戏剧名家|戏剧写真|演出动态|戏剧评论|戏剧视频|戏剧教室|戏剧文本|人物访谈|札记随笔|理论家专栏

《荆轲刺秦王》

2013/07/30 11:13:37 来源:北京文艺网  

  一、

  旁白:荆轲者,卫人也……谓之荆卿。下面出场的,就是荆轲和他的好基友——高渐离

  (荆轲、高渐离手挽手上,一边唱一边跳)

  唱:好基友,好基友和知心的朋友,离不开的好基友,好基友~~

  (下场)

  二、

  太子丹:最近生意不好做啊,秦国老是欺负我们,你去帮我把秦王杀了吧。太子丹可真够直接的

  田光:不不不,我已经老了!秦王喜欢年轻的!呵呵,这个更直接。

  太子丹:那你去给我找个年轻的来。

  三、

  (田光在房内踱步)田光:谁跟我有仇呢?(恍然大悟状)荆轲!

  (田光敲门)荆轲(满口方言):谁啊?

  请把荆轲所有的“我”都读成“ne”,其余的自己体会

  田光:我,田光。

  荆轲:是你啊,你欠我钱还没还呢!

  田光:你帮我杀个人吧。

  荆轲:不行!

  (田光突然跪倒,抱住荆轲的腿就晃)田光:我求求你了!

  (荆轲使劲踹田光)荆轲:不行,这是原则问题,我……

  (话没说完,田光被踹死了,搁地上躺ti直)

  (荆轲小心地上前试了试田光的呼吸,猛地跳起)荆轲(对着观众):我杀人了!我杀人了你知不知道!(自言自语)不行,我得去!

  四、

  某太监:荆轲求见~~

  太子丹:准——

  (此时少女时代的《GEE》响起,荆轲快步走上)

  (音乐停)

  (荆轲跪下行礼)

  荆轲:不知太子找我有何贵干?

  太子丹:额……那个……你去帮我把秦王杀了。

  荆轲:不行!我不能杀人!

  太子丹:我给你十个美女怎么样?

  荆轲:不行,这是原则问题!我是个有原则的人!

  太子丹:那我给你十个壮汉好了!

  (荆轲猛然抱住太子丹大腿,两眼放光)荆轲:我干!!

  五

  旁白:转眼到了送别时刻。

  (荆轲摸摸脸)荆轲:这个风啊,刮人脸!(又试试水)这个水啊,冰渣凉!我这一去啊,可就再也回不来咧!

  (远处传来一声呼唤)高渐离:荆轲!

  (荆轲转身,高渐离拿个笔敲打着矿泉水瓶子,跑着外八字就上来了)(如果你语文课文学的还不错,这就是击筑了)

  (荆轲慢慢伸出手)荆轲:渐离!

  (高渐离瞬间扔掉矿泉水瓶子和笔,握住荆轲的手)高渐离:轲!

  (二人深情对望,三龙套挽着手,整齐的晃着)龙套们(唱):你那么爱他,为什么不把他留下,为什么不说心里话,你深爱他,这是每个人都知道啊……(《那么爱他》)

  荆轲:渐离!你怎么来了!

  (高渐离低头)高渐离:荆轲,其实,有句话,我一直想对你说。(突然抬头,目光坚定)我已经喜欢你很久了!

  (荆轲含泪)荆轲:什么也别说了,我都懂,那十个壮汉就留给你吧!

  (荆轲转身,三龙套上来把高渐离拖下,高渐离真气爆发,将三人震开,抢过话筒)

  高渐离(唱):确认过眼神——(《醉赤壁》)

  (荆轲泪流满面,唱完后,高渐离被脱下)

  六、

  旁白:荆轲一行人感到了秦国。(荆轲秦舞阳上)没错!现在跟在荆轲后面的,就是十二岁杀人的勇士——秦舞阳!

  (秦舞阳手里拿着砖头,驼着背,回头一瞥)秦舞阳:妈个孬X!这点会不会被屏蔽?

  某太监:荆轲求见~~

  (秦王穿着《火影》里“晓”的衣服)

  秦王:准!

  (荆轲进入宫殿,双腿直抖,秦舞阳将捧着砖头举到头顶,直接蹲倒)

  秦王:你……

  (秦王与荆轲同时抬头,目光交汇,霎时间,天地交会风起云涌基情四射)

  (《我心永恒》响起)

  (秦王缓缓站起,衣服半褪,搭在肩上,与荆轲翩翩起舞)

  (秦王接过话筒,唱)秦王:既然爱了就不后悔,再多的苦我也愿意背,请让我给你安慰……(《爱如潮水》)

  (唱到一半,秦王突然觉得失态,扔下话筒跑回龙椅上)秦王:你有何事?

  荆轲:我是来杀……不不不,我是来给大王送地图的!

  秦王:噢噢,呈上来。

  (荆轲捧着语文课本上去了,翻给秦王看)荆轲:大王你看,H2O和那个什么……

  秦王(恍然大悟状):噢,H2O……

  荆轲:你看,还有《刺客列传》!

  (荆轲终于翻到最后)荆轲:ca!我刀呢!(瞬间恢复常态)没事没事……

  (秦舞阳突然从怀中掏出一物)秦舞阳:荆轲接剑!

  (荆轲接住一看,一根胡萝卜)荆轲:ca!这什么玩意!

  (秦王大惊失色)秦王:护驾!

  某太监:有刺客!

  (夏无且以三步上篮的傻X姿势冲向荆轲)

  某脸:无且他出手了,他真的出手了!他绕过了所有人!他晃过了所有的人!他不是一个人在战斗!

  (夏无且将手中的书包扔出,秦王突然站起,抱住荆轲,书包打在了秦王的头上,秦王到在荆轲怀中,两人深情对望)

  我必须说,太深情了,后来双姐都说她败了

  (秦王缓缓滑到地上,无且尴尬的挠挠头)夏无且:额……我怎么打错人了……

  (无且转身指着观众)夏无且:你看到什么吗?你看到什么吗?你什么都没看到吭!

  (无且指着荆轲)夏无且:你!你去当皇帝去!

  (荆轲扔下胡萝卜,将秦王的衣服扒下来披上)

  (荆轲指向秦王尸体)荆轲:把这一摊东西给我弄走!(又指指秦舞阳)把这个怂货给我拖下去!

  (某脸和战神上,拖走两人)

  (画面定格)

  旁白:现在大家知道了吧,当年统一六国的秦王,就是行刺未遂的荆轲!

  我再也不相信爱情了!!!!

  ——完——

  (编辑:王日立)

注:本网发表的所有内容,均为原作者的观点。凡本网转载的文章、图片、音频、视频等文件资料,版权归版权所有人所有。

扫描浏览
北京文艺网手机版

扫描关注
北京文艺网官方微信

返回首页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霞光里15号霄云中心B座710 邮编:100028 电话∶010-69386267 传真∶010-69387882
河北省保定市复兴中路1196号 邮编:071051 电话:0312-3199988
北京文艺网版权所有 Email:artsbj@artsbj.com 京ICP备12048767号 公司营业执照:91110105802944599P
北京文艺网授权法律顾问单位:北京市京翔律师事务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