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上映|影评|访谈|台词迷|美图|预告片|幕后故事|微电影|七嘴八舌说影视

《解救吾先生》故事原型主犯的最后时刻

2015/10/10 10:08:38 来源:北京文艺网  
王立华接到北京第二中级人民法院的通知,在北京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进行“犯人临死刑前的家属会见”

主犯王立华
王立华

  2004年2月3日,星期二凌晨,北京兆华饭店对面的豹豪酒吧。在向影星吴若甫掏出“警官证”前,绑匪王立华已经制造了至少4起绑架案了。


  动手前,王立华检查了一下藏在胸前和背后的两把五四式手枪。又对了一下手表的时间。他还在自己内裤夹层里塞了一把手铐钥匙,后来他说这是自己随时准备逃跑用的,早知道警察用了高科技的金属探测器,就做把木头钥匙了。以防万一,他还额外在身上揣了一个手雷。他明白,当准备大干一场时,充分的准备是多么重要。不过,他平常不太爱看电视,没有认出要绑的这个人,还以为只是个开宝马的有钱人,和他们之前绑架的开丰田霸道和开奔驰跑车的那两个人一样。不同的是,这回,他大祸临头也家喻户晓了。


  2005年9月13日,星期二上午。王立华的最后时刻。他醒得很早,穿上崭新的花T恤和一件黄色号服,用完简单的早餐。在他心目中,他还有一线生机。他的母亲和姐姐在二审期间向北京市最高法院提出书面申请,请求法院为他做司法精神病鉴定,称他有精神疾病家族史。其姑姑因患有精神障碍经劳动局鉴定为残疾人,多年来一直享受残疾人待遇,靠领取国家补贴生活,其姑姑之子也由于遗传因素被北京安定医院鉴定患有精神病。如果被认定,他有可能免于一死。


  9点多钟,王立华接到北京第二中级人民法院的通知,在北京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进行“犯人临死刑前的家属会见”,这意味着他的死刑已经由最高人民法院核准完毕。这个27岁的职业绑匪真的山穷水尽了。


  翻供


  王立华在二审时翻供了,他想活命。“他说,‘这件事影响那么大,我开始以为自己死定了,所以什么都认,还胡说八道要劫国库’。”当时旁听庭审的记者说,王立华坐在被告席上看起来很轻松,时不时还情不自禁地笑笑,朝坐在旁听席上的姐姐看两眼。同一审时不同的是,他几次举手表达自己的观点,极力让法庭相信,他并没有指使杀人。


  王立华身上的一条人命是在绑架吴若甫之前。二审检察官靳国忠说,2003年9月,王立华叫来了在服刑时认识的王庆晓和董立民以及其他几个“朋友”,在平谷的一个理发店里绑架了人质王平(化名),并且打电话向其父亲索要500万元。在电话中,王立华特别强调让王平的父亲不要报警。9月7日凌晨1点,王立华与王平的父亲约好在京开高速公路大红门收费站南交纳赎金。王立华拿到了分别装在两个袋子里的300万元,因为怀疑路上有警察拦车,他觉得王平的父亲报了警,就给董立民发短信“办了”。被害人王平于是被王庆晓用铁链勒死后埋进了他们事先挖好的坑里。翻供的焦点在这条短信上。王立华的辩护律师韩冰认为,“办了”的意思并非只有解释为“把人杀了”。王立华在二审中也坚持称,他逃到一小区躲了一夜,第二天回到看押人质的院子,发现人都走光了,院子里的坑也填平了,才意识到人质可能被杀了。王立华坚持要检察机关查证短信息的内容,但被告知,因为时间关系,已经失去调取这条短信息的条件。


  还有十来天就是王立华27岁的生日。他生平第一次拿到判决书是1995年11月28日,17岁。那年还是一所工读学校学生的王立华带着15岁的小金揣着菜刀和假手榴弹,闯入居住在北京丰台区的一个浙江商人住处,抢劫了手机等价值2万多元的东西。这在当时不是个小数目,他被判了9年,而此前两个月,他刚刚因为违犯枪支弹药规定非法持有自制土枪被拘留15天。小金是他在拘留所里结交的朋友。韩冰说,王曾经说过他第一次面对审判时的心情,“我翻过来(判决书)一看,真是判9年,我当时疯了,把判决书撕了,坐地上哇哇哭。当时一想9年,就跟现在一想50年似的,无期似的,我才17岁”。


  确切地说,17岁以后,王立华就再也没哭过。他站在被告席上的神情很老练了。甚至领取死刑判决书时,他都始终面带笑容。在预审期间,王立华完全承认自己发回的短信内容是“杀”,对此他解释,当时以为自己死定了,什么都认,警察问他短信发的什么,他说“杀、杀、杀”,说着,竟笑起来。


  一种看法王立华实在是个十恶不赦的危险人物。王立华的姐姐王立萍则说,他弟弟是死要面子,“小时候在学校,老师都说不许别的孩子理他,可是他从家里偷钱拿钱,一有钱,天天围着他的孩子多了,他天天给他们买玩意儿,买贴画什么的。他以为那就是‘老大’,那才有面子。”“他当时以为自己难逃一死,索性装得满不在乎。”


  和王立华打过交道的北京市公安局刑事侦查总队调研员包振远说,王行事有相当的计划性,但他也不认为王立华身上有那股亡命之徒的胆气。他说他提审王立华的时候,王冲他的第一句话是:“聊什么聊?当时我要是手榴弹一响,咱们全完。”包振远说:“我就对他说,‘你不是那块料!你绑人的事有好几档子了,拿了人家300万还撕票,这次你又绑了吴若甫,你活的了活不了,你比我清楚。既然死定了,你又有手榴弹,还不和抓你的警察玩命啊?你还是怕死’。他一下子没话了。”


  “华子”和他的手下


  王立萍说,念小学的时候,王立华发育得晚,比一般的同龄人都显得瘦小。“由于王立华在我们家那一带‘混’出名了,所以,警察老来找他。在我的印象里,王立华天天被警察找,王立华不说出几个案子,就不能回家。最多的一天,王立华去了5次派出所。”“我记得,当时王立华活得特别痛苦,如果他和警察说出一起混的人做的事情,肯定会被同道的人打。但是不说,警察又总是找他。”


  包振远说王立华自己承认“天生就是个坏种”,而王立萍认为,进了黑道,就很难再出来了。“有段时间,我们家里就决定让王立华躲到外地的阿姨家,为了躲避坏朋友也是为了躲警察。但王立华走了以后,麻烦事反而更多了,只要当地出了什么‘事情’,大家都往王立华身上推,这让王立华感觉离开了不行,留下也不行。”


  对王立华而言,7年牢狱生涯的“收获”之一是结识了很多弟兄。包括一起参加绑架吴若甫和其他绑架案的王庆晓、董立民、梁军等人,他们都是王立华的狱友。“有了合伙人,他真正有了做‘老大’的感觉。”包振远说王立华在被提审的时候曾交代,他当时有个狱友是一个高高瘦瘦的银行工作人员,王立华有意和他套近乎,问他银行的一些事情。在聊天中,王立华得知银行的金库是由行长和保卫科长共同掌管钥匙,他认为,只要绑架了银行行长和保卫科长,带着他们去金库,不怕拿不到钱。抢劫金库的想法,王酝酿了整整7年,他还暗暗记住了一些银行的位置和银行行长的名字。


  王立萍说,王立华的兄弟都觉得他人不错,因为他特别仗义。“王立华的一个朋友喜欢一个‘小姐’,大家都知道对这种人是不能认真的。过年时,那个‘小姐’回老家了,在老家打电话向那个男的要钱,这个男的周围的所有人都和他说,别给‘小姐’钱,一看就是骗人的。但王立华却说,‘如果她没骗你,你没帮她,你肯定会后悔的。就是让她骗了,你又没少什么,还是帮她吧。’”


  北京市公安局预审支队警察陈亮接受采访时却称,“王立华和他的手下相互之间尔虞我诈”。“董立民是最初被抓的,把责任全都推向了王立华;在得知侦查单位干警要抓王立华的时候,董立民说,‘你们在抓他的时候一定要把他给枪毙了’。”“王立华也没有真正把那几个人当知己,他曾经说,‘我觉得勇夫(指王庆晓)是山里孩子,属于比较狠的那种人。可是我从来没把他当朋友,因为在我的眼里他特别自私,只顾考虑自己,不顾任何人。不出意外的话,我感觉我们在一起作案,可能是见了钱之后,他肯定把我杀了’。”


  检方分析,王立华和他的手下互不信任很重要的一个原因是,第一次绑票后分赃不均。王立华找到了董立民和王庆晓,告诉他的绑架计划时许诺得手后分给他们巨额赎金,但实际上,等300万元赎金到手后,王立华只分给董立民、王庆晓各自十几万元,剩下200多万元据为己有,这些钱除了买了两辆二手桑塔纳轿车,到云南购枪花了60多万元等开销外,其他的钱王立华都用在赌球、吸毒和吃喝玩乐上了。王立华还在北京和河北租了10套房子供他的女友和手下居住,他同时包养着两个女人,还不停地去找小姐,有一次王立华玩完了觉得心情不错,一把甩给小姐小费5000元。包振远说,王立华被捕后一字不落地交代了这些内容,“甚至连他在他的两个女人中最喜欢哪个都说了”。


  寻枪、绑架


  2004年2月4日抓捕王立华时,直到在他身上搜出两把枪,抓捕行动指挥部的警官才确认,“是华子,没错,两支枪”。


  经办王立华案件的警员都认为在对枪械的迷恋上,王和张君有着极为相似之处,“很难说,王立华一直想‘干大事’,张君这些‘榜样’没有起到示范作用”。2003年初王立华离开了家,跟几个手下去河北涞水野三坡,在那里,他从一位老猎人手里花300块钱买了一杆猎枪。包振远说,王立华从出狱后就开始了他的寻枪生涯,四处放出风声说“要搞枪”。2003年1月,王立华的一个小哥们家在东北,想回老家一趟,并吹嘘自己有很多朋友都有枪,问王立华去不去。王立华立即找来朋友的一辆车,和这个名叫“小二”的朋友辗转到辽宁铁岭市、黑龙江拉林市,搞到了3杆猎枪。


  这些枪显然满足不了王立华“干大事”的需要。2003年2月的一个晚上,王立华和一个朋友在北京五棵松附近的一个歌厅找小姐,他的一个手下带来一个叫小海的哥们儿,这个小海是北京人,因在云南作案被判刑,刚刚被放出来。王立华见到小海后,想从他那里进货,但小海担心出事牵连到自己,没有答应他。王立华打算一个人到贵州去“寻枪”。包说,一个枪贩子卖给王立华3把仿“六四”手枪,还有3发子弹。王立华当时试枪打了一发,发现手枪能够用,就把枪揣起来带回了北京。“这次买枪,王立华花掉了9100元,也花去了他大部分的积蓄。”


  王立华陆续买来的枪除了自己使用,都装备了他手下的兄弟们。一名警方人士说,有意思的是,2003年夏天,王立华在丰台一个饭馆吃饭,恰巧碰到以前的一个狱友,酒喝多了,王立华从腰里摸出一把损坏的“六四”手枪,竟顺手把这支枪送给了这个朋友。而在警方审讯王立华时,他无论如何都想不起这个朋友的名字来。“开始他买到的大多是普通猎枪,这些枪太显眼,用起来不如制式手枪或者冲锋枪。王立华想,如果能够搞到一批制式枪支就好了。他知道买枪必须有大量的钱,所以搞到一笔钱是王立华需要考虑的问题。”


  王立华第一个绑架目标想到了一个开丰田霸道的叫王平的人。据说,王立华出狱时,他的几个“朋友”带他到一家很高档的酒店为他接风,这时从楼下走上来几个西装革履的年轻小伙子。王立华的朋友中有一个叫“六哥”的人连忙站起来跟来人打招呼,但领头那个小伙子只是很傲慢地点了一下头。小伙子的做派让王立华很不舒服,他盘算着,“六哥”至少也有六七千万元的家产,还对这小伙子这么客气,这小子肯定有些来头。当“六哥”介绍王立华是自己刚出狱的朋友时,那小伙子不屑一顾地说:“不就是抢了两万块钱吗?算个球啊,要是早找我,我跟公安局长打个招呼就把你捞出来了。”王立华听这人口气这么大就更不爽,问身边人是什么来头,朋友告诉他,他父亲是做大买卖的,有亿万家产。王立华事后接受警方审问时说,之所以把目标琐定王平,原因很简单:一是因为王平家里有钱,二是因为看着王平“别扭”。


  检方的材料显示,拿到手的300万元赎金中有60万预定了180支枪,仅订金就交了30多万元。这次,王立华买了两个手雷,还有几支折叠冲锋枪、手枪等枪支弹药。为了把这批枪支弹药安全运回北京,王立华让他的手下梁军雇了一辆捷达轿车和一辆面包车,带了十几个兄弟到云南接货。一个月后,花光了所有钱的王立华回到北京,没钱了,王立华继续带人出来绑架。他们先是准备绑架王平的弟弟,没有成功,之后又连续绑架他人却发现绑错了人。然后,王立华决定不再像以往一样踩点后再绑架,而是见到谁开豪华轿车绑架谁。2004年2月2日,在朝阳某歌厅门前,王立华团伙选定了一辆奔驰跑车,绑架了驾驶员杜某,当得知杜某是借别人的车自己无钱支付赎金后,王立华放掉杜某,第二天来到三里屯豹豪酒吧门前,将目标锁定了一辆宝马X5吉普车。这车正是吴若甫的。


  (编辑:纪晨辰)

注:本网发表的所有内容,均为原作者的观点。凡本网转载的文章、图片、音频、视频等文件资料,版权归版权所有人所有。

扫描浏览
北京文艺网手机版

扫描关注
北京文艺网官方微信

返回首页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霞光里15号霄云中心B座710 邮编:100028 电话∶010-69386267 传真∶010-69387882
河北省保定市朝阳北大街899号同美酒店A座1219室 邮编:071051 电话:0312-3157850
北京文艺网版权所有 Email:artsbj@artsbj.com 京ICP备12048767号 公司营业执照:91110105802944599P
北京文艺网授权法律顾问单位:北京市京翔律师事务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