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库|摄影赛事|采风天下|快乐聚焦|器材天地|知识园地|访谈|评论|摄影家|艺术人生

身为巴黎漂却无视埃菲尔铁塔,怪老头甘愿做摄影界梵高

2017/02/16 14:06:55 来源:FOTOMEN  作者:MC
你们想象过,在雄伟的埃菲尔铁塔(Eiffel Tower)正式落成之前,旧巴黎是什么样子吗?

1.jpg


  你们想象过,在雄伟的埃菲尔铁塔(Eiffel Tower)正式落成之前,旧巴黎是什么样子吗?下面就来欣赏一下那时候的巴黎吧。


  复古照相馆前面的橱窗如此静好


2.jpg


  还有这幅如诗如画的壁炉……


3.jpg


  旧巴黎时代的游乐场


4.jpg


  克里希林荫大道“地狱歌舞表演剧场”(Cabaret de L’Enfer, boulevard de Clichy)——巴黎非常有名的恐怖秀表演剧场,甚至后来还有电影致敬它


5.jpg


  致敬的电影海报


6.jpg


  这些120多年前的旧巴黎的照片,都由一个奇怪的“街头”摄影师拍摄 —— 明明埃菲尔铁塔近在咫尺,他却对它提不起半点兴趣,而是毕生都在拍摄旧时代即将消逝的巴黎街道。他是个不折不扣的“巴黎飘”,勇于直面惨淡的人生,敢于一生只拍一座老城,他的摄影技艺精湛至极,他却谦逊地忘了以“大师”自居。


  友君今天提到的这个人,在当时是个与世无争的“怪老头”


  他却被后世誉为法国现代摄影之父:让·尤金·奥古斯特·阿杰


7.jpg


  尤金·阿杰的摄影理念在当时非常超前,直接跳过了自己生活的20世纪前半叶,你能在后世诸多现代大师的作品中,看到他的影子。无数大师——本雅明、安塞尔·亚当斯、贝伦尼斯·阿博特都对他赞誉有佳。


  阿杰大数据


  摄影界的梵高


  在艺术道路上,他的经历和梵高雷同,但又比梵高幸运一些。阿杰生前默默无闻、生活窘迫,临近去世他的艺术价值才被世人发掘。


  超现实主义摄影大师曼·雷的邻居


  命运女神仿佛总是和阿杰擦肩而过,他和摄影大师曼·雷(Man Ray)同住一条街20多年,却直到生命的最后几年,才被曼·雷发现。


8.jpg
Berenice Abbott,曼·雷拍摄


  不过阿杰真正的伯乐,还当属曼·雷的学生贝伦尼斯·阿博特(Berenice Abbott),她被阿杰的照片深深吸引,并花费一生的时间,向世界介绍和推广尤金·阿杰。阿杰有今天的地位,也正是归功于这位女大师。


  阿杰一生创作了1万余幅作品


  包括商店橱窗、建筑物入口、拱廊、街景、公共场所和私人花园,更包括街头涌动的人群、小商贩、妓女、和从事日常劳动的工人。









  大师是如何炼成的?


13.jpg


  “一入摄行深似海”


  阿杰直到40岁他才入了摄影坑,然后就再也没出过坑。


  他是个地地道道的文艺青年,他梦想是成为一名画家,但命运却和他开了一个玩笑,让他去做了演员,之后,他又经历了几年的龙套生涯。但无论如何,阿杰的生活从未离开过艺术。


14.jpg
年轻时的尤金·阿杰


15.jpg
尤金·阿杰的影子自拍像


  他使用的是19世纪50年代作古的技术,与最笨重的木架摄影器材,却不带任何矫饰地记录下事物真切的影像,迸发出真正的现代主义精神。究竟什么是现代主义呢?用阿杰的作品举个例子,那就是直接和纯粹。


  换句话说,就是:“树就长在那里,所以我就那么拍了……”





  现代主义的要义之一,就是用最直接的方式表现事物最真实的一面。而阿杰正是这么做的。这两幅照片也许会被有些人认为构图有问题,但友君告诉各位,后世无数大师都采用过类似的构图。


  “永远的缪斯——旧时代的巴黎”


  每一个艺术家背后都会有一个或者一群给他灵感的缪斯,而阿杰的缪斯就是旧巴黎。大家都在拍画意摄影,钻进了与绘画一争高低的牛角尖时,他却每天背着作古的大画幅相机在巴黎街头流连。













  1892年阿杰开始创业项目“艺术家档案馆”,他并没有想要发家致富、一举成名,而是谦卑地把自己拍摄的照片供给画家作为绘画参考资料。在这个拍摄过程中,阿杰迷上了巴黎。1898年他正式开始老巴黎的拍摄项目,一拍就拍了30多年。正如他自己所说,他拥有了巴黎的一切。


  “艺术家档案馆”系列作品,突出了阿杰对事物纯粹的表现









  “被过度解读的阿杰”


  作为法国现代摄影之父,他不仅出现在纪实摄影领域,也出现在超现实主义领域。甚至有人说他是一个马克思主义者,因为他拍摄了很多工人阶级的照片。但是阿杰对于自己的定义却是:一个商业摄影师。


29.jpg


  曼·雷请求把阿杰的照片作为《超现实革命》第一期杂志封面时,阿杰只说了一句:别把我的名字放上去,这只是我拍的一些档案而已。所以在他看来,摄影是工作也是爱好,只不过是稀松平常的事。


  在阿杰有生之年,没有出版过一本影集也没举办过一次影展,阿杰对于他的作品没有留下任何话。阿杰的“不说”使得他的作品有了多种多样的评价。







  曼.雷在阿杰的照片中看到了超现实主义、“纽约肖像摄影师”贝伦尼斯·阿博特在阿杰的照片中看到了纪实主义。不同的人在阿杰的照片中看到了自己的影子。但事实上,阿杰拍摄巴黎既是生活所迫,又是兴趣所致,拍摄内容既有业务要求又夹杂着个人审美。


  (编辑:安莹)


注:本网发表的所有内容,均为原作者的观点。凡本网转载的文章、图片、音频、视频等文件资料,版权归版权所有人所有。

扫描浏览
北京文艺网手机版

扫描关注
北京文艺网官方微信

返回首页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霞光里15号霄云中心B座710 邮编:100028 电话∶010-69386267 传真∶010-69387882
河北省保定市复兴中路1196号 邮编:071051 电话:0312-3199988
北京文艺网版权所有 Email:artsbj@artsbj.com 京ICP备12048767号 公司营业执照:91110105802944599P
北京文艺网授权法律顾问单位:北京市京翔律师事务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