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文艺网首页-资讯-文学-美术-音乐-影视-摄影-戏剧-舞蹈-理论-访谈-文艺家-OV电视-文艺百科-北京文艺圈-北京文艺论坛

范迁:笑(3)

2013-6-13 19:45:59 来源:今天 我要评论 我要投稿
 
  我还没反应过来。他已经以极快的动作在我衣领下抽出一张纸牌。
 
  啊,还有一张藏在这儿,你这个不乖的小捣蛋。出来玩就不想回家了?
 
  我还来不及躲闪,他从我上衣口袋里又抽出一张牌来。
 
  哈哈。哈哈哈。四周围观的红脖子看热闹。
 
  但是我看不出有什么好笑的。
 
  要把一个中国人逗笑不容易,我们像别的人类一样,会哭会怒会痛苦会无奈会沮丧会逢迎会嘲讽会不屑,但是我们不大会笑。就是笑的话也是冷笑,假笑,苦笑,皮笑肉不笑。真叫我们从心底里发出大笑是难上加难,这也许跟我们的沉重的历史积累和艰辛的个人经历有关,反正我们一过了孩提的年纪就开始逐渐丧失了笑的功能。我们遇到一件事首先考虑到厉害关系,估算对我们自身的影响,以及连带产生的利弊。我们从小被教导要学会察言观色,不轻易流露自己的喜怒哀乐。我们看到太张扬的个性在社会中往往遭受灭顶之灾,一个人往往在前一分钟大笑后一分钟就可能大哭。我们不得已地学会了掩饰和伪装,时日一久,这种伪装就溶化在我们的体质之内。我们一点点地丧失了与外在事物的互动,我们的横膈膜变得沉重无比,发不出来那种来自腹腔的大笑。我们的喉头变得干涩,吐不出嘹亮的声音。而我们的表情肌则逐渐退化,再也没有了明亮的笑容。
 
  所以对小丑卖力的表演我只是牵动了下嘴角。
 
  对一个小丑来说,引人发笑是他的职责所在,而观众不卖他的账是最大的侮辱,比当众被抽耳光还厉害。因此他使出浑身解数,蹦上跳下,戏法变了一套又一套。可是我还是不笑,最后他没撤了,摘下头上那顶红色的假发套,搔了搔冒汗的秃头,用差点哭出来的语气道:你们中国人真的不会笑?
 
  我只是耸耸肩,表示无能为力。
 
  小丑微微摇头,又捏着下巴作沉思状,旁边的红脖子们起哄:让一头牛发笑还容易些。中国人天生就不会笑。我可以打赌一瓶黑牌威士忌,如果你能使他开怀大笑一次。
 
  小丑疲惫地说:也许我没这个本领。如果一个人没有笑的功能,那是上帝的错误,我们凡人是没有办法的。酒你们自己喝吧。
 
  说完他扔下我和红脖子们,钻进一座彩色条纹的帐篷里去了。
 
  是该走的时候了,玩也玩了,筋骨也松了,跟小丑也过过招了。该去找我的老婆大人了。
 
  路过帐篷时看见小丑换下了小丑装,闷闷不乐地在抽烟。脸上的化妆还没除去。
 
  云霄飞车的入口处人群疏落,灯火阑珊。我找了一圈,没见我老婆。再抬头望去,在紫色的天幕上,云霄飞车像一架巨大的远古恐龙骨架。在它的轨道上,一排排空的座舱徐徐地无声地滑行。其中可以看到一个小小的人影,孤零零地在天尽头,像一颗流浪的小行星。
 
  我这老婆也真是的,玩字上心就不知轻重好歹,人都走完了,你还在上面乘凉啊。
 
  乘云霄飞车的门口已经没什么人了,我刚要往里边闯,被收票的红脖子拦住:票! 我说我不是来坐飞车的,我只是要进去找我的老婆。那家伙说不管你进去干什么,走进这道门就要票。
 
  我摸遍浑身上下的口袋,只找出几个铜板,钱包在我老婆身上。正在烦恼之际,背后又传来那股牛哄哄的气味,不用说,还是那个小丑,伸出一只大手递给收票的家伙两张钞票。还没等我反应过来,人已在场内了。
 
  我面对卸了妆的小丑:我只是进来找我老婆的。
 
  小丑眨眨眼说:没事。你老婆还在天上享受云霄飞车呢。
 
  我说时间已经不早了,我们今晚的住宿还没落实,出了门就要去找汽车旅馆呢。

热点文章

最新更新

网友评论

关于北京文艺网|著作权声明|招聘信息|合作招商|广告服务|客服中心|协作单位|联系方式
北京文艺网版权所有 Email:artsbj@artsbj.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