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上映|影评|访谈|台词迷|美图|预告片|幕后故事|微电影|七嘴八舌说影视

赵英俊 一不小心成了“票房吉祥物”

2016/12/14 09:55:20 来源:新京报  
在《港囧》《煎饼侠》《万万没想到》《唐人街探案》《火锅英雄》热映的同时,也带红了另外一个人,那些在街头巷尾被传唱的电影主题曲的制作者、留着标志性爆炸头的赵英俊。

139d334.jpg

  
  在《港囧》《煎饼侠》《万万没想到》《唐人街探案》《火锅英雄》热映的同时,也带红了另外一个人,那些在街头巷尾被传唱的电影主题曲的制作者、留着标志性爆炸头的赵英俊。


  早年间,赵英俊曾阴差阳错地进入到最早的选秀圈,用他的话说,“选秀那些事就没有我不知道的。”再后来,他留起一脑袋爆炸头,开始演电影,虽然没做上主演,但却让他的音乐才华在电影行业内获得认可。赵英俊说他最喜欢的就是音乐和电影。眼下他参演的电影《绝世高手》将于下月上映,但是他却说,他从来不看自己演的戏,因为不喜欢看自己做作的样子。


   糊里糊涂,走进了“我型我秀”


  赵英俊原本是学金融的,毕业之后他按照家人的意愿去银行上了四年班。“我家里人大部分都是银行的,他们从小对我的憧憬就是以后成为一名银行职员。中专毕业后,我就西装革履地去上班了,每天就是打存折、刷卡。”其实,中专开始赵英俊就喜欢没事弹弹吉他,上班后还自己搞起了乐队,“辞职的那个节点我觉得是因为财务自由了。当你赚了钱,家里就管不了你了。那个时候我觉得该去做点自己想做的事情了。”最初来北京,赵英俊也没有想好未来一定要怎样,只是他不想再留在原地,他觉得自己能过上更精彩的生活。


  当了“北漂”一年多,日子过得虽然不错,但赵英俊也没觉得有什么可圈可点的。“有一天夜里三四点,我都准备睡了,一个朋友喝多了给我打电话,让我第二天去臧库(酒吧)帮个忙。他当时也没说清楚,第二天我就去了,我有个联系人电话,但是老打不通。我想既然来了,就等一会儿,正好旁边有个大牌子写着‘我型我秀’,我当时完全不知道这是干吗的,只听说谭咏麟坐在里面,我就想,能见个真人也挺好的,于是填了个单子就进去了。进去也没看见谭咏麟,就看见了许智伟,但是进来了就要唱个歌。我唱完之后,许智伟跟我说去上海,我还想去上海干吗?出来之后我才知道原来这是一个选秀。”


  那一年是选秀元年,“超级女声”也是在那一年开办的。赵英俊还记得跟他一起参加第一届的还有张杰、苟伟、朱杰、袁成杰。“其实第一届薛之谦也去了,他参加了海选,也进了第一轮,但当时好像是因为合约问题,最后退出了。”那个时候大家还不知道什么叫选秀,“就把我们关到一个好远的地方。关了一个星期,每天就是折磨我们,到点了把我们赶起来出去跑步,跑得不好就要做俯卧撑。大家也不懂,也不知道旁边有东西在拍,就觉得他们故意的。好多人走了,因为他们不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对于选手们彼此最初的印象,赵英俊只记得都没怎么说过话,特陌生。


  从台前到幕后,一眼相中戚薇


  虽然参加了海选和培训,但最终赵英俊并没有参赛,而是跑到幕后做起了“我型我秀”的音乐制作人,“因为我觉得来比赛的都是小朋友,我这么大年纪怎么跟人家在台上比赛唱歌跳舞。签最初的简易合同上有要求,年龄不能超过25岁,我当时正好25岁半,就用这个理由退赛了。”退赛之后,节目组找到了准备回北京的赵英俊,问他愿不愿意换种形式合作,那时节目组缺一个管音乐的人,已经和大家培养出了感情的赵英俊就这样答应了。“那个年代还不能从网络上下载音乐伴奏素材,我都要去上海的大街小巷流窜,找那种唱片店,帮选手们买VCD,回来改声道,做成伴奏。第一届我型我秀里的,除了乐队伴奏,大家听到的每个歌手的伴奏都是我自己去买,然后剪出来的。”


  从第二届开始,赵英俊成了海选的评委之一,“很多人都是我选出来的,王啸坤、戚薇啊。”后来很多人也都签到了公司,“那会特流行玩杀人游戏,一屋子二十几口人,乌烟瘴气的,从晚杀到早,开心得不得了,跟家人一样。也没有谁比谁红很多或者赚很多,都是一样的,在一个公司、赚同样的钱,过同样的日子,那种生活再也回不来了。”后来,赵英俊还在上海FM103.7做过音乐节目的DJ,“下雨就放下雨的歌,下雪就放下雪的歌,走的时候心里难过,放了很多告别的歌。”也在东方卫视录过综艺、帮忙编编歌。总之,赵英俊在上海一呆就是七年。


  男一号没演成,给《泰囧》写音乐却火了


  2009年,赵英俊参演了电影《夜·店》,和导演杨庆成了好朋友,“他跟我说,如果你想当演员,还是得去北京。”是去还是留,赵英俊思考了很久,“我觉得中国最好的地方就是上海,总想有一天如果我功成名就,就要回上海终老,我就是有一种上海情结。但上海会让我懒惰,生活太悠闲。北京不一样,你一天不前进就会被别人落下。”


  可能是觉得自己还有些追求,赵英俊又回到了北京。也没就此决定要改行当演员,但他觉得自己也干不了别的,“反正我就是喜欢两个东西,电影和音乐。”不久后,一部电影找到了赵英俊当男一号,“这个角色需要留爆炸头,但是后来因为各种原因,电影没拍成,爆炸头倒是留下来了。”很多人以为赵英俊是先演了电影才做的电影音乐,“这个可能是个误解,也许是因为当时没有做到那么红的片子。我来北京之后,也是先做了《泰囧》(的音乐),才开始演戏的。”


  赵英俊和徐峥一直都是很好的朋友,所以很自然地就有了《泰囧》的合作。“但是谁都没想到《泰囧》会火成那样。”那之后,越来越多的电影来找赵英俊做音乐,“其实我是喜欢许多事齐头并进的人,只要时间排得开,我什么都做,也没有把重心放到电影音乐上。”后来的《煎饼侠》,因为和《泰囧》是同一个制片人陈祉希,所以在找音乐制作人时很自然地就想到了赵英俊。赵英俊也因此成了“票房吉祥物”,“我觉得就是运气好,会交朋友呗,我认识的这几个导演都挺厉害的。大家说我是吉祥物,我就听着呗。”


  电影配乐被束缚的命题作文


  赵英俊把电影配乐形容成命题作文,而这种命题作文和普通的创作相比,最大特点就是有很多的束缚。但是做多了,也会有一定的规律,“混得久了,就很容易知道电影要的点是什么,做电影配乐里面还包括一些音乐的技术问题,不过总结下来也是要扣题和抓题眼。”


  《大王叫我来巡山》


  就我和叫兽简单地在微信上聊了聊,他说我这个歌名就叫《大王叫我来巡山》,所以希望有童趣、像儿歌一样开开心心的。但是他的要求是不能提到孙悟空,因为剧情的原因,所以提到孙悟空就不对了,我就是基于这些要求,一晚上就写完了。


  《清风徐来》


  这首是属于特别痛苦的,写了小半个月。网上很多人说《清风徐来》歌词很烂,那是因为他看不懂,写出“顺流而上”四个字,这首歌就出来了。这是个病句,人怎么可能顺流而上呢?年轻时都喜欢拗着来,年龄大了才发现应该顺着来,顺应周遭,才能更好地活下去。


  《唐人街》


  其实就三个字:唐人街。唐人街是什么,是乡愁,是怀旧。


  《万万》


  不要以为里面“啦啦啦”啦掉了一半篇幅,我要说这首歌我写了半年,别人肯定以为这个人傻吧?但是我真就想了半年,因为网剧的主人公每次最后总是会说一句“万万没想到”,所以这句话也必须是我歌的最后一句。


  灵感来源 一个沙发一把吉他


  “我的字典里面没有灵感两个字,我觉得对于创作这件事本身一定全部都是理性的。没有说我望着那皎洁的月光,喝二两二锅头,突然觉得生命是如此的美好,我要用一首歌来歌颂它,从来都没有。”赵英俊说自己写歌的时候永远都是坐在沙发上,旁边放把吉他,思考这首歌怎么写。“我觉得大家都是这样,只不过此刻我没有去美化这件事情。”他也不太相信所谓的各种找灵感的方式,“但我并不能说就没有,或者我敢肯定的是我不是那样的,我要做工作就是做工作,在哪都无所谓,我可能不用去深山里,我在家把电视关了就可以。而且我还要保持绝对的清醒,绝对的理智。”


  (实习编辑:夏木)



注:本网发表的所有内容,均为原作者的观点。凡本网转载的文章、图片、音频、视频等文件资料,版权归版权所有人所有。

扫描浏览
北京文艺网手机版

扫描关注
北京文艺网官方微信

返回首页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霞光里15号霄云中心B座710 邮编:100028 电话∶010-69386267 传真∶010-69387882
河北省保定市复兴中路1196号 邮编:071051 电话:0312-3199988
北京文艺网版权所有 Email:artsbj@artsbj.com 京ICP备12048767号 公司营业执照:91110105802944599P
北京文艺网授权法律顾问单位:北京市京翔律师事务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