戏剧名家|戏剧写真|演出动态|戏剧评论|戏剧视频|戏剧教室|戏剧文本|人物访谈|札记随笔|理论家专栏

中国卡通的现代化

2010/09/16 20:01:59 来源:《第四届中国金鹰电视艺术节电视艺术论文评选获奖文集》  
毫无疑问,中国卡通曾经有过辉煌历史,上个世纪五、六十年代,中国卡通电影已经蜚声国际,频获多项国际奖项,甚至被称为是“中国学派”。改革开放以来,中国卡通在技术制作和商业包装方面也有新的发展,但是,现实的处境是,美国的迪斯尼大片在电影院里招摇过市,日本的系列经典作品则在电视荧屏上驰骋天下,中国卡通在市场中处于一种困境。与中国社会的日新月异,不断与国际发展接轨相

作者:厉震林

  中国的现代化建设,早已进入深入发展阶段,但是,对于中国卡通而言,似乎还有重提现代化的必要。
  
  毫无疑问,中国卡通曾经有过辉煌历史,上个世纪五、六十年代,中国卡通电影已经蜚声国际,频获多项国际奖项,甚至被称为是“中国学派”。改革开放以来,中国卡通在技术制作和商业包装方面也有新的发展,但是,现实的处境是,美国的迪斯尼大片在电影院里招摇过市,日本的系列经典作品则在电视荧屏上驰骋天下,中国卡通在市场中处于一种困境。与中国社会的日新月异,不断与国际发展接轨相比,中国卡通似乎并没有表现出与之同步的发展力量。这里,中国卡通缺乏一种与中国社会发展一样的现代化意识,应该是一个重要的原因。它仍然徘徊在传统的观念和思维惰性中,虽然也有所变革和创新,但是,它并没有进入真正现代化的发展阶段。
  
  卡通概念,是近年引进的一个词汇,而在中国,被广泛使用的名称是“动画片”和“美术片”。应该说,这两个概念都准确地指出了卡通片的制作技术原理,但是,世界上普遍意义的卡通概念,则并非是仅止于此,而是包括了故事创作、角色设置、美术造型、技术合成等一整套的完整制作体系。这里,被“动画片”和“美术片”所忽视的“故事创作”,处在一种核心部位。正是这种概念误区,使中国卡通在创作观念上形成了一种以外在表现形式作为主体的制作架构,它所注重的是运用水墨片、木偶片、皮影片、剪纸片、折纸片等何种卡通片种,而且,《宝莲灯》等投资巨大的中国卡通影视作品,它的技术制作水平也不比迪斯尼卡通逊色多少,但是,故事大多陈旧而又俗套,缺乏想象力、创新性和震撼感。美国的《花木兰》和刚才提及的中国《宝莲灯》,题材都取自于中国古代民间传说,而且,耗时和耗资都相对巨大,但是,前者故事新鲜而又离奇,具有强大的情节吸引力,而后者则是显得较为平淡,故事并不饱满。技术原理和高科技,对于卡通来说固然重要,但是,卡通作为一种艺术样式,它最为根本的却应该是故事内容。技术原理和高科技只是一种卡通修辞手段,是为表达故事和情节服务的,它也许可以体验到一种形式快感,然而,它只有与故事内容结合起来,才能为创造一部优秀卡通作品奠定基础。不管技术形式如何翻新,如果故事单薄空洞,仍然无法真正吸引现代观众。从某种意义而言,由于卡通的高度虚拟化和技术化,它是最有条件展开艺术想象力的艺术片种之一,想象力是现代卡通的灵魂所在,它能够更为接近人类的原始和童年想象经验,以及现代社会的精神内核,由此,中国卡通的现代化,首先需要在概念内涵上进行准确定位,与国际卡通概念接通,将故事编排作为它的关键任务。
  
  这种概念误区,也表现在中国卡通对传统样式的一种迷恋情结。自然,这些传统卡通样式,是具有中国特色的,它以中国传统文化作为创作底蕴,应该珍惜和重视,但是,它也需要新的发展和创新。水墨片、皮影片、木偶片等传统卡通样式,由于过多注重它的技术形式,对表现故事内容的现代感,具有一定的局限性质,而且,它大多是一种手工操作方式,工艺较为复杂,故而制作成本高、周期长,对于播出需求量极大的电视荧屏来说,它自然无法与国外卡通一部多为数十集乃至数百集的规模进行抗衡,因此,中国卡通在样式体例上也要实现一种开放策略,在保持原先特色的基础上,不断进行传统卡通内涵和外延的改造和发展,甚至创立新的卡通制作模式。这一方面,日本即有成功经验,它在研究迪斯尼动画的制作模式之后,独创性地建立了自己的动画风格,大眼睛、细长腿的东洋卡通形象,大举进入欧美主流市场。中国卡通在故事取向上,也大多局限于中国传统人物形象,并且时常高举着发扬民族文化的旗帜作为辩解,但是,却是甚少出现新的创意,拘泥于原著的故事情节,例如国产长篇卡通《西游记》对原著相当忠实,但是,它并没有产生一种创新意象,而日本的长篇卡通《龙珠》只是借用《西游记》的人物现象,却是颇有日本本土气质的创新价值,因此,这一方面,同样需要采取开放姿态,对于传统故事形态进行一种现代化的改造,甚至可以从国外名著中吸取创作灵感,进行故事改编,曾经创造美国好莱坞票房神话的卡通作品《戈斯拉》、《比卡丘》、《狮子王》都是改编于日本的原创著作,而日本的许多卡通故事和人物形象也是来源于美国科幻作品,但是,他们都具有一种深刻的民族气质,中国卡通也应该具有这种创新性和包容性的现代意识。
  
  由于中国特定国情,中国卡通生产一直由少数国营影视单位掌握,而且,大多具有一种较为强烈的教化原则。一部卡通作品,故事和人物还没有确立,就有可能被主管部门要求制作成为特定教育题材的作品,在具体创作过程中,也需要在故事情节中加入一定的知识性内容,故事写作完成以后,也以是否具有教育意义作为判断标准,进行修改和加工,因此,中国卡通具有一种主题先行的创作现象,而且,从制作到播出,受到层层的监控和审核。从某种角度来说,中国卡通生产很少真正进入独立商业运作,它的制作创意很有可能来自于上级的指示或者文件,而最后目标也主要是为了获得某种奖项,而这种教育意义浓郁的卡通作品,必然使卡通的娱乐本性受到某种程度的削弱,很难使观众产生一种愉快的接受情绪,在市场上不可能受欢迎。应该说,卡通可以具有一种教化功能,但是,它不能建立在一种主题先行的基础上,而是应该寓教于乐,在一种趣味性和幽默感的故事叙事架构中,自然流露出它的教育意义。美国迪斯尼卡通作品《狮子王》、《小鸡快跑》、《花木兰》,在一种轻松而愉快的笑声中,观众不自觉地接受了一种英雄主义教育,日本的卡通作品《灌篮高手》、《圣斗士星矢》,也会感受到一种坚忍不拔的民族进取精神。中国卡通需要在确立一种市场观念的基础上,不断将教育功能包装在趣味性质的卡通故事叙事结构之中。
[NextPage]  其实,中国卡通这种教化色彩,跟它的受众群体定位有关,因为长期以来,一直存在着一个似乎约定俗成的观念,即卡通作品主要是给学龄儿童观看的。卡通作为一种视听艺术,它本身是不存在受众年龄要求的,这主要应该根据卡通作品的故事内容来定。实际上,欧美、日本等卡通发达国家,很早就已出现了儿童卡通、少年卡通、成人卡通、老人卡通并存的卡通生产格局,而且许多题材严肃、手法新颖,《米老鼠和唐来鸭》即是一个成人寓言。中国卡通由于这种受众群体的定位局限性,使十岁以上年龄的观众很少能对国产卡通产生兴趣,而十岁以下年龄的观众由于受到各种条件限制,又不可能成为受众主体,由此,中国卡通需要改变观众定位的自我束缚,而应该将创作受众视野扩展到各个年龄层次,尤其是二十岁以上年龄的受众成分。因为这批观众群体,不但具有良好的文化判断能力,而且也有着巨大的消费能力和潜力,能够在一定程度上带动中国卡通市场从低迷走向复苏,使中国卡通生产形成一种投入和产出的良性循环。
  
  除了卡通创作观念,中国卡通还需要建立一种科学规范的市场运作体系,从杂志连载、结集出版到影视改编,以至最终形成品牌,以及开发相关周边产品,它的每一个生产环节都需要进行大量严谨的市场调研,从而决定制作方向。目前,中国政府对国产卡通实现一种保护政策,这为中国卡通发展创造了一个有利的机遇,但是,这种封闭的环境也很难使中国卡通真正成长起来。中国卡通只有更新自己的制作观念,学习和借鉴卡通发达国家成功经验,培养和提高中国卡通制作阵营,甚至和外国联合制作与开发,不断使中国卡通生产理念现代化,才能实现更大的市场影响力和美誉度。
  
  (实习编辑:季贤)


注:本网发表的所有内容,均为原作者的观点。凡本网转载的文章、图片、音频、视频等文件资料,版权归版权所有人所有。

扫描浏览
北京文艺网手机版

扫描关注
北京文艺网官方微信

返回首页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霞光里15号霄云中心B座710 邮编:100028 电话∶010-69386267 传真∶010-69387882
河北省保定市复兴中路1196号 邮编:071051 电话:0312-3199988
北京文艺网版权所有 Email:artsbj@artsbj.com 京ICP备12048767号 公司营业执照:91110105802944599P
北京文艺网授权法律顾问单位:北京市京翔律师事务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