演出活动|舞蹈知识|舞蹈家|舞蹈评论|人物访谈|舞蹈摄影|编导日记|舞蹈视频|编导|舞蹈音乐|舞蹈家杂记

杨丽萍一次自废武功的尝试——《十面埋伏》

2015/10/13 11:03:36 来源:北京文艺网  
人们说杨丽萍是一只吸取了天地精华的孔雀,生长在拿一方水土,多年的积累,在大自然的万种风情,民风民俗的无限韵味都是天然的舞台,任她自由驰骋。

1.jpg

  花脸传人裘继戎在舞台中间抚着长髯一唱三叹,


  也伴着《越人歌》跳Popping


  项羽是武生,是勇敢和多情的化身,在舞台上演绎生命的绝唱


  刘邦是带着面具的小丑,在舞台上辗转腾挪,


  楚河汉界,剑拔弩张


  虞姬在舞台中央,是惟一的红,男旦的柔美和痴情。


  韩信是一个人格的两面,黑与白,正与邪,在杀戮与和平中痛苦徘徊


  上千把剪刀悬挂在舞台中央,琮琮铮铮,配着琵琶声声,是战争的前奏


  有人站立着死去,有人苟活于世,有人为情流尽最后一滴血,有人为正义而挣扎


  有人则冷眼旁观,


  而更多的人,就像埋葬在一片血红之中的万人冢


  古往今来,分分合合,你方唱罢他登场,都逃不过这一句十面埋伏。


  符号化的美学世界


  整场演出流动着一种古典与现代结合的美,这种美最直观的体验便是由叶锦添指导的舞台设计和服装造型设计。


  剧中的形象,摒弃了传统京剧的繁琐,只保留了人物身上最重要的符号,也更好的突出了人物的身体语言。萧何是一身白色,在抒情是配上髯口,项羽带着京剧的旌旗(大靠),以武生的形象出场,体现了“力拔山兮”的气势,而刘邦的造型却类似传说中的鬼魅,加上一段轿舞,将他阴险狡诈的性格表现出来。两人却都赤裸上身,不影响肢体动作,黑白两个韩信,则是虞姬的一抹红,惊艳却不造作,没有复杂的服饰和妆容,完全演员的肢体语言来展现虞姬的美艳和多情。


  而编舞也体现了这种符号化。虽然是讲楚汉相争,四面埋伏的经历,但是舞剧并没有很明确的讲出一条清晰的历史脉络,用杨丽萍的话说,是采用“折子戏”的方式来表达,而萧何成为其中的重要线索,审视人来人往的社会。最惊艳的莫过于霸王别姬的戏码,刘邦项羽隔河分立成两个阵营,两败俱伤,最后项羽处在战败的边缘时,虞姬从两大阵营的中间缓缓走出,和奄奄一息的项羽上演最后一舞,从他口中扯出一条红线,越牵越长,最后断裂,这象征着虞姬拔剑自刎,不费一刀一剑,却将其中的缠绵,虞姬的悲伤和项羽的不舍表现得淋漓尽致。这也是符号化的美学思想体现。而最后项羽在特殊的装置上站立着旋转直到死去,成为红色坟茔上惟一一尊站立的雕像,也是对他“不肯过江东”的人格的最好注解。而全剧终时从天而降的剪刀发出的刺耳声响,也是对千古以来战争发出的一声叹息,有着很强的警示意味。

2.jpg


  中国的现代舞?杨丽萍一次自废武功的尝试


  人们说杨丽萍是一只吸取了天地精华的孔雀,生长在拿一方水土,多年的积累,在大自然的万种风情,民风民俗的无限韵味都是天然的舞台,任她自由驰骋。从《云南印象》到《藏迷》再到《孔雀》,这种原生态的天地人思想一以贯之,成为她和云南印象文化集团的标签。而这一次《十面埋伏》中,除了有现代舞功底的主演们,连伴舞都如同一支专业现代舞团的编制,这群到谢幕才让观众看清的演员中不乏早已出名的岩金,董继兰等,那些在大山里被杨丽萍发掘的孩子。就像悬挂在舞台上空的上万把剪刀,这让人看到了杨丽萍进行实验舞剧的狠劲。长达一年多的筹备时间里,她马不停蹄,除了在排练厅,便是在采风的路上。


  现代舞、京剧、战争,这些都是杨丽萍并未接触过的领域,除了在简短的时间里用单、双、多人舞塑造每一个人物形象,还有大量的群舞,并且要恰当地融入京剧元素,和复杂的舞台装置进行配合,这些难题没有难住杨丽萍。而导演现代舞剧最难的思想性和立意高度问题,更让她煞费苦心。


  杨丽萍从一直栖居的月光树林里走出,走进了《十面埋伏》里的刀光剑影。《十面埋伏》讲的是一场战争,但探索的是人性的善恶,讲的是千古以来没有停息的勾心斗角,讲的是一片乌云密布的黑森林,永无止境的自相残杀。最后场景便是这一思想的升华,人们前赴后继地倒在红色的坟茔里,剪刀落地,只留下一声叹息。读书不多的杨丽萍却做足了功课,她曾经在采访中展示了她的密密麻麻笔记,她在排练也不停在纸上写的对舞剧的新理解。她最中意的注解来自顾城的诗,“黑夜给了我黑色的眼睛,我却用他寻找光明”。


  奇才汇聚:80后的主创团队


  这些80后的主演们,有着各种奇葩的经历


  裘裘,裘继戎是花脸裘派的传人,出身京剧世家的他年少成名,被前辈寄予厚望。却热衷于跨界,喜欢街舞,现代舞,流行音乐,他开创了京味Popping,参加舞蹈选秀,开办京剧街舞专场,。他说,“冒犯”是最好的致敬。


  和尚,王韬瑞,学了十多年古典舞,演活了末代皇帝溥仪,拿到桃李杯金奖,之后却消失五年,如同现在的名字“和尚”,颇有些脱离市廛的味道。重新回到舞台只因一封简短的邮件打动杨丽萍,“我,云游三界,寻一方净土,安身立命,舞始舞终”。


  男版虞姬胡沈员一直在寻寻觅觅,在中央民族大学跳了四年民族舞,却毕业前考到了著名的北京雷动天下现代舞团,也曾经跟随“陶身体剧场”在世界巡演,之后又辞职做了自由舞者。也许是因缘际会,但杨丽萍说他“一直在等这样一个角色”。


  潘宇更是一个没有出身的江湖舞者,因酷似街舞的“描声舞”惊艳选秀舞台,却也因为没有过硬的专业背景没有走得更远。但之后得到杨丽萍青睐,真正获得登上大舞台的机会。


  这些“非主流”的主演们似乎无法跟国家院团的一线班底相媲美,但是杨丽萍却放心把编舞的工作交给他们,是一个很大胆地尝试,于是,舞剧里面出来现代舞的语言,还可以看到裘裘的popping,和尚高超的古典舞技巧,潘宇的描声舞等等,在叙事的基础上,也丰富了整体舞蹈的语汇。


  《十面埋伏》是2015年大剧院舞蹈节的一个惊喜,也是杨丽萍突围出民族舞蹈,所带来的新尝试。在叶锦添、林兆华等大师级人物保驾护航的同时,也大胆启用新编导新演员,创意十足,立意高远,为舞蹈界出来一股新风。全国巡演即将开启,有更多观众可以感受杨丽萍带来的视觉和心灵的双重震撼。


  (编辑:杨阳)

注:本网发表的所有内容,均为原作者的观点。凡本网转载的文章、图片、音频、视频等文件资料,版权归版权所有人所有。

扫描浏览
北京文艺网手机版

扫描关注
北京文艺网官方微信

返回首页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霞光里15号霄云中心B座710 邮编:100028 电话∶010-69386267 传真∶010-69387882
河北省保定市复兴中路1196号 邮编:071051 电话:0312-3199988
北京文艺网版权所有 Email:artsbj@artsbj.com 京ICP备12048767号 公司营业执照:91110105802944599P
北京文艺网授权法律顾问单位:北京市京翔律师事务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