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库|摄影赛事|采风天下|快乐聚焦|器材天地|知识园地|访谈|评论|摄影家|艺术人生

摄影不是艺术,更不是社会纪实 | 森山大道的“记录”

2017/09/15 15:11:10 来源:文艺星球  
   
摄影应该不再成为艺术,不应该再用来表达情感,当它成为不折不扣的记录,就有了意义。

1.jpg

  森山大道:《记录》,2013年


  摄影应该不再成为艺术,不应该再用来表达情感,当它成为不折不扣的记录,就有了意义。


  ——中平卓马


  “赤裸的现实”,对现有的摄影以彻底的批判,冲洗写真之上的意义内容,去接近在意义和无意义分化之前的世界。


  ——清水穰


  1972年7月20日,34岁的森山大道编辑出版了独属于自己的出版物:《记录?第1号》。这本杂志并非专题拍摄,没有任何固定的主题,16页16开的小册子,内容都是森山式的影调强烈的黑白摄影。在此之前,集结了中平卓马、多木浩二、高梨丰、冈田隆彦和森山大道,仅仅出版了3期的灵魂刊物《挑衅》已经停刊。由于长期为各类杂志工作,森山需要一本呈现自己自由创作状态的专辑,《记录》因此诞生。在连续出版了5期之后,因个人疲倦状态而突然停刊。三十年弹指一挥, 2006年11月1日,《记录》在出版人长泽章生的协助下得以复刊,《记录?第6号》问世。距《记录?第1号》出版整整34年、停刊33年之后,《记录》重新归来。


2.jpg


  《记录》的前5期内容,是森山大道对日本都市社会”挑衅“式的观察与记录。混乱的街道、行人、电线,充满情欲的广告牌,始终表达着都市的狂乱、焦躁与欲望,也是森山个人对时代的一种特别感受。由于在全世界游走拍摄工作,复刊后的杂志内容扩展至中国、法国、美国、西班牙、巴塞罗那等国家。但无论何时何地,始终是森山式的“犬的记忆”,“迈向另一个国度”,“光与时间的化石”。


3.jpg


  森山大道的摄影,一直有着强烈的”审丑“冲动:肮脏不堪的街道,五颜六色的垃圾堆,废弃的汽车、建筑,表情怪异的孩子和女人,街头欲女招贴……他似乎是在用一个黑漆漆的、让人无比窒息的负世界,来反抗这个充满了美好虚假愿望的正世界。继承了克莱因晃动、剧烈的摄影手法,安井仲治的超现实,细江英公的暗房技巧,东松照明的主观纪实,维吉、尤金?阿杰特摄影的直接性,安迪?沃霍尔“复制”的伟大理念,加之垮掉派文学的深刻影响,自我个性通过摄影的宣泄张扬,现代都市欲望社会的扑面而来,让森山大道独创出自己孤独狂野的摄影大法,始终坚持不懈地记录着,而且一直“在路上”,半个多世纪以来从未改变。


4.jpg


  可以说《记录》是森山大道更为放松、没有任何顾虑状态下的创作,不为商业性工作、不为摄影集的制作而拍摄下的作品,可以更为直接地表达他对这个世界的态度,因此他极为珍视。作为纪念,2008年5月1日,《森山大道个人写真志<记录>1-5号》的完全复刻版出版。70岁的森山大道特意为这本复刻版写下了一段文字,其中有一句,看似浅显,却意味深长:


  “我喜欢毛姆说的‘下雨了,就应该写下雨了’。这就是我为什么在36年前我34岁时开始《记录》的原因。我也这么看待摄影。”


  在森山大道看来,记录就是摄影,摄影就是记录。2016年我专访森山时,他正是这样说:“记录这个名称,当初是一个特别单纯的想法,没有任何深刻的意义,不用去想太多太复杂的美学意义。”这是一个从事摄影50多年、见山是山的智者最为坦诚的回答,他已经不需要去思考什么是摄影、什么是记录,这样永远在问却永远无法回答的问题。


5.jpg


  “记录”这一名称,看似简单,实则印证着森山大道以及当年以中平卓马为首的“挑衅”团体的理念:摄影不是艺术,更不是社会纪实,而就是我经过世界、记忆、复制、随时随地、不折不扣的记录,一种面向赤裸的现实本身、更为开放、更为彻底的美学主张。在艺术、纪实和记录之间,记录无疑是最直接、最完整的。艺术总是导向观念、构成、升华、精致化,从而缺乏现实的热烈与粗粝,虽然看似完美,却缺乏茁壮的生命力;而纪实,无论客观纪实还是主观纪实,都倾向于主题、专题、意义化,看似有力,实则视野有限;而且,纪实总在强加摄影一种社会正义与道德担当,过于纪实而忘了“记虚”,因此不可能真的纪实,更不可能忠实地记录自我的梦境。只有随时随地、不折不扣地记录,事无巨细,拍下所有,才能记录意义与无意义区分之前的一切,这才是摄影。或者说,摄影就是摄影,无需人为去界定,拍下眼前混沌的一切、拍下瞬间发生的就行,而且一直在拍,拍了50多年还一直在进行……这正是所说的“下雨了,就应该写下雨了”。


6.jpg


  复刊后的《记录》,从第14期加入了森山大道的数码彩色摄影,不再只是胶片暗房时代的粗颗粒、高反差创作,而是更加随心所欲、不加修饰的光影捕捉,并且地域、成书的数量也越来越多,蔚为大观,成为森山大道最具代表性的系列作品集。这些很少有人完整阅读研究过的“记录”,无疑是森山大道最自由、最具个性的作品,甚至比他那些知名的作品更加狂野刺目。技术或“艺术”对森山大道早已不是问题,摄影也不再是问题,森山大道只是不停地拍着,不停地记录着。已经有十年时间,森山大道都在用数码拍摄。当年轻人在手机、电脑上P出森山式的黑白暗房照片时,森山早已扬弃了自己,用廉价的数码相机复制得更真实。《记录》正是森山大道对自我不断的否定。到2017年,《记录》已出版了30多期。如今,79岁的森山大道依然身手矫健,步伐从容地在街头“记录”着。


  森山大道《记录》第1期至30期 封面大赏
































  (编辑:安莹)


注:本网发表的所有内容,均为原作者的观点。凡本网转载的文章、图片、音频、视频等文件资料,版权归版权所有人所有。

扫描浏览
北京文艺网手机版

扫描关注
北京文艺网官方微信

返回首页

相关文章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霞光里15号霄云中心B座710 邮编:100028 电话∶010-69387882
河北省保定市复兴中路1196号 邮编:071051 电话:0312-3199988
北京文艺网版权所有 Email:artsbj@artsbj.com 京ICP备12048767号 公司营业执照:91110105802944599P
北京文艺网授权法律顾问单位:北京实景律师事务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