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会|文学|美术|音乐|影视|摄影|戏剧|舞蹈

《陌上草:世象时评随笔二则》

2016/12/20 16:05:44 来源:北京文艺网  作者:陌上草
现在睁眼看看,从事民族文化事业与大论民族文化复兴的人士比比皆是,这个口也热闹非凡着。

  【题记:上世纪末期,笔者在大笔秦晓鹰旗下工作时,单位的《生活周刊》上常有一个类似于社论的栏目:世象时评,且影响还大。主笔除了秦总,更多的就是笔者本人的捉兴之作了。


  二十年后的今天,似乎笔者又难以控制自己的仅有一只好眼的眼睛(右眼在三十五年前的演习受伤后基本失去正常视力)随沥沙子的难受而跳将起来,又操了随笔之刀,开始对世间万象发着纯个人的声音。


  因为此前的栏目名取得好,且自己除了是那时的主笔外,更重要的是还是责任主编的自己的脑中留下着许多记忆犹新的东西。


  故,从现在起,笔者对该类文章都愿将其统称为"世象时评",并以缅怀那个时期年少时的文笔良知。】


一、《艺术工作者,出点艺术的作品行不?》


  今天一早,从微信中得知,中国音乐学院男高音周强副教授的第子们全部担纲了今晚将在北京国音堂公演的歌剧《再别康桥》中的每个角色的消息,甚是欣慰。


  这个从大巴山走进北京,而又在中国民族声乐方面小有一席之地的非常努力的歌者,除了自己的演技日臻完美,在教学上,他也有自己的招数而深得学生们的喜爱!他的声音中,我们能听到真诚、纯朴、抒情、浓郁的泥土味与对生活热爱的坦真之情的趣味。也就是说,周强在演唱上,己开始基本形成了自己的标识性特征了。对于一个从事艺术创作与表演的艺术工作者来说,具风格的形成,说明了该艺术劳动者已经进入了一个艺术家的行业,而非仅只是一个艺术工作的教书匠。


  说到他们今晚的演出,我的心中充满了好奇。一是徐志摩是个敢爱恨的诗人,在上世留给后人而乐谈的不是李白杜甫样的是诗的成就与济世的情怀,而是与几个民国的资格女人的动人的爱恨故事。再加上他失世的独特,所以,今天仔细想想,我们这些当代人倒底是顷慕他的才华还是顷慕他只要自己喜欢就敢于去插上一杆子的爱恨胆量?


  当然,这对于一个长期没有方向的民族而言,象徐陆林等的故事,还是有着巨大的心理市场的。


  二是今晚的舞台,将以什么方式来展示徐陆林的情事并给观者留下什么有意思的余味。


  唉!可惜我现在正在深圳忙《中国当代艺术》大书的最后工作,没法赶回去现场感受由周强的弟子杨勇等们制造的魅力!


  在南国遥祝他们演出成功的同时,我想到了上个月即11月3日,我在成都时与邹向平一块儿受编剧与导演邀请在锦城艺术宫观看了成都与中央民族乐团合排的民族歌剧《杜甫》的首演情形。这种将杜甫的诗行选择性地用于全剧的总串并杂以合唱、独唱、啷诵、重唱、器乐合奏、齐奏、独奏并辅以多媒体视光为合体的所谓的民族歌剧的形式,实在是难以令人可以上升到舞台艺术的层面来进行欣赏与想象。


  也就是说,如果象这样的形式就是我们的民族歌剧的话,那我们的华夏民族,就真的是的的却却是没有艺术这样的东西存在了。


  现在睁眼看看,从事民族文化事业与大论民族文化复兴的人士比比皆是,这个口也热闹非凡着。我们的所有的正在谈论做民族文化与做此方面工作的专业领域的专家们,倒底什么是民族文化与民族艺术的诸问题,是真的弄懂了多少?


  当然,事实胜于雄辩。你看看人家香港的荣念曾弄的那些舞台作品,才象与艺术这词儿有着极大的关系!


  本人坚持认为:用故人的几首诗写几首没旋律没冲突的歌来串几个场景拼出来的所谓的民族歌剧,应该自觉自律地自行了断了才是!


  我们的艺术工作者们,整点与艺术及其美学价值有关的作品出來吧,行不!


  2016年12月20日11时35分老丁于深圳八卦一路某酒店等待印前看《中国当代艺术2015·2016》蓝纸间竭间看中国院周强微信知他的学生们今天在国音堂公演《再别康桥》后即笔。

二、《关于党史研究的一点个人研究观点》


  现在,许多学者在研究党史中1953年至1967年,1971年至1976年、1976年至1980年、1980年至1989年段,大多是都在声出己门。


  各抒其意的背面,不外乎都是站于各自的立场发声罢了。公允性、历史性严重缺少。


  历史,其实自古就是分分合合的事,不必大惊小怪,它产生了就是历史了,那个政党都不例外。


  今年春,网上传有一篇关于"文革五十年祭,历史渊源与心理动机之详考"的文章。原则上是该文作者研究时在笔者北京家中听了本人不少于几十次的讲述并为他提供了大量的资料而果。仅管笔者坚持反对该文中没理明说透的地方需谨慎处理后再拿出来,但最后该文作者在文末标明了对笔者的帮助谢意后还是发表了出来。


  今天,又收到一篇贵州朋友发来的所谓姚文元文章,时间、地点、人物、事件等完全颠三倒四。令人读后觉得应该介绍些情况,才对得起所谓的学术研究。


  同时,笔者也希望今后的类似文章发表者,应该只讲事实,不论对错。因为,才几十年的事件,对一个国家的发展与一个民族的发展而言,论对错,都会留下后遗症的不利负面影响,而非常不利于党国安定团结与国家的正常健康发展。


  一、从十一届三中全会《关于党的若干历史问题的决议》公布的党的历史进程来看,毛从1957年起就已经居二线了,而党务工作是由刘邓等主持,毛完全隐于台后。二、政务系直到1976年周去逝之前,都由周掌控,连毛都只能是以掺沙子方式制约周并与周心领神会地下着中共的这盘大棋,刘邓根本就谈不上伸手在周的势力内掌政务系的权。也就是说不上毛要从刘邓手上派江青去夺刘邓在国务院的权。在那个时代刘邓都仅是在毛周的饭圈内让他知道自己该怎么吃饭法。但往往人心是不足的,总想多吃贪吃的人最终不是被胀出病来不可医治而亡就是贪吃而犯戒最终也是贪吃而亡。


  学生运动的打砸抢,是当时在毛牺牲彭德怀而保刘,毛希望刘最后改正但刘不但没改相反在七千人大会前后刘邓加聚倒毛并由刘邓任一线的负责四清与后来的社教运动中刘邓等们的夺权问题以及毛对农业的前十条,刘邓搞出的十七条最后又以毛的二十条发文告止。后两运动刘派己妻王氏在北师大北大清华中指导运动大肆排除异己并从53年"高饶"事件在党内开启党内斗争死人的先河为后来的斗争残酷化肇端所引发的文化大革命的恶果;文革前学生抢枪在全国的第一例是甘肃一中,由刘邓亲自布置而得呈并非是以江青为首的人在北京上海始的学生"闹事";在后来由邓主持的十一届三中全会公报中公布的江们的罪行中没有夺枪的具体案例相反甘肃一中事件是由兰州军政负责任报中央才知道的,另外,文革武斗最严重的地区之一川南地区的宜泸合、重庆都是由邓作为后台的;毛从1955年起因彭真坚定的站在刘邓一面而形成了刘邓陶铸彭(真)而旗下的邓拓等"三家村"控制党媒在北京就几乎发表不了文章了而只能在上海去发声而不是姚文所说是1960年后;同时,处于二线的毛至1966年间所有的经济政策与指标均由时任一线的刘邓与陈云薄一波李先念等制成执行,毛从1957年底1958年初通过衡水调查后就坚决反对高指标而不时采取手段制裁一线人物的"乱干",这就是党内公认的经济高手陈云在七千人大会上不做讲话而在半个月后的西楼会议上讲透经济与朱德只做了五分钟发言而林彪做了长篇发言公开支持毛的由来;而在"大字报"的前夜邓向毛认错并写了书面认错书后毛留邓去刘,最后刘在开封死后一阵时间毛才知道此情??从这些事实来看,所谓的姚文元的狱后文章应该是杜撰。目的很简单:是仍想为邓开脱即将甚至是必须清理邓导致贪腐党纪涣散的责任才能扭转党的局面的势在必行。关于三十多年的国家发展邓应该是功过各半,甚至是过大于功。因为现在所表现出的中国各状况,均主要是邓所导致的,包括人类史上对学生开枪的恶行而导致了党的政治生态坏肿并一切向钱看的错误主张。均须从邓开始进行清理才能真正的实事求是还党风与纯洁。


  特别申明:本观点仅只代表陌上草先生对党军史的个人研究结果观点。


  故,对党史的研究与成果的发表,笔者还是主张应以历史事实为依据,以党的利益、人民的利益、民族与国家的发展前途作为基本起点进行展开。


  研究是为了更好的发展,不是欲盖弥彰,谎话连篇。若是,最终蒙尘的是事实的真相,受苦受难的还是咱老百姓自己!


  2016年12月6日9时30分于丽江飞行前。


  (编辑:安莹)

注:本网发表的所有内容,均为原作者的观点。凡本网转载的文章、图片、音频、视频等文件资料,版权归版权所有人所有。

扫描浏览
北京文艺网手机版

扫描关注
北京文艺网官方微信

返回首页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霞光里15号霄云中心B座710 邮编:100028 电话∶010-69386267 传真∶010-69387882
河北省保定市朝阳北大街899号同美酒店A座1219室 邮编:071051 电话:0312-3157850
北京文艺网版权所有 Email:artsbj@artsbj.com 京ICP备12048767号 公司营业执照:91110105802944599P
北京文艺网授权法律顾问单位:北京市京翔律师事务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