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刊主页 上一篇 回目录

女物诗二十首

杨小滨

女钟笔记

 

三点半弯腰过来,她发不出
十一点零五的尖叫。

钻进阴天酸溜溜的腋下,
她等着抛十点多的媚眼。

九点揉痛了八点的惺忪,
早晨打了个哈欠,以为是梦。

她站在一点半的山崖上,
张望更陡峭的午后。

绕了一圈,尖的依旧尖,
双腿被四点钟撇开,还等什么。

一抬头又愁眉,满世界蛇影
拗造型缠住她秒杀的花容。


 


学做女料理

 

1
撒一把泪,会不会
又辣出更多泪?
加些盈盈笑,是否
比江南烟雨还甜?

2
拌在娇嗔里,就有
乳香扑鼻而来。
从还没破碎的瓷,
喝下眼波迷离。

3
烤不掉的骚味缭绕,
熏出满眼昏黑。
炉膛里燃起小心肝,
明火执仗,吞噬了冷艳。

4
在汤里躺下,噘嘴,
怀抱葱白而眠吧。
肌肤暖如乱炖,
千堆雪融成三鲜羹。

5
最烫时,披一身云雾,
开出水芙蓉蛋花。
煮活的美人鱼呢,
刺红了鼻尖上的中国。

 


给女太阳挠痒

 

她一笑,世界就透不过气来,
汗津津的秘密峡谷,
她有春天的风和脾气。

她荡漾,撒几片晨曦,
身段红起来,让我的
懒腰里也涌出花朵。

她喊来另一次潮汐,
高亢处,正午黑暗降临,
叫醒我深海的幻影。

她丢出星星般的眼神,
告别西天取来的美酒。
她一醉,世界便呢喃成颤音。


 
女气象图说

 

互相吞下后,从身上撕掉了云,
把纠缠的雨泼在一边。
继续唱出骨刺的高亢。

有雷声揉成一团倾诉。丢掉淅沥
剩下的发丝打不湿情绪。
一汪年轻,淹没了喉咙里的墓。

在浓雾里搅出辛辣,含一枚
月亮,说死了两相不愿。
月光几乎是砸过来的。

让人滑倒的不是霜,
是脸色,背面藏起干涸。
起先是泪花,然后换成冰花。

谁吐出了七星暴风剑?
两种头颅,一样情仇。
吹散乌鸦梦,就噙住满眼海水。

 


怀抱一座女桥

 

怀抱一座女桥,如同怀抱彩虹。
在雨后,泪奔的河上。
甩出时,桥的劈叉令人惊叹。
已经留不住了,那阵风,
落日吞没了桥上的游魂。

把女桥卷起来呢?假如, 
她捆不住黄昏的河,
那就只好无力成水蛇,
揉出琵琶的碎日子。
那是女桥的一点羞涩。

抻长的女桥,眯在丹凤眼里。
世界只是倒影,从
桥孔里挤到另一个天地,
就忘记来时的方向,
金灿灿,但漫无边际。

 


 女葡萄的一次梦呓

 

“……这是一款……
产自葡萄牙的葡萄酒……
她的阴影……烛光凌乱下
酷似一串串……葡萄……

“是的先生……您必须……用您
的软惊诧,去揉捏……
……假如……海不敌她潮红……
月亮升起,沿千重酒意……

“……您会沉入,葡萄核里葡萄……
哦,是的……让血淹没您,每个器官……
深甜……只为了您

“裸身,漂浮在殷红以降……
您会记得……葡萄尖叫不已……

“……请喝完她而……
为淤紫干杯……为伤口……
咬住她,咬碎
……满嘴咬葡萄胎……

“这是一款……产自葡萄牙的
……葡萄皮……不吐不快

“这是一款……是她……
的旱年……旱年的她……

“兽液绯红……”

 


 
女风景画传

 

屁股说,再高一点吧。
远看,一汪眼泪
溅起秋天,连水面也
泛红了,捂不住荡漾。
蝴蝶挑逗了多少意乱?
落叶只剩一堆情迷。
是常常要扑倒的那种冷,
不免惊叫成艳照,
仿佛天气又变正经了。
远远踮起的不是盼望
是一截扳不直的弧
反弹给银河琵琶,让一滴露
浑圆欲放,却软不过天空。
屁股吃吃笑了,用绯红
抹掉桃红,翘起整座森林……

 


女年女月女日的故事

 

(我们在雾里互相叫喊。)

她的声音有如从海底捞起
一条比目鱼,沙哑,
湿漉漉扑腾,拧出漫天云雾。

(我们约在堤岸上热吻。)

她的鼻息急促,好像一条
快要昏厥的水蛇。游到对岸时
她抓住了粼粼波光。

(我们光溜溜地撞弯了。)

她全身飘满细雨,仿佛
一场水母的疾病,从琴弦蔓延出
万般妖娆,缠绵不止。

(我们晾在沙滩上,被踩得稀烂。)

 


 
怀念女卵石

 

在海滩上,那些光滑精灵,
像掉落人间的白矮星。 

我曾经把她们扔进海里,
看海面能升得多高。

卵石比暗礁狡猾,从不悔恨
时间被砸得七零八落。

一个世界丢掉不再回来。
我手里漏走了她们的满不在乎。 

海风吹过指缝还剩下什么?
乌云呕吐了浅滩就散去。 

我揣摩不透卵石的硬心肠,
可不可以留给浪尖轻薄。

但她们是我葬身之地,
咬不动,却圆润无比。


 
爱上女金鱼

 

你又可以说她是水里一团火,
其实她只是一尾新月跌进鱼汤。

默念她冰雪聪明的快乐,
你让她无奈得灿然,腰肢招展。

一条嘻哈鱼,脱下罗裙便美味,
不,她宁愿委身水晶宫的冷。

你让冬天滑出手指,滑到
喷泉够不到的银河。

在另一排岸上拍打小趣味,
她嘘出气泡,你数鳞片。

她跟水草商量着什么,
你又想说,玫瑰鱼别躲太远。

你钓起一声叹息,把脖子
勒住,她也会爱上你。

 


 
恋上女夏天

 

她开出胡说的花朵,
夏天也随便起来,
蜂房一蛋疼就炸出甜蜜。

她全身飘散该死的柳絮,
被蝴蝶裙迷离了,
在一阵阵香吻里摇曳。

她乱透的粉拳挥成烟,
摇落了纸飞艇,
吹垮乌云的万般喜庆。

 


 
九颗女馄饨

 

一颗掉进汤里,溅起的
也许叫做涟漪,也许
叫做小雨点,小清新……

一颗是辣的。她反过来
咬住我的舌头,不让我闭嘴。
她在我全身奔跑,绕过
骨栏杆,抓紧无限的肉……

一颗是绿色的,绿得发涩,
有早晨的草味。她用喘息
淹没我时,味蕾已经老去……

有一颗在角落自转,看不出
是伤心还是骄傲。她的热舞
在滑音里思索漩涡美,
她下沉,扭动在水母裙下……

鲤鱼般的另一颗游向碗边,
几乎抓不住。她的逃逸
吻得更迫切,跃过每一寸历史……

有一颗还在鲜美里飞翔,
不像告别,倒像是玩弄酸甜,
撇开了一生的性感波浪……

那一颗呢,躲在姐妹身边的
假温柔,弯腰,羞涩,
等待琴声滴落,张大了嘴……

还有一颗旧的,认不出的水雷,
沉默如珍珠,灼热如狼。
她把正午吞噬在泪水里,
袒露熟透的小腹,扑向深渊……

这最后一颗呢?她不安的一瞥
软成夏天,背过身去,
一抿嘴就饱含了千山万水……




在女树下乘凉

 

就这样覆盖我吧。
就这样,不看见有飞的,
也不问谁跑得更快。

我听到水晶刀划过天空。

平原其实也可以空出来,
换成风景画上的阴影。

抬头就是透心凉的汁液。

就这样,秋天沿双颊流下,
这世界真和我一样咸。

 


 
女家具城一日游

 

这些影舞者的人生,一转弯
就惊诧于梳妆。光束从台上
为镜面准备了宇宙锋。
但芒刺不懂灭灯术,
只好挤出满眼的眯缝让鬼去替死……

疲惫的背包客玉体横陈,如
托盘里的蒸鱼,经过了
千山万水才来到睡眠。
谁是镜中的女骨头王?
从远山递来的,不止是假毛毯……

所以,影子飞不起来又能怪谁,
骑上扫帚也撇不清自己。
那张总爱抱住阴影的沙发
更爱抱恨终身。不管躲在床底
的女巫,满脸苹果的愁苦……

那么,当一朵女云躺在软趴趴的地图上
把她许配给衣柜就不是玩笑。
那么,拉开抽屉就是另一个悬崖,
也可以说是又一次高潮:
所有灯亮起,你就看到毛孔张开的未来!

 
 

女轮之歌

 

她的车翻出无限内脏:
金属痛,咬住前程万里,
她的焦黑冷到肺
而从脸开始胡旋舞,
飞也似地,炎症渗出艺术。
尖利要点亮什么萤火?
窜远了,世界被撞弯,
用节日披挂更多的野兽。

请原谅,内胎忘在嘴里,
思想塞爆时,好胃口,
连月食也滚远到天空的饿
她的美,凌迟辉煌
还没掉落就欢笑不止。
那么,车辙在记忆里划上
一个完美括号,耳光般
摇头,用嘶叫割成刀痕

也能无比圆润。碾过的平整
千层云,裹起满身湿疹
要她扑飞,要她转眼一闪,
不管落叶宛转到几时,
抓住风,要她奔如流星


 
下坠的女时钟

 

你坚持要把春秋抛入一个漩涡。
树叶哗啦啦奔跑,
在落地前的一瞬间闭上眼睛。

而在季节中央,只有天使
才能捏出记忆的沙漏。
一声呕吐悬在半空,
一次撇嘴,和一生的绕行

但时钟漏掉了时间。
它着地的时刻,
时光炸开了天堂。


 
女银行物语

 

纸币嗲兮兮,皱起腰说
把我卷成晚霞吧。
故事被翻红浪,股市
露出脚底,踢出白花花。

白花花里有白茫茫,
云端会掉下万人迷吗?
女元宝笑答:那就用
口袋的叮当声给我当密码吧。

密码把子宫锁住,储蓄
长成老胎儿。没有一张卡
可以打开女提款机。
她撇嘴:让我洗完钱睡吧。

睡在小数点边上,女经济
出落成新娘,在红包底下
藏好初夜。她发愁:
把我叠成捅不破的纸吧。


 
中国女声音

 

在所有的胖子里,你
是最好听的。你是我们
日夜膨胀的失踪天籁。

火车在一场哈欠里轰隆,
用雷声震荡床上的黑。
鼓起的不是勇气,是鱼腮,
你从奇怪里浮上来,嘴型
像天使,嘟成星期天。

你总是忙于吹高音气球,
一直飘到泥足仙境。
从蘑菇云端放眼望,
泼掉的眼珠鲜如灵芝。

你正是那个悬浮女王。
把整个身躯倒过来,
你就听见被淹没的太空
轰鸣,陷入肉体,
软成翻卷大地的舌头。


 
我们走在女路上

 

远远跑来一条路,她用阳光
扑倒了我。但我的老年
根本看不上她积雨的锁骨。

被强吻时,我呕出了路的汁液。
春天,路拧干后更加没趣。
一踩秀发,我就跌入蜘蛛地图。
 
路抱紧我,仿佛我是她的恨;
路抽打我的步伐,像玩泼浪鼓。

她招展的舌为我指方向:
“过了晴天,不再会有江湖。”

我看不见正前方,因为路扭扭
捏捏,好象光明会有剧毒。
 
但远远地,另一条路在招手:
她的笑容也在另一边,看上去像哭。


 
一阵女风吹来

 

一阵女风吹来,却没有带来女雨。
我有点紧张,起了鸡皮女疙瘩。

一阵女风吹来,传来远处的女音乐。
我好悲伤,流下女眼泪不说,
还写了一首女诗。

一阵女风吹来,我根本睡不着女午觉。
不管谁丢下女脏话。

一阵女风吹来,女电话铃响起。
也听不清女英文。女街上
女灯点亮了我的女欢喜。

一阵女风吹来。女烟一缕飘忽在
飞驰的女火车上,像女刀割破男时间。

 

主    办:北京文艺网国际华文诗歌奖组委会
编辑出版:《诗托邦》编辑部
出版日期:2014年1月24日
网刊主页:http://shige.artsbj.com/stb_001/

编委会主任:杨佴旻 杨炼
编   委:Adonis  W N Herbert  Bas Kwatman
         Ilma Rakusa  Arthur Sze  姜涛  
         秦晓宇  唐晓渡 西川  杨佴旻  杨炼
         杨小滨  于坚  臧棣  翟永明(按音序)
主   编:杨炼
副 主编:秦晓宇

栏目及主持人:
首发:秦晓宇 陈家坪 温经天
高地:草树 廖慧 孙慧峰 阿翔 雅克
新锐:七夜 湖北青蛙 西衙口 钥匙链

长诗:蝼冢 上官南华 阎逸
女书:周瓒 钟硕 李成恩 窦凤晓 小布头
实验:杨小滨 廖慧 楚雨

互译:杨炼 殷晓媛
评论:草树 王东东 格式 牛耕
诗话:蟋蟀 钢克

校场:冲动的钻石 炎子 没压制住
动态:苏琦

责任编辑:苏琦
投稿论坛:
http://bbs.artsbj.com/forum-376-1.html


评刊

关于北京文艺网 | 著作权声明 | 招聘信息 | 合作招商 | 广告服务 | 客服中心 | 协作单位 | 联系方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