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上映|影评|访谈|台词迷|美图|预告片|幕后故事|微电影|七嘴八舌说影视

刘杰:因为无解,才有动力

2018/10/19 10:05:33 来源:北京青年报  作者:张嘉
   
刘杰没有在电影《宝贝儿》里给出自己的答案,因为对他本人而言,关于生命有太多无解的问题,却也因为无解,才有了拍摄这部电影的动力。

微信图片_20181019100606.jpg

 
  导演刘杰说自己拍戏有些“不着调”,尤以新片《宝贝儿》为甚,临时决定在南京拍,于是临时要求演员现学南京话,没有剧本没有台词,考验演员的临场发挥,甚至他都做好了心理准备,如果觉得拍的内容不理想,就把硬盘格式化,一切清零。


  刘杰的冒险还是成功了,电影《宝贝儿》将于今日上映,由侯孝贤监制,杨幂、郭京飞和李鸿其主演,虽然这串名单听着颇有号召力,但是刘杰却并未期待这部“不卖惨”的文艺片能有多好的票房:“反正我所有的电影都没有票房,所以(票房)压力都给杨幂了,我提前跟她说了,小心我这部电影把她拉到没票房的沟里。”


  这些年来一直拍不挣钱的电影,刘杰却拍得开心,因为他说这些关注现实的电影“在社会学上是有意义的,我觉得有人去思考和关注这些事情,也许事情会变得更好一些。”


  拍电影就是表达困惑


  对大多数观众而言,导演刘杰的名字有些陌生,刘杰是名副其实的获奖专业户,作品不多,票房不多,奖项却很多,以至于侯孝贤曾跟他调侃,说刘杰获奖的次数与他差不多了,让刘杰听着有些心生惭愧。


  刘杰是第六代电影人,毕业于北京电影学院摄影系。2000年,在王小帅的《十七岁的单车》中担任摄影指导,获得第51届柏林国际电影节评审团奖和第38届金马奖最佳摄影奖提名。2006年,导演首秀《马背上的法庭》获得第63届威尼斯国际电影节地平线单元最佳影片奖。2010年,自编自导的《碧罗雪山》获得第13届上海国际电影节最佳导演奖和评委会大奖。2012年,自编自导的《青春派》获得第16届上海国际电影节电影频道传媒大奖最佳影片。2016年,导演的《德兰》获得第19届上海国际电影节最佳影片奖。


  几部影片中,估计《青春派》算是刘杰知名度最高的一部电影了,在这部聚焦高考生的青春片中,刘杰起用了当时毫无表演经验的90后董子健,让董子健由此踏入演艺圈,成为炙手可热的90后男演员之一。《青春派》无疑是国产青春片中的佼佼者,收获不错口碑,刘杰也由此成为投资商们看好的“有商业潜力”的导演,片约纷至沓来,但是刘杰说“不好玩”的电影,给再多钱都不做。


  对于从小就爱看社会新闻的刘杰来说,拍电影就是表达他的“人间困惑”,“在我念中小学时,每天回家跟妈妈聊的都是新闻、报纸和上学路上的见闻,为此我妈妈曾经忧愁地讲:‘我儿子要是把这些精力都放到学习上就好了’。文如其人,电影如导演,我很高兴我有能力通过电影表达我的困惑。”


  也因此,刘杰没有在电影《宝贝儿》里给出自己的答案,因为对他本人而言,关于生命有太多无解的问题,却也因为无解,才有了拍摄这部电影的动力。

微信图片_20181019100652.jpg

  
  拍《宝贝儿》缘于朋友的遭遇


  《宝贝儿》中,杨幂扮演的是一个因为严重先天缺陷而被父母抛弃的弃儿江萌,无意中在医院遇到了与她一样被父母宣判了“死刑”的缺陷婴儿,她坚信这个婴儿可以像她一样活下来,于是与这个家庭发生了一系列故事,孩子该救还是不该救,江萌是对还是错,这些涉及现实、伦理、人性的问题,没有标准答案,却也因为没有绝对的是非,才令人看了心生迷茫。


  拍摄《宝贝儿》的缘起,是一个朋友的故事触动了刘杰,“那是2009年,我一个朋友即将为人父,兴奋之中却遭遇了晴天霹雳,医生告诉他,他们的孩子是重度脑瘫,医生说给他们夫妇三天时间考虑决定要还是不要,在第三天的晚上,朋友给我打电话,约我出去喝酒,朋友喝得一塌糊涂,说:‘我知道我今后的日子就完全不一样了,后半辈子就毁了,可是我还是决定把这个孩子生下来’。后来,孩子的母亲辞去了在世界500强的企业高管工作,在北京租了农家小院专门带孩子,他们的生活发生了巨大的变化。”


  刘杰表示,如果不是朋友的遭遇,他不知道会有这么多的缺陷婴儿,于是他开始了相关研究,去福利院、儿童医院采访,在网上查阅资料,而随着了解的深入,他就越发现问题的严重,据2012年卫生部数据统计,我国出生缺陷发生率在5.6%左右,每年新增出生缺陷数约100万例,平均每半分钟就有一个出生缺陷儿降生。另有国际研究显示,出生缺陷儿中约有30%在五岁前死亡,40%为终身残疾……


  就这样,刘杰打算把这个“少人知晓”的问题拍出来,刘杰没有在影片中带入自己的观点,而是像纪录片一样呈现这个矛盾,杨幂扮演的江萌曾因重病被遗弃,被寄养在别家,但是因为没有法律的收养关系,她不能为“妈妈”养老,只能将其送到养老院,喜欢她的男孩,是李鸿其扮演的聋哑人,可是江萌不想嫁给他,因为她无法生小孩,江萌在医院中遇到了郭京飞扮演的徐先生,徐先生刚做父亲,可是这个婴儿患有重症,就算做四五次手术也不一定能存活,所以,徐先生与岳父瞒着妻子想放弃治疗婴儿。感同身受的江萌坚持要救孩子,甚至为此闹到了警察那里......


  刘杰坦承他也不知道该支持江萌还是徐先生,电影里他也无意去回答,“一直以来,我都对没有答案的问题更感兴趣。当自己深入去调查去了解这个问题和这个群体的时候,我发现我也无法得出答案,有人会站在江萌一边,也有人支持孩子父亲。没有答案的辩论更有意义。”

微信图片_20181019100654.jpg

  
  杨幂被“洗了九个月的脑”


  《宝贝儿》是杨幂出道16年来演的第一部文艺片,她为了这部电影付出很多,启用“毁容”般造型,刻意化黑皮肤,加上雀斑。但对于一些影迷来说,对其仍不乏质疑的声音,不太认可这位流量明星的演技,对于种种争议,导演刘杰希望大家看到杨幂的努力,在他心中,杨幂是一位好演员,是个非常聪明的人。


  拍《宝贝儿》对于杨幂来说绝对不是一帆风顺,杨幂在剧组呆了9个多月,用她的话说,刚开始进组时她和片中母亲住的家里,有个水塘,“房东养了一点小鸭子。我们第一年刚去拍的时候,是唧唧喳喳的一群小鸭子,放在小盒子里面。第二次去看的时候,剩下几只很大的鸭子在那儿,第三次去拍的时候鸭子没有了,已经被卖掉或吃掉了。”


  刘杰透露,除了坐公交、坐地铁等几个过场戏,《宝贝儿》成片中95%的戏份是在17天里拍摄的,“杨幂是2017年3月17日进组,一直待到5月29日,她每天都拍,但是拍了我知道我也不用,我就是想让她和人物江萌接上,就是排练,我说‘你要让我相信你就是村里的姑娘’,这样做其实很冒险,因为和明星毕竟要签合同,我们合同签到5月29日,如果那天杨幂说不干了,我们的合作就此终止了,那么我拍的那些肯定不行,我就想着把硬盘格式化,这事就过去了。”


  离组前,杨幂问导演“觉得拍的这些还能用吗?”刘杰说不多,问杨幂是否还要继续拍,杨幂回答说要继续。于是杨幂5月29日离开剧组去拍《扶摇》,11月19日又从《扶摇》剧组杀青直接回到《宝贝儿》剧组。刘杰说:“她来了后跟我说‘导演,明天就开拍吧’,我说‘拍什么呀?’又让她重新开始找感觉。最终,17天拍完了这部电影。今年3月又补拍了一点儿。”


  影片中的杨幂很犟,灰头土脸地奔走在乡镇之间,可以想象杨幂“受虐”不少,不过刘杰笑说其实也没有大家想得那么枯燥,因为每回拍的戏都是不一样的,没有重复感,“每次重拍都不一样,剧情场景都不一样,100天至少拍过250场以上都不重复的戏,比如江萌偷孩子被擒住,有在高速路被抓住的,有在医院被抓住的,和郭京飞发生冲突,有在医院发生的,有在看守所发生的。”


  之所以可以这样有多个“版本”,是因为刘杰拍《宝贝儿》没有剧本,甚至是临时决定去南京拍,临时要求杨幂学说南京话,“我只有5页纸的梗概,与电影相比,这个梗概里的内容最多有六成符合,我也特意告诉杨幂不要看梗概。所以因为没有剧本没有台词,都是演员即兴在说。观众们会发现,江萌在片中会有台词的重复,因为杨幂着急而词穷,但对这些重复我能接受,因为江萌当时就是很着急的状态,这个人物并不聪明,出生时也是有无肛症、心脏病、脑缺氧,所以她在片中也经常是眼神愣愣的,不聪明、一根筋。”


  刘杰笑说给杨幂洗了九个月的脑,就是要让她变成江萌,“签约前我就和杨幂把丑话说在前面了,不能带经纪人,不能有保姆车,一开始她演完还有人给她椅子让她坐,后来也不给了,她休息就是坐在路边。那一段时间,根本没人认得出来路边坐着的人是大明星杨幂。甚至是走路方式,我都让她要做出那种不健康的方式,平时不这样走,我就会说她。”


  也因此,对于人们对杨幂演技的批评,刘杰自然力挺杨幂,“我讨厌‘演技’这个词,我认为演技是害人的,一些大家认为演技很棒的演员,但是我觉得很糟,因为他们演什么都是演自己,都是套路,都是招牌动作,我认为谁演你,都不如你演的好。任何一个人,只要在镜头前生动的真实的做自己,都是好演员。”


  刘杰说这次自己起用了三类演员,“文艺挂”的李鸿其,“演技挂”的郭京飞和“流量挂”的杨幂:“但是他们三人在我眼里都是一样的,我对他们,以及对片中素人演员的标准都是一样的,就是你要让我相信,你不是演出来的。”


  不想卖惨,憋出内伤


  换作别的导演,《宝贝儿》这个题材大概会让人看得泪流满面,但是“哭”显然不是刘杰的目的,他笑说自己就是要让观众“憋出内伤”:“可能是我个人的性格原因,我特别怕看戏剧化强的戏,例如那些哭天抢地的戏,也许普通观众看到这些就被拽进去了,可是我就出戏了,所以我自己不敢拍这样的东西,我会心里忐忑,因为我自己不信这些,你让我怎么拍?”


  所以,《宝贝儿》就是这样让人感到压抑,却很难用泪水释放的电影,刘杰也说“你刚想哭,我就给切了,我不想煽情,否则的话,这部电影会让你哭好几鼻子。”刘杰透露,其实自己已经有所“妥协”,之前参加多伦多电影节的版本没有音乐没有歌曲,只是有一点儿让人听了心乱如麻的电子乐,而现在影院上映的版本,加了音乐,还有吴青峰演唱的歌曲。


  因为不是让人开心的电影,所以刘杰也对《宝贝儿》票房没有期待,“我还跟杨幂说:‘你以前的电影都很卖钱,小心这部让你进了没票房的坑’,杨幂回答我说‘你以前的电影都得奖被称赞,小心我演了这部,让你的电影被骂’。”


  其实与票房相比,刘杰更希望人们关注影片的话题,关注这个人群,刘杰说一部电影的社会价值与票房等其他因素比起来,意义更大:“这样的电影能让我们在十年后、三十年后看着不羞愧,因为我们没有去说违心的话,就像贾樟柯导演说的那样,‘说真话就是最大的正能量’。人生不一定要干多伟大的事,但是做的一些事一定要让自己喜欢,我拍电影对自己就两个要求,第一关注社会,第二要拍真实的电影。”


  所以未来,刘杰仍将会拍自己想拍的电影,拍摄现实题材:“当一个社会问题触动了我,我便会思索、寻找答案。找不到答案,就会一直努力地想下去。最让我沉醉其中的还是对答案的思索和寻找。对我来说,任何能够想得一清二楚的事,都已索然无味。”


  (编辑:夏木)


注:本网发表的所有内容,均为原作者的观点。凡本网转载的文章、图片、音频、视频等文件资料,版权归版权所有人所有。

扫描浏览
北京文艺网手机版

扫描关注
北京文艺网官方微信

返回首页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霞光里15号霄云中心B座710 邮编:100028 电话∶010-69387882 传真∶010-69387882
河北省保定市复兴中路1196号 邮编:071051 电话:0312-3199988
北京文艺网版权所有 Email:artsbj@artsbj.com 京ICP备12048767号 公司营业执照:91110105802944599P
北京文艺网授权法律顾问单位:北京市京翔律师事务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