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刊主页 上一篇 回目录

如是我观

毛培斌

  5、当你说出“此”时,“彼”就开始隐伏、构成。你看不见“彼”,意识上也忽略,但它在“此”的周围,填实了“此”以外的虚空部分。他是虚空,却是你的背景。

  10、我死后会感到你对我的谣诼。能使你的无聊有趣,我很欣慰。

  12、世界是一把锁,它敞开和禁锢。我们都是锁内部的旅行者,一些须臾过隙的照面者。有人认为自己通契各处关窍,俨然一把金钥。其实,我们只是这把锁的构件,更可能是关窍处可有可无的衍生物,对,就是那生锈的部分。

  33、所有被赋予生命特征的事物都是急迫的。

  34、无处流淌的河,就是海洋。

  35、适当的枯燥有助于我们理解世界。

  36、领悟是人生经历中的一种刻度,高与低都会带来某种透彻。

  58、最初的信仰就是诗,它猜测造物的全能,包括此刻正在进行中的诗性猜测。

  59、自我成长,也是自我丢失、剥蚀。色素越丰富,纯粹就越稀少,最后只能缅怀,而且泥沙俱下,告别你体验认知的世界。

  60、不要追求外在的宏大,宏大其实不是它自己,它没有自己,也成不了被追求的“自己”。只是一堆聚合,仔细看上去,它们互不相识,只是构成一种体积。

  61、艺术是你对世界可能性的一种美学设计,它比你此刻置身的似乎更理想,以一种幻相确实地嵌入现实。其实不然,我们这个实存世界,宏大地看,是目前完美事物中的典范。

  62、想象力其实也是世界本身的一种性质,它与事物之间的关系是同构的,它可以朝着远方的目的自省。

  63、纯粹的个人性不可能,也没意义。因为最为内在隐晦的呢喃都可理解。

  67、理想者往往拥有对世界进行抽象、缩略的能力,有意无意忽略切近的琐屑。是何原因导致这种奇怪的心灵放弃?理想者的局限就是理想本身。

  86、事物之间的被创世赋予的关系,如果你洞悉了,你就是一个合格的诗人。仅在某些层面和生活附近用陈辞打转,你只是在抽一个偏离核心的陀螺。你如此获得的诗人身份,那种放大的伟大是可疑的,因此顾盼自雄更是可笑的。

  87、他的创作的每一个构成,都可视为他内在的病灶、生理癖性被文明规训后的语言固化与外显。诗就是他隐秘的精神投射。也可以这样看:世界的隐秘特质通过他可理解地说出。

  89、世界将自己安置在一首诗里,这是世界暗示我们的一个途径,让诗人成为它的发言人。但这种发言多于理性控制,多出偏离的部分往往奇异、闪光。

  90、每个人都有一个潜在、幽暗的悦者、契合者。在一些孤高者那里,只能是他自己。因为那个悦者此生无法相遇。以寂寞承担宿命,以隐忍等候虚空。一种全能在巨细无遗地记录一切。就是尼采的那种不能释怀的疯狂性伟大,也有可检讨、商榷之处。但尼采就是一个少有的自我契合的孤高者。

  91、诗人注视世界,不管眺望还是静观,总有一种巨大的困惑性趣味,猜测纷纷,如玄鸟起落。

  93、一种真正的语言谛造,以诚实、深入的方式出现,是最可靠的。

  99、理智骨架,试图确立某种轮廓,但距离真正的奇迹太远。因为它删除太多,那些丰富被局限、单调了,被括起来了。

  106、人是神的寂寞而产生的趣味。神是人的弱小而产生的严肃。

  108、虽然文学基于生活,但重要在于为生活的幽暗、茫然照明,是对生活不满的美学。要从死寂中悟出造物赋予生活的意义,与终极达成一种沟通。实现了这一点,你惟一的此生才是坦然的。

  112、你所有的海量的生存隐秘都是前世的赝品。就是你对这赝品的不甘和狂妄也是过往的曾经生命的映像,连你时常泛起的宿命感叹,也是无量数生命气泡的重复与明灭。

  113、当美感与你的绝望相遇时,世界的一切就与你无关。此时,美感其实已不存于你身心,已被你驱离。它成为你剥蚀自我的刺目诱因。美往往成为人生中的移民。

  114、神是你面对世界时无能的遁辞和支撑,这样由于无能而产生的困惑就有一个收留、推托之处。一条败伤的狗往往呆卧某一角落舐伤,它的无助由于有一躺卧疗伤之地而有 承受的勇气。而我们退缩红尘避于一个有神眷顾的角落,似乎有佑护的资本和依靠,其实我们无法向自己交待。在我们可以度过的时光内,神就是一个无启的遁辞。

  119、情感是生命的最大与最高本质,它是肉身与天地契合的通道,心智则是情感中的坚果,为迷狂稳定方向。我戚戚于杜拉斯(编者注:一说非杜拉斯)说的“爱之于我,不是肌肤之亲,不是一蔬一饭,它是一种不死的欲望,是疲惫生活中的英雄梦想。”

  120、想像构想世界,想像力构建世界。我们的想像是对置身的现有世界、上帝想像杰作的解构和改写,持续地拆解也是逐步地复原上帝目的的过程。

  153、宇宙是生成,“我们”只是一种见解。

  154、一个生命的生、死过程已经潜藏了世界的秘密,因为它们是同构的。如果我们找到了其间的比例,就可以理解宇宙的尺度、体量,当然也就一定程度上理解了世界的真相。我们每个个体就是真相的拷贝,也许我们此刻说的就是真相,只是谁也无法告诉我这是真理。我们于是只能在猜测中狐疑地等待与期待:似乎某个高明的的被终极垂亲的人可以传谕。哎,可怜的我们,不绝如缕的猜测者。

  160、世界的最高状态不是大,而是全。一些体格、体积巨大的单体事物,往往以其物质性的时空占位引起“我们”多感,但它们并不因此就高于“我们”,它们只是一种物性的呈现。“我们”则是世界物性的最高契合,无限复杂与丰富是一种更高的美。当“我们”以所有物性的最高体现而在世时,“我们”既是多余的也是萃取的,虽是微小的,却是无限的。全部“物性”升腾为一种意绪,一种幸福的意识。它是对世界也是对自我聚合的悟、觉、明。

主    办:北京文艺网国际华文诗歌奖组委会
编辑出版:《诗托邦》编辑部
出版日期:2014年1月24日
网刊主页:http://shige.artsbj.com/stb_001/

编委会主任:杨佴旻 杨炼
编   委:Adonis  W N Herbert  Bas Kwatman
         Ilma Rakusa  Arthur Sze  姜涛  
         秦晓宇  唐晓渡 西川  杨佴旻  杨炼
         杨小滨  于坚  臧棣  翟永明(按音序)
主   编:杨炼
副 主编:秦晓宇

栏目及主持人:
首发:秦晓宇 陈家坪 温经天
高地:草树 廖慧 孙慧峰 阿翔 雅克
新锐:七夜 湖北青蛙 西衙口 钥匙链

长诗:蝼冢 上官南华 阎逸
女书:周瓒 钟硕 李成恩 窦凤晓 小布头
实验:杨小滨 廖慧 楚雨

互译:杨炼 殷晓媛
评论:草树 王东东 格式 牛耕
诗话:蟋蟀 钢克

校场:冲动的钻石 炎子 没压制住
动态:苏琦

责任编辑:苏琦
投稿论坛:
http://bbs.artsbj.com/forum-376-1.html


评刊

关于北京文艺网 | 著作权声明 | 招聘信息 | 合作招商 | 广告服务 | 客服中心 | 协作单位 | 联系方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