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库|摄影赛事|采风天下|快乐聚焦|器材天地|知识园地|访谈|评论|摄影家|艺术人生

舞蹈家崔善玉

2014/05/13 10:31:34 来源:中国文化报  


舞蹈中的崔善玉

  日前,在中国文联于北京举行的第11届造型表演艺术成就奖的颁奖典礼上,朝鲜族著名舞蹈家崔善玉荣获“表演艺术成就奖”,成为崔善玉60余年艺术生涯的又一座丰碑。

  作为与新中国一同成长的舞蹈艺术家,崔善玉的表演生涯与共和国同龄;她表演的《长鼓舞》曾在海内外引起轰动,受到党和国家领导人的高度肯定与广大群众的一致喜爱,成为当代舞蹈史上的经典。吴晓邦与戴爱莲曾热情评价她的舞蹈艺术成就,贾作光为她题诗“功成名就舞世纪”。此前,她曾在共和国60周年之际荣获“中国舞蹈艺术卓越贡献舞蹈家”称号,家中的各种证书装满了好几个纸袋子。如今,党和人民再次对这位执著从艺60余年的朝鲜族舞者给予高度认可。

  1937年5月25日,崔善玉出生于吉林省延边朝鲜族自治州和龙县一个普通的朝鲜族家庭。每每回忆起家乡的田间地头,崔善玉都将其视为自己最早的“学堂”与“舞台”。生活在她周围的朝鲜族民众走到哪儿,就载歌载舞到哪儿,母亲便是这其中能歌善舞的一位。

  1953年,16岁的崔善玉考入了延边歌舞团,开始了自己的艺术生涯。从1953年到2014年,她一跳就是61年。舞台上,她尽情舞动,溢彩流光;生活中,她悉心体察,仔细琢磨,深入思考。60余年来,舞蹈无时不在、无刻不在。她说:“舞蹈是我的生命和一切。我可以不吃饭,可以不睡觉,但不可以一日没有舞蹈。舞蹈对于我,如同粮食和水一样重要。”

  即使“文革”期间崔善玉失去了继续在舞台上表演的机会,也没有一刻停止过用身体舞蹈与思考。背着5岁的孩子走屯串户,崔善玉建立起了当地第一支“文艺宣传队”。她注意观察群众舞蹈,并且从农民喜欢的“二人转”中汲取营养。

  1973年,崔善玉重回舞台。在复出后的首次演出中,她一边流泪,一边跳舞。此时,生活的磨砺与生命的沉淀使得崔善玉的舞蹈在充满张力与激情四射的同时,又多了一份游刃有余的驰骋与从容不迫的沉着。贾作光曾这样评论崔善玉的舞蹈:“这种激情将纯粹的舞蹈韵味动律控制有度,只有成熟的艺术家才能表现出来。这样的艺术修养更是长期在舞台实践中积累起来的。如果没有艰苦、辛勤的劳动,刻苦的钻研,精心的实践,是不可能取得这样丰富的经验的。”

  从和龙县的田间地头到北京的人民大会堂,无论舞台大小,“为了保证演出的质量,每次开演前拒绝见任何人,也不做任何与演出无关的事情”早已是崔善玉不成文的规定。对她而言,每一次的演出犹如一场精神仪式。每当大幕拉开,灯光亮起,她仿佛开始了同另一个世界和另一个自己的对话:一呼一吸吐纳生命律动,一声击鼓响彻云霄洞天,一次举臂是昨日的云淡风轻与当下的从容不迫,一个鹤步又仿佛蕴藏了人世间无尽的沧桑与美好……舞台上她一个人的表演往往能填满整个剧场的空间,让每一个观众的心灵都为之吸引和撼动。

  作为一名朝鲜族舞蹈艺术家,崔善玉认为中国大地上的朝鲜族文化是由中华民族母体文化孕育而生的,如何创建和发展中国朝鲜族舞蹈体系,让中国朝鲜族舞蹈成为当代中国文艺百花园中鲜艳璀璨的花朵,一直以来都是崔善玉孜孜以求、不断求索的重要课题。

  为了探求中国朝鲜族舞蹈发展更为多样的可能性,崔善玉曾接受芭蕾舞、中外民间舞、中国古典舞以及打击乐等方面演技和理论知识的系统训练。参与舞剧《宝莲灯》、《金斧子和银斧子》的演出,前苏联芭蕾舞专家古雪夫称赞她的表演“纯朴、优美、含蓄”。之后她长期在吉林省歌舞团担任芭蕾舞和民间舞教员。

  外面的世界并没有消退她作为一名朝鲜族舞蹈家的民族底色,长期以来的学习和实践经历愈发让她坚定地相信:“中国朝鲜族舞蹈是在中国大地上成长发展起来的,一旦离开这块土地,便会失去根基。它需要在与汉族、满族和其他少数民族的共同建设和生活中重新发展、完善自我。”

  从艺60余年,崔善玉从未离开过生于斯、长于斯的故土家园,长白山明媚的日光和鸭绿江奔腾的激流哺育了世世代代的朝鲜族人民,也成了她一生表演、创作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灵感源泉。她说:“我始终认为艺术还是要为人民服务的,所以我一直坚持到民间去寻找素材。民族精神是民族舞蹈之本,民族情感就是传承民族舞蹈语汇的动力。”

  为了创新发展朝鲜族“刀舞”,她曾冒着酷暑,步行20多里,到延边珲春市的农村向85岁高龄的民间艺人学习。由于朝鲜族舞蹈尽管上身语汇丰富,但是下肢动作较为单一,为了打破这一局限,她又吸收了河北“刀舞”与中国古典舞的身法姿态,并且借鉴了芭蕾的脚下动作,成功地将朝鲜族“刀舞”由传统的女性舞蹈发展为男性舞蹈,并创作了舞蹈作品《勇士的欢乐》。

  《勇士的欢乐》自首演后,就受到了吴晓邦与戴爱莲等舞坛前辈以及全国舞蹈界的共同关注与认可。崔善玉对于中国朝鲜族舞蹈的改革与创新一方面回答了如何进行古今对话,即朝鲜民族舞蹈如何继承与发展的问题;另一方面对于如何处理民族舞蹈的民族身份问题,即如何实现民族与国家的同时“在场”,也具有启发性。之后,崔善玉多次应邀到全国各地表演、教授“刀舞”等朝鲜族舞蹈,并在世界多国演出,再一次印证了“民族的也是世界的”。

  (编辑:杨晶)


注:本网发表的所有内容,均为原作者的观点。凡本网转载的文章、图片、音频、视频等文件资料,版权归版权所有人所有。

扫描浏览
北京文艺网手机版

扫描关注
北京文艺网官方微信

返回首页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霞光里15号霄云中心B座710 邮编:100028 电话∶010-69386267 传真∶010-69387882
河北省保定市复兴中路1196号 邮编:071051 电话:0312-3199988
北京文艺网版权所有 Email:artsbj@artsbj.com 京ICP备12048767号 公司营业执照:91110105802944599P
北京文艺网授权法律顾问单位:北京市京翔律师事务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