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会|文学|美术|音乐|影视|摄影|戏剧|舞蹈

李春平事件疑点:“家属”称其被人带澳门赌博欠债

2017/01/03 16:20:01 来源:北京时间  
“家属”韩女士披露李春平为何消失99天、是否患病、是否注射安眠药,被人控制等多个疑点。

  导 读


  “家属”韩女士披露李春平为何消失99天、是否患病、是否注射安眠药,被人控制等多个疑点。


  2016年年末,慈善家李春平被曝身患痴呆病症及财产遭非法侵占。


  网上曝光者韩女士自称“李春平家人代表”,其“强烈呼吁广大媒体、热心人士一起来关注李春平先生被诈骗的真相”。


  而随即李春平本人面对媒体,否认上述说法,称自己财产未丢、也没生病。


  但令人惊讶的是,李春平同时对媒体称,曾在9月9日至12月16日共计99天的时间内,被人接到老年公寓内“每晚被人灌下安眠药”。


  对于李春平明显出于“辟谣”目的的回应,韩女士则再次向媒体坚持:其所说属实,称李春平“一直在其他人手里控制着”,其已向法院提交申请宣告李春平为无民事行为能力人。


  12月29日,北京市朝阳法院证实受理该案。


  从12月26日韩女士首篇网帖,到12月28日李春平对外发声,再到12月30日韩女士反驳,短短数日,双方争相出镜唇枪舌战。


  “北京时间”期间数次采访李春平、韩女士,并结合其他媒体报道发现,无论是李春平还是韩女士,在许多关键之处各自说法不同,甚至同一人在同一事上的表述便前后矛盾。此事背后,有诸多疑问待解。


1.jpg
李春平接受“北京时间”采访


  1、韩女士是谁?与李春平什么关系?


  李春平在公开发表的声明中称,他与韩女士没有任何关系,包括但不限于血亲,姻亲关系。未曾授权韩女士代表他处置过其任何个人财物。在接受采访时,李春平曾告诉“北京时间”,自己不认识她,但“她诈骗我的钱,收房租收了120万。”


  而《慈善家李春平患病严重,与家人难相见》一文作者韩女士,自称李春平家人代表。


  2016年12月31日下午,韩女士向“北京时间”表示,自己是李春平的家属代表。李春平兄弟姐妹共6人,现有两名妹妹健在,已移居瑞典20多年,每年回来看望他两三次,家人一直非常和谐。“由于两个妹妹远在瑞典,年事已高且身体不适,她们委托我来代理解决此事。”


  韩女士向“北京时间”公布了一份名为“李春平亲人们的协议”的书面材料,该材料显示,由于李春平年事已高,身患多种疾病,尤其是额颞叶痴呆已达到中度以上,李春平远在瑞典的两个妹妹 “一致委托韩女士为李春平及所有财产的唯一监护人”。


2.jpg
“李春平亲人们的协议”的书面材料 图/北京时间


  北京泽永律师事务所主任王永杰律师认为,根据《民事诉讼法》的规定,申请认定公民无民事行为能力,由其近亲属或者其他利害关系人向该公民住所地基层人民法院提出。如果韩女士所说属实,其是李春平的特殊关系人,那么,她与李春平的两个妹妹一样,可以申请李春平无民事行为能力。


  王永杰称,如果李春平未被认定无民事行为能力人,则韩女士及李春平的两个妹妹都无权处置李春平的财产,除非得到李春平的特别授权。


  2、李春平有没有患病?


  韩女士发布的网帖称,李春平患有额颞叶痴呆、阿尔茨海默症、精神障碍,并贴出了检验报告。


  韩女士告诉“北京时间”,2016年3月,李春平的两个妹妹从瑞典回国看望他,带他去了中日友好医院检查身体,做了脑CT。当时的诊断结果显示,李春平患有脑萎缩和脑蛋白轻度病变。随后,她们让医院委托北京信诺佰世医学检验所做了分子遗传检测,结果表明“确定了可能的突变的基因”。


  8月,两个妹妹再次回国,又把李春平带到安定医院做了一次详细的检查,最后确诊其患有“阿尔茨海默症性痴呆(老年前期型)、精神障碍和痴呆”。


  然而,12月29日,“北京时间”向李春平求证,是否患有阿尔茨海默症,是否到中日友好医院进行过身体检查。李春平回应称,“没有病,你看多棒啊身体!”而对于中日友好医院,他说“去过一次,就上个月,更早的时候没有去过”。


  “北京时间”注意到,在接受采访时,李春平的回答速度较快,但大多数回答都是简单的“是的”、“不属实”、“假的”。而且,在是否被护士带走、是否听说过韩女士这两个问题上,先后回答有着明显的矛盾。


  对此,李春平身边的工作人员向媒体表示,李春平确实患有疾病,但患的是小脑萎缩。


  王永杰律师告诉“北京时间”,患病和“无民事行为能力”不能直接挂钩。法律上规定,不能辨认自己行为的精神病人是无民事行为能力人。李春平的病情程度应由医院出具报告,法院来认定。


  3、谁让李春平消失的?是否每天被注射安眠药?


  韩女士告诉“北京时间”,李春平所患的额颞叶痴呆无法治愈,只能靠药物延缓。用药越早,寿命就越长, “因此我们希望尽快带他进行治疗。”


  她称,9月9日,她和李春平两位妹妹商量好后,打算将李春平接到位于双桥椿萱茂的老年疗养公寓中进行治疗。当天早上,她派了两名护士来到李春平的常住会馆。


  韩女士表示,李春平被接走时神志清醒,并且和两个妹妹通过电话,知道两个护士是家人派来的。其离开会馆后,韩女士也明确告诉过工作人员,李春平是被家人安排去治疗了。


  但李春平的工作人员向媒体的讲述的情况却并不相同。


  李春平的女秘书近日向媒体描述称,9月9日早上6时许,两位自称是医院护士的人,把李春平从会馆带走。上午7时许,又有人到达会馆取走李春平的手机与护照。


  “我以为是正常体检,并没有在意,我担心李先生没带钱,还给他拿了一万块。”女秘书说。上午10时许,有人向她索要保险柜钥匙。这时女秘书察觉有蹊跷,随后李春平的工作人员报警。


  而李春平对此事的反应显得矛盾,12月28日,李春平在接受采访时表示,他曾于9月9日被自称是护士的人带到医院做检查。12月29日,李春平在接受“北京时间”采访时,起先确认有人冒充护士将他带走是属实的。但当被追问事发的具体经过时,李春平表示,“这个也是假的。”


  此外,李春平曾告诉过媒体,他被护士带走后,先是在医院做了检查,随后几天被带到一老年公寓,“在公寓里,每天都有人让我吃11粒安眠药。”


  韩女士则告诉“北京时间”,在老年公寓,她聘请了多名工作人员,对李春平进行24小时的照顾。“被强行服用11粒安眠药的消息不实,这是不可能的。”


  4、李春平财产被非法侵占?


  韩女士告诉“北京时间”,2016年3月起,李春平女秘书的朋友刘某,和很多工作人员一起,频繁带着李春平去澳门赌博,“一个月去了四次”。赌博使李春平“几千万欠款越滚越大”,此时,刘某借机介绍中科联合企业管理集团有限公司(简称中科)介入,称可以给李春平钱,但他必须要与该公司签订资产托管协议。


3.jpg
“资产托管经营协议书” 图/北京时间


  韩女士向“北京时间”出示了一份“资产托管经营协议书”,在这份今年6月签署的协议书中,李春平所有位于北京市的全部地产及其他物业,包括土地与房屋、在中国大陆拥有所有权的不动产和物业,均交由中科管理,托管期为20年,李春平在托管期间每年可获得7000万元的经营收入。


  而另一份律师函显示,李春平的一部分房产已经作为某公司贷款的抵押物,向一家借款机构借款2.5亿元,该公司未按约定支付利息,作为担保人的李春平目前正在被追索本金利息和赔偿金。


  韩女士还表示, 2016年9月李春平被接走后,她联系李的女秘书,要求接手李春平现有的所有事务,并打算取走李春平的现金和银行卡为其缴纳老年疗养公寓的住宿费,刘某和其他工作人员多次对韩女士进行威胁。


  但李春平身边的工作人员都表示否认。李春平也在回应“北京时间”提问时称,“自己的财产被侵吞不属实。”


  而“北京时间”注意到,12月29日在接受北京某媒体采访时,李春平确认托管合同上的字是自己签署的,并承认进行了托管经营。但并不承认网帖中其被房产被托管方抵押贷款2.5亿元的情况。但时隔一天后,李春平又对另一家媒体否认托管,称协议上的名字并非其本人签署。记者欲继续追问时,工作人员称“律师不让他接受采访”。


  位于朝阳区东大桥路口的春平广场是李春平在京不动产之一,有媒体采访到了春平广场的租户,有租户称,2016年9月,中科公司和李春平的工作人员召集商户们开会要求解除之前与李春平签订的20年合同,并与中科公司续签,但有部分商户拒绝签字。之后的10月,中科公司,韩女士,李春平及工作人员三方都曾要求租户缴纳租金。


  5、李春平被工作人员控制?


  在韩女士早前的爆料中,李春平身边工作人员成为“恶势力”的代表。那么,这是什么样一个群体?


  韩女士在接受“北京时间”采访时表示,李春平身边有40多名工作人员,并没有公司的结构。有保镖、司机、护士、秘书、保姆等岗位,每个岗位有6到8人,分别用值班的形式,轮流照顾李先生。其中,有约20个人是固定的,这些人基本跟了他20多年,其他人流动性较大,一直在更换。


  韩女士称,2016年3月李春平患病后,她发现他身边的工作人员对他看的特别紧。而10月25日,因为有人闯入老年疗养公寓,将李春平带走一天, 导致他情绪很不稳定,“只要身边的人一吓唬他,他马上就会听话。”


  韩女士还讲述了一个可疑的细节:12月16日,她和李春平两个妹妹商量后,决定带他去房管局挂失房本,以便保住他的一部分房产。之前和他的女秘书约好,当天上午9点携带一本公正书在房管局门口见面。


  见面后,一群工作人员将李先生围住,女秘书说的第一句话竟是“李先生别挂失房本”。随后,又有几名工作人员不停在耳边引导他:“您饿了吧,累了吧,先回会所吧,别挂失房本了。”


  有媒体在采访期间,曾遇到一个情景:当记者拿出一份合同复印件试图让李春平确认是否为其本人签字时,其工作人员涌进房中,并向手里拿着合同的李春平说到:“您还看合同吗?不看合同了,是吧?”李春平表示“不看了。”


  “北京时间”曾尝试致电李春平的女秘书盛女士了解情况,但电话一直无法接通。


  在媒体早前报道中,女秘书盛女士曾表示,李春平就连吃的保健品,也记清楚记得能吃几天。而且,存放古董等财务的四个库房都不让包括她在内工作人员乱动。


  李春平办公室高主任称,李春平不在的3个月里,他们每天正常值班,去办公室看看水电,但是很多工作都没法进行,“我们工资都不发了”。


  而在接受“北京时间”采访时,李春平的工作人员不愿进行直播或录制视频,理由是,李春平状态不好。“李先生,不直播了,就拍照吧?”但李春平态度激烈地表示了拒绝。同时,李春平向“北京时间”表示,网帖上所称自己的工作人员勾结外人意图阻止家人照顾的消息并不属实。


  北京时间原创 周佳琪 范博韬


  (编辑:安莹)

注:本网发表的所有内容,均为原作者的观点。凡本网转载的文章、图片、音频、视频等文件资料,版权归版权所有人所有。

扫描浏览
北京文艺网手机版

扫描关注
北京文艺网官方微信

返回首页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霞光里15号霄云中心B座710 邮编:100028 电话∶010-69386267 传真∶010-69387882
河北省保定市朝阳北大街899号同美酒店A座1219室 邮编:071051 电话:0312-3157850
北京文艺网版权所有 Email:artsbj@artsbj.com 京ICP备12048767号 公司营业执照:91110105802944599P
北京文艺网授权法律顾问单位:北京市京翔律师事务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