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上映|影评|访谈|台词迷|美图|预告片|幕后故事|微电影|七嘴八舌说影视

《后来的我们》 拍北京戏最怕共享单车“穿帮”

2018/04/27 09:27:15 来源:新京报  
由刘若英执导,张一白监制,井柏然、周冬雨、主演的爱情片《后来的我们》即将于明日上映。该片讲述了井柏然与周冬雨饰演的两个“北漂”,十年间历经恋爱、分手、错过、重逢的故事。

QQ截图20180427092758.jpg


  由刘若英执导,张一白监制,井柏然、周冬雨、田壮壮主演的爱情片《后来的我们》即将于明日上映。该片讲述了井柏然与周冬雨饰演的两个“北漂”,十年间历经恋爱、分手、错过、重逢的故事。


  几年前,张一白导演找到刘若英,想邀请她做导演一起合作一部电影。当时摆在刘若英面前的有三个剧本,都是爱情片,正好刘若英之前写过一个短篇故事叫《过年,回家》,“里面有亲情、爱情、也有原生家庭等,我觉得这是我想拍的。”电影的主要故事框架和短篇故事差不多,“原来的故事是漂台北,现在的电影是漂北京,又加了很多细节进去。”


  作为一部处女作,影片的故事跨越了十年时间,空间上又横跨了北京与东北两个地域,操作起来有不小难度,光是长距离的跨景拍摄和火车戏就让第一次做导演的刘若英尝到了苦头,采访中苦笑道:“我不要做导演,要回去做妈妈。现在就想赶紧忙完,之后去旅游。”记者采访了本片导演刘若英,聊了下演员的表演以及取景拍摄过程中的幕后故事。

QQ截图20180427092826.jpg

  
  取景


  海拉尔 包两节车厢拍绿皮车


  刘若英告诉记者,选择在海拉尔取景,主要是为了拍雪景和火车站。“因为要找一个有雪景、还要和北京有一定距离、可以拍绿皮火车的地方,只有海拉尔很符合我的感觉。”片中见清(井柏然饰)和小晓(周冬雨饰)第一次见面就是在海拉尔的绿皮火车上拍的,“当时我们包了两节车厢,等于买了两节车厢的票,一节用于拍摄,另一节用于安顿工作人员,这样不会影响到其他车厢的乘客。虽然这场戏在影片中只出现了5分钟,但是光拍火车里‘动’的场景就用了17个小时。所以我建议所有的编剧朋友,不要再写火车的戏,太难拍了。”


  盖州抢拍火车停站两分钟


  林见清父亲(田壮壮饰)经营的餐馆是在辽宁盖州拍摄的,原先是一个现成的餐馆,但电影里呈现出来的餐馆是经美术组改造过的,除了餐馆的结构没改动,其他的几乎都改了,比如在两扇门的中间搭了一条过道,在前面又加了一个门厅。刘若英笑着说;“这家餐馆真的很好吃,我特别害怕说出他家的名字,餐馆马上就会爆了。”


  电影后半部分,有场车站的戏是在盖州火车站拍的。“盖州的火车每天只停4次,每次停2分钟,所以我们只能抢拍。每次架着机器等火车停,停了之后,还得防止旁边的路人看镜头,现场又有很多的临时演员,火车上的人上车下车都是真的,整个场面简直是兵荒马乱。但最后还是拍下来了,只是拍这一点内容就用了两天的时间。”

xvqy7984211_b.jpg

  
  北京怀柔共享单车“穿帮”最痛苦


  电影的故事跨越了十年,为了营造出准确的时代氛围,剧组做了大量的调研工作。刘若英将很多功劳都归功于美术组,“他们给了我很多资料,让我看很多纪录片,监制张一白也不停地跟我聊,编剧袁媛也找文章给我看,全是关于北京近十年的变化。”片中见清和小晓“北漂”时住的合租房是在怀柔搭建的。刘若英一开始想让镜头在合租房里穿墙而过,但后来发现忽略了一个问题,“因为每道墙都是组合的、移动式的,如果镜头穿过去,这间房的灯光就会透过来,整个光源会乱,最后决定把摄影机拉高俯拍,你可以在镜头下看到每一间房,能更好地看出他们住的地方是怎么样的,里面都是什么人,呈现出一种众生相。”


  北京取景地遍及了很多琐碎的地方,比如见清卖碟的场景是在北三环附近找了一个地下通道,因为有光照进来,可以逆光拍摄。刘若英坦言,取景过程中,最痛苦的就是共享单车无处不在,因为那个年代还没出现共享单车,生怕会穿帮,只能让工作人员不停地挪车。

QQ截图20180427093031.jpg

  
  演员


  周冬雨 表演爱即兴


  周冬雨是一个不太按套路出牌的演员,表演中有很多即兴的成分,让导演刘若英“又爱又恨”。比如有一场戏,见清和小晓第一次相识,走在回家的雪地上,小晓拉着见清的围巾,自己即兴发挥说了一句“嘚儿驾”。在拍的时候其实并不觉得麻烦,真正让刘若英比较头疼的是在剪辑的时候,“有时候我写了1分钟的戏,她演出来的是4分钟,但这4分钟正好又很精彩,所以很难做取舍。还好他们的即兴都是在范围之内,只是有时台词会变得很长,更多的时候是要稍微控制一下周冬雨,避免她飞得很远。”


  井柏然 让形象变“糙”


  在拍摄的第二天,刘若英把片中井柏然在学校泼水、打篮球,以及在工作时跟人吵架的素材给张艾嘉看,结果张艾嘉第三天就出现在拍摄现场,特意过来在井柏然的头发上加了白发,做成少白头,后来刘若英也给他粘了胡茬,就为了他更像“见清”这个人物。所以,影片中井柏然饰演的见清与以往形象相比,会稍微有点糙。井柏然也完全接受这样的造型,“希望可以多一些林见清,少一些井柏然。”在刘若英看来,面对周冬雨的很多即兴表演,井柏然完全能够接住,也能回击,挺难得的。


  田壮壮切酱肉刀工好


  之前田壮壮凭借《相爱相亲》中的丈夫角色提名了金马奖和金像奖的最佳男主角。那部戏中客串出演的刘若英和他有不少对手戏。刚开始,刘若英不太敢找他来演《后来的我们》,认为自己请不到他。“但最后还是鼓起勇气给他打个电话,没想到看完剧本他就答应了。”田壮壮的戏份基本都是在一个小餐馆里,有很多下厨的镜头。田壮壮提前一周去东北体验生活,先去摸摸锅碗瓢盆,跟餐厅大厨聊天,看看东北老爷们怎么过日子的,不然觉得心里没底。刘若英告诉记者:“田壮壮老师在生活中厨艺也特别好,刀功不错。所以在电影中,我们专门给了他一个切酱肉的镜头。”

QQ截图20180427093355.jpg

  
  关键词


  摄影


  影片的十年后的“当代”部分用了黑白摄影,男女主人公北漂的“过去”部分用了彩色摄影,这个想法是监制张一白在电影拍摄之前就提出来了。这种摄影方式也与故事主题相契合,摄影师李屏宾建议,先不要刻意地拍成黑白画面,还是先按照彩色片的方式拍,把所有彩色拍完之后再去调光。刘若英说:“后期的时候,宾哥就一层一层地褪色,先去掉电影里所有的蓝,去掉所有的红,最后去掉全部的橘,层层褪色出的黑白色,不是直接转成黑白,所以质感和其他影片不一样。”


  寒冷


  整个剧组在海拉尔、盖州、旅顺拍了一个多月,剩下的一个月时间在北京拍摄。在东北拍摄的时候,最低气温有-30℃,“动”就是一个很大的困难,剧组从这个景点,挪到另一个景点,平常只需要一小时,当时就得花三个小时,天气太冷了,工作人员的动作会变得缓慢。


  前两天开始拍摄的时候,刚开拍,机器就不动了,现场所有的暖炉都围着机器烤,人都只能在旁边僵着。跟焦员不能戴手套,拍完的时候人都冻伤了。井柏然的脸冻到发僵,打着哆嗦,话都说不清楚,一直到拍了几天才习惯些。


  (编辑:夏木)


注:本网发表的所有内容,均为原作者的观点。凡本网转载的文章、图片、音频、视频等文件资料,版权归版权所有人所有。

扫描浏览
北京文艺网手机版

扫描关注
北京文艺网官方微信

返回首页

相关文章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霞光里15号霄云中心B座710 邮编:100028 电话∶010-69386267 传真∶010-69387882
河北省保定市复兴中路1196号 邮编:071051 电话:0312-3199988
北京文艺网版权所有 Email:artsbj@artsbj.com 京ICP备12048767号 公司营业执照:91110105802944599P
北京文艺网授权法律顾问单位:北京市京翔律师事务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