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文艺网首页-资讯-文学-美术-音乐-影视-摄影-戏剧-舞蹈-评论-访谈-文艺家-OV电视-演出-文艺百科-北京文艺圈-北京文艺论坛

流水情

2011年06月17日 来源:北京文艺网 我要评论 分享家:Addthis中文版

作者:三玲

  他从她身体抽出来的时候,她便知道他们的朋友关系宣布结束。

    “太爽了!”佘荣余犹未尽。完事之后,他没再碰顾沁任何一寸肌肤。

    他是第一次,她不是第一次。他们本来是很要好的朋友,趁着假期,她约他看电影。一切都很正常,看电影,吃饭,逛小食店。意外从佘荣的一句话开始——不,应该是顾沁的一句话。

    “跟男朋友冷战才想起我——嗳,你倒要可怜可怜我,从小学到现在,还是光棍一条,二十多岁了,连女孩子的腰也没抱过。你说说,那事儿怎么滋味?”佘荣装出淫淫的眼神。

    他们经常这样说笑,大学的时候,班里人都叫他“色荣”,但这样叫,他从没有过女朋友,也不色,最多跟别人吹吹色情片,没什么实际行动。佘荣样子倒不算差,五官都按标准长着,双眼皮,不大不小的眼睛,有点拱起的山眉,有点挺的鼻子——不差,也不算帅,平时也爱打扮一下,偶尔也会电个黄发,穿着流行的圆筒长裤,披着小外套,打开纽扣——阳光男孩的打扮,可看上去圆了点——的确,他胖了点,也矮了点。人也不错,肯帮人,特别是女孩子。在大学时候,女生需要人帮忙的时候,第一个想起就是他:“叫色荣吧——他肯定不会拒绝的。”——可是他就是没有过女朋友。很多时候他问顾沁为什么没有女孩子看上他,顾沁会很认真地告诉他:“因为你太好人了。没有女人会爱一个十足的好人。”是的,佘荣是个好人,所以顾沁在大学的时候就能跟他做朋友。向来顾沁不善交际,读书时候就知道读书,上了大学,除了跟宿舍的人有些交流以外,完全与外界隔绝似的。长着一副长长的尖脸,不笑的时候两边嘴角自然垂下来,像两边都坠着重物的天平,看起来很凶很冷,她也不爱主动跟人打招呼。除了开学的一次联谊以外,她就没有参加过任何活动了。佘荣是个很爱说话的人,偶然一次机会,佘荣跟她谈起来。佘荣很主动——对任何一个人都很主动,她很被动——对所有陌生人都很被动,所以刚认识佘荣的时候,跟他说话,她总有被佘荣拉扯着控制着的感觉,问一句,答一句,她说一句,他讲十句。不过后来熟了,她话也多了,因为她相信起佘荣了。且,她清楚,佘荣绝对是个很好的朋友。对,只是朋友。

    “那我让你试试怎样的滋味。”顾沁边喝边说,不冷不淡地。

    佘荣收起了淫淫的眼神,闪过一丝恐惧,很快地略过,变成一丝兴奋:“姓顾的,别逗我,不然我会控制不住的。”

    “不逗你,进去吧。”顾沁停在一间药店,推了推佘荣。

    “真的?”一面怀疑的佘荣不敢动一下。

    “那你进去不?”顾沁眨眨眼睛,冷冷地问。佘荣不动——他不敢动,他根本没想到事情会发展成这样子。一直以来他们也会这样随便聊,大家说着笑,这些也就只是说着……可是,现在……佘荣心中的那股激情已经被顾沁激起。他真的想试试,只是他没想到竟然是顾沁。佘荣像木头一样站着,上下打量顾沁。这是顾沁吗?这个问题在他脑海不断着重复着。

    顾沁已经将珍珠奶茶喝完了,丢掉了瓶子,狠狠地说了句:“是男的给我滚进去!”

    最后,佘荣像木偶一样被顾沁推了进药房。顾沁靠在栏杆上,打开手提包,拿出一盒香烟,抽出一支,点着了。人们在商场来来往往,他们每个人在想着什么呢?顾沁没想什么,一直抽着烟,偶尔扭过头看看药店里面,找不到佘荣的影子。抽了差不多三根烟,佘荣出来了。

    顾沁他们走了一段路,佘荣的脸还是红着。“我的心还是砰砰地猛跳着,”佘荣一路不停说,“埋单的时候我还不敢把东西拿出来呢。”

    顾沁白了他一眼:“别像小孩一样。这年龄了,还是童子身,羞愧不羞愧?还好意思说要认识女人呢!女人才不稀罕处男呢!”顾沁被他吵烦了。佘荣不敢再说话,边走边慢慢抚摸着自己的胸口,走几步深呼吸一下,以使自己能平静下来。

    顾沁停在一间宾馆前说:“就这里吧,偏僻一点好。”

    所有事情进行得有点恍惚。直到进入房间,打开橘黄色的灯,顾沁仿佛才刚从梦中醒过来,反问佘荣一句:“我们真要吗?”佘荣一副无辜的表情。顾沁无力地笑了笑:“我先洗个澡。”

    完事之后,顾沁坐在床边,吸起了烟。一切像场梦。原来,出轨只是一场梦。佘荣从浴室走出来,擦了擦身子,穿好了衣服。顾沁望着他一件一件衣服望里套,机械一般,轻轻地笑出声,充满鄙夷。

    “你的身体我都看过了,用得着遮掩吗?”顾沁吸了口烟,轻蔑地说,然后扭头看电视了。

    “这……这像是一场梦,是吧?”佘荣没理会顾沁取笑的话,似乎还在沉醉于刚刚的事,沉醉他的世界,“不过这个梦很爽,哼?真是……这感觉太妙了!”他低声地碎碎地一直说,仿佛在自言自语,他的兴奋就一直往外溢——就差没能大声嚎叫,所以这兴奋只能一点一点地溢,溪水流长似地,不能爆发,不太爽快。而且顾沁对他的反应只是轻轻一笑,并没有附和什么,所以佘荣只能一句一句地说,来来去去都是“太爽了”“太不可思议了”。没有顾沁的附和,佘荣像是自己演着独角戏,没瘾,也想不出更能表达自己感受的话。

    “我终于出轨了!我终于出轨了!”顾沁吸光了最后一口烟,狠狠地吐了出来,把烟头重重地仍在地上,扬起头,喊了两句。她知道,出轨的代价是少了一个朋友。眼里略过一层薄薄的泪,但很快,被烟熏干了,佘荣被她突然一吓,想表达兴奋的话被打断了,呆呆地望着顾沁,竟也跟着呵呵傻笑。

    走出了宾馆,佘荣还不停地说着:“哎,真想不到,我的第一次是给了你呀——是你啊,顾沁!而你是我的朋友!仅仅,朋友!顾沁!很多东西就这么意想不到!真像梦一场,不是吗?”

    顾沁没应他,只一直走着路,思绪却不在,到哪儿去呢?她也不知道。不止佘荣,连她自己也觉一场梦,事情竟也这么容易地发生了。恍恍惚惚地,走出宾馆,也不留痕迹的,像没进过宾馆一样。

    顾沁的思绪被佘荣拉回来了。佘荣推了推她几下,再重复了他的话:“问你呢,去吃东西不?”顾沁稍微理一理思绪,摇摇头道,“我还有点事,先走了。”没等佘荣反应过来,随手截了一部的士,上车了。佘荣,我对不起你。顾沁关上车门想了这么一句。佘荣呆呆地看着远去的的士,拍拍自己的脸:“他妈的,这是梦吗?”

    车仔停在了一条小巷,顾沁径直走到她常来的牛杂店,胡乱地往锅里扔了许多吃的,捞起来,往盘子使劲放了许多辣椒。她坐了下来,拿起筷子一大口地往嘴里塞,马上呛得直咳嗽,泪都逼出来了。她忙从冰柜拿出一瓶可乐,喝下一口,张开嘴哈着气,辣气才散了点。渐渐地,辣出来的泪又没了。

热点文章

最新更新

推荐阅读

网友评论

关于北京文艺网|著作权声明|招聘信息|合作招商|广告服务|客服中心|协作单位|联系方式
地址∶北京市海淀区紫竹院正福寺路口智业园B座11层 邮编:100097 电话∶010-63438316 010-63430093 传真∶010-63430093
北京文艺网版权所有 Email:artsbj@artsbj.com 京ICP备060481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