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刊主页 上一篇 回目录

抽象诗歌

许德民

 抽李象贺

1

掏空炼瘦
停杯织惊
鬓悔衣影
汉昏枪书

宫蹄刷玉
臣旧墨新
穿湿游红
舌止休父

 

2

演字杀骨
开句扑天
摇病锁冷
曲饮洗吹

江沉阅熟
庙息裁烟
雕雪押门
敲脑眠冠

 

3

发断锯饭
耕肤铸印
闻沟取肠
鸣剑骑沙

衔母斩盐
折西刺布
技急囚花
盔破借将

 

4

尺弓四角
丈鸣三铜
抱盲走脉
擒冬射巾

人黄捉碑
叶照木啼
霸少君血
骑尘鞭家

 

5

岁噬欠夏
床织百性
蜡捣巢散
悲匹灌亲

零写移亩
鸟涩拔蜜
遣张裁李
风尸食亡

 

6

削井屠深
缝雨泊云
签天羁梦
叉骂泣红

撑陋卧繁
垂度几拥
抽许两难
谁抱瘦南

 

7

无蚕存茧
叶厚知薄
筹睡枕恨
水编鱼漏

瓜中弄翅
牵瓶提秋
窝泥唱国
解乡填空

 

8

今六理二
飞三跨公
祭年四投
十埋盘戏

抽千数寸
平四挂七
冰泻酒刀
帅剿无郡

2013.7
2014.8

 

慢墨敲汁

 

1

流痛忘沟
秋泄欺波
 
舞漏补伤
壶洗袖空

脑堵靴痒
扶病伐医
 
迭腹架胸
兵朽输军

 

2

糖贞守耻
怀铅寄恨
 
臣马衔溺
牙北锁汤

秋怒刻蝉
蛙哄灭春
 
炊泪陷丑
听陋启圣

 

3

读脉问疾
切胸猜肌
 
慢墨敲汁
斗街窃铺
 
迷卵疯巢
骨扑恋骸

含舌编齿
撒根知地

 

4

泊府系州
策水劫肥
 
折雪封天
闭渊知鱼

权雇哲浅
刃笔游姓
 
号旱亏泪
池越遗废

 

5

饭罪伏勇
壶睡饮悲

吹羹劝碗
门殃户爬

操妆成斧
择寇造盗

敲壑熬耸
泥翼丈潮

2012.1
2014.8

 

拆袋虚观


乳沉归胸
师穷官停

拆名钓佛
袋漏争底

虚旷封兽
观昧植心

衣捐治裸
波弹汁听

射子皆负
帐堕雇痛

纸夫度爱
红蓝羞紫

秀华失丛
耕毛泻畜

皮断穴猛
骨刺缠冰

鸟禅悟翼
天乱组星

善庄门严
途解多经

德开无道
煤悔背金

2012.1
2014.8

 

八弃魂死

衣品比戒
受几佛披

损色毁染
持缘劫良

名宠犯国
忏比无悔

才乱草寒
痴借灭师

无厚读初
唯善缠退

一死记绳
尘求放形

染无三谓
届法所宗

井漏室窃
趁银为刑

衣完翅堵
千私贪发

贼伏心怯
八弃魂死

2012.1

 

九取枯情

登圆浅屉
黄非下斤

观行八怪
满正极顶

门日易岁
佛则归泥

能光欲外
治方拘熟

虚征无漏
病财纹心

九一卑眼
取十也横

枯略善次
情学旨胜

2012.1

 

凹吞租凸

 

1

逐狱负囚
见疑解恶

走歧揭凶
逆痴翻毒

无厚读初
别界缠退

量罪剩悔
一死求尘

 

2

记绳放形
泥舞切碑

刑来片纸
十医男飞

伸枝羞叶
雇慢煮急

虫染需害
溺睡仇歌

 

3

无液酒养
辱少呼欺

心冤思善
拾畏哭古

凹吞租凸
时阅换疑

雾羽贪厕
层虚切杀

2009.2
2014.8

 

两小血渗女汤诗

词圈字旧罚语瘦
句残诱师收姐比

最哲姓囚一底梦
毁青红删虫布忠

井断镜危吃劫远
古叫肤弄印触冬

脱毁成德挽箭洗
异渡号伤苟肢火

三隐四圣乞史婚
颂术访技肺陷医

局窥剃戏匪器乡
眉染烟攀财畜近

裂诵雪偷弦灭营
睡危私腥怀杀星

凝天禁骨伸锅哀
两小血渗女汤诗

2009.2
2014.8.3

 

补婚贺

后知笔
心杀名
吞世迟昏移物急
见无两
斧抱病
云毒吹痛窝灾戏
量缸斗近
折巢出史

人悬百夫三朱轮
灾洗意脉食庙深
造十虑
补质义
曲众运窃
婚通为补亩贺骑
剩古晶
刺琴须
弹唇司
口墨赚舌齿胶飞

2009.2
2014.8

 

大象无形

   许德民提出的“抽象诗”概念,有划时代的意义。如果说,诗是一种文字的特殊表达,那么,抽象诗是把这种文字的非功利性推到了一个极端,推到一个纯粹凸显文字能指性与符号性的境遇之上。当然,“抽象诗”的观念,与抽象艺术是相应的。抽象艺术把视觉艺术从具体的形象中解放出来,让材料自身所组成的不可名状的意味来传递更内在、更多义的精神律动。同抽象艺术的物质材料一样,抽象诗的文字具有自身传递意义的纯粹功能。从最基本的层面上看,汉字作为意素单位本身并不仅仅呈现自身的意义,而是负载着千百年来汉语文化的普遍语境:任何一个汉字都关联着广阔的文化网络。但这个网络却不是先验的,而是重构的结果。

   现代诗的秘密在于对语言逻辑的重新组合。那么抽象诗可以说是这条道路的尽头,那就是彻底颠覆基本的语言逻辑,让语言成为碎片和废墟之后再获得拯救的契机。我们都知道,许德民是从抒情诗开始诗歌写作生涯的,而抽象诗在某种意义上是一种抒情的断裂:它不表达明确的情感,当然也不展示任何知性或智慧。抽象诗所抵达的是精神的真实层面,这个真实有如拉康意义上的“真实域”,它无可名状,深不可测,但容纳了某种创伤性的快感。这个创伤便是符号域之下的裂缝,从这个意义上说,语言的裂痕自有其意义所在。

   于是,抽象诗把这种创伤性快感表现为断裂的美感。当汉字作为文字符号的基本元素显示出这种断裂的美感时,一种前所未有的诗意便出现了:这种诗意不是建立在语义的重组上,而是无情地消解了语义,或者更确切地说,是通过对词义的肆意拼贴展示出语义的废墟。在许德民的抽象诗里,“字”(letter)获得了拉康所说的“绝爽”(jouissance)意味。如果说单一的“字”(S1)需要另一个能指(S2)来赋予它意义的话,那么许德民让“字”作为真实域的内核悬置在它们自身的虚空里——也就是说,不屈从于语言的秩序,而是在这个秩序的缝隙里保持着未完成的、延宕的姿态。在这一点上,许德民的抽象诗和我自己实践的抽象诗相比,做法不尽相同。在许德民这里,“字”具有某种类本体性的,“原物”(Thing)的特性:它原本只是一个硬核,你似乎无法撬开它深藏的意义;但这个意义只能是回溯性地建构起来的,它的符号化过程——诗的展开过程——便是不可能全然符号化的过程,因为符号化本身无法彻底掩盖裂缝本身的创伤性。

   因此,抽象诗并不仅仅是能指的自由滑动与游戏。抽象艺术中的“大象无形”,在抽象诗的范围内同样适用。甚至也可以说,每一个读者都是盲人,只能摸到这头“大象”的吉光片羽。当然,我说的“大象”不是“大象”,因为它没有什么可象的。抽象诗并不描摹什么(它不是写实主义的,不需要去“象”某种客观世界),也并不抒发什么(它不是浪漫主义的,不需要去“象”某种主观情感),甚至不隐喻什么(它也不是象征主义的,不需要去“象”某种主客观的神秘对应)。抽象的(无形的)“大象”是一种自我抽离的“象”,从具体可辨的形象和物件那里抽离出来,从语言的完整符号性那里抽离出来。因此,那头被期待可摸清全部底细的那头“大象”其实只是一个空缺(void),是那个老子意义上具有本体色彩的“大象”,隐藏在许德民“无形”的抽象文字背后。那么,与抽象诗的遭遇,必定是与那个“无形”但真实的“大象”的遭遇。必须再次强调的是,这个真实不是终极的完美境界,而是充满着创伤性裂痕的精神图景:这样的图景在许德民的抽象诗作品里,经由汉字的激发如今呈现出前所未有的紧张和快意。(杨小滨•法 镭)

 

主    办:北京文艺网国际华文诗歌奖组委会
编辑出版:《诗托邦》编辑部
出版日期:2014年8月23日
网刊主页:http://shige.artsbj.com/stb_003/

编委会主任:杨佴旻 杨炼
编   委:Adonis  W N Herbert  Bas Kwatman
         Ilma Rakusa  Arthur Sze  姜涛  
         秦晓宇  唐晓渡 西川  杨佴旻  杨炼
         杨小滨  于坚  臧棣  翟永明(按音序)
主   编:杨炼
副 主编:秦晓宇

栏目及主持人:
首发:秦晓宇 陈家坪 温经天
高地:草树 廖慧 孙慧峰 阿翔 雅克
新锐:周瑟瑟 七夜 湖北青蛙 西衙口 钥匙链

长诗:蝼冢 上官南华 阎逸
女书:周瓒 钟硕 李成恩 窦凤晓 小布头
实验:杨小滨 廖慧 楚雨

互译:杨炼 殷晓媛
评论:草树 张光昕 王东东 格式 牛耕
诗话:蟋蟀 钢克

校场:冲动的钻石 炎子
动态:项雷

责任编辑:项雷
投稿论坛:
http://bbs.artsbj.com/forum-376-1.html


评刊

关于北京文艺网 | 著作权声明 | 招聘信息 | 合作招商 | 广告服务 | 客服中心 | 协作单位 | 联系方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