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文艺网首页-资讯-文学-美术-音乐-影视-摄影-戏剧-舞蹈-评论-访谈-文艺家-OV电视-演出-文艺百科-北京文艺圈-北京文艺论坛

发廊

2010年08月25日 来源:左岸文化 我要评论 分享家:Addthis中文版

作者:吴玄

  

  妹妹来了,我有点不安。几天前,我母亲打电话来说,方圆要来你那儿开发廊。不等我回答,她就高兴说,来你那儿好,有你照顾,在别地,我也不放心。母亲确实是不放心,因为开发廊,警察经常要抓。来我这儿,她就放心了,她一点也不觉着开发廊有什么不妥。然而,我感到不安。

  我的不安是由发廊这个词引起的。大家都知道,发廊这个词不干净,在二十世纪的九十年代,可能从八十年代就开始了,发廊几乎是色情的代名词,发廊从事的并不是理发,或者说不仅仅是理发,发廊最重要的内容是按摩。其实,按摩也不见得就是色情的,在理论上它只是离色情比较近,按摩也完全可以不是色情的,就像当官,也不一定都是贪污受侑的。当然,这是我的愿望。我想,同时也是许多人的愿望,就我所知,在许多地方,发廊都像卖烟酒糖酱醋油盐的小卖店一样普及。按摩是一种日常生活,中国人需要按摩。许多人的妹妹、妻子、母亲、女儿,从事着按摩业,就像我的妹妹,开发廊。

  我的妹妹方圆从十六岁开始进入发廊,先是受雇于人,然后自己当老板,先后到过深圳、珠海、汕头、广州、厦门、宁波、上海、南京、青岛、北京、大连。这些地方离我都很远,我也就没什么感觉,除了老婆,别人也不知道我有个妹妹,而且她也不知道妹妹是开发廊的。现在她要来我这儿开发廊,我就有点不安了。就是说我并不希望我的妹妹开发廊,至少是别在我这儿开发廊。

  妹妹是带着妹夫李培林一起来的。我看见她的时候,有些陌生,她比以前好看了,好看得我觉着有些陌生。她长着一张娃娃脸,看上去总比实际年龄要小,只是生来鼻子有点塌,整张脸因此显得扁平。十七岁那年,她从广州回来,鼻子突然隆高了,眼睛也从单眼皮变成了双眼皮,弄得连我母亲也差点不认识。那是妹妹第一次给我带来的陌生感。应该说整容非常成功,好像她的鼻子本来就这么高、这么挺,我早已想不起她原来塌鼻是什么样子。这回,她的五官并没有什么变化,那陌生感完全是一种感觉,一种难以名状被称作气质的东西,她确实越来越漂亮,脱尽了乡气,成长为都市里的时髦女郎了。大约这也是一种规律,妹妹开发廊,总是越漂亮越能招揽生意,你想不漂亮恐怕也不行,有人已经开始预言了,未来的社会将是漂亮者生存的社会。那么我的妹妹也算领到了未来社会的生存证。这也证明了达尔文他老人家“物竞天泽、适者生存”的进化论,是有道理的。妹夫李培林似乎没什么变化,还是一副民工进城的模样,他的脸上依旧写着城市与乡村之间的巨大差别。我想,也不是他拒绝进化,而是他不需要进化。开发廊,男人其实没多少用处。这样,我的妹妹和李培林走在一起,就不那么般配,刻薄一点说,就是鲜花插在牛粪上。这样说可能过份了,我的妹妹也没有这种想法,其实,李培林长得相当不错的,块头也不小,身高一米七五,体重估计在75公斤以上。

  妹妹说,嫂子呢?

  我说,上班。

  妹妹说,我还没见过嫂子。

  我说,等下就见到了。

  我不想让老婆知道我的妹妹是开发廊的。我看了看妹妹,又看了看李培林,说,等下嫂子来了,你们不要告诉她是来开发廊的。

  妹妹说,为什么?

  我说,不为什么,她对发廊印象不好,有意见。

  妹妹就很奇怪地看着我,她显然不懂我的意思。我又说,你们来这儿开发廊,有生意吗?

  妹妹兴奋说,有。我们村的晓秋在这儿开了一间,表妹米燕也来这儿开了一间,她们都说生意很好,就是她们叫我来的。

  我说,那我能为你们做点什么?

  妹妹说,不用,明天我们去租房子,他留下来装修,我回去找工人。

热点文章

最新更新

推荐阅读

网友评论

关于北京文艺网|著作权声明|招聘信息|合作招商|广告服务|客服中心|协作单位|联系方式
地址∶北京市海淀区紫竹院正福寺路口智业园B座11层 邮编:100097 电话∶010-63438316 010-63430093 传真∶010-63430093
北京文艺网版权所有 Email:artsbj@artsbj.com 京ICP备060481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