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库|摄影赛事|采风天下|快乐聚焦|器材天地|知识园地|访谈|评论|摄影家|艺术人生

她镜头下的性感女神——贝蒂娜·雷姆斯

2017/02/24 13:12:20 来源:摄影迷  
   
贝蒂娜·雷姆斯,出生于1952年,她出道很早,20世纪70年代曾经是当红的模特儿。

1_副本.jpg
贝蒂娜·雷姆斯Bettina Rheims


  贝蒂娜·雷姆斯,出生于1952年,她出道很早,20世纪70年代曾经是当红的模特儿。她是法国著名的女摄影家,她的作品受到人们广泛的欢迎,正如她所说:“参加一个朋友的婚礼是很有趣的,当你坐在城镇大厅里,可以看到自己所拍摄的照片正好挂在墙上。”的确,你几乎可以在法国每一个城镇大厅里看到雷姆斯拍摄的名人照片。


  在结束了模特儿的生涯之后,雷姆斯在70年代后期开始了巴黎街头的拍摄,然后进入了繁忙的时装、肖像和广告拍摄领域。如今她的作品在世界各地展出,其中包括《现代恋人》(1990),《犹太人之王》(1999)——一本引起争议的和耶稣相关的书,画面中的耶稣或是身穿T恤或是裸体;书中还有十字架上殉难的妇女……


  镜头中的性感女神


  作为一位女性摄影家,贝蒂娜更喜欢拍摄女性,因为她发现了男人的“粗鲁”。


  她说:“我喜欢和女孩子玩游戏。就像在玩芭比娃娃。你可以选择服装,选择发型,使她们变得更为性感。我理解男人,尽管他们不承认,他们更喜欢玩自我崇拜的游戏,但是从不考虑是否具有男性的意味。”当然她不是反对拍摄所有的男性,但是她更多地喜欢和女孩一起工作。“即使是遇上漂亮的、性感的、很有风度的男人,我也宁可以其他的方式交往,而不是拍摄他们。”在法国,除了极少数的女性名人之外,绝大部分出名的女性都在她的镜头前呈现过裸体的形象,哪怕是拍摄时装画面,也始终会出现局部的裸体。


  雷姆斯镜头中的美女是如此的激动人心。随意的,老于世故的,自我感觉良好的,她们既是完全现代的,又充满了神秘的创造。她们就像是经典艺术中的女神,或者是一种符号的象征。尤其是经常出现的半裸体的女性,成为雷姆斯作品中的一种符号,甚至带来某种暗示:如果男性也来这样一种挑逗的话,那就是他们自己的问题。


2_副本.jpg

5_副本.png


6_副本.png


















  雷姆斯的《上海女人》


  她是这样描述整个拍摄过程的:“八年前我曾经在上海呆了48个小时,和辛迪·克劳馥做一些公益活动。有一天我穿越了整个城市,走了大约12个小时。我看到了许多美丽而难以置信的事情。这是现代上海的发端,古老的中国也依然存在;从;20世纪30年代到西方的现代交织在一起。最后我读到了一本描写当代上海的小说,使我明白了上海也有了性、毒品以及摇滚。这些东西在女性的身上又是如何反映的?于是我考虑可以拍摄10到15个城市中具有代表性的女性,但是这些女性都是如此具有个性,结果一直呆了六个月,拍摄了大约200名女性。老的,年轻的,无名的,富有的,贫穷的。”













  她通过各种各样关系,接触了上海的各种各样的女性,包括偶然经过上海的女人,形成了各种各样的风格:有的很纯净,有的很性感。有我们熟知的名人,有政府的高层,也有生活在底层的世俗百姓。  解读上海,解读上海女人,雷姆斯的画面也许是一个给人新奇的窗口。


33_副本.png
金星:京剧中的传统化妆


34_副本.png
棉棉:作家,床上抽红双喜香烟


35_副本.png
吕燕:模特儿,用花束作为胸前的掩饰


36_副本.png
朱哲琴:歌手,少数民族的代言人


37_副本.png
超长轿车中的周迅


  那天雷姆斯租了一辆超长轿车,带着周迅到各种拍照。“我让她带一件传统服装,她于是穿来了这件旗袍。在车上,有一个瞬间她突然躺倒了,露出了失神的神情。”


38_副本.png
模特吴斐怡


  雷姆斯在关于上海的照片中使用了大量红色,大概是为了中和这个城市带给她的灰色感觉。几乎赤裸的女孩身后是一张有些失真的“伟人画像”。虽然雷姆斯想要打破西方人当时对中国女性“刻板、屈服、软弱”的印象,但她的照片仍不时流露出西方人的偏好,出现了许多她所认知的东方元素。


39_副本.png
大世界的杂技演员


  “大世界”创办于1917年,最初以游艺杂耍和南北戏曲表演为特色。1981年大世界复业成为“大世界游乐中心”,是上海市民最喜欢的娱乐场所之一,雷姆斯在那里见到了许多一家老小前来游玩的上海人。这是其中的一名女杂技演员,在雷姆斯看来,她代表了“上海20世纪30年代的样子”。


40_副本.png
庆游行中的女军人


  2002年的国庆游行展出了许多新式武器和装备。雷姆斯在街上碰到了这个女兵,后者对于自己的军装非常骄傲,痛快答应了雷姆斯的拍摄要求。“我发现在中国,穿制服的人总是很骄傲于自己的这身衣服。”


41_副本.png
过万圣节的女人


  “当时中国人刚刚开始过万圣节,在一场派对上我见到了这个女孩。那天大家讲了许多好玩儿的事情。她们告诉我:两年前,我们还在吃狗肉;去年,我们开始养宠物,好多人带着小狗出门;今年,我们开始把狗染成粉色的了!”


42_副本.png
展示文身的女人


  “这是个文身师的妻子——他是个画家,文身只是个人爱好,照片右上角那幅国画就是他的作品。当时越来越多上海人开始接触文身,不过还很少有人会把文身露在外边。和文身一起产生的还有地下俱乐部,许多都没招牌,只能由熟人带着进入。”


  你看到了“什么”,但明明这“什么”又不在照片上。你感觉到有事发生,在照片以外,一条独特的神经牵引着你,那便是法国摄影师贝蒂娜·雷姆斯的作品让人激动难忘的地方。雷姆斯作品中的侵略性是摄影师与模特跨越舒适区的尝试,她的情欲不仅仅是女性的更是女权的,有别于情色画像里惯常的对女性外表的剥削。


  (编辑:安莹)


注:本网发表的所有内容,均为原作者的观点。凡本网转载的文章、图片、音频、视频等文件资料,版权归版权所有人所有。

扫描浏览
北京文艺网手机版

扫描关注
北京文艺网官方微信

返回首页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霞光里15号霄云中心B座710 邮编:100028 电话∶010-69387882
河北省保定市复兴中路1196号 邮编:071051 电话:0312-3199988
北京文艺网版权所有 Email:artsbj@artsbj.com 京ICP备12048767号 公司营业执照:91110105802944599P
北京文艺网授权法律顾问单位:北京实景律师事务所

恒温恒湿实验室 干式电机消防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