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刊主页 上一篇 回目录

R城寓言(节选)(诗集奖入围)

上官南华

“城市是辞的一部分,我最可怕的部分”
——杨炼《幸福鬼魂手记•伦敦》

“不管它是什么,它必须有
 一个胃,能够消化
 橡皮、煤、铀、月亮和诗。”
——路易斯·辛普森《大路尽头》

“能看见眼前的事物是多么困难啊!”
——维特根斯坦

“不要惧怕。我是首先的,我是末后的,又是那存活的;我曾死过,现在又活了,直到永永远远;
 并且拿着死亡和阴间的钥匙。所以你要把所看见的和现在的事,并将必成的事都写出来。”
——《新约·启示录》

 

第一章

 

 八声甘州

 列位看官:
......  ......

 人若非大结局焉——
 这漫长之告别欤——

 话说金子酒都憋不住
 从山粮食里魂一样飘出来——

 金如意,金叵罗,颠倒淋漓意,千杯未醉嗬——
 啊——哈哈——刑者,哪里去——

 啊——哈哈——没有人再问路北斗星了
 指给他墓碑,村庄,山,河流——

 Jekyll and Hyde——R城正在过双面愚人节呢——
 啊——哈哈——金如意,金叵罗,颠倒淋漓意,千杯未醉嗬——

 哎,你这人哪,难道你的语言听觉,一架错意乱码的机器吗

 :渡标

 还找他问路呢——
一个蝴蝶迷啊——

 啊——哈哈——金如意,金叵罗,颠倒淋漓意,千杯未醉嗬——

 黑夜,茂密如树林——
 白狐敲打白石,就在梨树底下

 大痕印记黑得啊——老母猪腚似的。
 雪白儿的一劈子狐狸——
 叭嘎——叭嘎——老梨树底下,砸石头——
 别应啊,别应啊——哈酒了,一愣怔——
 应了——魂叫走了。一身雪开梨花魂兮——
 走了——站着走的——大痕印大雪把个人冰了树上了

 开春啊,你没看看啊——
 梨花开得冒白——鬼煞煞的——

酒过群山兮,雪涌满了月牙——

恍兮惚兮——魂兮魄兮——
大日头担保——月亮嫲嫲嘢——

沧海涌起半坡月光。——多么渴望迷信啊——
哦,夷人,太阳部落的后裔——
魂兮归来——多么渴望鬼魂来袭击,来点穴——
多么渴望到坟墓里盗取鬼魂——已备足了肉体——
极端的肉体——似乎只剩下了罪恶之真,罪恶之纯粹

“我在你们那里,又软弱,又惧怕,又甚战兢。”
“咱爹差遣我来,……并不是给你送修辞的。
 哎,面朝黄土背朝天,这背上背的可真要落空了。”

 哎,朝怎能保夕呢。万物丛生,幻影丛生——
 日兮,月兮——也早已歧义丛生矣——

 放羊的人放养群山
 押宝的人于夫大地压上群山

 云朵漂浮
 一堆一堆的银子,抽走了金属

 群山大地之表白
 雪,漫漫解释

 息刍刍其侘傺兮,独冥府之运斤
 Size——Attach——Size——Attach——
 坎坎伐檀兮,树有血出

 取游刃,破秋毫,解连环
 嗟予生也鲁,空有运斤意
 嗟乎嗟乎!——俺把泥巴没撗
 嗟乎嗟乎——
 白痴——

 翻过这座山,就会看见海
 妈妈为什么不告诉我们

 妈妈就是那里的海
 她不愿让你看见

 妈妈没有故乡吗
 女儿就是她的故乡

 妈妈会回来吗
 月亮长出鱼鳞就会回来了

 你是谁
 我呀,我也是海

 那你在哪里
 你就在我的海里呀
 你是海的女儿
 在淹没里长大

 怎么没有感觉到淹没呀
 你也是海

 云朵漂浮
 叫一声就落下来的银子

 灵散群山草木——
 凤凰的骨灰——

 哎,白痴

 酱油里的航船,咖啡里的甜冰川
 千里西风一梦遥,哎呀我要飞跃

 这老儿,百年多病独登台啊
 东风破,昨儿晚上又大雨啊,知否,知否
 应是绿肥红瘦

 病句?

 你仔细听听,每句话都飘着鬼哭的回音
 无恶不作,要吞下所有,这等欲望也只有语言
 这意识形态的国度啊

 没吃过死羊肉,还没见过活羊走啊
 什么真相不真相修辞不修辞关你屁事
 你只管背诵象征就行了
 冬天不行,深山更不行,总会窝藏着雪
 雪又窝藏着僵化的深度
 但方言也不行,方言总是粗话——

 地虎盖地虎,河妖镇河妖。野鸡闷头钻,
 精神焕发,防冷涂的蜡。红了,怎么又黄了。
 天下大耷拉。非否非,否非否!
 嘛哈嘛哈,晒哒晒哒。

 手提宝剑的人闯进R城欲赎回杏花杏花袄
 冻土层井青蛙以及二月的剪刀

 风吹进风景
 纵容了风景纵容了心跳

 喜看稻菽千重浪啊
 让风景肯定我们

 八千里路云和月——
 待从头、收拾旧山河,朝天阙——

 还有什么肯肯定我们
 神啊,为什么抛弃我——

 啊哈哈——这老儿,大呼小叫的,
 看样子还巴不得让鬼抓住不放呢,怪癖——恋鬼癖——
 啊——哈哈——喊什么,不要着急,不要焦虑——
 你必得在谐谑剧中再死一次——

 世界像在某一刻突然完美,完美在一个标点——
 一面镜子对照着——这恶俗的修辞

 哎,酱油里的航船,咖啡里的甜冰川
 真担心虚无也会抛弃了我们

“一切坚固的东西都烟消云散了”

 还能完整地把握世界,把握自己吗
 也许只有圆是完美的,π,永远无法抵达

 那曾经射出的箭重新反射回,反射回肉体
 那曾经的呼喊回音重新收回,收回肉体

 一百头雄牛低悬的睾丸阴囊投影大地
 一百种雄性荷尔蒙穆穆地渗透了泥土

 天也,餐兮,餐兮,食为天
 地也,你咬断我的舌头,塞满我的喉咙

 嗟!来食——

 ——认识你自己
 这异乡的横批啊,黎明的通知

 上吊!也得有屋梁啊——还是从吃饭开始吧

 西州路,不应回首,为我沾衣。

 

 重新注册吧

 有一种考验如同火狱幸福一样表面看上去绚烂多彩——
 他们狂热地追逐肉体之外再附加一层层躯壳

 月光之下现在和以往
 所有的黄金都不能使这些
 燃烧的灵魂中的一个得到片刻的安息

 日头——晒一块腊肉
 月亮——发一碗老酸奶
 鹿就是马,人就是小费——
 幸福就是指鹿为马

 幸福——幸福者的墓志铭
 幸福——幸福者的通行证

 幸福剥夺了一切

 像报复性的消费。哦,审判,幸福的审判
 哦,枷锁,刑罚,渴望,报偿啊
 甜蜜的枷锁,甜蜜的刑罚,甜蜜的渴望,甜蜜的报偿
 甜蜜地消灭着千百万个粗制滥造者
 这自反的现代性自反着

 他们歌唱啊:快乐是没有道理的,你从来也没有赢过
 快乐基因罪恶星星索,像偷听敌台三级片,越反对越窝藏着饥渴
 哎喓喓,说什么幸福渊源黑暗,我的酸葡萄

 地瓜秧果子皮吃饱不枉康熙帝
 三尺三五大两温暖不冤秦始皇
 屄打咣咣,屌摇铃,老鼠磨牙,狗舔腚——
 胁他娘啊——穷斯滥矣
 焚书坑儒饱肚皮,土豆烧熟了再加牛肉不须放屁
 试看天地翻覆

 开发吧,继续开发你的嘴巴,开发你的味觉,你的触觉
 开发你的眼眶,你的七情六欲,你的舌头,舔吧

 飞行刚刚开始,皮肉刚刚开始,速度还早呢,装配流水线还长呢

 现实是未来的代价。焚烧未来的幸福啊,一个绝症患者
 用大麻,用吗啡解除痛苦。哦,毒性的快乐幻觉,生物碱的快乐

 哦,疾病,哦,疾病中提炼的黄金
 哦,这镀金的天空,飘满转基因黄金弯曲的倒影
 这舍身饲虎的老虎的黄金,这老庙金店,转基因黄金转基因

 谁还分得清,谁还在仰望星空
 哦,这镀金的天空飘满弯曲的倒影
 一再弯曲的倒影,继续弯曲的倒影
“而鲁迅也可能正是林语堂”

 哦,这吞金的宠物狗啊。比爱情还可爱
 我的金戒指被它吃了
 哦,拉狗屎拉出金子的狗啊,比爱情还可爱

 哦,切除木马开颅开胸换血为短路的心脏搭桥

 幸福绝症一样无药可救,只能安乐死
 你是亲属吗?请签字吧
 不用交钱,只要有密码,公费安乐

 来来,狗狗,照照镜子,美不美
 刚给你带上的十字架项链,狗狗啊
 叫,叫,叫啊,耶稣,耶稣。哎,抬起小爪划个十字
 妈咪把阴毛刮得干干净净,纹上十字架
 芭比就是十字架诞生的,乳房也纹上十字架
 芭比就是十字架哺乳的圣婴,必会得主忽悠
 狗狗,要听话,走,带你去做礼拜喽
 狗狗你可得信啊,我们的主会给你办理天堂转生签证的

 怀疑痛苦,痛苦怀疑你的痛苦,你的伤口
 怀疑幸福,幸福怀疑你的幸福,怀疑你幸福的状态
 怀疑美,美怀疑你的美,你美的形式,美的目的,怀疑你的美
 怀疑目的,目的怀疑你的手段,你的目的
 怀疑道路,道路怀疑走在路上的人,怀疑你的路标,无尽的岔路

 哦,插足天堂,良子美足馆让您满足
 哦,路标,灯箱广告的金屋藏娇的路标
 指向器官的路标。哦,敏感神经的路标,天堂连锁店的路标

 这脂肪的冒险游戏——旋转木马,赫尔墨斯的旋转木马
 啊,R城,旋转木马旋转木马,我们只能游戏自身

 哦,怀旧的利润,故乡的股份
 哦,别把这游戏看得太仔细

 哦,已是边界胀破,桶底脱落
 哦,“凡属于精神的,一概离中国人很远”
 哦,黑色的幽默啊,精神的病理学,精神的现象学

 小心轻放,不可倒置
 到肉体公司重新注册吧,灵魂
 重新注册灵魂的商标

 重新注册未来,也重新注册现实吧
 重新注册时间,空间,天空和大地
 重新注册真理,理想,信念,真,善和美
 重新注册吧——

 众男子,众女子,那日神的灵行在渊面上
 你的珍宝所在之处,也即你灵魂所在
 神说:赫尔墨斯啊,你买了这珍宝,空虚就算饶头送给你

 你要把珍宝卖了,就多赚一个空虚
 你再买回来,空虚会加倍

 赫尔墨斯啊,你不是一直在倒空卖空吗

 赫尔墨斯俯伏在地:主啊,万能的,全能的
 总在未想未行之前

 哦,R城,旋转木马旋转木马,我们只能游戏自身

 哦,R城,已全部缴械,全部退场——

 “一个声音高叫着———爬出来吧,
 给你负有!我渴望负有,但我深深地知道———
人的身躯是可以从狗洞子里爬出来的!
 我希望有一天地下的欲火,将我连这活棺材一齐烧掉,
 我应该在欲火与负有中得到永生!” 

 

 痒:天下黄河几十几道弯

 一高兴,空气就膨胀,就扔帽子
 这怪癖。我们寻找了这么多的神……
 念奴娇,鸟儿问答——

 桑塔露琪亚,小时候爷爷对我讲
 天下黄河几十几道弯
 几十几道弯上几十几条船

 桑塔露琪亚,现在我对你讲
 天下汉语几十几道弯,
 天下基因链几十几道弯,
 天下食物链几十几道弯,
 天下娱乐几十几道弯……

 啊,痒
 越慌越想越慌,越痒越搔越痒
 啊,痒

 桑塔露琪亚
 这是复制时代的艺术。你也可复制下去
 哦,复制时代的艺术几十几道弯
 几十几道弯上你一去不复还

 桑塔露琪亚,现在我对你讲
 有羊皮从远方来,不亦乐乎;有红豆汤从远方来,不亦说乎?
 有雅各•德里达从远方来,不亦乐乎?
 无友不如己者,如切如磋。见利思齐焉,见不利而内自省也。
 非其鬼而祭之,不亦义乎!见利不为,无勇也!

 孔家店孔尚任后裔孔令方独生女孔子七十七代孙女
 孔明哲来R城韩国威亚发动机有限公司打工
 成为韩国和R城分成的女性利润她的手指甲脚趾甲
 头发脸乳房腰肢是巴巴拉美甲店的贵宾卡女人帮
 美容店的会员卡阿拉伯瑜伽会馆的金卡
 牡丹卡长城卡金穗卡混血的幸福卡

 同车者色耶?环珮玉声璆然
 愿车马,衣华裘,与干爹与富二代共,
 豪之乱之荡之而无憾!

 离开吧,离开故乡娱乐他乡
 回去吧,回到故乡娱乐故乡

 呕,从心所欲,不逾矩矣!
 八佾舞于庭,不亦乐乎!

 哦,文化陷入文化生活
 精神陷入精神生活

 来啊,快活啊,反正有大把时光
 来啊,爱情啊,反正有大把愚妄
 来啊,流浪啊,反正有大把方向
 来啊,造作啊,反正有大把风光

 啊,痒
 越慌越想越慌,越痒越搔越痒
 啊,痒

 桑塔露琪亚,小时候奶奶对我讲

 天下黄河几十几道弯
 几十几道弯上几十几条船
 几十几条船上几十几根杆

 桑塔露琪亚,现在妈妈对我讲

 R城纽约西经74度东经119度时间之差
 R城没有自己的时间R城的时间是北京时间
 北京的裤腿北京的脚趾北京的配件德国的配件
 德国的四S店美国的码头R城是巴西巴西是咖啡
 咖啡是R城的1996咖啡馆咖啡馆是耶路撒冷
 耶路撒冷是一枚胸坠一枚胸坠是一个加利利的
 拿撒勒人的木雕尸体是我的福音福音是福音堂
 福音堂是R城百斯特蛋糕店是澳洲奥克兰大学
 一颗R城女儿心是生日蛋糕生日歌双语的想念
 混声的歌唱是R城混血的国际眼泪流过海关
 关卡流过R城父亲的面包车是R城的九月的雨
 又冷又新鲜

 桑塔露琪亚,现在爸爸对我讲
 哦,R城——
 几十几个艄公(哟呵)把船(那个)扳
 几十几个艄公把船扳
 哎嘿哎嘿哟 哎嘿哎嘿哟

 桑塔露琪亚,现在我对你讲

 哦,R城,北京的歌声取走了R城的钱
 济南的老板拿走了R城的地
 黄河的号子喊着黄海喊着R城几十几条船
 美国几十几条船加拿大几十几条船韩国几十几条船
 朝鲜的金达莱歌舞团乘船走了
 他们在R城阿里郎大酒店用金达莱交换了
 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带走了市列珠玑
 户盈罗绮竞豪奢带走了歌舞升平
 带走了肉麻的海上生明月带走了痒

 啊,痒
 越慌越想越慌,越痒越搔越痒
 啊,痒

 哦,桑塔露琪亚
 小时候奶奶对我讲
 天下黄河几十几道弯
 几十几道弯上几十几条船
 黄河的号子喊到黄海边

 在这黑夜之前
 请来我小船上
 桑塔露琪亚,桑塔露琪亚
 在这黎明之前
 快离开这岸边

 

 一匹白马是一匹黑马的裸体

 桑塔露琪亚

 一匹白马是一匹黑马的裸体
 人民是人民币混血的人民币混血的政治经济学

 哦,伟大是伟大的防伪标志。革命是革命者的头像
 难以模仿的艺术

 桑塔露琪亚

 大海是大海的浪花。浪花是大海的泡沫
 美即是美的反面。哦,狂澜。哦,极端的泡沫
 卷起千堆雪。沧海横流,大海表面的勇气,
 方向,你一路走到黑吧。有多么深就有多么浅,
 有多么完整就有多么破碎

 桑塔露琪亚

 梦想,精神作为一种新的娱乐。哦,苦难的广告
 眼泪是眼泪的重量。重量是重量的价格。
 哦,大地,群山,撕裂自己,震撼自己,
 再造自己。以自己的撕裂震撼人性,道义——财富的余额
 精神是精神的价格。英雄是财大气粗的英雄
 灾难成为灾难的风景,人成为鬼

 纸船明烛向天烧,我失骄杨君失柳啊
 桑塔露琪亚,告诉你一个格式

 泥土检验语言的唯一真理
 桃子检验桃花
 草检验风
 右脸检验左脸
 肉检验肉
 裸体检验赤裸
 身份检验身体
 手段检验目的
 死亡检验眼底的倒影

 省略检验空白

 哲学和菜谱的换算,牧羊人的鞭子与口哨的换算
 拒绝接受那从来也没有打算发出的请柬
 在广场,却从未出席过广场和报纸的盛宴
 没有姓氏,没有供养的泥胎,没有连锁店
 流淌,一直流淌,血小板——
 幸好泥土是真实的——

 ——哎!哎!那个竹板打,响呱呱,今儿咱说说老理家。
 什么理啊?这个理可不是这个李啊。
 百家姓里没有它。没有它?还成孤魂野鬼了它难道没有家?
 没有家,像乌鸦,叫呱呱,围着坟场围着死亡死尸叫呱呱——
 风云突变,军阀重开战。洒向人间都是怨,一枕黄粱再现。
 收拾金瓯一片,分田分地真忙。咚嘣咙嘣锵,咚嘣咙嘣锵,锵锵锵锵锵!
 革命有理!造反有理!打到少爷,将少奶奶进行到底!
 打倒桃子!将桃花进行到底!穴里梅花开不败,质轻敢上断头台。
 杀了夏明翰,自有后来人——为人民币服务!鞠躬尽瘁死而后已!
 修辞万岁!嘴唇万岁!桃花万岁!大团结万岁!房产阶级万岁!汽车万岁!
 我们是误产阶级解板人,集成格命陷裂的逛容穿痛,不爬困难!不爬牺牲!
 你快乐吗?我很快乐!快乐是不需要赵钱孙李的!
 呕——哈哈——嘻哈!嘻哈哈——哈——哈!
 真有理假有理真真假假都有理。红有理黑有理白有理,
 左有理右有理上有理下有理左左右右上上下下都有理,
 赵有理钱有理王有理李有理,不姓理也姓理,百家姓里都有理。

 云打嗝雷放屁,天津的包子——狗不理。
 东一耙,西一犁,信口胡诌,月亮抓狐狸——
 嘻哈哈——啊哈哈——哈——

 起来,不愿做努力的人们
 起来,全世界误产者,团结起来到天明

“左三圈,右三圈,脖子扭扭,屁股扭扭
 抖抖手啊,抖抖脚啊,咱们一起来做运动”

 “若能敞开把真相说出来
 这一段故事不会太精彩
 种种意外若能够明白
 那生存意义又何在
 若能推猜这一切的未来
 我干脆辞掉工作买大彩
 Because理是妒忌
 理是怀疑
 理是近乎幻想的真理
 Because理是游戏
 理能叛逆
 So别把这游戏看得太仔细
 Nono……”

 桑塔露琪亚,你看这里河流宽阔
 原野如风,林木葱郁,阡陌纵横
 鸟儿互答,百兽行迹可疑,这里是语言诞生的地方
 有时候只有一种回音,没有应答,孤独一样,
 像一匹离群的黑野驴,哕哕叫着,刨着前题,
 这孤独的回音又来了——

 可是真理呢,何为真理,真理何为?
 你这黑暗女神诞生的儿子——阿波罗
 难道被你自己弹奏的琴声迷幻了吗?
 阿波罗——射出你的箭吧——

 人——万物的尺度。
 还是物成为人的尺度?

 又该怎样测度,人与物?
 这尺度是什么?

 似乎幸福了,什么来检验我们的幸福
 似乎富有了,什么来检验我们的富和有
 似乎更美了,什么来检验我们的美

 哦,难道需要叵测吗

 石头砸出石头的火
 刀剑淬水有增有减不增不减
 鹰啄干净我的骨头

 千万次的问,这排比的句子
 如一根根插在坟旁的柳桩,也早该长成树林了
 千万次的问,词语和意义沉默
 千万次的问,这古老的修辞已被僵化,摒斥
 千万次的问啊,有一种悲哀比厌弃更深

 桑塔露琪亚,可是我却没有勇气告诉你
 我们真了,我们善了,又该用什么来检验
 这让我惶惑的真和善呢。哦,人和人的表象啊

 桑塔露琪亚:你能告诉我吗,告诉我这一切的答案

 怎么不像回音。我们屏住呼吸像亲吻一样啊

 哦,长江,哦,黄河,从珠穆朗玛,从最高的玛尼堆
 从风马旗,从三江源,从核武器试验基地
 从藏羊羚的犄角,从高到低,天天向下
 越下流越宽阔,越宽阔,我们上下都平坦

 哦,狗屄了上冻啊。火焰王,只有寒冷永远是错的,
 只有死亡永远是错的。母亲从沟里捡来死兔子。
 哦,我捡起狗骨头

 鸡不是飞机,单飞双飞却是鸡和飞机的隐喻。
 哦,新时代的黑话。这是生存论,存在论,
 这是生存论存在论经济学,器官经济学,嘴唇经济学,
 阴茎经济学,头发经济学。
 哦,经济学的丰乳肥臀和丰乳肥臀的经济学
 作为一种新的娱乐,人民的事业娱乐人民的事业
 发家致富啊!天诛地灭的经济学,诛天灭地
 这是古老的后现代

 哦,灵魂,灵魂的时尚,时尚的灵魂
 宗教的时尚,祈祷的时尚
 《圣经》《金刚经》《心经》经济学
 走头无路的经济学

 桑塔露琪亚,现在告诉你

 水,金木水火土的痛苦,不幸
 怜悯的估计,预算,准计划经济学

 性别是性别的交易。父亲是艺术,母亲是稻草
 同志是鸡奸,纯粹的液体
 理想是股东,大时代的股东,西出阳关无故人
 雁叫声声是雁叫声声的生吞活剥的绿色大宴
 地主是斗地主的娱乐。革命是革命的戏剧电影,革命的暴力艺术

 是旅游业的兴旺,是娱乐项目
 哦,花姑娘。哦,鸡飞狗跳的体验
 是潘金莲的雕塑,是兰陵笑笑生
 是实事求是

 桑塔露琪亚,现在告诉你
 英特纳雄奈尔
 这是最后的斗争
 团结起来,这是最后的斗争

 是酒神颂,狄俄尼索斯的舞蹈和戏剧
 是潘多拉魔盒,弑父娶母的隐喻,是命运
 永恒轮回

 哦,纽约下城,莫高窟,金条和经卷,
 月牙泉,沙漠,呼啸。
 哦,钱财啊,装满钱财的驼峰,能帮你穿越荒漠吗?
 风暴的新闻和新龙门客栈的人肉包子,
 是除了颓废做什么都不对,是人,是兽亚纲,高级动物,
 动物保护法保护高级动物,是哲学的失败,脊索门的破败

 ——桑塔露琪亚——
 为了避免征战,要花三文钱找人砸断两根手指

 为了避免头上戴右派的纸帽子,避免被游街批斗
 儿子跟父亲划清界限,妻子跟丈夫离婚

 为了避免贫穷,血里要搀水搀精液,眼睛里要揉进沙子
……  ……

 桑塔露琪亚,现在告诉你
 哦,道,哦,路,哦,道路
 修直你的道路。他们说:这是古老的旷野呼告

 世上本没有路,吃的人多了,也便吃出了路
 哦,舌之路总是卷曲

 桑塔露琪亚,现在告诉你
 我患有洁癖症,整个身体是眼睛
 敏感,脆弱,没有月光难以盥洗
 哦,脂肪在血液中粘稠

 英特纳雄奈尔
 这是最后的斗争
 团结起来,消灭脂肪

 消灭脂肪肝,消灭单眼皮,消灭胸部的飞机场
 遍地黄花分外香,旧貌变新颜,换了人间

 哦,桑塔露琪亚

 在这黑夜之前
 请来我小船上
 桑塔露琪亚,桑塔露琪亚
 在这黎明之前
 快离开这岸边

 我们乘坐太空船像一粒加速离子去太空会晤星云大师

 R城,我的寓言,我的蜚语流言

 桑塔露琪亚,现在我告诉你

 我多么偏见,偏看见

阅读全文请点击:http://bbs.artsbj.com/thread-222553-1-1.html

主    办:北京文艺网国际华文诗歌奖组委会
编辑出版:《诗托邦》编辑部
出版日期:2014年8月23日
网刊主页:http://shige.artsbj.com/stb_003/

编委会主任:杨佴旻 杨炼
编   委:Adonis  W N Herbert  Bas Kwatman
         Ilma Rakusa  Arthur Sze  姜涛  
         秦晓宇  唐晓渡 西川  杨佴旻  杨炼
         杨小滨  于坚  臧棣  翟永明(按音序)
主   编:杨炼
副 主编:秦晓宇

栏目及主持人:
首发:秦晓宇 陈家坪 温经天
高地:草树 廖慧 孙慧峰 阿翔 雅克
新锐:周瑟瑟 七夜 湖北青蛙 西衙口 钥匙链

长诗:蝼冢 上官南华 阎逸
女书:周瓒 钟硕 李成恩 窦凤晓 小布头
实验:杨小滨 廖慧 楚雨

互译:杨炼 殷晓媛
评论:草树 张光昕 王东东 格式 牛耕
诗话:蟋蟀 钢克

校场:冲动的钻石 炎子
动态:项雷

责任编辑:项雷
投稿论坛:
http://bbs.artsbj.com/forum-376-1.html


评刊

关于北京文艺网 | 著作权声明 | 招聘信息 | 合作招商 | 广告服务 | 客服中心 | 协作单位 | 联系方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