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文艺网首页-资讯-文学-美术-音乐-影视-摄影-戏剧-舞蹈-评论-访谈-文艺家-OV电视-演出-文艺百科-北京文艺圈-北京文艺论坛

红楼一梦

2010年10月14日 来源:《清明》 我要评论 分享家:Addthis中文版

作者:但及

  一

  站在窗口,她心里有些紊乱。此时天已经暗下来了。

  窗下是小路,小路的旁边是小河。她听到麻雀的叫声,有几只麻雀就在小河边飞来飞去。河的对岸就是那个扎眼的小区,它有一个很动听的名字:红楼,那里都是漂亮的别墅。巨大的广告牌耸立在河对岸,“红楼,新时代的新选择。”广告上是这样写的。

  大民出去有一段时间了,她不知道他去了哪里。

  小路上有三轮车和自行车骑过,吱吱嘎嘎的声音不时传入耳朵,其中还伴随着咳嗽声。房间里很暗,她隐约能看到木床的轮廓,那是一张笨重的床,是房东租给他们的。蚊子在她的脚边飞来飞去,这里的蚊子个个粗壮,像一架架飞机似的。她刚住进来时,有些适应不了,蚊子尽往她白嫩的肉上叮,仿佛它们也知道她是新来的。此刻,她从窗口走开,取出抽屉里的蚊香。火柴的光照亮了屋子,室内弥漫开蚊香刺鼻的香味。屋子里乱七八糟地堆满着东西,大民那台切割机就扔在墙角边。

  她把蚊香移到饭桌下时,门吱地响了一下,她看到大民从外面闪了进来。

  大民光着上身,进来后他拉亮了电灯。她看到他胸口和额头上渗出来的汗,那些汗一道道地往下淌,他好像刚从水里爬上来似的。我侦察过了,发现一条船。说话时他有些兴奋,情绪也昂扬。她低着头,收拾着桌上的东西。他见她没有反应,就走了过来,抓住她的手,他的目光很坚定。

  是一条挖泥船,他们在挖河里的淤泥。他说时汗水还在往下掉。 

  我不想去。她挣脱大民的手说。

  他瞪了瞪眼有些迷惑。不是说好的吗?现在是个机会,这条船可以把我们装过去。他说的时候用毛巾擦着身上的汗。

  一只很大的飞蛾从窗口飞进来,嗡嗡地在眼前舞来舞去。隔壁有人在大声地说话,夹杂着小孩的哭声和炒菜的哗哗声。她的手里拿着一块抹布,她东抹抹,西抹抹,一副犹豫不决的样子。

  这个计划是大民前天提出来的,他刚说出来那会儿她也跟着激动,她觉得自己的心快要蹦出来了。这个计划太大胆了,让她感到新奇和刺激。

  没事的,他们还要半个月才能住进去,老板娘说话的时候我亲耳听见的。前天他贴着她的耳朵这样说。接着他就给她描述这幢别墅是如何的高级,如何的气派,他说到了里面的大理石地面,说到了华丽的灯,还说到了那个高级得不能再高级的马桶……这样说的时候他兴奋异常,连唾沫也飞了出来,一片片地扬到了空中。听着听着,她越来越动心了,眼睛就情不自禁朝对面的红楼张望。红楼,红楼,你到底是什么样啊?她在心里揣摸着。她和大民就住在红楼的北岸,隔河而居,他们住在一片低矮的小棚屋里。这里都是外地的打工仔,有来自四川的、贵州的、湖南的,还有像他们一样来自福建的。尽管她不知道他说的是哪一幢,但经大民一描述,那豪华的情景仿佛变得伸手可及了。她从电视里看到过那些豪宅,现在她想像着,她想应该是她想像的那个样。

  事实上,昨天他们就开始行动了,但他们出师不利,行动以失败而告终。或许正是这次的失败,才让她害怕起来。那时天还没有黑,她就跟着大民走。走之前,她精心打扮了一番,在镜子面前梳了好几次头,还从邻居宝珍那里借来了摩丝,她小心地把摩丝挤到手心里,然后一点点地抹上头。她的头发有些黄,宝珍问她是不是染过,她说是天生的。其实她清楚,这是营养不良的缘故,她家里三个姐妹都有点黄,嫁给大民后头发竟越发黄了。抹完摩丝,她闻了闻手心里残留的香味,然后又对着镜子笑了笑,她觉得自己好看多了。

  那时,大民走前面,她走后面。走之前,她有些担心,但他说不用怕,你尽管放大胆子走。他们走啊走,绕了一大圈,才走到红楼的门口。他们看到那庄严的门楼,门楼上写着大大的“红楼”两字,门楼下面有几个保安在巡逻。一看到这阵势,她的脚就发软了。软得像烂柿子。大民走在前面,停下来等她。就在这时,有个保安朝他们走来,保安头上戴着一顶硬壳帽,脚下发出有力的脚步声。她心慌了,一阵惊恐后,开始转身,然后扭头朝外走。大民急了,在后面叫她,她只当没听见,脚步变得更快了……回到住处,大民有些气愤,把装修证往桌上一扔。怕什么,我有这个小区的装修证,他们怎么会不让我进去呢?他说话的时候理直气壮。她看了一眼装修证,就把头转开了,她觉得自己的心还在跳,她认为自己做不到。

热点文章

最新更新

推荐阅读

网友评论

关于北京文艺网|著作权声明|招聘信息|合作招商|广告服务|客服中心|协作单位|联系方式
地址∶北京市海淀区紫竹院正福寺路口智业园B座11层 邮编:100097 电话∶010-63438316 010-63430093 传真∶010-63430093
北京文艺网版权所有 Email:artsbj@artsbj.com 京ICP备060481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