戏剧名家|戏剧写真|演出动态|戏剧评论|戏剧视频|戏剧教室|戏剧文本|人物访谈|札记随笔|理论家专栏

现代评剧《傻柱子艳遇》

2013/07/18 10:33:13 来源:北京文艺网  
   

  根据浩然小说《碧草岩上吹来的风》改编

  时间:二十世纪九十年代

  地点:北京东三河山区碧草岩上

  人物:牛新田——男,三十多岁,山里汉子,外号“傻柱子”。

  杨春苗——女,二十多岁,山里姑娘,外号“山里红” 。

  高  飞——男,二十多岁,山外人,外号“小白脸”   。

  第一场

  (前场第二天,春光明媚的上午。)

  (舞台背景是重叠的山峦,舞台分布着几块巨石,舞台中央一块大

  石头似一石凳,周围则小草青青)

  画外音:傻子傻,摸蚧嘎,

  人家摸仨他摸俩,

  到家就挨媳妇打。

  “媳妇媳妇你别打,

  我给你买大红马,

  你骑着,我赶着,

  丢了鞋,我捡着。”

  (牛新田气喘嘘嘘地上。)

  牛新田:(唱)人都说三十七八正当年,

  我今天只觉得不如从前。

  刚爬上瞪眼坡我就犯喘,

  好不容易才登上这碧草岩。

  难道我真的不中用了?

  看来我也真应该定下了这门姻缘。

  兄弟妹子发电报,

  让我火速把家还。

  为我找了哑吧女,

  相亲同时要交定婚钱。

  这简直就是做买卖,

  强扭下的瓜儿怎么能甜。

  可兄弟妹子们心疼我,

  怕我老了受孤单。

  人家的婚姻父母包办,

  轮到我弟弟妹妹硬把红线牵。

  他们把我当老家待,

  我也心中很舒坦。

  现如今彩礼给了一大半,

  最后只差三千元。

  我今天到家就算定,

  我不回家事算完。

  要那样兄弟妹子们会不高兴,

  他们受屈我不安。

  既然他们非要让我娶哑女,

  我也只能顺其自然。

  只要是全家都高兴,

  我就是吃苦也心甘。

  休息一会儿喘口气儿,

  精神抖擞再把家还。

  (坐在石头上,低头拣起一个钱包)

  (白)哎哟,这是谁的钱包哇?谁丢钱啦?

  (唱)牛新田拣到了钱心起波澜,

  不知道是谁丢了钱。

  这么多钱肯定是把大事办,

  丢了钱办不成大事该有多烦。

  农村人攒钱可真不易,

  这么多钱一点一点地攒得攒几年。

  也许跟我一个样,

  为媳妇借来凑来的钱。

  要真那样岂不是,

  钱丢了就好比丢了一个媳妇,

  要想再娶难上加难。

  要是遇上一个心眼小的,

  弄不好就会自寻短见小命就得玩完。

  有心把钱放在原处,

  丢钱的人要是不来更不安全。

  干脆我在这里等,

  等着丢钱的人他转回还。

  把钱交到他的手里,

  我再回家去定姻缘。

  想到此牛新田大声喊一句:

  到底是哪一位丢了钱。

  (白)谁丢钱啦?

  高  飞:(突然从观众席站起)是我的钱。(上台)哎哟,我的大哥啊,你拣着钱啦?

  牛新田:(如释重负地)没错。刚才在那块石头旁边草里拣的,我估摸着你就得回来找。

  高  飞:我回来找?啊,对,我能不找吗?快给我。(一把抢过牛新田手里的钱包紧紧地贴在胸口上)钱哪钱,钱让人愁,让人忧,让人高兴,让人激动。谢天谢地也谢谢大哥。大哥,俗话说见一面儿分一半儿,这钱您一半儿,我一半儿。

  牛新田:(拉高)别介,这是你的钱,我可不要。

  高  飞:哎哟,大哥,都说雷锋不见了,雷锋出国了,你可是个活雷锋啊。

  牛新田:这算什么呀,不属于自己的横抢竖夺,到头来也不会舒心,这钱是你的,即使丢了,也该物归原主。

  高  飞:(竖起大拇指)大哥,您的思想觉悟真高,用现在的话说,您真够得上文明标兵啦。

  牛新田:(摆手摇头)别这么夸,我是将心比心拿自家想人家,咱山里人抓挠点钱不容易,我也丢过钱,我知道丢了钱的人心里边是个啥滋味儿。

  高  飞:哟,大哥,您也丢过钱?

  牛新田:可不是吗。说这话那都十年前的事了。我俩妹子一瓢一瓢地喂了大半年才喂肥了一头猪。年前,我赶到山外集上给卖了,打算割点肉买点年货,回家高高兴兴地过个年。人家卖肉的把肉都给我割好了,我一掏钱,装钱的棉袄兜,嘿,破布缝的兜漏了。哎哟,我当时就跟泄了气的皮球一样,哪儿还有脸回家呀。家里仨兄弟俩妹子就等着我这个当家主事的大哥回去过团圆年呢。钱丢了没法买年货,我回去还咋见他们,怎么跟他们交待呢?就跟你刚才一样,爬这段山路最窄的地方,我真想一头扎到悬崖下面不活了。

  高  飞:真是的,丢钱的滋味拣钱的是体会不到。我今儿个遇上的事可比您过年丢钱严重的多,我媳妇在医院里难产,等着我送钱开刀动手术哪。

  牛新田:哎呀,那你还不快点去,这事可耽误不得。

  高  飞:对,我得赶紧去看看。(欲下)

  牛新田:哎,你先别走。

  高  飞:(吓一跳)怎么啦,大哥?

  牛新田:把钱包里的钱数数够不够。

  高  飞:哎哟,您吓我一跳,我当您反悔了哪。

  牛新田:背后人、当面钱,还是点一下好。

  高  飞:瞧您,这说哪儿去了,您是天底下最老实的大好人,我不相信老实人,我就不是人了。再见吧,大哥,我走了。(转身跑下)

  牛新田:小老弟,小心一点,别再弄丢了。(高飞幕后音:“哎,知道了,您就把心放在肚子里呆着吧。”)

  牛新田:(看着高飞下去的方向,摇着头下意识地摸摸自己的钱,不觉得嘿嘿笑了起来)嘿……一个哑巴,十有八九还是二婚,不然也不会等到三十岁才嫁人。唉!山里人打光棍打得都急红了眼。只要是女的,哪还管她是哑巴不哑巴、瞎子不瞎子,都拼命的往自己家里抢。我本来不该跟这帮老光棍儿们凑热闹,我还能熬得住,就算打一辈子光棍又该怎么样,山里男人活一辈子没摸着娘们儿的也不算少。可俩妹子、仨兄弟、仨兄弟媳妇比我还急。他们心疼我,我打光棍是他们的一块心病,都愿意看着我有自己的媳妇,有自己的孩子,有自己的家,那就由着他们的心思办吧。这可倒好人家是父母包办婚姻,轮到我这是弟弟妹妹包办婚姻,可我知足。他们把我这哥哥当老家待,我顺心。 啥哑巴不哑巴的,几个弟弟妹妹满意了就行了。(似自嘲又似自乐)这哪是我说媳妇,我这里是给他们办理终身大事呢。(杨春苗急火地上)

  牛新田:瞧。净顾着跟您唠叨啦,我也得回家啦。(欲下,转身看见杨春苗,先是一愣,以为遇上天仙,即而眼发直,又觉得失态不好意思,打算赶快离开。)

  杨春苗:(见牛欲下)站住。

  牛新田:(一愣马上收步)嗯?干什么?

  杨春苗:你捡了我的钱包要跑?

  牛新田:啊?什么?那钱包是你的?

  杨春苗:(先是惊后是喜,语调柔和地)那钱包是我丢的,我这儿就坐一会儿到下边嘀水泉找水喝,才发现自己的钱包丢了。

  牛新田:什么?那钱包真的是你的?

  杨春苗:没错。大哥,我叫杨春苗,家住在前山西八里沟。大哥,您快把钱包还给我吧。

  牛新田:你那钱包什么样的?

  杨春苗:红色的,尼龙绳编的。

  牛新田:哎哟,这事闹的,那钱包……

  杨春苗:(抓住牛的胳膊)大哥,求您,把钱还给我吧,那是我的卖身钱呀。

  牛新田:什么?卖身钱?

  杨春苗:大哥,我爸爸让钱迷住了心,看别人挣钱富了急红了眼,也跟着往混水里趟,靠山不吃山,非要做买卖倒化肥倒农药,结果上当受骗弄一批假药赔了净光,欠了一屁股债。他就狠着心肠,要把我卖了还债。我……我就值一万块钱吗?不,不,我不答应,我还年轻,我要做自己掌握自己命运的人。

  牛新田:对,姑娘,你说的对,再难再穷也不能卖身求荣。

  杨春苗:前几年,我侍候有病的妈妈,照顾上学的妹妹,书没念好,缺少文化,也没有后门找工作,家务事把我给拴住了,山上的活把我压倒了,我注定是飞不出山圈圈。可我有我的人格,我有我的追求,我想像小说里说的、电视里播的那些女人那样过遂心遂愿的日子,不能像牲口,只要 给钱,我就得跟给钱的我又不认识的人走。我爸爸硬说那边人家好,非逼着我答应这门亲事,人家好不好的,是用别人的尺子量的,不是用我的眼睛瞅准的,人家好就行?会傻干活,会出傻力气就行?我要嫁一个可我心的人,能有本事创建好日子的男人。可我怎么说,我爸爸都不听,他背着我拿了人家的钱,就是我刚才不小心掉的那笔钱。钱要丢喽,我拿啥退还人家呀,退不回钱我就得违心地嫁给一个我不愿意嫁的男人,你说我这辈子咋过?大哥,您就可怜可怜我,快把钱给我吧。

  牛新田:哎哟,这事闹的。(转一圈后)姑娘,我跟你说,在那块石头旁边草地上真拣到一个钱包、红的。

  杨春苗:就是我丢的那个。

  牛新田:可让一个小伙子认领去了。

  杨春苗?谁?你说,他是谁?

  牛新田:他……他……我也不知他叫什么!

  杨春苗:(怀疑地)不,你在编瞎话骗我,你骗我,我不相信。

  牛新田:(很受委屈地)姑娘啊,我都快四十岁的人啦,你去打听打听,我长这么大说过瞎话骗过人没有。我要不安好心,我要昧你一分钱,我就不是人生父母养的,就让晴天霹雷把我活活的霹死。

  杨春苗:大哥,我看你倒不象,可我的钱……那是我的命啊(顿足跺脚地大哭起来)啊……(哭到后来干脆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牛新田:(不知所措地)别这样,姑娘,别这样啊,有啥话咱慢慢说。

  杨春苗:你把我害得这么苦,我还说什么呀我?那一家还没有把彩礼钱凑齐哪,我就从我爸爸的柜子里把先送来的这一半钱给偷出来了。今儿个约了我姑父,让他陪着我暗地里把钱退给人家,从脖子上切断这根要我命的绳子。谁料想,钱还没送到,半路上就丢了,我爸爸要知道这事儿,不得翻了天哪。

  牛新田:你爸爸不顾你心里好受不好受,硬定这门亲事,不光是包办婚姻还强迫,让他自作自受,怨谁?怨他自个儿。

  杨春苗:不,不,我爸爸是个好人。都怨如今这社会上的那些不良风气,他躲不过那股歪风邪气,他这是让钱折腾的。他爱面子,讲义气。市场经济有风浪,他是让这些歪风邪气吹糊涂了。他要是知道了这件事儿,就算退了这桩婚事,他也得还人家的彩礼钱。这不又往他背的债上面再压一块石头吗?我爸爸有高血压,他要是急出个好歹,我那两个没成人的妹妹可咋上学,我那体弱多病的妈可咋熬哇?

  牛新田:姑娘,你不知道买卖婚姻是违法的吗?你可以到法院去告他们,法院准得判决免掉,你就不用还了。

  杨春苗:不行,不行,这么办太缺德。男的那边人不是那号坑国家、害百姓挣的黑心钱发了财的,他们是靠劳动挣的钱,这多不易呀,他们也是因为儿子说不上媳妇,没别的路子可走,让这股风逼的,哪能让人家倒霉遭殃呢。

  牛新田:嗯!你这话说得通情达理,姑娘,你是个好心肠的人。哎?那里边到底装了多少钱。

  杨春苗:五千块。

  牛新田:五千块?这你就别哭,也别愁了,这钱全包在我身上,我赔。

  杨春苗:(惊讶地)什么?你赔?

  牛新田:(背过身去从裤裆里掏出钱)真对不起,眼下只有三千块,差两千,过几天我一定补上。给。

  杨春苗:不,我怎么能用您的钱哪?这可不行,这绝对不行。

  牛新田:这事本来也怪我,你就不用客气了,给,快拿着。

  杨春苗:(两手缩到背后)不行,不行,你快把钱收起来吧,我没有权力让你这旁不相干的人跟我一块倒霉,你也没有那个义务和责任。

  牛新田:不!我有责任。都怪我太轻信人啦,也怪我没有察问一下。就把你的丢的钱给了那小子。我把捡到钱,给了不该给的人,怎么能说没责任呢?我也有义务,社会上的有的人,都应该强者帮弱者。这个权力是我自愿给你的,你也理所当然享有这个权利,因为眼下我比你强,强的人就应该帮助向弱的人伸出热手帮一把。你放心,我倒点霉,很快就会让我把它赶跑,我有的是力气,我能把给你的钱,用力气挣回来。人的力气是用不完的。用不完的力气可不向银行存款,存多少都会取出来多少,而且远可以获得利息。储存力气,舍不得力气,那会白白地浪费了力气。浪费力气,那不就等于白活了吗?(把钱放在一块石头上)快拿起来吧,碧草岩上的风大,别让风刮跑喽!(转身欲走,又转回头)姑娘,缺那两千块钱,我牛新田,在三河市燕郊开发区汇福食品有限公司工作,现在正在燕发 区建汇福家园哪,到单位找我方便,我大小还是个头呢,过几天你就去,我一定如数给你。(下)

  杨春苗:(呆若木鸡地看着牛新田去的方向,低下头,拣起钱仍然看着,唱)

  春苗我好像在做梦,

  牛新田是个谜让人看不清。

  平白无故给我三千块,

  拿着钱我心里一个劲地直扑腾。

  萍水相逢非亲非故的把钱送,

  也不知他是傻来还是灵。

  不明不白的钱我可不能用,

  怕是陷井,又怕是坑。

  好在他说出了地址名姓,

  还钱时我再把原因查明。

  是好人我必须对他有好报,

  是坏人我也要把钱还清。

  是好是坏琢磨不定,

  更不见姑父来心更难平。

  (编辑:王日立)


注:本网发表的所有内容,均为原作者的观点。凡本网转载的文章、图片、音频、视频等文件资料,版权归版权所有人所有。

扫描浏览
北京文艺网手机版

扫描关注
北京文艺网官方微信

返回首页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霞光里15号霄云中心B座710 邮编:100028 电话∶010-69387882
河北省保定市复兴中路1196号 邮编:071051 电话:0312-3199988
北京文艺网版权所有 Email:artsbj@artsbj.com 京ICP备12048767号 公司营业执照:91110105802944599P
北京文艺网授权法律顾问单位:北京实景律师事务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