戏剧名家|戏剧写真|演出动态|戏剧评论|戏剧视频|戏剧教室|戏剧文本|人物访谈|札记随笔|理论家专栏

怨女招亲

2013/09/02 13:56:42 来源:北京文艺网  

  时间:明代

  场景:某客栈客房

  道具:方桌(茶壶、茶碗、酒壶、酒杯),椅子若干,屏风,客房门,立地穿衣铜镜,洗脸盆架(洗脸盆、毛巾等)

  人物:慕容子、西门单(字无双)、木郎君、刘不德(假刘怜花)(男,28岁,一人分饰多角)

  燕双飞(女,26岁)

  春香(女,丫环,18岁)

  [慕容、春搀扶燕从左侧入,燕做脆弱、虚脱状。三人艰难进客房门,侧身关门,将燕费力搀到椅上坐下。慕容、春二人抚胸大声喘气,燕掩面哭泣、唉声叹气。

  [幕后同时放人声喧哗、嘈杂音效。渐隐。

  春  香:(将肩上包袱放到旁边椅子上)小姐,别难过了!若不是慕容公子给咱们路费,又千里迢迢护送咱们回家,说不定啊,这会儿咱们还在桃花岛的渔船上以泪洗面呢!

  慕容子:两位姑娘不用客气。路见不平、扶危济困本是我等练武之人份内之事。二位先在客栈暂时栖身,等燕女侠招亲之事结束,再另觅清静住处。

  燕双飞:(起身万福)多谢慕容公子!小女子在桃花岛风餐露宿、落魄江湖,若非公子搭救,怎能回到星宿故土?招亲之事,还请公子费心。你别忘了,再找的房子一定要前三后四,独门独院,青砖白壁,出行方便,带简单家具,得水暖齐全。(叹气)唉,真想一个人黄卷青灯,了此残生。

  慕容子:(还礼谦让)一定一定!燕女侠不要太过悲观。

  春  香:是啊,小姐,今天可是你大喜的日子。你刚才也看到了,武林八大门派闻风而至,手下弟子只要够法定婚龄的全都来了,全是武林后进,拳坛新秀,论身世、论名望、论样貌,哪一个都比得过那个江南大侠刘怜花,更难得的是他们可都是真心要娶你。

  燕双飞:可我还是忘不了他啊。他虽无情,我岂能无义。问世间情为何物,直教人生死相许?刘怜花,是你逼我走上这条路的……

  春  香:小姐,你怎么还那么傻呢?你还想他干嘛呀?自你十六岁那年在华山英雄会上见到江南大侠刘怜花,就为他单相思到如今,你过过一天正常人过的日子没有?人家根本就不理你那一茬!(痛心疾首地)小姐,你真的很傻很天真。你想想,这几年来你闺房里贴的是他的画像,嘴里吟的是他写的《满江红》和《江湖行》……你原本是练扫堂腿和拈花指的(说时先用手拍腿,后捏兰花指),因为他使的是屠龙刀法,你也改练红袖门的天乱刀,还给这刀法起名叫“鸳鸯刀法”。为了练这门功夫,你说你耽误了多少功夫!

  燕双飞:人家那还不是为了和他有更多的共同语言……(坐下)

  [慕容在一旁欲插话,被春打断。

  春  香:再着说了,(说时端起茶壶往茶杯里倒水,放燕面前)刘怜花紧赶着为武林锄强扶弱、匡扶正义,所谓游龙八荒,萍踪侠影,就连眼线遍布天下的丐帮也无法打听到他的踪迹,可你捕风捉影只要得到一点他的消息,不管真假都风雨兼程、立马上路,就只为看他一眼。听到他在祁连诛杀西凉六寇,你昼夜西进;听说他去南海力斩琼州四鬼,你孤身南行……这几年你走南闯北,踏遍青山,华山思过崖、昆仑灵鹫峰、东海三十六岛、苗疆七十二洞,哪里没有你跋涉的纤纤足迹啊!

  燕双飞:(站起,盯着春香,真诚地)我的柔情你永远不懂,春香!我看你肯定是学过周易——你可真够八卦的!就此打住,再别说了。[NextPage]

  春  香:我为什么不说?我偏说!就说咱们老掌门,为了给你凑路费,数年来直弄得倾家荡产、帮派解散,甚至把他保命的九花玉露丸都贱价卖给鬼手医圣。尤其是三个月前,老掌门性情刚烈,自绝经脉而死,但寻根追底,还不是因为你的未了心愿和刘怜花的冷酷无情而走上绝路的!

  燕双飞:(沉思)是啊,三个月前的那天,风和日丽,鸟语花香,天空是春天的那种蓝法,鸟儿是怀春的那种叫法。在他的侠友见面会上,当时我离他的距离只有0.05寸,我虎牙都笑成了獠牙,龅牙至少露出四颗以上……(猛地抬头)谁知三柱香的功夫之后,父亲就因为他没有单独会见我而自绝经脉,撒手人寰……(掩面而泣)

  [慕容在一旁又欲插话,又被春阻挡。

  春  香:小姐,你也该好好想想了,再也不能那样过了,星宿派以后还要靠你主持大局……

  燕双飞:(打断春香)谁能想到会是这样啊?投资越来越大,情结越来越重,开弓没有回头箭,除了嫁给他才能财色兼收,除了拜天地才能皆大欢喜,还能有什么法子将所有的损失补偿回来?你知道的,当时我是铁了心的,几乎成了秤砣——而且还是王八肚子里的那种,就盼着他能明媒正娶、百年好合。谁知道怜花绝情,老父绝命,全都是命中注定呐!假如生命是偶然的邂逅,那么死亡就是必然的分手。父亲自杀的那天黄昏,我独自坐在桃花岛的岸边,想啊想啊,终于想通了——相见不如怀念……

  春  香:(点头)是啊,黄河也见了,南墙也撞了,该醒悟了!

  燕双飞:……相见不如怀念,怀念不如翻脸!

  春  香:(惊讶)啊?

  燕双飞:(自言自语,自哀自叹)我长的也算是人见人爱鬼见愁,可他怎么就看不上我呢?想不到我色艺双绝竟会落到如此下场,红颜薄命啊!

  慕容子:(终于逮着机会)燕女侠不要太难过了,人死不能复生。江湖之上,四海之内,小侠微名虽不如江南大侠刘怜花如日中天,但道上朋友几分薄面还是给的。这不,燕女侠招亲的消息一经传出,万人空巷,倾城出动,八大门派的弟子们已经把进城的双城门给堵得水泄不通,只为一睹燕女侠绝世风姿。

  春  香:是啊,小姐。(从身上取出信)就连武林的泰山北斗——少林方丈和武当掌门都飞鸽传书发来贺信,预祝你招亲成功,也算是为武林除害……不是,不是,他们说此举乃武林关爱,从此江湖又添一段千古佳话。

  燕双飞:春香啊,备酒!

  春  香:(从桌上取酒)小姐,为何备酒?

  燕双飞:壮士悲秋,怨女伤春,漫漫人生,无心招亲。这酒啊,一是为了慕容公子一路赠金护送,二是为了忘却的纪念…… (与慕容对饮。春香给二人倒酒。)想不到我才二十多岁就把人生的路走绝了,青春有悔,华发早生,一撙还酹江月……(将酒划圈洒到地上,掩面而泣,坐到椅上)

  慕容子:燕女侠,今天是你良辰吉日,切莫太过伤感。桃花岛的郭靖郭大侠说过:“侠之大者,为国为民。”(激动地)刘怜花绝情绝义,连一个弱女子单独见面的小小请求都无法满足,怎么能称为江南大侠?除非他是走火入魔,你一个小女子还能把他咋着?(掷地有声地)刘怜花必将受到天下英雄的口诛笔伐,死无葬身之所。

  燕双飞:多谢慕容公子仗义执言。小女子无以为报,只求来生做牛做马报答。

  慕容子:燕女侠客气了。(幕后放人声喧哗、嘈杂音效。渐大,随后渐隐。)燕女侠,八大门派的弟子可能等得不耐烦了。招亲大会是不是现在就开始?

  燕双飞:有劳慕容公子,小女子终身全凭公子做主。等等,我好歹要梳洗打扮一下先。春香,打水侍候。[NextPage]

  [春香往脸盆中倒水,侍候燕梳洗。二人背对观众忙碌。

  [慕容从客房门出,面向观众。

  慕容子:唉,这人要是走背字啊,那自个射出去的暗器都能把自个的门牙打掉。这不,原以为抓着燕双飞这倒霉孩子,把自己仁义无双的侠名再次发扬光大一回,借此重出江湖,谁知这小女子还真把我当成救命菩萨了。从桃花岛到这星宿海,光路费我就花了两千多两银子,一路上还得听她长吁短叹、自哀命薄。这种不理智、不孝之人,看似痴心不改,其实是把执着当变态,死了也活该。这父女俩啊,一个是少不更事,一个是老不知耻,全家没一个正常的。把她送到家应该没事了吧,可她说自己出身武林世家,名门正派,要完成老父遗愿,回归生活,拯救爱情,以慰老父在天之灵,非得要比武招亲。她哪里会什么武啊,多年追寻刘怜花,她会的也只剩下轻功了。说是比武扫亲,现在也只有后半截了——招亲。给八大门派送信,可一个人都没来。为了仁义无双的名声,我只好借钱雇了些闲人来捧场,这八大门派啊,还得我自己来扮演,也能省些银子,否则我的易容术岂不是白练了?另外,听说这星宿派的掌门临死前将一本长达十二页的武功秘笈《追星宝鉴》传给了燕女侠,这功夫大概和“吸星大法”差不多,呆会儿看能不能套出这宝典下落。唉,下台准备易容行头去。我容易嘛我?

  [慕容从左侧下。

  [燕梳洗完在台中走来走去,焦躁不安。

  燕双飞:(停下向春香,忧心忡忡地)春香,你说八大门派人才济济,我好歹会相中一个吧?我嫁的出去吧?

  春  香:小姐,凭着你声音如此美貌,身段如此动听,洗的一手好碗,扫的一手好地,怎么可能嫁不出去呢?八大门派的弟子说不定还得为你打起来呢!

  燕双飞:可我心里怎么还是空落落的,没一点自信呢?要不,你站到镜子后鼓励鼓励我吧!

  春  香:(面向观众)唉,又来这一套了。(面向燕)好吧!

  [春香隐到镜后。

  [燕站于立地穿衣铜镜前顾影自怜、搔首弄姿。

  燕双飞:魔镜、魔镜,谁是全武林最美丽的女人?

  春  香:(变声)全武林最美的女人就是你,小姐!

  燕双飞:(夸张狂笑,喜不自禁,随后低头黯然神伤)花因喜洁难觅偶,人为伤春易断肠。

  [春香打着哆嗦,抱肩做不寒而栗状从镜后出。

  [慕容扮西门单从左侧入,敲门,春香开门。西入,给燕抱拳施礼。春香走到燕身边搀住燕。

  西门单:(双手张开上前做拥抱状)哎呀,亲人呐,眼泪哗哗的!相见恨晚啊,简单拥抱一下先?(燕、春蹬蹬后退。西放下双手。)你们别害怕,我这个人一向热情豪放,性格外向,行不改名,坐不改姓,关东万马堂的少堂主西门无双——(稍停,看燕、春毫无反应,声音稍低)就是在下。你们就叫我无双好了。

  燕双飞:你就是江湖人称“豹子头、老虎尾”的西门单西门无双吗?[NextPage]

  西门单:(眉开眼笑,点一下头)正是在下,小姐也听过本人侠名,那也是意料之中。我这个名字是我们关东的一个算命先生——江湖人送外号“神算子”的邹大师起的,说是无双这名字彩头好——练好功夫,武林独步,美女娇娃,如探囊取物。谁知道功夫是功夫,媳妇是媳妇。这名字的兆头不好,无双无双不就是单嘛!这么多年我提亲无数,却无一成功,一来二去得弄成了武林大龄青年。听到燕女侠招亲的消息我高兴啊,邹大师早就说我今年桃花当运、红鸾照命,所以我赶快千里传音给本地的分舵舵主,让他给我第一个报了名。闹了半生我情路坎坷,原来这辈子等的那个人就是你啊。金凤玉露一相逢,便胜却人间无数。哈哈哈……

  燕双飞:不知西门公子平时有何爱好?你喜欢文学吗?

  西门单:粗通琴、棋、书、画,精通喝酒、赌博、遛鸟、耍岔。尤其是我的猴拳,使的是出神入化,在关东那疙瘩,好人、坏人见了都怕。二位请看!(打猴拳,恍若悟空下凡,蹦之、跳之、闹之,手反转搭眉眺望之,随后臀部下沉做大猩猩状,双臂伸展胡乱甩达,做猩猩步走到椅子前双手互相摩搓,做举重准备,之后举轻若重地举起椅子。燕、春二人做惊慌状)初到贵地,有钱的帮个钱场,没钱的帮个人场。在家靠父母,出门娶媳妇……

  燕双飞:西门公子,西门公子,且请放下椅子,有话好说!(西放下椅子,直腰站起。)关东万马堂以臂力见长,小女子也见识了公子的霸王举鼎。不过,猴拳乃四川大圣门的看家绝学,公子为何也会此拳?

  西门单:小姐只知其一,不知其二。这猴拳其实原本源自关东。江湖人称东北父老乡亲为东北猴子,我们打猴拳名符其实,这才是仿生学上的创举啊。在关东那儿人人都会个三招五式的,既防身又可在流落街头时打个把式卖个艺,混他个一日三餐,这就是江湖上所谓的“猴拳四十八,艺成吃天下。”说起来那还是三代以前的事,四川大圣门派人到我们这里卧底,偷拳学艺,一溜烟跑回四川老家,川中无老虎啊,反倒以名门正派自居,可笑可笑啊!要不是他们那儿正闹地震,我早就去挑了他们大圣门。(做咬牙切齿状。燕、春二人背身窃窃私语。西转身向二人。)小姐,择日不如撞日,来时邹大师叮嘱我要速战速决。我条件好是有目共睹的,体健貌端,收入稳定,有三室一厅,无不良嗜好,瞧我这玉树临风的劲儿,错过了那可就有这村没那店啦!(一字一顿地,瞧着对方反应)小姐,我看,不如,咱俩,今晚,就入,洞房?

  春  香:(回身)我家小姐说了,请容她考虑考虑。明天给公子回话。

  西门单:就不能斩立决?来个痛快的?我可是个急性子啊!

  春  香:明日一定给公子一个准信,不枉公子一往情深一场。公子请回!

  西门单:那好吧!原想着春霄一刻值千金——这么值钱的夜晚硬生生给耽误了。(面向燕喊)小姐,你可是本堂主的人了,后边来的人你不见也罢。就是见了也别说话。记住,千万不要和陌生人说话!(抱拳行礼,出客房门,面向观众。)唉,光顾着演戏了,忘了打听《追星宝鉴》的下落。下回可不能忘了!(从左侧下)

  燕双飞:(无力坐在椅上,神情沮丧)春香啊,这都是啥人啊!说是关东大侠,我看倒有几分像那关东响马。

  春  香:小姐,别太难过。后面八大门派的弟子还多着呢,我就不信全是西门无双这种打把式卖艺走江湖的!

  燕双飞:野百合也有春天,我的春天在哪里?(从椅上起身)活在拥挤的人群中总感觉自己微不足道,飘啊飘(扇动两肘做飞翔状),飘了近三十年总想有一天能够有个岸靠(双手合拢,闭眼歪头做依偎陶醉状),可是没想到竟然没有一缕阳光把我照(沮丧地放下双手,低头),幸福是否只是一种传说,我永远都找不到?我的郎君啊(京剧念白),情义伤人痛过刀,我的内心需要一付草药,你知道不知道?

  [慕容扮木郎君从左侧入,行动僵直若木偶,双手平举似僵尸,用指尖挠门,春香开门。因身太僵,跨门槛时险点摔倒,春香赶快扶住。

  [木入,给燕抱拳施礼。春香走到燕身边搀住燕,二人望向木。

  燕双飞:(惊慌地)来者何人?

  木郎君:燕女侠不认识俺?那你刚才喊俺名字干啥![NextPage]

  燕双飞:(茫然地)我没有喊你啊?大侠贵姓?

  木郎君:非也非也!“俺的郎君啊(学燕声调,京剧念白)!”那就是俺啊,俺是五行门的木郎君,小名叫木头。

  燕双飞:啊,我那是感时伤怀、触景抒情,有感而发、无病呻吟,没想到惊动您了。(上下打量木,敬畏地)您是五行门的木郎君?

  木郎君:是啊!俺是五行门的木郎君。五行门有金、木、水、火、土五大护法,俺是木字系的六护法。百晓生这龟孙欺软怕硬,明明只有五个人,非把俺排在第六。

  燕双飞:不知郎君所练何功,以致将相貌练得如此这般,这般……脱俗?

  木郎君:非也非也!(向燕、春跳近一步)俺这相貌最多算得上不堪入目,何来脱俗?俺练的这种功夫,就是五行门中传男不传女的“枯木神功”!

  燕双飞:枯木神功?听着就像魔教邪功!你木头木脑的也全是练这种神功所致?不会是走火入魔了吧?

  木郎君:非也非也!俺这是正宗的道家功夫,非是魔教邪功。(转身,举起的双手险点扫到燕、春二人,二人低头躲避。木跳到桌前直身坐下)俺也才练到第七层——呆若木鸡,要练到第九层——神木乃伊,那还需半甲子以上的功力。俺的任督二脉现在尚未打通,这关节炎、肩周炎、脑膜炎(站起身,用手依次从下到上摸三个地方),每月十五还得发作一次,平时跟常人无异,吃饭不需人喂,走路不用人推,看着是有点残废,其实是内力充沛。枯木神功——练到最高境界就能水土不服,刀枪不入,生活不能自理,打遍天下无敌……

  春  香:(插话)啊,还有把自己往残疾里练的?据你所说,你这功夫练到最后挺能挨打的?那跟铁布衫、金钟罩差不多吧?

  木郎君:非也非也!铁布衫、金钟罩有个最大的缺陷你知道不?那就是命门,也就是死穴,只要让对手找到,那就像气球扎洞,缸底破缝,小命完蛋,神功没用!而枯木神功却毫无破绽,练功——讲究的是意守丹田,挨打——讲究的是心甘情愿。这挨打功夫是我们家传的,也挺适合俺们这种与世无争的人练。俺爹说了:“他强由他强,清风拂山冈。他横由他横,明月照大江。”说穿了也就是四个字——忍者无敌!

  燕双飞:忍者无敌?

  木郎君:非……是啊!俺打小就是个受气包,师兄弟欺负俺那是家常便饭,俺从来是打不还手,骂不还口,更没带俺爹找过他们家长,每回都是抢着给人赔罪认错。俺爹说了:“他狠他再恶,咱都先忍着,神功若练成,那就全值得。”俺家是三代单传,个个都是妻管严。俺婆娘不顺心时经常扇俺耳刮子,俺就当是喂招、陪练。

  燕双飞:你有老婆?你有老婆还来这儿相亲?

  木郎君:非也非也。燕女侠招亲章程上并未言明已婚侠士不得应征。俺来这儿相亲全是为你好啊……

  燕双飞:全是为我好?

  木郎君:非也非也。当然了,也是为了俺好,你好俺也好,那才是真好。俺那个婆娘最近练上了暗器,说俺长得像那个医用木偶,她在俺身上标上穴道名称(欲解开衣服,燕、春二人用手遮眼躲避,木放下手),把俺绑到练武场的木桩子上练习发镖。俺身上千疮百孔,就像木匠拿凿子凿过的似的,尤其是几个致命穴位,更是惨不忍睹。唔唔唔……人生道路弯又长,就俺遇着全是伤。谁敢比俺惨?(做掩面拭泪状)

  燕双飞:想不到武林里还有比我更倒霉的,同是天涯沦落人啊。木郎君,你也不要太过伤感,男儿有泪不轻弹。

  木郎君:非也非也。俺不是伤感,俺这是高兴啊,苦日子终于熬到头了(劫后余生般欣慰地笑)。俺爹说了:“恁若娶二房,好处有两桩,打架由她挡,挨打她先尝。”若能把你娶回家,一来成全了你的嫁人心愿,二来解决了俺的家庭烦恼。听说燕女侠练过扫堂腿和拈花指,你就用扫堂腿踢俺婆娘屁股,拈花指掐俺婆娘肥肉,两虎咬仗,旗鼓相当,俺也可以在夹缝里苟延残喘,安享天年。

  燕双飞:(听着听着脸就变色,此时更是怒不可遏)你……无耻!简单是痴心妄想![NextPage]

  木郎君:非也非也。世上有还不了的人情债,没有做不成的买和卖。只要你能代俺受气,银子不是问题。俺这人一向视钱财如粪土,俺家那就像积肥场一样。咱们设个风险基金,挨一拳多少,受一脚多少,全都明码标价、实报实销。你若血溅当场,俺就全额赔偿。不过,话可挑明了,你要是故意招惹她,那可不在赔偿之列。

  燕双飞:(气的发抖)你……给我出去!

  春  香:我家小姐说了,请郎君自重,您还是快出去吧!(做请的姿势)

  木郎君:非也非也。买卖不成仁义在,你若嫌少再添点儿,你不妨漫天要价,俺可以就地还钱……(瞧燕、春转头不理自己,摇头,转身,双手平举向左跳出,不屑地嘟囔)天生一个废物,还真把自己当成了天生尤物。(在客房门处失去了平衡,费力绷直、稳住身体,出门。双手放下恢复正常行走,拍打自己的脑袋)怎么回事啊,开头不是好好的吗,眼看就要问到《追星宝鉴》了,怎么说着说着就翻脸?(摸自己脸,低头打量自身)没露馅啊,还是我演技有问题?豪放也扮了,可怜也装了,燕姑娘为何完全没反应啊?看来就回咱得来个狠的,直接点她死穴。(从左侧下)

  [木郎君出门的同时,燕坐椅上气得直喘气,春在旁边做劝慰状。

  [木郎君下台后燕做怒火平息状。

  燕双飞:(感慨万千)这人呐,丑到一定程度,只有两种可能,与其上街被罚款,不如坐在家里收门票。还敢出来比武招亲?

  春  香:这木郎君长的实在是寒碜了些,别说小姐你硌硬,就我也觉得他太过份了,满口乱码,一派胡言!

  燕双飞:知我者谓我心忧,不知我者谓我何求?我这是为谁梳装为谁愁?(看春香)如果再相不上意中人,罚你两天不准吃饭!

  春  香:罚我两天不准吃饭?你招亲不成,这似乎不该怨我吧?

  燕双飞:(迁怒于人)不怨你那还能怨谁?别人家的丫环有你这么胖的吗?对别人要求是笑不露齿,对你要求是不能露出双下巴。天下英雄看到我的丫环这么胖,哪还敢上门相对象!

  春  香:(嘟囔)……

  燕双飞:你嘟囔什么,小心我废了你的武功!

  春  香:是,小姐,我错了,以后再不敢比你胖了。

  [慕容扮刘不德以纸扇遮面,从左侧入。敲门,春香开门。宋入。

  刘不德:(移开扇子一角,面对观众)欲练神功,先得整容,若不整容,定难成功。

  [刘走到燕跟前从扇后上下打量燕。春香走到燕身边搀住燕。

  春  香:小姐,这位公子好奇怪啊!以扇遮面,不发一言,沉默许久,还不开口。

  刘不德:猜猜我是谁?

  燕双飞:江湖上使扇子出名的也就武林四子、江南七禽、十二星君这些人,不过最有名的还是百花帮的“铁扇子”陆不平。你是陆不平?[NextPage]

  刘不德:(拉长声调)不对!

  春  香:五毒派的“江上风”任不行?

  刘不德:(拉长声调)不对!

  春  香:神龙教的“阴阳扇”朱不戒?

  刘不德:(拉长声调)不对!

  燕、春:(同时大声)快说你是谁!

  刘不德:(合拢扇子,面露微笑)二位请看!

  [燕、春做吃惊状,噔噔后退。

  燕、春:(异口同声地)刘怜花!

  [刘得意大笑,走到桌前坐下,习惯性地用手撑着扶手,收腿蹲到椅子上,想想不合适,挺腰伸腿,双脚滑到地面,臀部顺势离椅,站起,摇扇,踱步,微笑看着燕、春二人。

  燕双飞:(幽怨地)你来干什么?人家刚刚好一点,你又来招惹人家。

  春  香:刘大侠原来是用屠龙刀的,怎么换成扇子了?穿着打扮也不对啊!(走到刘身侧,细细打量)

  刘不德:(再次得意大笑)鬼手医圣的医术,果然鬼斧神工啊!二位是不是把我当成了江南大侠刘怜花?

  燕双飞:(上下打量)你就是刘怜花啊,不是把你当成了刘怜花!

  刘不德:哈哈,不瞒二位,我其实是花间派的右护法,葬花使者玉面蝴蝶刘不德!小姐切勿迷惑,请听我从头细说:三个月前,江湖传闻燕女侠十年痴迷刘怜花,付出了家破人亡的惨痛代价。当时我就想,现在国泰民安怎么还有这种人间悲剧?燕女侠,奇女子也!这种不顾爹娘,只认偶像的精神,那是一种什么样的精神?伟大太小,崇高太矮,圣洁也不足以形容你的玉洁冰清。我原以为只有使判官笔的才有文化,现在才知道使铁板斧、狼牙棒、鬼头刀的江湖儿女照样懂得绕指柔情!为了挽救频临绝迹的真爱,我在当天就作出了天诛地灭的选择——找鬼手医圣整容,我要整成刘怜花的样子!我的手在颤抖,我的爱在呼唤!人有病,天知否?为了痴情的燕女侠及其家人,我刘不德忍受一些皮肉之苦又算得了什么?鬼手医圣向来钱入光棍手,一去不回头,可这回被我的真情感动,竟然一文不收,免费为我开刀整容。小姐请看,整容后的刘不德秀外慧中,玉树临风,是不是完完全全满足了你由表及里的追求?更重要的是我不只是外貌好似刘怜花,而且腹有诗书气自华,更难得是我对你情深深、意朦朦。只要你喜欢,我默默地做这一切,痛并快乐着……

  燕双飞:刘公子,你这又是何苦?我只是一个茫茫人世迷失方向的小女子,怎敢接受你的深情厚义?

  刘不德:小姐有所不知——你别看我脸俊背阔、热情似火,作低伏小、三从四德,其实我啊,情感多次受挫,恋爱光说不做,婚姻更是毫无成果。我一直梦想找一个痴情的女孩百年好合,现在,数年奔波终有所得,蓦然回首(转身,盯着燕,跨步上前),你就是我今生最后的选择!

  燕双飞:(羞涩低头,揉搓衣带)真的吗?

  刘不德:小姐,我早就想好了。古人云:生子当如孙仲谋!既然你痴迷江南大侠,我们的第一个孩子就给他起名刘怜花!你十年来壮志未酬,现在可以在他身上延伸理想和追求!如果刘怜花不听话,你可以打、你可以骂——棍棒加身,手脚上臀。我会很坚定地站在你这一边,决不袒护刘怜花的鸡长狗短!至于他的亲外公——我那苦命的老岳父,说来还是因他而客死他乡的,我们就罚刘怜花每年清明节都在他外公的墓前磕长头、下长跪,一把鼻涕一把泪,若他不是真心忏悔,咱们就活撕了这个小杂碎。当然,我们还要教育这孩子,有朝一日他活出了人样,决不可高高在上,更不能很黑很安详,他必须要象他爹和他娘——平易近人,富有爱心,别人有求与他时一定要能帮则帮,就是帮不上也得单独见个面,万事好商量。燕姑娘,如果你同意,咱们立马成家,按江南大侠的标准生他50个小怜花![NextPage]

  燕双飞:刘公子,你对我真是太好啦!小女子何德何能,令公子深情若此?

  刘不德:我刘不德对天发誓,今生今世要和燕姑娘相偎相依,不离不弃!你若削发为尼,我刘不德随你剃度为僧!你若前脚跳崖,我刘不德紧跟纵身相从!燕姑娘,嫁给我吧!痴情太盛防肠断,心底有爱天地宽。让生米煮成熟饭,让刘怜花悔之已晚。无可奈何花落去,且看咱们誓将爱情进行到底!

  燕双飞:(泪光闪烁,走上前)不德……

  刘不德:(上前与燕四手相握,深情地)双飞……

  [燕闭眼靠进宋怀中。二人幸福相拥。

  [一直在旁边观察着宋的春香,突然从刘身后出手,点他后背穴道。刘定住不动。

  燕双飞:(先惊后怒,厉声)春香,为何点你姐夫?

  春  香:小姐,他不是玉面蝴蝶刘不德!

  燕双飞:谁说他不是刘不德?(惊喜地)难道他真是刘怜花?

  春  香:小姐,他应该是——慕容公子!(上前试探性地取刘的头套,刘变成慕容)

  燕双飞:啊,慕容公子!春香,这是怎么回事?

  春  香:(将头套放到桌上,回头对燕)小姐,刚才刘不德扮成刘怜花,说是鬼手医圣给他整的容,我想这肯定不可能——鬼手医圣医术再高,短短三个月的时间也无法大变活人。这一起疑,我就留了心,果然发现了破绽。(将慕容右手举起)这是慕容公子仁义门的掌门戒指,他一直都忘了摘下来!细细想来,西门无双和木郎君的手上也都戴着这枚戒指,他们也一定是慕容公子易容扮的。仁义门为了做好事不留名,易容术是他们的入门功夫,更别说慕容公子这个掌门人了。

  燕双飞:春香,快把慕容公子穴道解开,咱们问问是怎么回事。

  [春上前点慕容胸前,解开慕容穴道。

  [慕容做蓦然惊醒状,连滚带爬地走到方桌前抢茶杯一通猛灌,随后瘫坐椅上喘气。

  燕双飞:慕容公子,你这是何苦?

  慕容子:唉,不苦不苦。此事说来话长。仁义门自我担当掌门以来,偏偏现世安稳,岁月静好,楞没个天灾人祸的让我门下弟子一显身手,连个欺男霸女的恶霸都没有,一派盛世景象让我等空有仁心仁术却无法施展。所以,这几年仁义门看似外表风光,其实内心凄凉,江湖名声日渐下降。天无绝人之路啊,刚好遇到燕女侠出事,我想这是一个重振我仁义门的绝好机会。一开始动机单纯,只想着做好人好事。谁知赠银护送你回家,你又要招亲。八大门派没一个人来,你让我怎么办啊?只好自己易容想着糊弄过去,要是你能相中一个,那我也不至于空忙一场。唉,为他人做嫁衣裳,只有星星知道我的心啊!

  燕双飞:慕容公子,你的心情我了解,不只是星星才知道。

  慕容子:我只是拿星星打比方,遗世而独立,心事谁人懂?我以我心寄明月,谁知明月照沟渠。昨夜星辰昨夜风,为谁泣露立中霄?

  燕双飞:这几句诗听着怎么这么耳熟?哦,想起来了,我父亲写的那本《追星宝鉴》里好像就有!(转身取包袱,打开取出《追星宝鉴》翻阅。慕容子做心急手痒状从燕双飞身后窥探。燕双飞转身,递到慕容面前,指点着摊开的书)慕容公子,请看,你念的那几句全在这儿![NextPage]

  慕容子:(急切地接过《追星宝鉴》,仔细阅读,渐渐变成匆匆翻阅,最后做失望状,声音带哭音)这就是《追星宝鉴》?这就是老帮主临死前写的武功秘笈《追星宝鉴》?

  燕双飞:是啊!不过这可不是什么武功秘笈啊!这是家父夜观天像写就的观星之书,顺便还收集了一些吟颂日月星辰的诗歌。

  慕容子:啊?(失望之下,有气无力地把书扔桌上,自己垂头丧气地坐下)

  燕双飞:慕容公子,你做为仁义门的掌门,是不是送佛送到西,好事做到底?

  慕容子:什么好事?我还能有什么好事?

  燕双飞:你……你扮刘不德说的那些话是真吗?

  慕容子:哪些话?

  燕双飞:(羞涩地摆弄衣角)说要娶我……

  慕容子:(沉吟,起身,声音恢复正常)纯属演技,百分之百虚情假意。欺骗了小姐,实属不该,得罪!(施礼,从左侧下)

  [燕做震惊状倒退,坐做椅子上低头沉思。

  春  香:小姐,咱们怎么办啊?

  燕双飞:(半天才从打击中反应过来,有气无力地站起)还能怎么办?唉,原以为是天龙八部,谁知道是群魔乱舞。原以为是笑傲江湖,谁料到是麻辣水煮。春香,收拾包袱,咱们回星宿海老家!

  [二人从左侧下。

  (实习编辑:谭啸)


注:本网发表的所有内容,均为原作者的观点。凡本网转载的文章、图片、音频、视频等文件资料,版权归版权所有人所有。

扫描浏览
北京文艺网手机版

扫描关注
北京文艺网官方微信

返回首页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霞光里15号霄云中心B座710 邮编:100028 电话∶010-69386267 传真∶010-69387882
河北省保定市复兴中路1196号 邮编:071051 电话:0312-3199988
北京文艺网版权所有 Email:artsbj@artsbj.com 京ICP备12048767号 公司营业执照:91110105802944599P
北京文艺网授权法律顾问单位:北京市京翔律师事务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