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刊主页 上一篇 回目录

诗五首

于坚

芳邻
 

房子还是那么矮
樱花树已长得高高
向着晴朗朗的蓝天
亮出一身活泼泼的花
就像那些清白人家
在闺房里养出了会刺绣的好媳妇
这是邻家的树啊
听春风敲锣打鼓
正把花枝送上我的窗户

 

 

夜歌

 

风或是姑娘们
在黑夜里歌唱
看不出谁是谁啦
圆圆的 潮湿
丰满 修长
树林叶跟着晃荡
看不出是桃树还是李树啦
它们唱的是另一支歌
刷刷 沙沙 嚓嚓 呵呵
海浪涌到了大地上

 

 

爵士乐

 

一场雪刚刚停在云南山岗  于坚
须发全白  盯着咖啡馆的招贴画  三个
纽约客  黑指头  白指甲  抱着老贝斯
没有声音  演奏会  是音乐史上的一场车祸
多年前在哈莱姆  唱片铺里  阿姆斯特朗打着呵欠
怎么也找不着他喜欢的那盘磁带  眼泪横流
邋遢的大叔哭什么哎  走过海关我还在猜
密西西比河啊去了大海  月光犹在 
有个姑娘她叫谢南多  带走了我的少年
“啊  谢南多  海浪向西流  遥远啊
滚滚的河 啊 谢南多  我永远怀念你 ”
毛主席说 “广阔天地  大有作为” 我同意
去了花箐农场  秋天刨土豆  装筐时黄昏来了
一丛矢车菊站在雾边  望火堆里的残烟
灰鹭走下斜坡  天空苍老  青春嘹亮
我甩着长头发 弹吉他  喝白酒  写长诗
雨后多青山  鹧鸪在叫唤
后来它们统统被关进黑暗的大门
我抱着自己装配的小收音机躲进被窝
听美国之音播放爵士乐  干扰太大
像夜晚的星空  听起来闪闪烁烁

 

 

2001年6月10日,在布里斯本

 

这个夜晚布里斯本的天空有着李白式的明月 但下面的座位上
没有月光 在一个橄榄球场内与三万五千个白种人坐在一起
看比赛是刺激的 呼喊 一只叫做狮子的队与叫做轰炸机的队
在搏斗 人造的光辉灿烂和激情中 摸摸深藏在内衣里的护照
明月被无情地浪费了 观众中没有一句汉语 我远离故国
深入大海那边 犹如金色的蝎子 出现在陌生的
星座之间 没有北斗 南十字星使天空显得高傲 生硬 
白天在郊区的玻璃温室 遇见上百种从未见过的植物 犹如
一所监狱的梦被豹子装置 稍后从画廊变形的眼球里
我认出了卢梭的肺 而玛丽说 那些金属的栅栏
可以叫做铁皮棕榈 年轻的城市 像健康的男孩
喜好运动 蹲在集装箱的旁边 呕吐着 尚未消化的
文明 也许有一天 它会把英格兰笨重的蛋壳 彻底
屙掉 归顺荒原上的袋鼠 月光不断地扫描着黑夜的内脏
但总是 有电源开关在其中作梗 入场券的后面是大海
巨大的钢琴盖 在黑夜深处缓缓掀起 肖邦抬起了手指
海上明月共潮生 只有在月光的指引下 它们才能
起舞弄清影 置身在它宽容的齿缝间 我知道 最终
是它决定一切 虽然表面上 在每一个国家 什么
都要听裁判的 欢声雷动 狮子再次得分 地球上 
万物正在投生 我的内心有寒山寺的蚕在吐丝
疏影横斜 暗香浮动 不易觉察的 与众不同
在座位上我是一颗东方的酸橄榄 不能说话 不能表达
傲慢和幽默 我的身体 像鱼那样毫无意义 肉在变咸
这里很少出现黄种人的面孔 他们背井离家 飘洋过海
来到这个有钱的国度 卖饺子和米饭 或者在图书馆
查阅资料 记笔记 复印 然后带着偏见 衣锦还乡
清辉玉臂寒 九点半 有一个昆明人将从悉尼回到
老家 离开单位的时候他愤世嫉俗 走下飞机 博士
已经发福 我支持狮子队 仅仅因为我出生在八月
我喜欢把自己想象得比已经具备的 更具雄性 后面是
大海 河流在月光下滚动 像是一个发着高烧的病人
忍受着船只的折磨 作为水 它还不够咸涩 大海
是最后的医院 肤色不同的蜢蚱正沿着 西敏家的栏干
向鸵鸟的嘴边爬去 负鼠在黑暗的屋顶摆布着什么
昆明在不停地下雨 水泥的小区里 长出了第一批青苔
它们是否来自唐朝的后庭 玉阶生白露 今夕是何年?
在那边 波斯菊躲避空袭 就像轻视蚊子一样从容
天空犹如荒原 中东的额头 何时会碰到新月的鬃毛?
啊,这个辉煌的夜晚 狮子获胜!
失败的墨尔本市区 酒吧里空无一人 月明星稀 鸟鹊南飞
老陶刚刚回家 汉语教员来自云南的一所大学 “花间一壶酒
独酌无相亲 举杯邀明月 对影成三人 ” 他的学生发音
总是不准 这是一年中的某个学期 世界各地天气不同
月有阴晴圆缺 文明的内容互相矛盾 在装卸货物 在流亡
在蒙头大睡 在哭泣 在枕戈待旦 无数的金樽空对月 等待着
另一个轮子 在丽江县的大具 月亮的金趾甲在水洼里发光
我认识的农民 李福生从未见过大海 但他敬畏菩萨 十点钟
还在院子里拾缀 把镰刀和种子放在秋天的门口 喂马
月光在群山的长背脊上 洒满了梅花 啊 这个夜晚我将会
写下这些 如果终老原籍的母亲问起 我将回忆这些
如果夜巡银河的警察怀疑 我将交代这些 因为我在澳洲
在布里斯本 因为球赛刚刚结束 球迷们摇滚着从体育场
涌出来 发现外面满地的月光 像是大海赶着银色的羊群
越过了潮湿的边境 来到大地之上 歌明月之诗 咏窈窕之章
他们偃旗息鼓 像覆盖着祖国地图的羊毛 安静地卷曲起来 因为
那份随之而来的温暖 为澳大利亚的秋夜和我 套上了灰绒绒的毛衣
因为 一千年前——李白和皇帝从长安出发 骑着白鹤去寻找仙人
后来李白升入天空 照耀故乡中国 皇帝和他的制度被废黜
不知所终 因为在汉语中 李白就是明月
因为在这个月光如水的夜晚 我沉默在上帝的羔羊中
汉语像月光下的大海 在我生命的水井里汹涌
                

 

                                          
拉拉

 

嗨 拉拉 迟早要出现在我们中间
身后 身前 上面或下面 有点羞涩
但再深些 再深些 那是你的爱好
环绕着男尊女卑的深渊 不计后果 前途 落款 
再深些 再深些 花园中的女巫 超凡入圣
要的是那种极限 形而上的灵魂 形而下的肉体 
愛是一个含着心的字 缺一划都不可 疯狂 痴癫 
神韵 落实于体贴入微 当你尖叫时 
  
火山喷泉
云霞落地 夏天黯然失色 腐烂或升华 无所谓
献身 无耻到底就是纯粹 极乐只有一瞬
可以赴汤蹈火 可以下地狱
可以死掉 总是
碰壁而返 永远做不够 世界喜欢左顾右盼 浅尝
辄止 拉拉 你的深处永远空着 在冥冥中虚位以待
藏起绝望 忧伤 含着秋波的母狼 出来了 低着头 
拉拉 答非所问 还在昨夜的边上走神 佳人 永远是
别人的女朋友 拉拉
  
望着公子哥金屋藏娇 暴殄天物 
好汉们只能忍受 上帝捉弄众生 其貌不扬者博大精深 
难逢知己 漂亮就是肤浅 小生往往在情场 不劳而获
束着黑瀑布的髻 是怎么垮掉的都忘记了 小妇人紧紧尾随
手拉着手 他支支吾吾 这位是……拉拉 不必回头 已经
倾城 拉拉 拉拉 惊天动地的一日 一朵花陷进了沙漠
一群胡子硬起来 各显神通了 
  
秋兰兮青青 绿叶兮紫茎
满堂兮美人 忽独与余兮目成” 这就是了 就是她 拉拉
就是那个尤物 那种骚货 那种翘 那种稀烂 那片藏在
波罗蜜下面的沼泽 那种出神入化 拉拉 我们一生都在
准备着 时来运转 被这把烈火烧成枯髅 仙人 情不自禁
争风吃醋 像古希腊的力士 剑拔弩张 魅力四射
天呵 我们中间有个海伦 拉拉 有位兄弟的嗓子越来越
  
男低音了 毫无道理扬头就唱 情歌浩荡 企图争取芳心
其它人脸嘴铁青 他玩纯朴 你装浪漫 我扮酋长 愣头青
天天牵着白马站在一米七二 那些夜晚谁能入睡 座中多是雄鹰
杏花疏影里 吹笛到天明 哦 拉拉 你带来了春色 跟着你 
就是跟着爱情 窈窕淑女 谁热恋过你 谁曾经寤寐思服 
谁就是幸福的麋鹿 幸运儿 你英俊苍白 
  
胃有毛病 肺是黑的 
闷闷不乐 捷足先登 却无法阻挡候补者坚忍不拔的激情 
江山代有才人出 红颜 你的知己在过去的年代 拉拉
在我们中间寻求骑手 勉为其难 十二桥已经拆了
钢筋水泥当道 小乔无处吹箫 为茶杯继水 将剩酒加热 
涂脂抹粉 拉拉 听俗物们炫耀戒指 这时代成就多少
政客 却辜负明眸皓齿 欲说还休 拉拉永不移情 我们太迟了 
  
暗恋 就是不动声色 没有伤口 无法治愈流血 早三十年 
打个响指 飞身一撸 拉拉 扬长而去 骏马长嘶 苦守着君子
协定 装成护花使者 以为有情人终成眷属 临了 却各奔东西
哦 哥们 黄金时代 你舍近求远 心猿意马 在神殿外徘徊
顾虑女神的贞操 任随她钻进小汽车 下凡 跟着异邦的瞎子
走了 长亭外 古道边 轱辘扬起一溜夕烟
吉他弦断
落花杳无消息 哦 拉拉 黑暗 我们继续孤单 应付苍茫

主    办:北京文艺网国际华文诗歌奖组委会
编辑出版:《诗托邦》编辑部
出版日期:2014年1月24日
网刊主页:http://shige.artsbj.com/stb_001/

编委会主任:杨佴旻 杨炼
编   委:Adonis  W N Herbert  Bas Kwatman
         Ilma Rakusa  Arthur Sze  姜涛  
         秦晓宇  唐晓渡 西川  杨佴旻  杨炼
         杨小滨  于坚  臧棣  翟永明(按音序)
主   编:杨炼
副 主编:秦晓宇

栏目及主持人:
首发:秦晓宇 陈家坪 温经天
高地:草树 廖慧 孙慧峰 阿翔 雅克
新锐:七夜 湖北青蛙 西衙口 钥匙链

长诗:蝼冢 上官南华 阎逸
女书:周瓒 钟硕 李成恩 窦凤晓 小布头
实验:杨小滨 廖慧 楚雨

互译:杨炼 殷晓媛
评论:草树 王东东 格式 牛耕
诗话:蟋蟀 钢克

校场:冲动的钻石 炎子 没压制住
动态:苏琦

责任编辑:苏琦
投稿论坛:
http://bbs.artsbj.com/forum-376-1.html


评刊

关于北京文艺网 | 著作权声明 | 招聘信息 | 合作招商 | 广告服务 | 客服中心 | 协作单位 | 联系方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