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上映|影评|访谈|台词迷|美图|预告片|幕后故事|微电影|七嘴八舌说影视

毫不夸张,《银翼杀手2049》会让维纶纽瓦也封神!

2017/10/26 09:13:45 来源:南方都市报  
人人都说三十五年前的《银翼杀手》是科幻神作,不过,真正看过的后辈也许并不多,这是传说的威力,也是传说逃不过的自嘲。

QQ截图20171026092001.jpg


  人人都说三十五年前的《银翼杀手》是科幻神作,不过,真正看过的后辈也许并不多,这是传说的威力,也是传说逃不过的自嘲。SO,当《银翼杀手2049》终现大银幕,迷影之人四处寻觅的,是锦上的新花或续貂的狗尾;而只想轻装上阵的新观众,则要找到一条路,迅速切入这个不那么漫画无脑的类型大片。最终,将前作摆上神坛的雷德利·斯科特和已是戛纳威尼斯常客的丹尼斯·维纶纽瓦,两代类型作者的联手,并未走脱,《银翼杀手2049》顺滑地驶入前作以及菲利普·K·迪克共同的精神谱系,同时,也极大地拓展了这个反乌托邦世界的神秘边疆,并及时更新了它的晦涩多义的内核。如果你放下看漫威式大片的爆米花习惯,沉浸在《银翼杀手2049》的节奏里,无论新欢还是旧爱,这都是一部友好的类型大作。

QQ截图20171026091353.jpg

  
  在《银翼杀手2049》的影像里沉浸得久了,恍惚间,有种看到年轻时的雷德利·斯科特的感觉。的确,丹尼斯·维纶纽瓦,和斯科特老爷子颇像的一点是,他们均是抱持着严肃世界观的类型片导演,而且,对视觉的掌控力和创新相当强悍。其实,我对维纶纽瓦还有更多的奢望,假以时日,他再多修炼几年,很有可能是新一代的库布里克式的人物呢。《银翼杀手2049》27日就能开刷了!请记得选择画面更光亮的2D版本!

       

  对于许多熟悉《银翼杀手》的观众来说,如今的科幻神作,是一部“疑点重重的电影”,这其中,有“哈里森·福特这个老银翼杀手是否复制人”的经典梗,也有复制人和人类共存的后现代地球如何存续的终极问题。有监制雷德利·斯科特和《银翼杀手》前作编剧汉普顿·范彻在,许多“疑点”在《银翼杀手2049》中有了更合理流畅的解答。

  哈里森·福特和高司令的命运,相当纠缠!


  “银翼杀手”里克·狄卡德,哈里森·福特在前作中扮演的主角,也在《银翼杀手2049》中得到确认,他就是复制人中的一员。而这个影史的经典形象,也在续作当中埋藏得够久,高司令扮演的新一代“银翼杀手”,在电影里追寻了快俩小时,哈里森·福特才不慌不忙地出现在银幕上。


  前作结尾,里克·狄卡德和瑞秋这对亡命鸳鸯进入电梯之后,他们未来的日子到底如何?雷德利·斯科特和汉普顿·范彻也在《银翼杀手2049》中给出了自己的答案。他们的命运和高司令在戏中的命运相当纠缠啊。

QQ截图20171026091400.jpg

  
  至于复制人群体的命运,从《银翼杀手》到《银翼杀手2049》,从未变过。而他们争取和造物主同等地位的追求,在续作当中变得更加明显和强烈。这一次,复制人有了自己庞大的组织,也懂得搞渗透喽。并且,他们也有了一个翻身做主人的“关键武器”,足以成为真正的人!


  复制人如何能脱离人类工业体系,翻身做主人?


  解答前作的许多疑问并非《银翼杀手2049》的唯一追求,有关“造物主和造物的关系”,这部续作走得更远。说白了,复制人如果能生孩子了,那就意味着他们可以脱离人类的工业体系。电影开篇,导演和编剧就已经明确告诉大家,K是个追杀同类的复制人,在这个过程中,他发现了某些可能扭转自己身世的新线索,也因此生发出对自己生命的全新渴望。长达160分钟的电影,在构建更加庞大的世界的同时,导演丹尼斯·维纶纽瓦也在抽丝剥笋地剖开K的内心成长。

QQ截图20171026091413.jpg

  
  最初,K其实接受自己作为复制人的生活,听从人类安排,猎杀同类,在两个世界的夹缝里安于一隅。他也有“女朋友”,一个虚拟的全息女友JO I,他也沉浸在这段虚拟的恋情当中。有场戏,K升级了全息女友的系统,把她从屋子里解放出来,可以跟在他身边去任何地方,在洛杉矶的雨中,K小心翼翼地环抱着虚幻的影像,而这少有的温存时刻,却被上司的来电生生切断。后来,当K逐渐怀疑自己的复制人身份,而是一个真正的人的时候,我们就看到了一场惊人也唯美的人类&复制人&虚拟人的“合体”。猎奇之外,K的自我意识的觉醒,作为观众的俺深深G ET.高司令扮演的K的命运,真是静水流深,令人唏嘘。这个角色带来的情感冲击,不亚于当年哈里森·福特扮演的狄卡德。


  视觉和摄影有更大发挥空间

  几场动作场面颇有新意谈起《银翼杀手》片场旧事,雷德利·斯科特曾说过,因为预算原因,他被迫将所有的戏都安排在夜间,又让2019年的洛杉矶大雨连绵,就“为了不让观众看到我们是在华纳公司的片场布景里拍了这部片子”。而且,里克·狄卡德在戏中也从未走出这片阴郁的洛杉矶街道。


  《银翼杀手2049》就不同了,有了更高预算和更先进的特效技术,一向擅长视觉表达的导演丹尼斯·维纶纽瓦和神级摄影师罗杰·迪金斯有了很大的发挥空间。首先,经典的后现代&“炼狱风”的洛杉矶,再次出现在我们眼中,并且,城市细节和色彩表现力比《银翼杀手》更丰富。此外,维纶纽瓦也创造了同洛杉矶工业地带一样有冲击力的核战后的拉斯维加斯,这个从2009年发生在澳大利亚东部海岸的橘红色沙尘暴获得灵感的怪诞景象,令我们更加意识到这个除了人类了无生物的地球,真的被上帝抛弃。

QQ截图20171026091421.jpg

  
  另外,一向喜爱写实风摄影的摄影大神罗杰·迪金斯,这次也把表现主义的光影设计玩到极致,华莱士公司这个新的反派巢穴,同样美到炸。相比漫威式的爆米花大片,《银翼杀手2049》中,维纶纽瓦对动作场面的设计更加克制,也更有新意。


  K带着JO I开着飞车去调查自己记忆中生活过的孤儿院,在这个法外之地遭遇袭击。没有枪林弹雨,说白了只有几条枪,镜头只是简洁地在K的视角和地面视角间切换,就让这个并不激烈的战斗紧张起来。而最有赛博朋克风格的战斗场面,当属K和里克·狄卡德在拉斯维加斯剧场里的动作戏。全息光影音乐会和二人的肉搏战交相辉映,被故意设计成系统老化不断卡碟的音乐会表演,刚好搭上K和狄卡德两人的你追我赶,攻击和防守。怀旧和后现代混杂其间,令只是拳脚相交的老套打法,有了别样的美感。这场戏,也令人回想起维纶纽瓦入围戛纳电影节的《边境杀手》,他对光影的敏感和想象力的确当世少见。


  彩蛋篇去刷片,你需要知道这9个彩蛋还有更多彩蛋,有待你亲自到电影院里挖掘

  你们都说诺兰最烧观众脑子,其实,雷德利·斯科特想给大家打哑谜,也绝对是个大师级人物。1982年,《银翼杀手》(BladeRunner)问世,雷德利·斯科特在菲利普·K·迪克这个科幻巨人肩上再造的银幕圣殿,从精神上继承了《仿生人会梦见电子羊吗?》(DoAndroids Dreamof Electric Sheep?)的繁复多义,有意或无心,电影中的谜题随处可见。三十五年后,雷德利·斯科特成为《银翼杀手2049》的监制,这部续集也为前作解开了不少谜底。


  看了这些彩蛋,你才会真正明白啥叫“不明觉厉之后的细思恐极”。


  甭猜了,哈里森·福特就是复制人!


  哈里森·福特在《银翼杀手》中扮演的Ric kD eckard到底是不是复制人?这事儿被影迷们讨论了三十多年。

QQ截图20171026091431.jpg

  
  当然,雷德利·斯科特在《银翼杀手》的导演剪辑版里已经做出很强烈的暗示。电影中,R ickD eckard曾经梦见过一匹独角兽,但他从未告诉过别人,而在结尾,他的上司G aff在他的公寓里留下一只折纸独角兽。这恰恰呼应了复制人的一个重要特征,他们的记忆都是被人植入大脑的,既然G aff知道R ickD eckard这么私密的梦,真相自然可知。而雷德利·斯科特也曾亲口承认哈里森·福特扮演的角色就是复制人。


  《银翼杀手2049》中,哈里森·福特扮演的老年D eckard也承认他同复制人反抗者的直接关系。


  最完美的复制人是谁?Nexus-7型的Rick Deckard

  《银翼杀手》系列的世界中,由泰瑞尔创造以及其后的华莱士继承的复制人黑科技,也经历了许多代的更迭。


  《银翼杀手》中,哈里森·福特扮演的银翼杀手追杀的复制人属于N exus-6型,这一型复制人仅有四年寿命,他们为了延长自身寿命不断努力。


  《银翼杀手2049》上映之前,片方连续推出三支短片,为故事背景做出了关键补充。其中,日本知名动画导演渡边信一郎制作的《银翼杀手2022:黑暗浩劫》,开篇即说明,N exus-6型退役之后,泰瑞尔公司推出新一代复制人Nexus-8型,这一型被专门设计成拥有自然寿命,这也成为人类与复制人的矛盾爆发关键点,但,Nexus-8型无法生育,也令他们无法成为真正的人。

QQ截图20171026091436.jpg

  
  有人问了,6和8中间,还有个7,哪儿去了?雷德利·斯科特早就在一次保罗·萨蒙(此君曾经专门为《银翼杀手》写过一整本书)对他的访问里提到一个设想,“Rick Deckard是个更为精巧的复制人,并且接受过精神植入,而他就是Nexus-7型……设计者将赋予完美的N exus-7型以‘良心’,这会让他产生对信仰的渴求,也就是精神需求”。


  高司令作为新一代复制人,跟哈里森·福特相比差啥了?


  灵魂啊。《银翼杀手2049》中,高司令的上司中尉乔什,跟他扮演的K开玩笑,“你缺少灵魂也没差别啊”。这里,高司令的角色叫K,应是对菲利普·K·迪克的致敬。


  在衍生短片《银翼杀手2036:复制人的黎明》中,继承泰瑞尔技术和精神遗产的新一代狂人华莱士,向政府推销全新复制人N exus-9型,采用的极端手段,就是让自己的“产品”自杀。这直接说明,N exus-9型没有自由意志,也就没有人类所谓的“灵魂”。而K同样是这一型复制人,但是,即便如此,最终的他也选择了反抗。


  两代银翼杀手,哈里森和高司令,都有一个好上司

  《银翼杀手2049》中,高司令去拜访老年Gaff,Gaff折了一只羊放在桌子上,这也是他在《银翼杀手》就已经暴露的老习惯,前面提到的独角兽就是他的作品。为啥这次折了只羊,想必致敬《仿生人会梦见电子羊吗?》的可能性最大喽。


  《银翼杀手》中,Gaff放了Deckard一马,让他同Rachael远走高飞。而在《银翼杀手2049》中,中尉乔什在发现K出现异动的情况下,故意让他离开,甚至在华莱士派来的冷酷女杀手LU V威逼之下,宁死也未说出K的下落。这两位人类好上司,虽然出发点不同,却异曲同工。


  你眼中的天堂,雷德利·斯科特眼中的地狱

  《银翼杀手2049》的开篇,有一个眼睛的大特写,瞳孔中倒映着高空俯瞰大地的景象。这也是对《银翼杀手》经典开场的致敬,2019年的洛杉矶工业地带,高楼林立,火焰从高塔中不停冒出,这个场景也被人戏称为“雷德利的地狱”。同这个后乌托邦的地狱相映的,是一只巨大的有着蓝色虹膜的眼球。


  雷德利·斯科特坦言,他在30多年前设计这颗眼球的灵感,“直接根植于某种奥威尔式的思想,这意味着电影中的世界处在一个被某些人操控的时代”。雷德利·斯科特也戏称这颗眼球是“老大哥之眼”,至于谁是老大哥?创造复制人的埃尔顿·泰瑞尔就是其中之一。由此来看,他的后辈,华莱士也是这样的人物。


  你是不是复制人?设备一代比一代先进复制人和真正的人类有何不同?看眼睛!


  《银翼杀手》中出现过一个非常经典的黑科技设备(没错,就是开篇复制人里昂射伤银翼杀手的段落),编剧汉普顿·芬奇将其命名为Voight-Kampff装置,简称“VK装置”。这个装置的灵感来自菲利普·K·迪克的原著,他的原理是———人类最原始的自动反应之一,就是对道德震撼的刺激产生所谓“羞愧”或“脸红”的反应。这是没法主观控制的……这个(仪器)能记录眼肌的张缩。在脸红现象发生的同时,我们一般就能检测到细微但是可见的运动,而在复制人身上检测不到这种运动,因为他们不会被刺激性问题困扰。


  《银翼杀手2049》中,VK装置被高司令手中的全新检测装置取代,确切地说,这并非VK装置的完全便携版。因为Nexus-8型之后的复制人,像其他工业产品一样,他们的右眼球接近底部的地方被打上了一串“出厂序列号”。银翼杀手们省事儿了,只要看到这串号码,他们的猎物立刻会被“退休”,而复制人的眼球也会作为交差的证物被带回去。所以,许多逃亡的复制人,极端到挖掉自己的右眼,避免被人类发现身份。


  雷德利·斯科特没机会拍的,维纶纽瓦完美实现

  早年间,坊间流传出《银翼杀手》的故事板中,开场的一幕,是Deckard来到一个农场小屋,屋内无人,只有一锅汤在煮着,Deckard等到农场主回来杀死了他,最终证实他是个复制人。这一幕仅仅留在三十多年前的分镜手稿中,直到《银翼杀手2049》,才被导演丹尼斯·维纶纽瓦搬上大银幕。高司令扮演的K,杀掉复制人Sapper Morton,因此触发了整个故事。


  哈里森·福特和高司令都爱的钢琴有玄机

  《银翼杀手》的导演剪辑版,有段关键的戏,微醺的哈里森·福特看着钢琴上的那些和复制人有关的照片,弹奏着,头脑中出现了独角兽的梦境。《银翼杀手2049》也呼应了这个经典场景,高司令在复制人Sapper Morton的农场小屋里调查,那里也有一架钢琴,他弹琴的时候,发现一些有关自己的秘密。


  复制人的鲜活记忆哪里来?
  
  有造梦大师啊《银翼杀手》中,Deckard曾经和Rachael谈论过她的梦境和记忆,也因此令R achael真正怀疑自己的身份。复制人的记忆都是如何编织的?《银翼杀手2049》设计了一个能够分辨记忆真假,更能造出逼真记忆的造梦大师。


  (编辑:夏木)


注:本网发表的所有内容,均为原作者的观点。凡本网转载的文章、图片、音频、视频等文件资料,版权归版权所有人所有。

扫描浏览
北京文艺网手机版

扫描关注
北京文艺网官方微信

返回首页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霞光里15号霄云中心B座710 邮编:100028 电话∶010-69386267 传真∶010-69387882
河北省保定市复兴中路1196号 邮编:071051 电话:0312-3199988
北京文艺网版权所有 Email:artsbj@artsbj.com 京ICP备12048767号 公司营业执照:91110105802944599P
北京文艺网授权法律顾问单位:北京市京翔律师事务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