戏剧名家|戏剧写真|演出动态|戏剧评论|戏剧视频|戏剧教室|戏剧文本|人物访谈|札记随笔|理论家专栏

本命年天降“名优” 36岁闫锐 人艺“台柱”养成记

2018/12/26 09:26:05 来源:北京青年报  
   
北京人艺的后台有个不成文的规定,无论年龄长幼、资历深浅,最靠近侧台的化妆间归属演出剧目中角色最重的演员使用,有时是一个人,而像《茶馆》这样的剧组,则是由梁冠华、濮存昕、杨立新共享。






  北京人艺的后台有个不成文的规定,无论年龄长幼、资历深浅,最靠近侧台的化妆间归属演出剧目中角色最重的演员使用,有时是一个人,而像《茶馆》这样的剧组,则是由梁冠华、濮存昕、杨立新共享。眼下正在上演的《名优之死》,台前幕后青春逼人,意在人艺新生代的一次接班。其中,肩挑导演与主演重任的闫锐,此次成为1号化妆间的主人。从进剧院的第一出戏是在《哈姆雷特》中跑了四五个龙套角色,到剧院年度收官大戏的不二男主角,闫锐用了10年的时间。


  22


  6岁登央视春晚


  22岁转行考中戏


  6岁时唱着一出《铡美案》登上央视“春晚”,年少成名后一路北京戏校坐科,虽也经历过倒仓,可毕业后顺利进入人人向往的国家京剧院,看起来闫锐走了一条不能再顺的路。但22岁那年,进入瓶颈的闫锐义无反顾报考了中戏导演系导表混合班。“2003年看了林兆华和田沁鑫两个版本的话剧《赵氏孤儿》,因为我是学戏曲的,也演过这个戏,就慕名去看了。那时虽已有了转行的萌动,但对话剧知之甚少。一看之下,这两个戏给我的触动太大了,戏曲题材还能这么干呢。之前看《生死场》时我也掉了眼泪。”在国家京剧院的三年半,闫锐参演了包括《欲望城国》《泸水彝山》《图兰朵》在内的多部新编戏,虽然多是龙套角色,年纪尚小也有些糊里糊涂,但多年后才意识到那段时间的经历对于自己眼界的打开,以及后来义无反顾地报考中戏其实都是一种心态和专业的准备。考中戏前后,闫锐看了一套人艺经典剧目的光盘,特别激动,那时就下决心以后就要去这儿。而在那之前,闫锐甚至没听说过北京人艺,更不知道和自己同届的就有表演系人艺班。要在这个剧院演戏的目标刚上大学就定了,于是,大学期间,他看了人艺所有出版过的光盘及书籍。


  4


  《茶馆》里赶了4个角色


  2007年11月,赖声川导演的大陆版《暗恋桃花源》中,闫锐做了戏曲指导还串了一个小角色,那一次,也是他第一次登上首都剧场的舞台。“演出时记得赖老师说这个剧场很特殊,首演时也总能感觉被一种气场笼罩着。那次关上大幕后,我在台上拍了张照片并发愿:毕业后一定要来这里。”在人艺,闫锐的戏曲背景与剧院多年倡导的中国学派再契合不过,有和戏曲沾边的角色,他也是别人请教的对象。三十出头就成了《茶馆》里的庞太监,在剧中赶了四个角色,更在《玩家》中担纲男二,《理发馆》一举捧得中戏“学院奖”。在人艺,闫锐是公认的为数不多的有导演思维的演员,空闲时,他在院外执导过《命中注定》《新茶馆》等剧目,并在何冰导演的《陌生人》中担任了导演助理,更在剧院为青年演员剧本朗读执导过《正红旗下》。除此之外,出演热门电视剧《情满四合院》《正阳门下小女人》等的加持,此次人艺年度收官大戏男主角空降也似乎在情理之中了。今年是闫锐36岁的本命年,虽然依然是人艺的小字辈,不想却在年中时天降“名优”。最终,这部田汉名作从小剧场到大剧场直至成为剧院的跨年大戏,一切改变都是冥冥之中。


  23


  毕业至今


  已在人艺参演了23个戏


  三个月,除了演了几场《戏台》,闫锐推掉了一切院外的邀约:重新梳理剧本,与任鸣导演一起确定演员阵容,推翻重建舞美方案,用足了自己的戏曲资源请来专业人士助阵,恢复了中断多年的戏曲幼功,挑战并不擅长的老生唱段,穿厚底、练身段、舞枪花……大家都说:闫老板这次拼了,这身手,话剧舞台上也是没谁了。对此,闫锐自己却说,“积累还不够,只能靠下笨功夫。”


  从毕业到现在,闫锐在人艺参演了23个戏,大大小小的角色,他的心态其实都是一样的。闫锐将自己学戏阶段的倒仓称作是“人生的重大灾难”,但他却不像很多有过坐科经历的演员一样不愿提及过往,大一时他就做过一个戏曲讲述练习《教戏》,还曾经得过奖。这次的《名优之死》,用任鸣导演的话说有点量身定制的意味,闫锐也没有固守原作,而是将自己多年对戏曲行业的理解借由名优刘振声之口说了出来,结尾处的唱段《上天台》也寓意颇深,从自己的本行花脸到老生行当,他在行腔用气上下的功夫恐怕只有他自己知道。


  《名优之死》首演后收获满堂彩,人艺的艺术家们也纷纷赶来观剧。濮存昕说:我就是来看小闫锐的。但在后台,闫锐谦逊如常,2012年刚接《茶馆》中的庞太监时正逢剧院60周年院庆,在大会堂碰到朱旭老师,他对闫锐说:你那个庞太监我看了,还不错。“不过相对表扬我更想听意见,就像一般老艺术家轻易不说你,说你那是对你好,说的过程除了提点你,也让自己觉得不是无药可救。” 文/记者  郭佳  摄影/记者  王晓溪


  (编辑:李思)


注:本网发表的所有内容,均为原作者的观点。凡本网转载的文章、图片、音频、视频等文件资料,版权归版权所有人所有。

扫描浏览
北京文艺网手机版

扫描关注
北京文艺网官方微信

返回首页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霞光里15号霄云中心B座710 邮编:100028 电话∶010-69387882
河北省保定市复兴中路1196号 邮编:071051 电话:0312-3199988
北京文艺网版权所有 Email:artsbj@artsbj.com 京ICP备12048767号 公司营业执照:91110105802944599P
北京文艺网授权法律顾问单位:北京实景律师事务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