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刊主页 上一篇 回目录

打工诗歌

安石榴、谢湘南、李祚福

安石榴的诗

钟表的成长之歌
 
题记:时间进入二十一世纪。
我还没有找到美好的年份,我从身体内掏出钟表
修改
1972年4月7日

 

1、挂钟童年
 
我要把出生的日期,出生地,和父母
改掉
就像篡改前朝
我得把生命的谜团
载入世界的钟表
 
上世纪七十年代,乡村
屋顶的挂钟
时间
拽动我童年的心脏
睁开蒙蔽的眼
在悬崖的页面上
刻上一个人的纪元
 
在祖国命运的墙壁
一部挂钟收藏的坍塌
斑驳激情燃烧的岁月
在贫穷疯长的乡村
阳光和雨水将房屋灌痛
我青黄不接的童年
如同田野间一株跌落的杂草
长在不被照看的田埂
 
挂钟上一刻无人发觉的慢点
击中我迟疑的身体
诗歌中一句漏掉的朗诵
填补我空荡的想像
在钟声掠过的原野
我听到天空低沉的回响
“在时代的钟座上,
没有什么比磨灭端坐得更久!”

 

2、少年与发条
 
机械的少年
被乡村贫瘠的发条拧紧
大地脑门上的机械钟
在成长的擦洗中锈得发绿
 
我还记得出生的齿轮
与教育的链条一再错位
少年把握不准的发条
使松驰的思想出现偏差
我秘密设置的梦想
被一阵措手不及的响铃
毫不保留地卸除
 
钟盘上的青苔
使生命在旋转中打滑
我游走冲突的念头
碰落指针上的未来
拦截时间河流的手指
被少年决堤的烦恼
长久泛滥和缠绕
 
还有脚底的发条
泄露出走的怯懦
时代的一下打盹
损坏命运的机械钟
在错过的传导面前
我内心黯淡的齿轮
需要怎样的生活
才能获得润滑与带动

 

3、电子时光
 
一只青春期慢跑的电子表
进入时代的假寐
成长中跳出的数字
覆盖不掉命运的符号
 
黑板上的一道程序
驱动我头脑的公式
课本中的一截电子
激活我身体的静脉
学校围墙上的规则
遮掩住逾越的落点
我年龄校不正的时间
跟随不准青春的脚步
 
比杂草更青涩的诗句
擦红提前探出的禁果
撒哈拉沙漠的憧憬
编织试卷上空白的誓言
考场上的一次出走
种下落泊异乡的忧愁
 
被调快的电子表
偏离往事的钟点
缠绕命运手腕的结扣
稳不住青春的脉搏
这混沌坏掉的时光
在我内心从未腐朽

 

谢湘南的诗

一起工伤事故的调查报告
 
龚忠会

20岁
江西吉安人
工卡号:z0264
部门:注塑
工种:啤机
入厂时间:970824
 
啤塑时,产品未落,安全门
未开
从侧面伸手入模内脱
产品。手
触动
安全门
合模时
压烂
中指及无名指
中指2节,无名指1节
属“违反工厂   安全操作规程”
 
据说
她的手经常被机器烫出泡
据说
她已连续工作了十二小时
据说事发后   她
没哭   也没
喊叫   她握着手指

 
事发当时   无人
目  睹   现   场

 

吃甘蔗

那些女孩子总爱站在那里
用一块钱买一根一尺长的甘蔗
她们看着卖甘蔗的人将甘蔗皮削掉
(那动作麻利得很)
她们将一枚镍币或两张皱巴巴的伍毛
递过去
 
她们接过甘蔗嚼起来
她们就站在那里
说起闲话
将嚼过的甘蔗沫吐在身边
她们说燕子昨天辞工了
“她爸给她找了个对像,叫她回呢”
“才不是,燕子说她在一家发廊找到一份
轻松活”
“不会的,燕子才不会呢”
 
在南方
可爱的的打工妹像甘蔗一样
遍地生长
她们咀嚼自己
品尝一点甜味
然后将自己随意
吐在路边

 

呼吸
 
风扇静止
毛巾静止
口杯和牙刷静止
邻床正演绎着张学友
旅行袋静止
横七竖八的衣和裤静止
绿色的拖鞋和红色的塑胶桶静止
我想写诗却点燃一支烟
墙壁上有微笑和透明的女人
有嚼过的口香糖
还有被屠宰的蚊子的血
 
这是五金厂106室男工宿舍
这是距春节还有十八天的
    不冷不热的冬季
   这是一个星期天的晚上的
    九点半
 
第一个铺位的人去卖面条了
第二个铺位的人给人修表去了
第三个铺位的人去“拍拖”去了
第四个铺位的人在大门口“守着”电视
第五个铺位的人正被香烟点燃眼泪
第六个铺位的人仍然醉着张学友
第七个铺位的人和老乡聊着陕西
第八个铺位   没人
居住   还有三位先生
            不   知   去   向

 

李祚福的诗

 

矿业集团

本草纲目说煤,煤就出现了。
人是动物,死了就成土成植物成了煤,从土地里来。
他们被我勘探到,能量深不可测。
他们长得一模一样,散发着文人气。
他们各有所长,都能煽风点火。
我试着点起的第一把烟是,求财。
用着鲁迅的调门说:一个人总要和气,对不对?
本草纲目里救人的方法很多。
从煤提出来食用色素,让我相信了眼前的东西味道不错。
1998年二十元人民币一天的工钱,将多少青春打发了走。

 

少年经

假期,我得抽肩去龙岩,想,自己扛下学费
车过瑞金,有我一九九八年,被强买的一顿饭事
在长汀,车里吐出了,三个蛇皮袋
他们奔将乐去,投靠一身褴褛,一双高筒水鞋
矿帽,和照明灯。蛇皮袋细小的疏漏,就可能让阳光
落入泥土。我想,黄坑虽小,天宇集团很大
手上掌握着,人命千条,我的亲叔叔一家,五年了,我们才相认
我的亲叔叔,看上去,只认钱,他说
你来了,就是多一双筷子,多一只碗的事,就在这个地方
有人,发了家,致了富,有人,找到了衰老,有人找到了死亡
我十八岁的堂哥哥,变成了骨灰,漂在于都河
矿里用两万来吊,打发堂哥哥与亲伯伯,十几年的恩情
我不忘告诉了,我的亲叔叔,来时的这头,我对陌生人,说了实话
花了五十吊,几里路,才没能让出租摩托车,给我留下一截

 

公子哥

大少爷作派,还不想事的,猪,是我。
打着瞌睡上课。虽然不曾领老师给的鸭蛋,学业总算是走到了头
万安,枫林的堂叔叔,来消息说
他在林场有十万亩的砍伐、挖掘、种植
也关照堂哥哥和我,剩余的年脚下,三个月
一天一夜,有小半时间,自行车,骑着堂哥哥,和我,在大山上攀爬
对抗这三行皱纹,堂哥哥,和我,只能靠着,烧起一支烟,掐灭饥饿
公子哥,是我。长这么大,村里偷食,与烈女练过拳。我哭,差一点儿。
潭头人,王守身,把肥肉切成土块。占尽油水的,是比油水更大胃口的人
我吃不消四点钟做好的饭,害怕六点前磨快的刀,肿了持续一个多月小雨中的手
湿透到睡梦中,好久不见的大肉,一口一口棉被角,冻醒了堂哥哥

2012-11-17                      

 

生相

一寸一寸,吃掉,我的金子。   
那些闪光,如残余骨头被我,丢弃,在身后,  
我无法预先知道,路,有多长。   
李侯氏,早已改过的称呼,我还这么喊你!  
你,收集、梳洗、晾晒、折叠,我的二十五年以后;   
你,知道那种味道,我永远也找不出词语,修饰它;  
你,放下,属于你的金子,
助我消化,一丈一丈大寂寞,喂养着我的小寂寞。 
李侯氏,隐瞒了,多少青春,灿烂。  
从江西兴国,到深圳,从江西兴国,到晋江,再到东莞,水土不服。 
在电子、塑料之间怀上了,一路流浪。  
二千零五年,你,生下第一段香火,回答两年来,磕磕碰碰的,过往。 
幸福漫上,眉梢。 
很快,我的病魔,向你的天空挖走了,十万吨,欢乐。  
我的亲父、亲母、亲弟、亲妹,与你合力撑起了,晴朗。
二千零八年,你,生下又一段香火,画出来一个“好”字。  
我才发现,你的一圈腰身,要与一只水桶,比正宗。                        

主    办:北京文艺网国际华文诗歌奖组委会
编辑出版:《诗托邦》编辑部
出版日期:2014年8月23日
网刊主页:http://shige.artsbj.com/stb_003/

编委会主任:杨佴旻 杨炼
编   委:Adonis  W N Herbert  Bas Kwatman
         Ilma Rakusa  Arthur Sze  姜涛  
         秦晓宇  唐晓渡 西川  杨佴旻  杨炼
         杨小滨  于坚  臧棣  翟永明(按音序)
主   编:杨炼
副 主编:秦晓宇

栏目及主持人:
首发:秦晓宇 陈家坪 温经天
高地:草树 廖慧 孙慧峰 阿翔 雅克
新锐:周瑟瑟 七夜 湖北青蛙 西衙口 钥匙链

长诗:蝼冢 上官南华 阎逸
女书:周瓒 钟硕 李成恩 窦凤晓 小布头
实验:杨小滨 廖慧 楚雨

互译:杨炼 殷晓媛
评论:草树 张光昕 王东东 格式 牛耕
诗话:蟋蟀 钢克

校场:冲动的钻石 炎子
动态:项雷

责任编辑:项雷
投稿论坛:
http://bbs.artsbj.com/forum-376-1.html


评刊

关于北京文艺网 | 著作权声明 | 招聘信息 | 合作招商 | 广告服务 | 客服中心 | 协作单位 | 联系方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