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刊主页 上一篇 回目录

异己者雅克(节选)(诗集奖入围)

雅克

第一编:异己者雅克
 
 
 

■必要的与不必要的(组诗)
 
 
1、人造齿轮
 
它们在啮合,磨损,向相反方向行走……

2、现代都市豹
 
想要他们放我进去,我渴望笼子
自由是在笼中散步

3、一个拉二胡的瞎子与一个抱小孩的歌手
 
拉二胡的瞎子坐在市场口的台阶上
二胡摇摇晃晃,断断续续
唱曲子的女人声音高高低低,断断续续
都象是伤口的叫喊
 
怀中的小孩看清了一切,但他还不会说话
冷风在冬天臃肿的人群中穿梭

4、无端车祸
 
十字路口,生前冷眼相向的人
他们现在无比亲热地重叠
还有一百七十八辆汽车,嘴巴
与屁股相遇
死亡让他们重新做了选择。死亡
粘合了碎片:思想的、道德的
……肉体的碎片
曾经象是无足轻重的生命
已然离我们远去

5、在车间里
 
他哭了,想起那个事故死亡的兄弟
恐惧让他感到温暖

6、回答
 
让我说罢,让我能平静地述说
可为什么我总是感到愤怒
内心还一片绝望

7、必要的与不必要的
 
沉默寡言是必要的
忧郁、孤独、愁伤是必要的
脸部的肌肉温驯地微笑也是必要的
害怕是不必要的

8、梦中想起
 
他们,让我吞下白色金属粉末
我在天车上行走
机械的海洋风声怒吼,波涛汹涌
黑暗中那双手抚摸着我的
眼睛、耳朵、嘴巴、骨头和肉
黑暗中我的心因血液而亮红
我无声地叫喊:“救救我吧,救救
这个胆小怕事又一事无成的
渺小的人”

9、事故
 
那条烧焦的腿
那声撕心裂肺的叫
睡眠不足的眼睛
在光线昏暗的车间里
相遇了
死者终于活在一种真正的无声中

10、十一级车工第五妹的私生活
 
女人亮出她那黄油浸渍过的两颗草莓
和吸附了太多重金属尘粒的海绵组织
之后,快感中机械分崩离析
 
注:十一级:评定技术工人技术水平的等级之一,我厂最高为十级。
  车  工:技术工种之一,利用车床加工各种机械零件。
  第  五:姓氏
  重金属:当人体重金属含量过多时会被致残、致死

 

■建筑的缺失(组诗)

1、事不关己
 

天啦!他们都在干些什么
割舌头,挖眼珠,卸腿......
如此心不在焉,如此熟练
好像不在自己的身上
就没有疼

2、如此
 
活人们对我说:
要吃饭、做爱、郊游......
这并没有什么错
可这个死人
他还想干点别的

3、给男人
 

祈祷吧,因为你这个无用的人
我们跟着受苦
从经期到洗尿布
一刻也没有停止
可又怎么样

4、青藏
 
他们谈论这个地方
好像谈论自己的孩子
可怜的人
他们从来也不了解自己的孩子

5、月
 
月圆之夜,我将另一半留给你
它有我的体温,对等而完美
太爱那丝甜了
为此我让自己等待了几千年
 
只为抬头怅望时,风吹过
我的心中能留下你轻轻的
抚摸和淡淡的叹息……

6、郎木寺和天堂寺以及其他
 
然而,只有那些刻满箴言的石头
修道的畜群
播经的风马
苦坐在金顶上的鸽子
……以及藏族小姑娘索泽措清澈的眸子……
才能被加持。

7、故乡
 
为什么要等到没有眼泪可流口齿不清
她从来就未曾离开是你的心
闪电已忍无可忍在异乡布满繁星的天空
她再次找到你:
 
带来棺木 沾满泥土 潮湿 发芽疼痛
而你已然听不到那白衣秀才凄厉的呼唤……

8、米拉日巴之歌
 
你们会厌倦的
厌倦声色犬马的肉身
就像我厌倦十恶不赦的自己
 
我米拉日巴曾经历
所以你们终将皈依

9、乞讨
 
她伸出枯枝的双手她紫色她干裂她跪在马赛克上她嘟噜她
——
 
给你左勾拳,学院派诗人们笑了:
诗歌是审美的技巧的娱乐的个人的肉体的……
给你爆炸,左派诗人们高兴:
诗歌是匕首是投枪是审判是绞刑是……
 
而这个所谓的诗人,他内心黑暗绝望愤怒他是钢筋水泥他
拒绝——
 
去死吧,死在人潮涌动的大街之上。这就是安身立命的去处

10、建筑的缺失
 
他们曾经来过这里。建造房屋、花园、曲折的小径——
他们搭建自己的篷子。
他们:劳作、吃饭、睡觉、夜间偶尔的啤酒瓶子的吵闹和
十二点钟的撒尿声……
 
在冬天之前,一切必需建好:屋子里要有暖气、花园里要有亭子
曲折的小径要有助于餐后的消化、还有
 
他们好像不在了。多高多美的建筑呀。他们去了哪里?
 
不知道。你问谁呢?真的不知道。

11、秋天
 
秋天真好,耽于幸福的人真好;耽于孤独的人真好
耽于秋雨真好;耽于落叶真好……
 
都是秋天的果实,从内心陡峭的山坡上滚下来……
睡去真好

12、形而上的死与形而下的痛
 
一九七六年九月,桃花和杏花再次在凄风苦雨中怒放,他跑着
白色的纸花上粘满雨水,一颗一颗。那时他太小了
迷惑的眼神中不知死为何物:她小声说些什么?他听不懂
他害怕。他发抖。他冷
 
二十年后,这个小孩要长成大人。他一次一次看见死亡
还是那么多的人哭:祖母  爷爷  伯父  妻子……
这个二十岁的身体虽然还没有完全发育成熟,但他也哭了
他开始练习打磨瓷器,殊不知瓷器是不需要也不能打磨的
 
想想那些时光吧:甜蜜  适宜的疼痛  若两小无猜的一对数着
屋檐上掉下来的珍珠,抱着双膝偷看。能忘记和能想起
的一样多。眼泪是因为欢喜,伤心也仅止于短暂
生活在岩石与鲜花之间,他却不能选择其中的任何一个
 
还要多长时间,他才能做到:只是哭,每当他再次想起
而不是忧郁悲伤。在秋天,泪水中的盐更咸。死更敏感和匆忙
或是只让他悲伤,但没有眼泪。也别去触碰那不属于自己的
是活着的人没有了抚慰。他们要在两者之间保持愚钝
 
就如一切都没有被质询和关心一样,一切都将遭遇质询和关心
但太晚了,肉体的死不需要太久。太晚了——爱稍纵即逝
一个人的痛或许只与自己有关,能说出的不会太多
时针。指向漆黑的三点。他的心中抽搐头皮紧缩影子远走
 
能做到的只有这么多了:沉默。狂欢。消失……都近乎完美得
一无是处
 
2007-10-10
 
 
 
■爱上一只猪的生活(组诗)
 
 
1、耻辱
 
一次又一次地,我将随时随地打开它,枯坐下来
看着这些蠹虫穿梭如鱼,我不理会它们
它们是自由的,在这个匣子里,它们免于伤害
它们吃,我看着我在怎样减少,又制造出更多的我
 
这些蠹虫的排泄物,有各种颜色和形状,发育不良
严重的胃病使它们对许多事物已没有了太多的欲望
蠹虫们暗悉事物内部的秘密,它们热衷暗道机关
它们分裂,朝着各个方向奔走,喜欢与仇恨并存
 
曾经是眉清目秀的少年,削瘦,爱上脂肪和突起
着迷线条,结果却不尽人意:直线节约了时间
却省略了他的需要
他需要沉迷于可爱的醉生和梦死与自己说谎和偷情
 
我喜欢的,你们是不会喜欢的,是这样么?
是这样的,蠹虫比国家机器反应还要快
它们总是在下一个地方等,它们微笑着
看我自投罗网,它们不听我失败的解释和自辩
 
“你已无可救药,你只有跟我们走——”
我只有一次又一次打开这个匣子,看着这些虫子
它们是我和我的生活,这些秘密的耻辱,就是一切
我跟你们走——
 
不再申辩和叫喊,有什么可要申和辩有什么愤和嫉
希望归于希望者,虚妄归于虚妄者。只是还给我吧:
把蠹虫还给我把我的匣子还给我,以后不再是我
总是打开匣子,而是匣子打开我,是我吃蠹虫
  
2、病
 
秋风与落叶非同根,亦非一家
秋风溺于凄促,落叶困于分离
都是病,是病——
让他们在空中,在地上
嬉戏,纠缠,翻滚……
在世人眼前一闪而过
 
相对于那株曾经十月的槐树而言
冬天就要来了,装饰越少越好
 
3、为黑色所累
 
为黑色所累,我思及透明
怀揣一颗陈旧悲悯的脑袋
内中装有铁屑、蔬菜、鸟翅
 
这多年来,更多的时候
白天不想夜晚的事
既不暗藏杀机,也不无缚鸡之力
既不深入,也不浅出
 
4、过渡
 
昨天,还是枝繁叶茂,做梦于其下
今日早起,枯叶满目
想起夏天太过炎热,我们都有些发昏
 
此时果实累累,皆奔其命而去——
 
为何,你还苦于纷乱之生,迷于未竟之死
无视之后将是大雪一场
  
5、爱上一只猪的生活
 
每天都要从公园十字出发,途经天鹅湖 水厂寺儿沟
接送8岁的儿子上学
回家,小心穿过红绿灯
 
在路上会想自己的前世,是否只做了三件事:出生哭死
都是身不由己
来世还只做三件事:哭 死出生
想这次,总可以自己做主,换一个次序了吧
 
喇叭尖刺,让我心惊:紧紧抓住儿子的手
并对他说:过十字路口要快
要躲开红灯,躲开汽车,不能一个人独自穿行
 
看着儿子的眼睛,突然爱上了今生
爱上一只猪的生活
 
6、从处暑到冬至
 
曾怀母狮之疾,梦走紫禁城
帝王萧杀,她庸惰
猫步皇家后院,叹息:
二十四归结牙痛、结石、性病
 
现在醒来,钢筋水泥内宠物
关联三件事:
处暑,居内发疯
白露霜重,网上杀人
独处心思:“此生无望者,
且待来生。”
 
冬至之前,仍安于相夫教子
睡时一样,无语、多疑、恐惧 
 
7、向死而生
 
无头者屈伏暗角,小声哭泣:
生命滋养这些乱石、阴鸷、干燥、荒凉
现在身体摊开,山岗滚动
 
毅然在冬天融化
为自己挖一个坑。高于头顶
习惯堕落。习惯嘲讽
 
习惯幽灵生活于
街道、人群、噪声
找不到自己
 
飞檐走壁如何,混世轻生如何
独留一堆孩子
无辜面对苍茫
 
8、搬铁
 
一块黑铁,三十年,遭逢漏雨
黑身锈红,失去皮肉
 
三十年,粉尘弥漫
风劲吹。骨头疏腐
 
搬进木制匣子,已很轻,无形状
  
9、当革命同志遭遇生活这个阻击手
 
其时,列车可以免费乘坐。路漫道急,司机刹车,我们相撞
需要说点什么:“革命无罪,对不起。”“造反有理,没关系。”
“我去石河子。”“我去嘉峪关。”
“我18岁,男。”“我16岁,女。”
 
十九小时后,行程终止。我们在同一个小站下车。75年
我们结婚:既不革命,也不造反
我说你是我女人,你说我是你男人。只有我俩
 
如今想起革命,多半是想父亲母亲
如今同志在这里是同性恋,不合法
如今,常想起那段时间:列车可以免费乘坐,来去大江南北
 
10、梦杀人
 
斯夜,梦无寐。见导师形销骨枯。怒曰,汝果为诗人,吾与汝三事,吟诗就之:
1、格杀僭客,无迹可寻;2、律无类,及弱草幼虫;3、环肥燕瘦,可状乎?
 
肉体平摊开来,诗人病语:肉食者食肉,草食者食草,法则使然?空怀杀伐悲悯之心。
 
至灵气蒸腾,诗人壁立:梦中杀人一次,自提其头,非为导师故。为己把玩便:
 
出窍入窍,适得其所耳!
 
11、吼秦腔:铜雀台
 
少年迷恋各色脸谱、动作、声音
一样厌烦曹操喜爱关羽:刀起刀落,何其快哉!
 
30岁身陷唱词,亦时常想起这个建安诗人
他说:“……绕树三匝,何枝可依?”
 
如此这般,今回味,皆苦音绝心
 
12、丁亥年十二月二十九日记
 
曾经夏天,辣子二元五角一斤;大雪封路时,涨至十二元;此前六天,九元
今天是捉鬼集。今天捉鬼。等至黄昏:“不挑不捡,十元一斤便宜你!”
 
此刻感觉有手伸入口袋。皆相视:无奈一笑
“也没几个钱,还不够买两斤辣子呢。”
 
那人低头匆匆走开。我无色,亦背他去,回家
活着:耻于抒情,耻于愤怒,耻于浅薄,耻于仇恨,耻于有病,耻于言不及义
 
13、丁亥与戊子裂离辞
 
丁亥、戊子皆轮回,与自己距离60年。其间,丁亥与戊子距离零点
零点之前:丁亥酣然;零点之后:戊子翻天。今年,它们差别于:
五个吉祥物,每个吉祥物人民币60元。此为证物
 
生与存相距不止一个黑窑。而我们,相距亦不止一个太平洋
其间隔着梦、关节炎、嚎啕大哭、天堂、哆嗦、死、爱……
等诸如此类词语与生活
 
临走之前,你要擦干净窗户、认真拖地、洗晾遗物……
回味少年时代:肉体炽热、曲线毕露、气息迷人。一再被训导
如此聪慧,幼时却已暗疾藏身。老来痴呆,在所难免
 
刽子手举刀。主审官问:“你还有何话可说?”
正色言:“去你的,白痴,说了你也不明白!”
在一头猪与一只耗子之间——拒绝选择——
 
 
 
■在医院里画鸦(组诗)
 
 
1、死去的时代
 
没有看见么?堂吉•珂德正热衷于在自家的后花园里玩斗鸡
西西弗斯扛着麻袋从码头走来
大力水手的菠菜罐头已经过期
老鼠和猫谁也不理谁
 
噢,朋友,你从来都不是一个诗人。我也要溜啦!
要去找济公爷爷要回那些破鞋破帽破袈裟和破扇子
 
2、聋子朋友
 
如果你喊他一声诗人
他总会脸红
如果你喊第二声
仍然一脸坏笑
他会瞪你
如果你喊第三声……
 
当然你没有喊出来
因为砖头已经飞向你
  
3、在医院里画鸦
 
在医院里画鸦,有以下几点好处:
第一,他们不是断肢就是少腿
这让你开始重视肉体
第二,他们非聋即瞎
你可以放声嚎哭
第三,第三?没有啦!对于那些
不声不吭的病人
你纯属多余碍事
 
4、脑袋上钻一个孔
 
主治大夫微笑,说可以拔掉时
管子就被眉眼娇好的护士一截一截
从脑袋里拔出
事先留好的线头也扎紧
 
医院里的蟑螂真多,以后的梦中
再也不会安生了。总是有蟑螂爬
爬来爬去。不能喊叫也不能跺脚
他们也不会理你:一个脑袋曾经
钻过孔的人
 
真的,脑袋中怎么能插进去一截管子
插进去也就插进去了,可为什么
还要拔出来
 
疾病有时让人依赖。让爱曝光
但代价也太昂贵了
在一个傻瓜相机的时代
 
5、从中山桥到西柳沟
 
从中山桥到西柳沟
没有直通车
如果你非要找到一辆
那就找吧,没人拦你
他们都在忙着倒车
 
6、消遣的与发泄的
 
开始又一天的肢解练习
从牙齿开始,从头发开始
都一样
都是有机的事物
最终留下了一堆无机的灰烬
 
正人君子,骗子,恶棍,奸商
江洋大盗,政客,穷人……
如此等等,随便选一个吧
都要刷牙、关心面容、性生活……
 
一些为了消遣,一些为了发泄
一些来自无聊,一些来自绝望
但要求是要身体健康
 
7、等
 
这么晚了,你还在折腾什么
太阳又不会提前升起
月亮又不会提前落下
 
这么早,你起来又要干什么
月亮又不会提前落下
太阳又不会提前升起
 
 8、在医院作《关于蟑螂之生活习性与革其命及成功之理由》论文一篇
 
在医院里,蟑螂是最健康的。这一事实曾使我无比烦恼。
也促使我必需尽快将自己的研究成果公诸于世:
 
吾研究蟑螂有年,今因病而闲暇,故就之。限于篇幅,仅录结论如下:
1、蟑螂性喜呕。凡蟑螂经处,皆脏,人亦厌之;
2、蟑螂惧光,或遇光必逃逸。此为其缺一;
3、蟑螂无自翻身力。吾每见腹天背地之蟑螂,耐性细察,其终死于
为翻身而尽耗。此其缺二。
 
吾毕生所探于此。愿与各位同仁商榷。若智者察之,或助益,无憾矣!
 
 
 
■人物谱(组诗)
 
 1、噩无相
--To XF
 
苍鹭独立秋日滩涂,它不鸣叫
内心芜杂,不抓鱼
此刻腥味使它厌倦,厌倦的还有
其他苍鹭挑逗的影子
 
黑豹夜啸,兽类惊恐
树叶离开树枝,啸声中碎裂
黑豹只追发光体,黑豹等待
另一个让它惧怕又窃喜的物体
 
是晦气,晦气啊,晦气滋养你们
这些软体动物,坚硬三秒
 
2008-3-8
 
 2、杀猪只为听叫唤
--To YS
 
看看这个屠夫,他已不再吃肉
他杀猪,只为听叫唤
他敲木鱼,为垃圾猪超度
 
2008-3-9
 
 3、独门暗器
--To ZH
 
钻石可为暗器
泥巴可为暗器
 
少年独门暗器
是攻其一点不计其余
 
2008-3-9
 
 4、有话要说
--To SJ
 
睡前要摸摸乳房是否还在
记住小女人,是因为憋屈
 
2008-3-9
 
 5、蓝海洋
--To YZ
 
最后一位不穿马甲的绅士
眼中海波汹涌
 
世人看来,他不过如此:
胡子更多些更杂乱些
 
2008-3-9
 
 6、孩子的陀螺哲学
 
紫色床上转得快
绿色地上转得快
红色那个很轻
 
你会倒着转么?
 
2008-3-20
 
 7、春天适合……
 
春天适合……当我写下,我不能做
春天适合……当你读到,你不能想
 
这里,夭桃秾李
你我重新来一次
只远观,不近狎
 
2008-3-25
 
 8、砍树造美
 
不为造房子、取暖、制棺木
热爱砍树,只为搞清每一颗树的年龄和他们的心
 
热爱更多的同心圆,与那些造房子、取暖、制棺木者一样
砍树不是开始
 
而在你们眼中,这个砍树者比泥瓦工、食客、木匠更美
 
2008-3-27
 
 9、关于小鸡
 
有以下几种说法:关于小鸡,啾啾鸣叫的那只,在夏天
将是烤鸡;胎死腹中的那只,被称为坏蛋
一只很小时感冒死去,嫩黄色绒毛沾满污浊之物
另一只是你踩死的,只因为它在你脚下跑来跑去,它冷
你无辜,你因此伤心,它亦无辜,它因此没命
最后那只颐养天年的是塑料鸡,不过已说不清颜色
 
法则不遵循道德判断。道德自己放纵
你鸣叫,你胎死,你感冒,你无辜……
你还要做一只塑料鸡,如是,你活着:不下蛋,不鸣叫
 
2008-3-29
 
 10、一分为三
 
至少一分为三:夜晚床上做梦的那个
为食色奔命的那个
独自无语枯坐的那个
 
如果再多出一个,你也一样无法拒绝
 
2008-4-1
 
 11、杜甫行
 

759己亥肃宗乾元二年,杜甫度陇:赴秦州,经法镜寺
青羊峡﹑龙门镇﹑积草岭﹑泥功山
在凤凰台,他依然要作诗以遣怀:
五言、七言、绝句、律诗、扭体,沉郁顿挫,不一而足
这一年,他的敌人依然不止三个:
饥饿、居无定所、多病、对一个王朝的忠心……
 
一个王朝的衰落,他看见,陇右的潮湿、阴雨他看见
拾橡栗,掘黄独,他看见
司农少卿的女儿独自奈何:卖衣物,买棺木,殡岳阳
他看不见
他看见之人事物,是他无力改变之人事物
左拾遗他看见,检校工部员外郎他看见
但敌人依然不止三个,没有减少
 
还是去成都吧,但那又怎样——
 
11年后,770庚戌代宗大历五年,五十九岁的杜甫
依然不会看见,在这个冬天的11月
他竟要客死于潭岳间的一条小船
司农少卿的女儿必须让他继续走,但也仅止于岳阳
杜嗣业也必须继续:四十多年后
于洛阳惬师,祖父的棺木与骨头,才能回到首阳山上
 
这个他一样看不见,看不见的还有。但那又怎样——
 
2008-4-1
 
 12、轮回
 
那时,虎豹虫豸,蚊蝇雀蜂肆意。出一人,驱之,杀之。世间暂得清净
六十年后,它们转胎。作恶未尽者还需作恶。驱杀者现被驱杀
 
徒余悲哀之人,无论正面、侧面、颠倒、背后看,性状更其无用
 
2008-4-6
 
 13、戏作:寻工作不遇
 
低眉问主事
言司去别园
只此南门里
草深迷醉眼
 
2008-4-7
 
 14、终于可以长叹
 
终于都走向了死亡的坦途,深水里的鲨与浅水里的虾
娱乐明星与哲学家,为同一言欢
 
终于可以长叹,离去,无声无息,就如从未来过
 
 
 
■从无效的角度看过去(组诗)
 
 1、两棵树
 
是雪,使之前从未相遇的部分相遇
如果他们呼吸,吃喝
他们一同白与温暖
 
那些积雪的空洞部分,就是他们的家
 
 2、果园
 
躺在苹果树下。粉红色的苹果花瓣
轻静地在风中奔跑
落在肩上的那一瓣,开始让我思虑:
一只虫子,究竟能走多远能活多长
花香并没有让它更迷人
对于花也一样,今天看见的这朵
是否会成为果实,也值得怀疑
 
若一切都如期实现。再次相遇
那时不在果园
我们还能相互辨认么
 
 3、吸毒者
 
曾经迷恋的肉体,不再散发芳香
绚丽的植物,也已枯干无色
无休止左奔右突,其实
只为一件事——
 
为此
现在需要这样:腐烂萎缩慌张
 
 4、爱闹市
 
一些坐8路去五泉山,一些坐76去天鹅湖
106路车开往小商品批发市场
对面戴太阳镜的人,要去西部欢乐园……
 
这些噪杂、混乱,给他空白与耐心
等一个人到来,开着出租车。问也不问
就知他想去的是——人间酒吧
 
2008-4-30
 
 5、侏儒、瞎子、跛子与其他
 
侏儒有两个朋友:一个是瞎子,一个是跛子
其他人都是他的敌人
瞎子没有眼睛,侏儒有,他们合作
跛子是无动于衷者,对他来说,没有端正的事物
 
走过拐角处的人群,更喜欢看他们
一个收钱,一个领路,一个操作乐器唱歌
 
 6、槐树
 
修辞无效,迷宫无效,鄙视无效,压迫无效
槐花的清香无效。槐树生活在大街两旁
 
槐树已没有听觉、嗅觉、视觉、味觉、判断
槐树好像已经乐于这样
 
这样,他避开了修辞、迷宫、鄙视、压迫
清香要独自穿过噪音、污乱
告诉那个寻找者,槐树在哪里
 
 7、虫子与鸟的绕口令
 
早起虫子鸟吃,早起鸟虫子吃
有虫子吃早起,有鸟吃不早起
 
虫子吃,鸟吃,早起,不早起
他们是兄弟父子,他们昏庸精明
 
他们忙忙忙碌,他们惟一忘记
猎人正无所事事,需要无事生非
需要戏弄,需要取乐、控制
 
 8、祖国
 
钟已敲响。导师仍不依不饶
“谁能回答这个问题,你们说说”
 
而我们只有此刻垂头,低言细语:
“祖国是……”
“祖国是……”
 
导师大吼:“这是乱伦!!!”
 
单刀直入吧:“祖国就是——”
 
“导师,那我的家与国呢?”
 
 9、开裆裤与孩子与成人
 
穿开裆裤有许多好处
便于撒尿,不易得湿疹
……
可是,可是啊,没有一个成人
胆敢亮出自己的真家伙
 
孩子有一万个好笑
却没有一个是开裆裤
 
 10、坐车去西站
 
A\坐着还是站着
 
未上车之前就想好
上车要站着
站着腰不疼
站着不说话腰更不疼
 
临上车才发现
不坐也不行
那么多空座
不坐别人会说你
有病
 
B\坐车去哪里
 
上来一个蒙黑纱巾的女人
只有一块钱
售票员问去哪里
她说去终点站
 
哪个终点站
她说去终点站
售票员说终点站一块不够
她说就去终点站
一块
 
C\坐车去西站
 
坐车去天堂歌舞厅
坐车去天堂歌舞厅的路很多
有时会迷路
 
坐车去西站不用倒车
去西站的路只有一条
 
D\天堂不收穷人
 
因为他们活着的时候
总是相信
死后就可以去天堂
 
E\决绝
 
犹大和上帝
一个都不宽恕
 
为内心的黑暗,是一面镜子
为肉体的伪饰,是一把匕首
 
2008-5-6
 
 11、你到不了极限
 
温柔者,你要让我痛不欲生
冷酷者,你要让我喜极而泣
 
 
 
◎一种痛,三层苦:无色悼词:一个都不宽恕*◎
 
 
1、越过暧昧的空气
 
越过5.12之前
越过高贵的垃圾
越过香的屁
越过美的辫子
越过刺激的开裆裤
越过闲适者的优越
越过权利者的自得
 
越过暧昧的空气
 
越过5.12之后
越过写诗是无耻的!
越过更无耻的不写
越过三十二年前,他就该杀
越过如今,绞刑架
越过不只为一个人准备
越过还有你们
越过写诗与不写诗的
越过无数蛤蟆
越过天堂不收无辜的死者
越过也同样不收
越过你们
越过这些光秃秃的青蛙
越过祈祷吧,为死者
越过他们无处可逃
越过祝福吧,为生者
越过他们无家
越过半死不活者
越过你
 
2008.5.14
 
 2、无色悼词
 
不,一个都不宽恕
 
他领走他的孩子
孩子无罪
他把我们留下
好自为之
 
2008.5.17
 
 3、第三层:之外还有
 
都江堰、绵阳、德阳、汶川、北川……
之外还有
文县五万人无家可归
 
“我要喝可乐,冰冻可乐”
之外还有
“我要喝水,凉――水”
 
2008.5.17
 
*无色悼词
 
    五月并非灾难的开始,也不会是灾难的结束。可五月“诗人们”都几乎“疯”了?为何?
    “题材”如何?“诗歌”如何?“诗人”如何?
    “雪灾”如何?几已被人们遗忘的“非典”如何?三十二年前的“唐山”如何?再远点:“抗战”如何?“鸦片战争”如何……
    ……莫名的压抑、愤怒、无助、虚弱伪饰……为何如此?诗人的焦虑、烦躁,不只与自身有关:……诗人勉为其难地守护的那盏在灾难中几要欲坠的油灯,并不使他们感到温暖,相反,是他们在用自己的体温竭尽全力不使它熄灭。自然无所谓美丑、无所谓善恶……一个急剧分化、分裂、对立、失衡的自然,不只是自然本身……诗歌所能的,也仅止于让诗人自己扭结、痉挛的心稍稍舒缓一下,也仅止于让读者感到不是独自一人在面对这灾难与生活的尖刺……只有你的内心足够强大,只有你有足够的自信、只有你有足够的深刻与宽阔、只有……你才能在迷蒙双眼、失语的灾难中独自行走,且不一定到达……太多的阻碍。如果你放弃了,也无可指摘;如果你坚持了,你可以鄙视……灾难外的那个人在赏、在品;灾难中的那个人在等、在找……诗歌在为灾难造哲学的高度,诗歌在为灾难挖生活的深渊……孰高孰低?孰优孰劣?如果你囊中羞涩,灾难会加剧你的悲凉;如果你闲情逸致,灾难对你也不过装点……那么诗在哪里?你当仔细思量,而不只是盲目的歌唱,或徒然的叫喊。
    历来如此,“悲哀的不是教主,悲哀的是教徒”,这是异教徒的悲辞;“幸福的是教徒,不幸的是教主”,这是教主的巫辞;“尊贵的是教主,卑微的是教徒”,这是教徒的屈辞……诗歌、人、生活的关系,也大致如此。
    天堂也罢,地狱也罢,没有人能为你许诺……诗歌也一样,并不为你成就一切……也惟其如此,诗歌更是一种考验、消减、沉潜……而不是平滑、点缀、浮华……
    重复这个程序吗:捐款献血写“诗”沉默责骂愤怒鼻涕眼泪放屁拉屎进而歌颂狂欢遗忘。
    “诗”何为,“诗人”何为?
    诗人如果仅仅庸庸,做同样的事,说同样的话――当然现在好像需要――只是多了一步,写同样的“诗”,那么,不写也罢,不做这个所谓“诗人”也罢……
 
 
 
■自我判断无效(组诗)
 
 0、小鸡成长史
 
由幼年到成年,大致不过六月
于它而言,绝对漫长:
从窗户飞出二楼,落在楼后花园
需要两月
被狗咬,认识到不可普遍交结
学会逃跑,又需要一月
天暗躲在楼角,等待一个人
捉它去一个安全的黑屋子
是在五月之后
 
这些对他产生决定影响的事件
谁会注意到呢
 
 1、祖母颂
 
每次与父亲通话,都要问:祖母好么?
父亲说:还好
 
祖母要活过90岁呢,我给父亲说
这样,至少在祖母逝去之前
还有人记得我的生日
 
2008-6-6
 
 2、孤立者
 
冬天湖边野鸭,喙伸进翅膀
蹼藏于肚下,眯眼世界——
 
灰蒙蒙一片
 
于它,现在更多的时间是
单腿站立更易寻得平衡
 
 3、负一代
 
太阳给我灿烂
是为寻欢作乐
如若不然
灿烂为何
 
 4、彻底绝望
 
纵使成鬼,依然作揖
 
2008-6-10
 
 5、08高考卷II材料作文之下
 
幼龟无惑,死生不论一念
鹰无惑,猎杀不论一念
 
人大惑,救与不救
皆难逃一念
 
 6、忧伤
 
樱桃在樱桃树上,只有三颗
在三颗樱桃树上
青涩的樱桃自己青涩
红亮的樱桃自己红亮
熟透的樱桃,自己落地
 
2008-6-15
 
 7、自我判断无效
 
瞎无色;聋寂静;跛倾斜
烦忧自执
 
问题还将在于
内心这些机械装置:
显像管、放大器、纠偏仪
亦或坏或弃
 
然世界如此多彩、有声、端正
尔何患之有
 
 8、毒蛇蜕皮
 
应当有一些时间:不吃、不喝、不理世间万物
专心于冬眠或自杀:让魂魄出游
为它所欲为
 
是这些时间:制造另一个极具耐心的理由
 
 9、黄龙忆旧
 
一天用来爬山、听鸟鸣、观五彩池、朝拜寺院
腿忙碌、大脑迟钝
 
还有一天:回忆那些蓝、钙质的隐痛以及喜欢
 
 10、未见燕子溺水
 
扑通一声,因逐觅蚊虫而点水的燕子
这次落入池塘。惊怵之余望去——
 
水泥池塘四壁方正,无处上岸
我立此岸,燕子奋力于彼岸
 
但那里也一样。池塘之外还有铁网
当我绕至彼岸,看到的是一只青蛙
在游水
 
这个安排正好
未见燕子,就可以对自己说:
是我看错,那扑通一声是青蛙跳水
 
2008-6-30
 
 
 
■非诗歌:死亡文本*
 
 1、民工说
 
这片树叶,将永在路上——
 
亲人啊,以后如果你们再看到
枯黄、干瘦、飘落
那是我五次三番要赶去家乡
 
 2、帝国三原色:
 
1)红
血一样是血,一样热而且红
当你利刃在握,请记住
一样染红双手
再也洗不干净
 
2)黄
帝国梦见自己的衣服在褪色
帝国从不为梦担心
 
3)绿
当你正步穿过广场,我们也欢呼
我们也说:“生命——希望”
虽然我们是哑巴
 
 3、在动物园
 
黑豹与孩子对视
黑豹呼啸;孩子惊悚
妈妈说:“不用怕,有笼子呢。”
 
当孩子明白问题所在
黑豹安静
 
当困兽终于懂得自己是困兽
孩子无忌
 
 4、夜半时分
 
星高夜阔时,剧作家出走
贾岛的这出戏少了一扇门
抬起的胳膊,停在黑暗中
 
 5、草夏天枯黄
 
有些草在夏天枯黄
这是反季节死亡
是绝对不能容忍的
 
 6、独自(抄袭)
 
遗世、忘我、孑然
在此,他栖于这钟鼓楼下
沉寂,不为人知
 
 7、伪饰到底
 
但当我站立在墓碑前
我仍然不能停止赞美、歌唱
不知在我死后
一切能否照常
 
后来者,告诉他们吧
我来过,现在要走了
 
 8、兰州城倒立之后
 
仍旧无碍观瞻,仍旧无性繁殖
从西关十字到五泉山
从黄河铁桥到西站
迷路者仍旧迷路,倒行者
仍旧倒行
被死亡唤走的人,如此匆忙
以至于我们
视而不见
 
 9、想起车间
 
十三年来,留下后遗症。冬天,大雪
都会想起那座窗户没有玻璃的车间
风吹后背,且冷且直
我们都说,装上玻璃吧
但听不见
天车轰鸣、机械转动、叉车穿梭
噪音混响遮蔽一切
 
在梦中,我们奔命,为身后的温暖
 
 10、夜晚摘下面具
 
现在就一个人,可以取下你静心擦洗
打磨、抛光、上蜡
扑粉、点红、描眉……
无所谓厌倦
热爱与你胡言乱语、胡涂乱抹
 
 11、死亡文本:提前返乡
 
民工表弟于房龙的文本:
 
1)
“妈妈,我要回家
来时只要带上回家的路费就行
整个秋天,我都躺在床上
我快要死了,带我回家吧,妈妈
让我死在出生的地方
妈妈,快来吧,带我回家
来时只要带上回家的路费就行”
 
2)
“爸,给我再盖上四床被子,压结实
我看到了鬼,它在叫我走呢……”
 
 
舅舅的文本:
 
3)
“他可能要死了,你快来吧”
当我到那个肮脏黑暗的旅馆
舅舅蹲在床边,头陷入双膝
 
4)
车是早晨7点40分由兰州去往西和
11点钟接到舅舅的电话:
“死了,就在车上,我们现在天水”
 
 
我的文本:
 
5)
“没事的,舅舅,你先去吃饭吧,不要担心
他还没事”
在旅馆里,我强自镇定地说
 
6)
“闭上你的嘴,哪里有鬼!”
虽然我看到表弟眼中充满恐惧
 
 
死亡文本(一)
 
7)
他没有回到他出生的地方
在路上
准备的两袋氧气他只用了半袋
 
8)
要他命的是回旋结肠癌
医生说首先是营养不良
其次导致器官功能衰竭
死是迟早的事
 
 
死亡文本(二):探阴山(仿作)
 
到此间,儿你再听为父言
你走后,你母为你哭瞎眼
你走后,为父我也病床前
你走后,也曾找你三年半
不孝的儿呀——
只见你,孤零零一人飘飘荡荡在阴山
却为何,呼天告地也枉然
阳世里,你也曾与我许诺言
到如今,儿呀,可怜的儿呀
到如今,一切梦醒都云烟
 
 
补记:戏曲文本《探阴山》(秦腔:苦音慢板)
 
到此间父为你再细说言
你走后你母亲哭瞎双眼
父盼你久不归病倒床前
你走后父找你三年有半
盼儿归盼得父望眼欲穿
知你在阴山已不能相见
父与子两分离怎不心酸
我的儿呀——
离别时活生生一个少年
到如今只见你魂荡阴山
我的儿呀——
到如今人间地狱两隔断
叫为父靠何人安度残年
 
2008—12—11
 
    *注:是自杀者让我们更看清了世事物象还是非自杀者让我们更能反思生存状况?如果自杀者满含对世界的厌倦与无奈,那么,非自杀者面对被动,对世界的最后眷恋,是否让我们更为心痛?
    无可否认,即使死亡,也有等级,也就是说,比如一个诗人的自杀好像比一个民工的意外死亡更具有所谓的“意义”。
    诗人的自杀,好像更能说明世界的本质状态?
    死亡每天都在继续,就如出生每天都有一样。但如此地不同,足以让人沮丧。
    我们来比较一下:比如一个诗人因为生存条件没有达到自己期望的那样,因为承受不了生存的压力等而自杀,与一个民工因为生存的糟糕而导致肉体被一再损坏,最后致病却无力医治消耗殆尽死去。那个更让我们深思?就因为诗人是诉诸“精神的”,所以我们有话要说,而民工是因为“肉体的”,所以不值一提?是因为民工承受的精神压力比诗人承受的精神压力小?还是因为民工承受压力的能力比诗人承受压力的能力小?
    如果一个诗人以所谓的自己的诗歌注释了自己,而具有了“意义”,那么一个民工以自己的生命注释了世界,却被视而不见。
    死亡的被等级划分,隐含的是死亡之前生存的等级划分!难道不是么?正如生存的等级划分,也寓含着话语的等级一样,而话语的等级直接对应的是生存的等级。结果是肥者更肥,瘦者更瘦,而且肥者还可以“喘”,而瘦者“喘”就会受到质疑。
    一个诗人如果只看见自己,那也没有错,但他的自杀并不就是世界的全部;但是,对于一个民工,无论他看见的是什么,正因为他的死是外在的,是非其所愿的,才更显悲剧性。
    是盲目无辜被动给予无所选择的死亡更让我们心痛,也更能见得世界的本质状况!
 
 
 
■异己者雅克(组诗)
 
 1、异己者雅克
 
(Ⅰ)
 
“雅克,如果你还没有睡
来我这里吧,孤独似紧身衣”
 
“为什么?你要打扰一个做梦的人”
 
“我看见你:湿漉漉站在我的眼前
身影让我害怕”
 
“为什么要哭?我们之间有一堵墙”
 
“雅克,我要挂了。你是一个混蛋!
你关心什么?”
 
“为什么……”
 
2009-2-6
 
 
(Ⅱ)
 
“雅克,我想你别再来了
他今晚在家。一个人坐在厕所里拼命抽烟”
 
“为什么要抽烟?有许多事情可以做”
 
“他说他今晚就想一个人呆着
不打扰任何人也不想任何人打扰”
 
“为什么?你可以出来呀”
 
“雅克,我要挂了。我也想一个人呆着
你是一个混蛋,你不明白我在说什么”
 
“为什么……”
 
2009-2-6
 
 
(Ⅲ)
 
“雅克是一个混蛋,雅克是蜗牛,雅克不吸烟
雅克是一个混蛋,雅克是瞌睡虫,雅克不吸烟
雅克是一个混蛋,雅克是黑夜,雅克不吸烟”
 
“雅克睁着双眼:看见天花板飞离自己”
 
“我是雅克:混蛋、蜗牛、瞌睡虫、黑夜
我是雅克,为什么……”
 
2009-2-6
 
 
(Ⅳ)
 
“雅克与自己分手了,雅克害的是
建筑孤独压迫分裂症”
 
“雅克其实与自己没有分手
是雅克自己从十二楼跳下去”
 
“你看见雅克死去:
楼下的血迹总是在夜晚呼叫”
 
“雅克是一个混蛋雅克不是一个混蛋
雅克是异己者”
 
“那意思是说:雅克的肉体与雅克的灵魂
是异己者,请求分离”
 
2009-2-6
 
 
(Ⅴ)
 
“雅克,别以为这样你就能解脱、自由
肉体会腐烂、发臭”
 
“雅克,灵魂找不到容器
就不能成形,就不能在世间游走”
 
“雅克,所以你走不远
血迹总是在夜晚呼叫”
 
2009-2-6
 
 
(Ⅵ)
 
异己者雅克有三个情人:孤独、为什么、血迹
前两个在生前,后一个在死后
 
异己者雅克有三副枷锁:铁砧、水泥屋、顺从
铁砧由机床加工、水泥屋在雾中、语言的顺从
 
异己者雅克的遗言:我是雅克,为什么……
 
2009-2-6
 
 2、阿拉斯加鲑鱼
 
幼小的阿拉斯加鲑鱼从父母的尸体中游出来,自上游
去到大海。在阿拉斯加海域,他们长大
阿拉斯加不是鲑鱼的家。阿拉斯加是鲑鱼的一个梦
成年后,鲑鱼要溯游,回到出生的地方
他们游。他们累,但不能停止,直到那一跃完成
他们变色:嘴黄色、身子红色
 
还有一些成年鲑鱼没有回去:灰熊在途中等待他们
 
回到家的鲑鱼是强壮与幸运的鲑鱼:交欢、产卵、然后死去
 
一片肥沃的水域。养活了更多的植物、小狐狸、白头鹰
他们都以已死或奄奄一息的成年鲑鱼为食
当然也养活鲑鱼卵。他们将继续父辈的事业
 
2009-2-6
 
 3、坏想法
 
从女孩到女孩,从酒吧到酒吧,从聚会到聚会……
我们的圈子不断扩大。生活越来越美好
我们彻夜唱歌、寻欢作乐。然而有一天,我们突然
无所事事,一个人死或者一群人死
 
2009-2-6
 
 4、自造
 
自造一座淫窟:或习偷天换日之密术
或走瞒天过海之阴道或独自混迹江湖
 
自造一座寺院:或主持或和尚或香客
一体静坐自修戒律、自扫寺院、自度
 
周遭还需水起风生虎豹鸣啸杂色草木
 
2009-2-6
 
 
 
■偏头痛(组诗)
 
 1、鳄鱼晒皮
 
水浊且冷。需要上岸,晒晒皮
让灰暗的皮肤变色
如此回到水中,游戏才可继续
 
对于身体僵硬的鳄鱼
即使有吞象之心,也枉然
 
 2、恶梦不醒之后
 
他不再挣扎。将自己挂在墙壁上
观老鼠磨牙,蝾螈穿梭
尘埃散发肉食腥味
发光的物体被一一收走
 
 3、空气中毒
 

在受到挤压锤击的地方,钢铁变软变薄
生活获取意义
老虎的斑纹在闪电中碰见敌手
 
那些逸出者是幸运的。他们免于反抗
他们的对手过于强大
他们已开始安心等待死亡
 
 4、偏头痛
 
爱上打洞的鼹鼠,只向一个方向一个平面挖
这不是他的错。是偏头痛
让鼹鼠总是觉得一边不够开阔
 
如果鼹鼠不是偏头痛而是腹痛
鼹鼠或许就会向下打洞,这样就有足够深
如果鼹鼠能够识别光谱,或许他根本就不会
打洞
 
但偏头痛总是让鼹鼠感觉自己的洞还离自己
不够远、不够黑、不够静
 
-2009-3-4

 

主    办:北京文艺网国际华文诗歌奖组委会
编辑出版:《诗托邦》编辑部
出版日期:2014年8月23日
网刊主页:http://shige.artsbj.com/stb_003/

编委会主任:杨佴旻 杨炼
编   委:Adonis  W N Herbert  Bas Kwatman
         Ilma Rakusa  Arthur Sze  姜涛  
         秦晓宇  唐晓渡 西川  杨佴旻  杨炼
         杨小滨  于坚  臧棣  翟永明(按音序)
主   编:杨炼
副 主编:秦晓宇

栏目及主持人:
首发:秦晓宇 陈家坪 温经天
高地:草树 廖慧 孙慧峰 阿翔 雅克
新锐:周瑟瑟 七夜 湖北青蛙 西衙口 钥匙链

长诗:蝼冢 上官南华 阎逸
女书:周瓒 钟硕 李成恩 窦凤晓 小布头
实验:杨小滨 廖慧 楚雨

互译:杨炼 殷晓媛
评论:草树 张光昕 王东东 格式 牛耕
诗话:蟋蟀 钢克

校场:冲动的钻石 炎子
动态:项雷

责任编辑:项雷
投稿论坛:
http://bbs.artsbj.com/forum-376-1.html


评刊

关于北京文艺网 | 著作权声明 | 招聘信息 | 合作招商 | 广告服务 | 客服中心 | 协作单位 | 联系方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