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上映|影评|访谈|台词迷|美图|预告片|幕后故事|微电影|七嘴八舌说影视

马吟吟:我希望自己别成为大明星

2018/12/06 08:33:12 来源:新京报  作者:滕朝
   
“好声音”舞台上喊“救我”的女孩,《无名之辈》中成了“按摩女”;虽然是学霸,野心却不大

微信图片_20181206083452.jpg


  采访马吟吟时,她刚刚跑完电影《无名之辈》的全国路演,“一开始会有点不习惯,见那么多观众,还要跟大家推荐自己演的电影,觉得有点不好意思”,后来发现大家很喜欢。


  在《无名之辈》中,马吟吟饰演按摩女“真真”,这是她的第一个大银幕角色。而在此之前,她分别在电视剧和话剧《左耳》中出演了“黎吧啦”。而在成为演员之前,她身上的另一个重要标签是2015年《中国好声音》庾澄庆战队的爵士女歌手和最终四强学员。


  这位1988年出生的昆明女孩,经历了多次跨界,甚至她在学习音乐之前,上的是理工科专业。其实,马吟吟骨子里一直流淌着两种血液,一种是对父母言听计从的乖乖女,高考考628分的学霸;另一种是从小爱哭、哭哑嗓子的倔强女孩,内心叛逆、敢爱敢恨的“黎吧啦”。


  她不喜欢给自己定性,把自己打造成一个什么样的形象。不过目前阶段,她会把更多的精力放在自己喜欢的电影上,对于表演,她没有太大野心,就是演好每一部作品,“希望自己不要变成大明星,能在资本的洪流中守住初心。”

微信图片_20181206083520.jpg

电影《无名之辈》

  
  起初演按摩女,有点发愁


  2016年,马吟吟与导演饶晓志合作过一部舞台剧《左耳》,演出结束后,在保利剧院后台,饶晓志对马吟吟说,我会记住你的。一年之后,饶晓志在筹备电影《无名之辈》时找到马吟吟,让她来试一下“真真”这个角色。当时已经有一年多没人找她拍戏了,“晓志哥像天降奇兵一样出现了。”


  马吟吟知道很多人在争取这个角色,去见导演时,她扮成了戏中的角色,穿了一套性感制服,戴着假发,试了片中Cosplay那场戏。饰演按摩女,对于第一次接触大银幕的演员来说尺度不小,在这场戏中她与九孔、陈建斌都有非常火辣的激情表演。起初马吟吟也觉得这个造型对自己有点冲击,但她知道这是个好剧本、好角色,接受这个角色就必须得接受她的全部,“如果没有尺度上的突破,这个角色是没有说服力的,她可以是任何人。”


  毕竟不是学表演出身,刚开始接到这个角色,马吟吟也有点发愁,不知道如何去塑造,就找学表演的朋友聊天,又搜集了很多按摩女写的真实经历,“包括她们的家庭环境、教育经历、情感关系,以及做了按摩女之后的一些变化,看了这些后内心开始充实起来,我就写了一个比较长的角色生平。”


  很多观众觉得,片中真真和潘斌龙饰演的大头之间的爱情转变得太过突然,不太可信。


  马吟吟有自己的解读,她觉得真真是靠出卖身体讨生活的人,满口谎言,她叫真真就是因为她从来不说真话,不把男人的话当真,所以一开始对大头爱搭不理,微信也不回。但有一天她听到大头去抢劫了,才把他和别的男人区分开来。马吟吟认为审讯室的那场戏是真真情感上的一个重要拐点,“她看着外面的光,内心有了很大的变化,原来真的有一个人爱她,她也有被爱的尊严,所以决定骗警察。”


  等真真出来的时候,样子也变得很清纯,“就像过去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样,我觉得也是导演的设计和一种祝福吧。”


  嗓音沙哑,差点断送音乐之路


  在成为一名演员之前,马吟吟是通过音乐选秀节目《中国好声音》被观众认识的,不过,她的音乐道路却走得很曲折。


  小时候的马吟吟特别乖巧,典型的学霸,“别人家的孩子”,“从来没想过自己要成为什么样的人,擅长干什么。”那时候,音乐对她来说纯粹是爱好,“我妈妈是大学声乐教授,她觉得我的嗓音条件不适合在国内学那种标准的声乐。”


  马吟吟的嗓音确实很独特,这与她小时候的一段经历有关。虽然乖巧,但她从小脾气倔,用他们云南话说就是特“苗”,“我妈说我中午睡觉起来就犯浑,一哭就两个小时,声音大得不行,我现在都不知道为什么哭。”结果这明亮干净的女高音,因为爱哭,给哭哑了,“接电话别人都以为我是我妈,”那一年,她每天都喝川贝雪梨汤,嗓子才慢慢闭合。
             

QQ截图20181206083637.jpg

马吟吟参加“好声音”成为庾澄庆战队学员

  
  乖乖女,再加上被“判刑”的嗓音条件,基本阻断了马吟吟的音乐之路。2007年,她就像父母所期冀的那样,以628分的成绩考上电子科技大学通信与信息工程学院,超过一本线68分。


  读理工科那四年对马吟吟来说是一种锤炼,“我心里一直都很喜欢音乐,如果再不做选择的话,可能永远都没机会了。”


  2011年毕业后,马吟吟跑去了成都,在朋友的录音棚里打工,“一个月900块钱,给别人录音,没事就在那里唱歌、写东西。”这种“不务正业”大概持续了半年时间,把马吟吟的父母给急坏了,就想让她出国看看,她随即提出了自己人生的第一个要求:“出国可以,除非让我学音乐,而且是从本科重新开始读。”父母同意了。

QQ截图20181206083558.jpg

EP《救我》

  
  一句“救我”成《好声音》当期爆点


  2012年,马吟吟去了悉尼学音乐。开始,她也不知道自己到底适合什么样的音乐类型,都尝试了一下,最后选择了爵士乐。在马吟吟看来,爵士乐不会刻板地要求你一定要做到一个标准,只要出来的东西是好听的,就是对的。它激发了马吟吟的想象力和创意,甚至改变了她的思维方式,“我不会给自己定性,把自己打造成一个什么样的形象。我之前是唱歌的,现在来演戏,我到底是谁?没有关系,本来人就是一个综合体。”


  或许就是因为爵士乐的这种灵活多变,马吟吟之前被人诟病的沙哑嗓音反而变成了优势。在悉尼读书期间,马吟吟回国参加了几档音乐选秀节目,都取得了很好的成绩,包括“2014全球华语音乐大赛”总冠军的头衔。


  然而,真正让观众记住她的还是2015年的《中国好声音》。当时节目编导去悉尼选歌手,找到了马吟吟。她身穿蓝底印花连衣裙,以一首浓郁爵士风格的《海上花》获得两位导师转身,最终加入庾澄庆战队。


  在庾澄庆战队与汪峰战队的PK战中,马吟吟被淘汰,发表临场感言时,她对导师庾澄庆说的一句“救我”,成为那期节目的最大爆点。


  对于当时脱口而出的这两个字,马吟吟没有多想,“在当时那个节骨眼儿,我是哈林战队最后一个人,前面的队友都过关了,我也没什么话要说。”有网友评论,马吟吟在极为困难的境地,不矫情,不卖弄心酸,以巧妙的话语化解尴尬,给所有人台阶下。


  2017年,马吟吟发表了自己的首张EP《救我》,“既然这是大家认识我的一个开始,就拿这个作为我EP的一个开始也挺好的,但歌的内容跟这个没有关系,只是一个名字。”

QQ截图20181206083812.jpg

电视剧《左耳》

  
  饶雪漫认定她演《左耳》


  马吟吟最终止步于《中国好声音》全国11强,按照惯例,受欢迎的歌手都会在节目结束后参加各种商演,但马吟吟却说,自己的商演其实很少,“我的歌都比较冷场,比如一个婚礼,我总不能给人家唱《离歌》吧。”不过,却有另一个机会在等待着她。作家饶雪漫在电视上看到了马吟吟,邀请她出演电视剧《左耳》中的“黎吧啦”一角。当时她还收到了工作人员的微博私信,以为是骗子。


  最终马吟吟去北京见了饶雪漫和导演。


  不过,马吟吟从来没想过自己能去演戏,一直很纳闷,“我以前多乖啊,高中读《左耳》的时候,自己代入的都是‘小耳朵’,结果她(饶雪漫)一眼就认定我来演‘黎吧啦’,我哪像‘黎吧啦’啊。”但是演过之后她才发现,饶雪漫真是宇宙第一大星探,真的太厉害了,“其实我一直都是叛逆的,性格也非常倔强,敢爱敢恨,内心和‘黎吧啦’是很像的。”之后,她又在饶晓志导演的同名舞台剧中再次出演了“黎吧啦”这个角色。


  今年马吟吟拍了两部电影,一部是艺术电影《爱弥儿》,还有一部是和《无名之辈》中的章宇合作的《野犬笔录》,刚刚杀青。她说,现阶段电影更适合她的性格和表达方式,所以未来很长一段时间会将自己的更多精力放在电影上,音乐则会更内化、更自我一些,“变得更像以前我和音乐的关系,比较私人。”


  但对于表演,马吟吟说,并没有太大野心,就是想当一个好演员,演一个好作品,“触碰到每一个角色的内心,然后把他们的生命呈现出来。”说到这里,她扭头看了一眼经纪人,笑着说:“这么说可能会被骂,我的野心其实是希望自己不要变成大明星,能在资本的洪流中守住初心。”


  (编辑:夏木)


注:本网发表的所有内容,均为原作者的观点。凡本网转载的文章、图片、音频、视频等文件资料,版权归版权所有人所有。

扫描浏览
北京文艺网手机版

扫描关注
北京文艺网官方微信

返回首页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霞光里15号霄云中心B座710 邮编:100028 电话∶010-69387882
河北省保定市复兴中路1196号 邮编:071051 电话:0312-3199988
北京文艺网版权所有 Email:artsbj@artsbj.com 京ICP备12048767号 公司营业执照:91110105802944599P
北京文艺网授权法律顾问单位:北京市京翔律师事务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