戏剧名家|戏剧写真|演出动态|戏剧评论|戏剧视频|戏剧教室|戏剧文本|人物访谈|札记随笔|理论家专栏

破规矩(完整版)

2013/08/07 16:27:18 来源:北京文艺网  

  杨六男:(绰号蔬菜王)

  王秘书:(老龄委秘书)

  四婶子:群众演员。50岁左右

  道具:杨六男家,桌椅及墙上奖状等

  杨六男欢天喜地地手执奖状上。

  场景一:蔬菜大棚外

  杨六男:(边唱边跳,手拿蔬菜)蔬菜棚的蔬菜真好呷,欠得你油滴滴…哈哈哈……!

  四婶子:(从路边经过)哟,蔬菜王又研究啥呢?

  杨六男:没研究啥,(边往家走边聊天)

  四婶子:听说前两天你得了一夹人民币?

  杨六男:哟,消息灵通啊,都是别人看得起我,头两天老龄委开会发奖状,老人头还奖夹一百张……

  四婶子:不错啊,给俺看看?

  杨六男:(欲掏口袋)财不露白,不给你看!

  四婶子:六爹,你咯样有狠,何是堂客跑夹咯久不肯回来喽?

  杨六男:不是她不肯回来,而是我不喀接。政府下大力气搞菜篮子工程,她非得要我作田,一点超前意识都冒得,两公婆一世何得原。于是乎,于是乎就冒得路哒。

  四婶子:六爹吧,口里讲起咯硬,未必心里不想喃?

  杨六男:想么子想?我蔬菜王要找个把漂亮堂客们,那还不是分把钟的路,懒跟你们择得。

  走到家门口欲进院子传来吆喝声:“六爹,站哒!六爹,站哒咧……!”

  杨六男:(止住)六爹站哒?想抢我的钱哦?!(气)你怕么是瞎哒…

  哦,来只戴眼镜的,不敢抢,瞎起咯尸打我不赢。

  王秘书气喘吁吁小跑到面前。

  王秘书:哎呀六爹呃……(近视眼,盯着望)是六爹不喽?[NextPage]

  杨六男:(没好脸)你在咯里洗脸哦!

  王秘书:(念叨)我以为是头牛咧。

  杨六男:(动气)你几时看见咯样漂亮的牛哇?!你到底是哪个哦?

  王秘书:哦,我姓王……是新上任的……区长……

  杨六男:(惊喜)新上任的区长?难怪冒见过,快请屋里坐。

  四婶子:看来人,怕是又给你送钱来了,你才不外露,我也不看了,拜拜。

  杨六男:你真会看人办事啊,不怪别人说你(人)精四婶,好了不送了,我跟这个王区长聊聊怎么给我钱,哈哈,请王区长。

  俩人进屋。

  场景二:室内

  杨六男:区长你坐,我泡茶。

  王秘书:六爹等等,我的话还冒讲原,我是新上任的……区长的秘书小姓王。

  杨六男:累你一句话一次性的讲原喽…秘书小姓王呃!(自语)何解取只日本名字?

  王秘书:喊我王秘书就行。

  杨六男:王秘书找我有么子好路?还有奖金哪?

  王秘书:不是的,散会以后新上任的区长想找你聊一聊,结果一溜烟跑夹哒,害得我斗屁股就追。

  杨六男:新区长到底找我是么子事情咧?

  王秘书:(严肃地)新向你区长转达市政府重要决定……

  杨六男:(惊住)哦?么子重要决?

  王秘书:跟你找个堂客!

  杨六男:这…王秘书,有只事不晓得区领导清白啵,我是有堂客的,只是跑夹两年哒,我们还冒办离婚手续的。

  王秘书:领导考虑你们已经分居两年,符合离婚条件。为了支持你发展蔬菜种植,决定跟你找一个世界上最好的贤内助。

  杨六男:莱温斯基?[NextPage]

  王秘书:不行,那是克林顿的画符子,是只二手货。

  杨六男:你转告区长,非莱温斯基不娶!

  王秘书:(乞求)莫喽六爹呃,你要让我当秘书的过得门噻!喋,你看喽,(掏出三封信)咯是区长委托我从几百个堂客们中间,精心挑选出来的三位优秀堂客们,还跟你写哒求爱信。

  杨六男:(生气)王秘书呃,未必我六爹找堂客的路也要搞行政命令哪?我想不通。

  王秘书:你想不通我更想不通咧,追你的堂客们一大摞,我到如今还冒一个!明天打张辞职报告,跟你学种蔬菜喀。

  杨六男:好好,看哒你作孽,念两封把我听下看!

  王秘书:(拆一封念)姑娘我今年二十八,六爹带领我把财发。贩卖蔬菜赚哒钱,姑娘我天天像过年。心里的话儿告六爹,你是我心中的那个他……

  杨六男:咦!咦!

  王秘书:赶牛哦?

  杨六男:请问你帮我找只堂客还找个女?她二十八岁,我二十八公岁,走得一起那看得?!晓得的我们在谈爱,不晓得的还以为我六爹是扎人犯子,不行!

  王秘书:是细哒点,让把我还行,换一个。(拆第二封)咯个年纪稍微跟你相近点。

  杨六爹:嗯,咯还差不多,念。

  王秘书:(念)大嫂我是五保户,贩卖蔬菜我致哒富。全靠六爹的品种好,外商订货的真不少。六爹六爹我爱你,就像老鼠爱大米。愿意跟你动婚姻,照顾好你的后半身……

  杨六男(感动地)太好哒!我种蔬菜她销蔬菜,而且年纪又相安,我看可以见面。

  王秘书:还冒念原咧。(念)…爱你的人,唐桂香,年龄,八十五。

  杨六男:(惊得溜到地下)哦?我等于找只娘!是她照顾我还是我照顾她喽?

  王秘书:互相照顾互相照顾。

  杨六男:我送把你!

  王秘书:我有娘哒我有娘哒。

  杨六男:你咯不是害我,别个结婚送四铺四盖,我和唐婆婆结婚怕么要送寿衣寿被,外搭一只纸屋子,连新房都砌好哒!

  王秘书:六爹吧,癫子脑壳蓄西式头,将就点算哒喽,唐婆婆其实站远点看还像林青霞咧。

  杨六男:(爆发)瞎子呃,再讲老子要发宝哪![NextPage]

  王秘书:六爹莫发气,咯里还有位。

  杨六男:不要!

  王秘书:二不过三,咯是硬性指标哪,新区长讲哒,不要也得要!

  杨六男:讨堂客也搞摊派何是啊?告诉你的新区长,六爹是扎傲脾气,不要!

  王秘书:六爹呃,你总要给区长一点面子噻,再又讲新官上任三把火,你莫要他第一把火就烧你睐

  杨六男:他就是把我烧成灰,也冒面子把!

  忘秘书:六爹莫发气,区长交待,至少你们要暂时同居一段时候,培养一下感情,实在不行走人。

  杨六男:(震惊)么子?同居?那你咯只新区长就有蛮开放啦,我要告他!

  王秘书:莫告,同居的问题在市委常委扩大会议上一致通过。

  杨六男:那我就往省里告。

  王秘书:省长来电话明确指示,坚决支持。

  杨六男:那我就往中央…不告哒。(威武不屈地)你回喀转告区长…宁可变猪,也不同居!你走不走?我要到蔬菜园喀。(欲走)

  王秘书:(大吼)站哒!六爹,你走哒你莫后悔喃!

  杨六男:你就是打110我也不同居!

  王秘书:(掏出一张相片)不同居可以,你在咯张相片上签个字。签完字我走人。

  杨六男:签就签!想我六爹拿得起放得下,从来冒怕过。九九年丢掉锄头种蔬菜我带的头,为了搞无公害蔬菜我带的头,引进新品种不怕亏本我带的头,科学棚栽亩产***斤也是我带的头。抵制同居风六爹我今天也要带咯头!拿笔来,我签!(欲签)

  王秘书:(捂照片)六爹,你晓得她叫么子名字啵?

  杨六男:就是叫萨杰尔夫人我也要签!

  王秘书:她叫胡梦男!

  破规矩(小品)

  人物:

  安装工老王,五十左右,精明。[NextPage]

  安装工小李,二十几岁,油腔滑调。

  老韩嫂,家庭妇女。

  老韩,韩永盛,余姚市道德模范。

  背景:

  一户人家的客厅,墙上开窗,室内陈设简陋,黑白电视机,老式沙发,老式木桌。

  (配音:“吱嘎”的刹车声。

  小李从龙头上一个大撒手,跳下来。老王也扶着空调箱子从三轮车上爬下来。)

  小李:虽然时近中午,肚里石磨碾过,为了多挣钞票,饿肚也是心甘。我,家电商场空调安装工,年近三十,没房没家,(两手一摊)谁让房价那么高?

  (过去和老王一起搬空调箱子)王叔,今天这户人家,还是按老规矩办事?

  老王:那当然!不依规矩,不成方圆嘛。

  小李(放下空调箱,面向观众说)家家有本难念的经,老王上有生病的爹,下有要娶媳的儿。那个谁谁说的?人生最大的悲哀是人死了,钱还没花完,人生最大的痛苦莫过于钱花完了,人还在,我俩就是苦藤上结的俩苦瓜。

  (两人抬起箱子走到一楼门口,放下,小李敲门,门开)

  老韩嫂:你们什么事?

  老王、小李:你家买的空调,我们来安装。

  老韩嫂:我们没买空调啊!

  老王:(递上单子)这安装单上写的不是你家?

  老韩嫂(接过看):地址是我家的,可老头子早上出去,没说要买空调啊?

  小李:阿姨,兴许侬老公是给侬一个惊喜呢!

  老韩嫂:他哪来介多钞票?(面向观众)我家老头要买辆电瓶车,汶川、玉树两场地震,买车钿一捐再捐,从开始积钱到今年骑上,整一个五年规划。现在他一下子发横财了?

  (朝向小李、老王):我打个电话问问。

  (老韩嫂进另一个房间。)

  (老王、小李环顾四周)老王:电风扇锈迹斑斑,沙发比人家扔掉的不会好,桌子裂缝比八十老太的皱纹还多,电视机还是黑白西湖。[NextPage]

  小李:都可以进古董店了。

  老王:看样子这户人家多的钞票是拿不出的,就要一个巴掌。

  小李(举一巴掌):我们的老规矩是:收一巴掌讲人情,(举起二掌)收二巴掌讲交情,(一手翻个面)收三巴掌讲常情,(另一手也翻个面)收四巴掌讲行情。

  (老韩嫂回客厅)老韩嫂:老头子说空调铜钿还要积起来呢。

  老王(声音着急)你们不签单,我们不好交差呀!

  (屋里电话铃响)老韩嫂:我去接电话。

  老韩嫂(兴冲冲出来):是我家的,儿子替我们买的。

  老王:这下好了。

  小李:马上安装,时间就是金钱。

  (两人开始拆包装,又拿出工具,连电线等)老王:大嫂,侬儿子收入老高吧?

  老韩嫂:也就刚过得去。

  老王:那侬儿子咋介孝顺啦!

  老韩嫂:我那儿子,早几年,和他爸爸不对头,现在对我们是挺孝顺的。

  老王:我儿子也和我不大对头,总怪我给他的支援太少。

  老韩嫂:我儿子钞票上没什么要求,他是怪老头子不肯托人给他找个好工作。

  老王:这有什么好怪的?不是每个爹娘都有门路的。

  老韩嫂:我家老头子倒认得几个人,市长啦,局长拉,可他要儿子靠自己本事挣钱。

  老王:侬老公做人真硬簧。

  老韩嫂:老头子样样事体要做得正大光明。光顾说话,还没给你们泡茶(起身去厨房)。

  小李:王叔,认得不少当官的,肯定不是一般人家,多要几张钞票有啥关系?

  老王:可看屋里东西不像个有钱人。

  老韩嫂(出来把两杯茶放在桌上):师傅喝茶,茶不好,多包涵,我家老头子喝茶不讲究,家里只有粗茶。[NextPage]

  老王:看得出,你们也是节约人。

  老韩嫂:不节约不行啊!人家是削尖头皮赚钞票,老头子却像跟钞票有仇,加班不拿补贴,修东西不要工钿,还要东捐款西帮助,我们的工资又都不高,要还房贷。可他说,现在有风扇好吹,有电视好看,有汽车好乘,有冰箱好用,比过去的皇帝都好,还有什么不满足的。

  老王:侬老公真是个大好人,活雷锋。大姐,要不要装铁架子?装了铁架子台风来了也不怕。

  老韩嫂:安全第一,装吧!

  小李:生铁架子要打两个洞,一个洞十块。

  老韩嫂:那,打吧。

  小李:空调上的管子太短,只能装到窗户下,噪音会很大,要不要接上管子,装得离窗口远一点?

  老韩嫂:噪音大晚上睡不着觉,接吧。

  小李:空调管一米八十块。(老王扯小李的衣服,做了一巴掌的手势。)我们给你优惠点,就算五十块(老王又做一巴掌的手势)——到时按剪了多少算。

  老韩嫂:咦?侬咯位师傅手扇来扇去是干啥?

  老王和小李(尴尬状):啊——这个——这个——天太热,扇风凉。

  (小李工具走到屋外,屋外传来“滋滋”的电钻声。一会儿老王把空调从窗口递下去。)

  (开门声,老韩进来。)

  老韩嫂:哟!回来了?他们不留你吃饭?

  老韩:留了,我不会破了做报告不吃饭的规矩。咦,哪来的空调?

  老韩嫂:儿子给我们装的。

  老韩(走到屋里,拿着一根线来到窗口):师傅,咯老房子以前没留空调线,我找根PE线当接地线,麻烦侬跟连接线连起来。

  老王:侬电工活蛮精通的嘛。

  老韩嫂:我家老头子可是电工专家,有科技发明,还出过书,电工那些东西,他没有不知道的。

  老王:出过书?什么书?

  老韩嫂:《常用电气电路115例》。

  老王:那书是侬写的?[NextPage]

  老韩:也就一本薄书。

  老王:我做电工时常看的,很实用,想不到是侬写的。写书稿费不少吧?

  老韩嫂:开头拿过一点点,现在人家不寄来,他也不去讨,别的出版社拿高价来买版权,他念人家的知遇之恩,不肯转卖。

  老王:哟!现在社会上这样看轻钞票的人不多了,佩服!佩服!

  小李(从门外进来):空调装好了,老板,试一试,装得好不好?

  老韩(开机):好,辛苦了,多少钞票?

  小李:刚才说好——

  老王:装空调是我们的本职工作,免费。

  小李(急)这——

  (老王踩小李的脚,小李“喔哟”一声。)

  老韩:这不行,别人家给多少我们也给多少,不能让你们白干。我叫老太婆再炒个菜,你们吃了饭再走。

  老王:真的不要钱,碰到侬咯样的好人,我们怎么好意思收钞票?我们还有任务,先走了。

  老韩(摸出皮夹)师傅,到底多少,说个数嘛!

  老王、小李:不用,不用,真的不用。(声音渐远)。

  (老韩、老韩嫂在门口远望)

  老韩:我说嘛,这世上不是所有的人都钻到钱眼子里去的。

  (完)

  (实习编辑:谭啸)

注:本网发表的所有内容,均为原作者的观点。凡本网转载的文章、图片、音频、视频等文件资料,版权归版权所有人所有。

扫描浏览
北京文艺网手机版

扫描关注
北京文艺网官方微信

返回首页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霞光里15号霄云中心B座710 邮编:100028 电话∶010-69386267 传真∶010-69387882
河北省保定市复兴中路1196号 邮编:071051 电话:0312-3199988
北京文艺网版权所有 Email:artsbj@artsbj.com 京ICP备12048767号 公司营业执照:91110105802944599P
北京文艺网授权法律顾问单位:北京市京翔律师事务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