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会|文学|美术|音乐|影视|摄影|戏剧|舞蹈

纳粹大屠杀中2500多个孩子,隐藏了54年的秘密……

2017/09/13 14:42:06 来源:玖愿  
美国导演斯皮尔伯格拍过一部电影,《辛德勒的名单》。该片于1993年荣获了七项奥斯卡大奖。



1.jpg
《辛德勒的名单》剧照


  美国导演斯皮尔伯格拍过一部电影,《辛德勒的名单》。该片于1993年荣获了七项奥斯卡大奖。这部电影讲述了一位德国企业家辛德勒的故事。他在纳粹集中营里营救了1000名犹太人。于是,辛德勒受到了全世界的景仰。


  与辛德勒同时,有一位名叫伊蕾娜·森德勒的波兰女子,也在行动。即使在二战之后,她的事迹在波兰之外无人知晓。在波兰国内,了解其事迹的也只有区区几位历史学家。


  二战后的波兰政府对她的英雄事迹实行了封杀,不准写入历史书籍。她本人从不主动向别人讲述自己当年做过的事。她的故事直到1999年才开始被众人知晓。奇怪的是,她的事迹是美国堪萨斯州的一所学院的学生在做毕业论文时发掘出来的。学生们毕业论文的题目是《纳粹大屠杀中的英雄》。关于伊蕾娜,学生们找到的史料甚少,但是史料里有一个惊人的数字:


  她拯救了2500名犹太儿童!


  比广为人知的辛德勒救出的犹太人还要多一倍以上的森德勒,相形之下,她过于落寞。


2.jpg


  她只是个普通的护士,却从纳粹手中夺回了2500多个孩子的生命,而对于这件事,生前她还一直谴责自己:我做得并不够,因为也许我可以救更多的人。


  1910年艾琳娜·森德勒(Irena Sendler)出生于波兰华沙,父亲作为小镇上唯一的医生,在她7岁那年却因为救治伤寒病人感染去世,父亲生前曾告诉他:如果看到有人溺水,即使不会游水,你也应该努力去救他。


  正是这句简单的话语,和父亲舍己救人的精神,影响了森德勒的一生。

3.jpg


  1939年9月德国进攻波兰华沙,占1/3城市人口的45万犹太人,被隔离在仅有约5000多亩的地方,当时森德勒是一名护士,拥有进入犹太人隔离区的通行证,于是她利用职务掩护,不断为犹太人提供紧缺的衣服、食物和药品。


  3年后情况突然变得急剧糟糕,每天有数以千记的犹太人被送往死亡集中营,面对严峻的形势,森德勒坐不住了,她立即和同伴建立了一个帮助犹太儿童逃跑的“网络”,并利用社会工作者的身份进入犹太区。


  连续18个月,每天冒着生命危险,来回集中营数次掩护几个孩子离开。


  然而很多犹太父母不敢让他们把孩子带走,她也不能保证孩子这一去就高枕无忧,很有可能半路失败或遇到不测。但是比起第二天就被送到集中营,大多数父母都选择了相信辛德勒。


  合法的办法是:给孩子开传染病证明,转移到外面医院去,再适时“失踪”。

4.jpg


  非法的办法是:走下水道、运输车辆、垃圾袋、旅行箱、尸体袋里,甚至把某些孩子装成生了传染病的样子来偷渡。有些孩子由于过于年幼会哭闹,她不得不给他们服用镇定剂。


  就这样在冒着生命危险,却毫无保障的情况下,她将2500多名犹太儿童鬼事神差地带出隔离区,孩子们被送出去后,多被寄养在波兰人家中,或者藏身孤儿院、修道院。


  60年后,森德勒依然为当年的经历做噩梦,她回忆说:有的父母让他们把孩子带走,有的则让他们过几天再来,然而当他们再回去的时候,很多人全家已经被送往死亡集中营了。


  即便是侥幸被救出的儿童,也依然时刻面临死亡的威胁,因为当时的华沙城里人人自危,到处是冷酷无情的告密者,“盖世太保”每天四处搜寻从隔离区逃跑的犹太人。


5.jpg


  为了保住这些千辛万苦救出来的孩子,森德勒和她的同伴几天几夜赶制了3000份伪造证件,包括有牧师签名的天主教出生证和高级官员签名的身份证。


  然而仅有这些还远远不够,她让孩子们把新名字在心里默念百遍,甚至千遍,教他们简单的祷告词,以免盖世太保检查的时候出纰漏。


  每个走在街上的孩子随时可能被盘问,如果不会祷告词会被立即处死。


  这个城市,到处充满着恐怖的味道……


  犹太人不信天主教,因而也不会祷告词,这也是纳脆判断孩子是否是犹太儿童的一种方法,森德勒教孩子祷告词,是为了保护孩子。


  当时的华沙,藏匿犹太人是死罪,连家人都会被牵涉处死,甚至比印刷“反动报纸”、运送武器企图颠覆德国的罪名更重。


  就是在这样高压严酷的环境下,1943年森德勒被发现逮捕,盖世太保对她施以酷刑,生生打断了她的腿骨、脚骨,却没从她的嘴里得到任何有价值的信息。


  极度愤怒的纳粹决定处死她!幸运的是波兰地下组织花重金买通行刑士兵,才把她救出来。被救出的森德勒并未就此罢手,她继续营救犹太人,还将救过的孩子情况详细记录,放在广口瓶中埋于邻居家的树底,以便战后能让他们跟父母重聚。


  她隐姓埋名四处藏身,一直到战争结束苏军进驻,也没有公开身世。为此她还被看做是德国人的奸细关押了一年,导致她早产孩子也没活下来。


  1945年纳脆撤离波兰,森德勒取出名单,将孩子送还给尚幸存的父母,遗憾的是几乎所有的父母都已被杀害或失踪,只有寥寥几个孩子找到了父母……


  1965年,以色列政府正式认可艾琳娜的义举,她和辛德勒一样,是以色列的“义人”。但由于冷战阴云,波兰政府不愿意她前往以色列接受荣誉,她的事迹被两国政府刻意掩盖。

6.jpg


  艾琳娜也没有为此不满,她从没觉得拯救孩子是义举,萦绕在她心头的,永远都是为什么没能多帮几个孩子出来的内疚。


  54年间她过着像普通人一样的生活,从未对人讲起救过2500多个孩子的的故事。


  直到1999年,美国堪萨斯州的4名中学生在做历史课题时,在一篇名为“其他辛德勒”的简短报道中,发现了艾琳娜·森德勒的名字,只有简短的一句话:她救了2500多个孩子。


  “这不可能吧?辛德勒救了1100个犹太人,如果森德勒救了2500个,我们怎么从没听说过她的名字?是不是将250错印成2500?”


  他们赶紧上网搜索艾琳娜·森德勒,只有两个词条,全部来自同一网站:犹太正义基金会,发邮件询问确认数字无误,但却再没有其他任何森德勒信息。


  接下来几个月,几个中学生利用放学和周末时间,跑到档案馆和图书馆查找关于二战的各种资料,他们甚至查看了二战纪念碑的所有名单,希望找到森德勒最后的安息地,却依旧一无所获。


  最终犹太正义基金会传来令人难以置信的消息:森德勒还活着,住在波兰华沙,已90岁高龄。


  就这样,在4个中学生的追寻下,森德勒尘封的往事才重新搬回世界。她超人的勇气和智慧,不仅感动了美国人,也让波兰重新发现了自己的英雄。


  当时年迈的老人住在华沙的一家养老院中,坐在轮椅上,行动十分不便,波兰总统和夫人亲自到养老院去看她。


  迟暮的英雄也收到了各种姗姗来迟的荣誉。2003年,教皇保罗二世亲自写信给森德勒,赞扬她在战争期间的卓绝努力。


7.jpg


  2003年10月,她被授予波兰最高荣誉白鹰奖,她的形象还被印在了2009年波兰的纪念银币上。


  2006年7月30日,96岁高龄的森德勒在德国慕尼黑举行的纪念仪式上接受荣誉勋章,出席仪式的许多人都是当年她营救的犹太儿童。


  Elzbieta Ficowska是被森德勒营救的一个婴儿,她说:“森德勒女士不仅救了我们,也救了我们的子孙后代。”

10.jpg


  同年10月,96岁的森德勒,获得了诺贝尔和平奖提名。


  2008年5月12日,时年98岁的艾琳娜·森德勒在波兰安静地走完了自己的一生。


  临终前她的一段话让无数人为之动容:


  “我从未将自己看成英雄,那些被救出来的犹太孩子,已经证明了我在世上的价值,但这并不是值得赞扬的理由。相反,我总是受到良心的谴责,我做得并不够,也许我可以救更多的人,这成了我终身的遗憾。”


  (编辑:安莹)


注:本网发表的所有内容,均为原作者的观点。凡本网转载的文章、图片、音频、视频等文件资料,版权归版权所有人所有。

扫描浏览
北京文艺网手机版

扫描关注
北京文艺网官方微信

返回首页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霞光里15号霄云中心B座710 邮编:100028 电话∶010-69386267 传真∶010-69387882
河北省保定市复兴中路1196号 邮编:071051 电话:0312-3199988
北京文艺网版权所有 Email:artsbj@artsbj.com 京ICP备12048767号 公司营业执照:91110105802944599P
北京文艺网授权法律顾问单位:北京市京翔律师事务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