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会|文学|美术|音乐|影视|摄影|戏剧|舞蹈

《色戒》和76号真相,一代凤凰男们的不归路,错把站队当平台

2017/03/05 15:12:54 来源: 隔壁的老罗  
   
上海路名都是大多是用全国的省市名,老的黄浦区最明显,横向是城市名如福州路、汉口路、九江路,竖向是省名,四川路、福建路。

  76号的命运


blob.png


  我们今天就从上海的路名开始讲吧。

  上海路名都是大多是用全国的省市名,老的黄浦区最明显,横向是城市名如福州路、汉口路、九江路,竖向是省名,四川路、福建路。也不是那么绝对,一般来讲,上海的路名也是按照中国的东西南北来分布,比如,浦东用山东地名,杨浦用东北地名,闸北用山西地名等。


3.png
建国初期上海地图


那我们上海这些路名怎么来?

老上海租界的路都带有殖民地色彩

用的多半是老外人名

比如霞飞路就是法国的一个将军

曾经以为这些地名是解放后改的

后来才知道,是汪伪政府改的

1943年太平洋战争爆发后日军攻入租界

汪伪政府就把霞飞路改为淮海路了

淮海现在没这个行政区划了

当时有淮海省

就是以徐州为中心山东河南南部安徽北部

改路面是个麻烦事,解放后也就不去改了

延安路是解放后改的

汪伪时期爱多亚路更名为大上海路。

1945年国民党上海市政府将其更名为中正东路

1949年上海解放后再叫中正路就不合适了

改名为延安东路


blob.png

汪精卫戎装图

今天我们讲讲汪伪政府


汪伪政府这一段历史

除了这些路名外

往往是被我们一笔勾销的

但我觉得这段时期是研究民国时期

各派人物人性的一个重要入口

老罗研究历史有一个方法论

人说历史为何一直在重复

就是人性不变

喜怒忧思悲恐惊

欲望贪婪恐惧这在任何时候都一样

历史是由一个个个人组成的

不能把标签随手一贴

说这人是反动的

这人是进步的

人性是复杂的,要合乎逻辑


blob.png

《大上海1937》杜月笙削梨剧照

如果你遇到一个70后大叔

在削梨的时候很认真刻意地把皮连着

成功后有点得意的样子

那确定是他小时候都看过一部电影

——大上海1937

这部在电影史上没多少名气的港片

教会我们一代人如何装酷

反正这里面每个人都很酷

削梨的是杜月笙

杜先生亲自给客人削梨

客人称赞“杜先生这梨削的真好”

杜先生说:“你不知道我是水果店小伙计出身吗?”


blob.png

电影《色戒》海报

除了这个

大家还牢牢记住了一个地名

极司菲尔路76号

汉奸特务的总部

现在路名为万航渡路435号

是上海逸夫职业学校

李安,把《色戒》搬上银幕

76号又进入了人们视野

男主“易先生”原型是叫丁默邨

汪精卫集团的重要人物

几乎所有最出名的汉奸都和76号有关。


blob.png

76号现址

blob.png

万航渡路435号


blob.png

上海逸夫职业学校

  1938年抗日战争已经持续了将近1年,上海的英法租界依旧超然于战祸之外。国民党的两大特务机构(中统和军统)在上海大量潜伏特工,刺杀汉奸和日本人。但是特高课在上海根本无用武之地,所以土肥原贤二才会想到利用中国人创建中统、军统一样的特务组织——汪伪76号。

  1939年李士群、丁默村与日本军部代表土肥原贤二会面,提出《上海特工计划》

  5月汪精卫抵达上海组建伪政权,日本军部决定让李、丁部与汪部合流。经过汪伪国民党“六大”,汪伪国民党中央执行委员会特务委员会特工总部正式成立,由周佛海任特务委员会主任委员,丁默村任副主任委员。李士群任秘书长,以丁默邨为特工总部主任,李士群为副主任。


blob.png

76号旧址

这个就是汉奸基本班底

如果画一个群像

汉奸们都有一个共同特征

小县城出生,家境贫寒

青年时期在上海滩闯荡

聪明、读书好、能干

在一无所有的情况下

有利用和整合资源的能力

善于捕捉并跟随新兴势力

一生以出人头地为终极目标

每走一步都会留好后路

在踏着一个潮头的时刻

眼光却在看着下一个涌起的浪

  丁默邨


  1903年他出生于常德城高山街一个裁缝兼裱画的店员家庭。“五·四”运动时他在省立二师读书,投身学生运动。1921年秋天到上海,结识共产党早期领导人、第一任团中央书记施存统,并且被介绍入团,安排回湖南组建共青团,国共合作期,丁默邨在上海加入国民党。“四·一二”后,丁投靠蒋介石,蒋介石在军事委员会设“调查统计局”,丁默邨由陈立夫援引任第三处处长,此时二处处长为戴笠。后跟随汪精卫投靠日本人。


blob.png

丁默邨

  李士群


  1905年出生,浙江遂昌人,因其父早逝生活艰难,其母望子成龙送其读私塾识字。后来只身来到上海,靠聪颖和刻苦先后进入美术专科学校、上海大学读书。1927年第一次大革命失败后赴苏学习,翌年返沪,从事中共地下工作。他和妻子叶吉卿都是共产党员。大革命失败后,李士群曾留学苏联,1928年回国,以蜀闻通讯社记者的身份从事地下活动。同年李士群被公共租界巡捕房逮捕,他托关系拜上海青帮大佬季云卿为师,季云卿保其出狱。1932年,被中统特务逮捕,他受不了严刑拷打便自首,成为中统特务,后投靠汪伪政府。

  76号诞生后,由于人手不够,李士群用季云卿班底组建76号,也曾经想办法和青帮老大杜月笙拉拢关系,未果。所以76号所作所为都带有强烈的青帮色彩,季云卿弟子始终是76号的主力,包括干将吴四宝。


blob.png

李士群


  而更大的大佬是周佛海,1897年周佛海出身于湖南省沅陵县凉水井乡。周佛海出世不久,其父病故,家境败落。 周佛海在乡塾接受启蒙教育,后考入沅陵县高等小学堂。后因成绩优秀,在好友和学校的帮助下,东渡日本留学。1920年与陈独秀组建上海共产主义小组,是创始人之一。

  76号因为是青帮班底,带有很强的黑帮色彩,为在社会上制造恐怖气氛,在路灯下悬挂血淋淋的人头,向人家屋内扔断手断脚,在人家门上插匕首、寄子弹、恐吓信等,甚至跟踪绑架人质。

  乱世最考验人性,而我们在汪伪政府这一段,一直语焉不详,会发现很多事情逻辑上讲不清楚,只能贴标签。

贴标签的历史是没有意义的。

一旦把握好群像的凤凰男特征

一切都好理解了

  1941年汪伪政府为了控制沦陷区的金融,发行“中储券”作为通货。重庆国民党政府为了保持沦陷区法币的地位,打击中储券的发行,利用留在上海租界内金融实力,予以抗衡;同时,又利用潜伏在上海租界内的军统特务,袭击中储行上海分行,暗杀中储行工作人员多人。汪伪财政部长周佛海得知伪中储行上海分行被袭击,人员被暗杀,大为震怒,遂下条子给“76”号头子李士群,要“76号”马上采取行动报复。

  李士群对重庆方面肯定痛下黑手,不遗余力,摸清中行、交行、江苏农民银行是重庆班底之后,来到霞飞路江苏农民银行宿舍,将所有职员11人集中排好队,然后用机枪扫射。当天晚上,“76号”又出动大批特务,乘坐两辆汽车,驶到中国银行集体宿舍,这里住着许多中国银行的职员和家属。汪伪特务破门而入后,就照着事先准备好的名单抓人,分两批将近抓了200个人,押回“76”号严刑拷打。


blob.png

1942年12月日伪军进行防空演习,勒令市民躺在地上

  在制造了这两件骇人听闻的大案后,“76号”仍不满足,接着他们又做了几颗定时炸弹放到中央银行和交通银行,炸弹威力很大,死伤二十余人。军统也不甘示弱,他们把正在医院治伤的伪中储行的一位科长劈死在病房。“76号”为报复,又来到中行别墅,杀了3人,所谓一命抵三。特工混战,杀得难分难解,结果是两败俱伤。戴笠示意在香港的杜月笙设法调停,双方罢战。李士群本还不想住手,无奈周佛海已与戴笠达成默契。


  随着太平洋战争的爆发,日本进入租界后,不再希望有混乱的市面,而希望局势稳定。76号已成为尾大不掉的主。

  身为76号最有实权的人物,且与潘汉年合作,专门针对重庆特务下手,李士群早让戴笠牙痒痒,军统局长戴笠下令周佛海设计利用日本特高课将李士群毒死,终年38岁。


blob.png

戴笠


blob.png

周佛海

  据全国政协委员、前国民党中将唐生明回忆,他曾亲奉蒋介石之命潜伏敌营,又奉戴笠之令伙同周佛海设计了“锄李”的上、中、下三策,最终以上策即借日本人之手除掉了李士群。1943年9月6日晚,李士群接到宪兵队特高课课长冈村少佐的邀请,赴百老汇大厦冈村的寓所,冈村夫妇为之设宴,调解他与熊剑东的矛盾。李士群原不想去,思来想去,还是硬着头皮去了。宴会上宾主4人,冈村、李士群、熊剑东(伪黄卫军总司令、汪伪军事委员会委员、伪中央税警总团副总团长、伪上海市保安处处长兼上海市保安司令部参谋长)、伪调查统计部次长夏仲明。随即,冈村夫人将菜肴端上桌,李士群心有戒备,看见别人动了的菜才稍加品尝。最后一道菜是一碟牛肉饼,冈村称这是夫人最拿手的菜肴,是特地为李做的,一定请李尝一尝。李士群起了疑心,放下筷子,把碟子推给熊剑东,熊剑东又把碟子推过来,笑着说:“李部长是今天的贵宾,冈村夫人是专门为你做的,我决不敢占先啊!”李士群又想把碟子推给冈村。这时冈村夫人又端出三碟牛肉饼,分别在冈村、熊剑东和夏仲明面前各放了一碟。冈村说:“我们日本人的习惯以单数为敬。今天席上有四人,所以分成一、三两次拿出来,以示对客人的尊重之意。在日本送礼也是以单数为敬,你送他一件,他非常高兴。要是多送一件,他反而不高兴了。”经过这样的解释,李也就不再怀疑了,再看其他人已把各自面前的牛肉饼都吃光,李士群也吃了放在自己面前的一些牛肉饼。两天后,李士群突感不适,开始是腹痛,然后上吐下泻,送医院检查,是中了阿米巴菌毒(用患霍乱的老鼠的屎液培育出的一种病菌,人只要沾上这种细菌,它就能以每分钟11倍的速度在人体内繁殖。在繁殖期内没有任何症状,等36小时以后繁殖达到饱和点便会突然爆发,其症状如同霍乱,这时人就无法挽救了——作者注)。据说这种病是细菌在人体内起破坏白血球的作用,使人体内的水分通过吐泻排泄殆尽,而人死后尸体会缩小得如同猴子一般大小,死前则痛苦异常。又据说李士群死前曾想开枪自杀,他还对身边的人说:“我死倒不怕,可惜我干了一生特务,不料自己还是被日本人算计了。我这是自己对不住自己。”

  李士群死后,“76号”马上被改组,权势大不如前。

  抗战胜利后,汉奸们遭清算,戴笠飞机失事早死,周和丁都是单线联系,事情变得说不清了。

  周佛海被判死刑,后蒋介石发布特令,“减为无期徒刑”,1948年2月28日,因心脏病死于南京老虎桥监狱中。

  而丁默邨却因郑萍如案(色戒中的王佳芝)和郁华案,于1947年被枪决。


blob.png

郑如萍


这一批汉奸

与其说是吴三桂

还不如说是吕布

在他们认知里

只要自己能力强

在任何时代都可以成为职业经理人

而且每走一步,都会给自己留好后路

国、共、日,对他们来说都是一样

都是可供选择的平台

他们也有自己的道德逻辑

自诩为没有立场的职业经理人

对每一个主公尽好本分

但凤凰男终有失足时候

1.jpg


注:本网发表的所有内容,均为原作者的观点。凡本网转载的文章、图片、音频、视频等文件资料,版权归版权所有人所有。

扫描浏览
北京文艺网手机版

扫描关注
北京文艺网官方微信

返回首页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霞光里15号霄云中心B座710 邮编:100028 电话∶010-69387882
河北省保定市复兴中路1196号 邮编:071051 电话:0312-3199988
北京文艺网版权所有 Email:artsbj@artsbj.com 京ICP备12048767号 公司营业执照:91110105802944599P
北京文艺网授权法律顾问单位:北京实景律师事务所

恒温恒湿实验室 干式电机消防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