上假山揽风月。
也好,等雨时,雪先来修好云梯,
把雨亭建在水池边,雨停在火车站。

2011年6月25日,金盘

 

游仙诗

美言美矣,直升机配合吊车来取走
蕊星里裹藏的鼻毛般刺鼻的美刺;
媚言昧矣,水果刀削果皮给女贞
换肤,给男颜变性,琴瑟何必合璧?
谣言妖矣,木马翻译就是指鹿为马。

请君一席言,胜服鸟兽散、仁寿丹。
请君一碗酒,洗花花肠,够本末。
楼层高,闷雷闷骚,茶寮好清静,
落空的足和失控的声控开关,都像
哑谜,骑墙上瘦身,蜕去腿上蛛网。

电梯如问号,向上挖掘乌云掩埋的
乌有乡,曾经的香港脚和水蛇腰,
或踩柳脊肃反,或扭屁股以清右。
良言如燕,衔来剪刀剪出一条尿道。

呵,或者你装腔作势用中学量风景:
花坛几何?园柳代数;荷动物理?
虹贯化学;青鸟美术?锦鲤语文。
腰带如天平,兜住一对爆乳的砝码:
左嘀咕,右呢喃,喷泉和雨孰轻重?

呵,假象有时扮作拾金不昧者送还
你的变压器般的书包,电流嗡嗡,
书在争吵,满天乱码堵住了蜂巢。
你携带惊螫,蘸芥末,又挑开奶花,
一朵朵,青涩得像从未有过的独白。

呵,腹语却是脂肪堆积,还押韵呢。
越梳越疏的长短发,像风中绝句。
够刺激的骈句,不够刺激的骈居。
古今不同的作文法,不同的壁上观。

2011年7月7日,金盘

 

游仙诗

过药店,卖了当归买碘酒;过当铺,
典了美酒且当归。路灯哑如药丸,
酒瓶深处的屎尿巷子憋一身离骚。
拐角处,他人入地狱,大隐隐于市。
尾随汽车的白烟,也从脚跟冒出来。

过书店,买了地图和秘图;过茶店,
泡了茉莉和观音。不一样的异样,
租一亩三分地,翻身歌唱做农奴:
床上宋公,拔苗助长短;桌上愚公,
推倒重来去。一日三餐,都吃配电。

过花店,买了芍药和红药;过餐馆,
点了野鸡当野鸭。看火烧科体委,
水煮红莲寺。学端公,刻舟求剑;
学包公:皮包骨的包身工的包工头。

呵,打火机里全是液压之气,郁闷!
遇火不火,灭火器喷水呢。怨谁?
电视机扛了炸药包,万户歌萧疏。
拖拉机开回地下停车场,履带如虹,
明通邻里淋漓的髋曲。红旗飘飘呢?

呵,花洒也喷水呢。塑料花是雕塑,
喷泉也是。饮水机的水分流阴阳;
下水道的水上善若一;血管积雨,
淡于肌肉里注水。猩红验钞机追寻
取款机,不辨真假,发于情,止于

守株待兔的两室一厅,和三心二意。
呵,水龙头喷水呢。湿了火柴盒,
像火车厢:节节硬直,根根熄火。
抛锚在某残山水,虚脱地蜕皮脱壳。

2011年7月17日,金盘

 

游仙诗

稍许的面山而居,如墙角打盹难解
墙头骑马。纸糊的窗户上纸糊的
老虎,作鱼跃状,头顶了张荷叶,
在秋千上假扮假山石。野菊笼统地
顺坡取势,鸦巢拧巴得像个铁杯子;

雾舔过的白杨,比雾还清晰地变灰。
射线般的枝干撑开淋巴里颠倒的
霓裳。借谷底湖心的反光,反对
峰顶反面的粉底,鬓角处却是层林
尽染。脚下的愚山其实就是刚东山。

两个客人,相借手脚,专注于攀比,
野火追着纹在屁股的蝴蝶,胡咬!
衣领袖口,障眼法和验证法互殴,
盖因抽去脖颈的天燃气缠住了蜂腰。

呵,满街无人,汽车偶尔鸣笛自虐,
怨对岸如失之分寸的怨怼,腹泻
一百里,暮色一千里。不嫌窝囊,
嫌呕吐的不够犬儒,不够黑斯底里。
看似矛盾的两排路灯护送一轮满月?

呵,硬邦邦的门把手像裆里的软管,
拧开,转角上楼,迎面玻璃屏后,
或坐或立,落霞救渡倦归的鸟群:
舌尖骑云,指尖蘸露,抹着油翻身,
喷着水起坐。每一只都是受洗白鸦?

由来的哼哼唧唧,和没来由的指点,
为木鱼化石备好金盆,为未来的
见光活行方便。只是这满腹牢骚,
遗在合页般的书上,不辨蛋清蛋黄?

2011年11月12日,金盘

 

游仙诗

睡衣薄如易水。负笈西游的雌雄体,
早驭禽,晚调琴,夜半吹箫脚踩
高跷,过拱桥如履鼓腹。每寸膘
都燃烧你的不惑,分解腰间倒悬的
不等号:且听白头吟,不做江西佬。

河东狮吼盖因厨房里豢养的水煮鱼
要跃浴缸之江湖;河西柳鸣盖因
卧室的牙床上智齿要煽动标题党
反对把压克力枕头变巧克力磨刀石。
风对风俗做手脚,蜡染风衣藏蜂蜜;

假设的风景不如假想的风情更现实。
但假正经的第三只脚比假政治的
看不见的手洗出更多黑幕,拽住
地平线像是掏出一根过塑的万宝路?

呵,忙乱早市肿胀如盲肠。哈巴狗
懒洋洋舔着大脚趾喷出的长短巷。
鸡生猪笼,刘海振振;鸭生鱼筐,
刺青愤愤。隔日黄花偷眼青菜萝卜,
哪里是断电的电子秤和越磨越钝的

杀猪刀?土豆芋头,装傻的双胞胎;
豆腐凉粉,装嫩的纯洁范。紫的
包菜胸衣,褶皱殷湿;红的青椒
耳坠,煽风点火。黄的红薯,黑的
白菜,绿的黄豆,甜的苦瓜,装逼!

呵,剥洋葱与剥核桃区别在于软硬;
切西瓜和切南瓜的刀法在于不变;
煎鸡蛋和煮鸡蛋都是把鸡蛋变硬;
给玉米棒子戴套像给黄瓜穿透视装。

2012年11月24日,海口

 

游仙诗

我借口在墙上筑了个坑,种竹养鸟。
落俗套又自知,半阙药片止乐音
失眠半晌,半缺月亮裁棕榈画狐;
猫在一边像猫往嘴里吐线团和碎纸。
功课做反了,该做饭时却插花入瓶。

瓶里集了些自然风,分别来自东西,
能分辨南北之物和不及物之物候,
又缕缕受阻于手足之选。不客气,
不泄气,回报落魄肩头的平衡基础:
想断发地做个了断,无可能似可行。

剪盆栽火炬木驱寒,无性情善意外,
贴创可贴止痒和踩瓜皮走狗屎运
如出一辙:看得见嵌在转轴中的
滚珠取自肩胛里最小的一对寄居星?

呵,扫空的扫帚倒像倒空的朋克头,
塑条软舌搭在屋檐和阶级上滴水。
隐进紫竹的院墙又被雾霾掏出来
漂白,残荷磨蹭着转角的搪瓷角池。
新采枯枝如鱼刺,尖端露出少年头,

捆捆都押仄韵。有空时又实无实事?
事实是失势。抱来抱抱熊安慰下
旺旺狗的果腹之虞。吸尘器呜咽,
割草机轰鸣,探讨相为清誉的榜样:
骑自行车上街修行唱一箪食一瓢饮。

呵,限定一个你我,不如假设你我。
区别未来虚实,不在于现实造势;
同样浅的烟垢,敷脸上和贴屁股
同样黯然不可互换矛盾。万金油呢?

2013年11月12日,海口

主    办:北京文艺网国际华文诗歌奖组委会
编辑出版:《诗托邦》编辑部
出版日期:2014年8月23日
网刊主页:http://shige.artsbj.com/stb_003/

编委会主任:杨佴旻 杨炼
编   委:Adonis  W N Herbert  Bas Kwatman
         Ilma Rakusa  Arthur Sze  姜涛  
         秦晓宇  唐晓渡 西川  杨佴旻  杨炼
         杨小滨  于坚  臧棣  翟永明(按音序)
主   编:杨炼
副 主编:秦晓宇

栏目及主持人:
首发:秦晓宇 陈家坪 温经天
高地:草树 廖慧 孙慧峰 阿翔 雅克
新锐:周瑟瑟 七夜 湖北青蛙 西衙口 钥匙链

长诗:蝼冢 上官南华 阎逸
女书:周瓒 钟硕 李成恩 窦凤晓 小布头
实验:杨小滨 廖慧 楚雨

互译:杨炼 殷晓媛
评论:草树 张光昕 王东东 格式 牛耕
诗话:蟋蟀 钢克

校场:冲动的钻石 炎子
动态:项雷

责任编辑:项雷
投稿论坛:
http://bbs.artsbj.com/forum-376-1.html


评刊

关于北京文艺网 | 著作权声明 | 招聘信息 | 合作招商 | 广告服务 | 客服中心 | 协作单位 | 联系方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