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会|文学|美术|音乐|影视|摄影|戏剧|舞蹈

我的战友们的钢铁悲情

2017/12/18 11:25:38 来源:北京文艺网  作者:丁正耕
最近几年,最近几月,最近几天,一些关于老军人们维权的文字、图片、涉有此内容的电影等媒体信息,都在轻易地挤入我眼帘。

1.jpg


  最近几年,最近几月,最近几天,一些关于老军人们维权的文字、图片、涉有此内容的电影等媒体信息,都在轻易地挤入我眼帘。


  我的曾经的令行禁止战友们,如今都怎么了?他们为什么又集结了?是谁,吹响了久违的集合号声呢?


  看着照片上这些军人们削瘦的体型,显然与那些捞够了喝足了的大腹便便的权利者们的体型形成对比。权利者们舒适的生活与特权的便用仍觉得还没捞够的贪得无厌的人们,在大口大口地享受着改革的果实,盘算着已贪占的便宜,是否能躲开习主席的史治铁拳,以保证自己安享终葬。


  然而,这些曾经以鲜血和生命捍卫过祖国的人们,至今却还奔走在为千元、几百元一个月的生活费的讨要的路上。他们为了不被打压关押,只能重新回到连队的怀抱,以集团的形式,进行对自己应该而未得的基本生活保障的权利进行维权。


  他们团结,只是为了不被各级政府以维稳捕入牢笼并望能引起政府的重视,以解决落实政府的规定问题方便罢!


  他们,曾经都是,至今仍是天底下最无私无畏的,单纯勇敢可爱的人。因为,曾经,只要一声命令,他们的生命都是能交给祖国的!


  那怕明明知道在发起进攻的瞬间,自己牺牲后,孤单的父亲或母亲就一辈子在孤绝中带着对儿子的思念与儿子在另一世界重逢……但,他们仍义无反顾地前进着!


  如今,我们的军人、功臣、为祖国作战、训练、演习而受伤的英雄们怎么了?是他们故意要出来与政府作对么?


  不!看看他们军装的年代,算算他们今天的年龄,就知道一切了。


  单帽军装是1984年前的军队常服与战服,他们都是1960年左右之前出生的甚至更早些的人,今天应该都是55岁以上的年龄了。他们从部队退伍转业到地方后,没有关系的人大多都被安置在地方工厂、社队企业、街道工厂、小手工业社等单位工作,农村的只能回乡务农。在没全部改开搞之前,都拿着一份简单的活命钱与靠地里的庄稼收成养家糊口。后来企业工厂卖了关了倒了,鼓励农民外出打工土地荒了后,他们又纷纷的到珠三角长三角等靠体力打工挣钱养老抚小,甚至不少的家庭因此破裂,等等……


  最近些年,随改革的纵深发展,智能化技术在生活中的普及应用,使原来的一些靠劳动力的企业关闭,他们又重新成为了失业者。60岁左右的年龄的失业,身体力量的锐减,使他们感到了步入老龄化而生存又无保障的害怕与恐慌。


  于是,才想起来是不是可以让国家管管他们的冷暖与死活。


  国家虽然都能在各个时期制定出具体的相关的优抚政策,但许多执行职能部门确把他们当成包袱,当成乞白赖对待,有的甚至在维权中还被执政者抓打关捕,随性漫骂、辱没人格等。有些地方,甚至还把一些有影响力的英雄团钢铁团团长们当成维稳对象进行监控跟踪调查等等,甚至被关押。比如,今年春上,我当年服役时铁军部队的一个团职首长就被专们定成维稳对象进行谈话,使这位1979年、1984年多次深入敌国的特务连连长大为心寒。


  如今,这些爱党爱国,一心为人民的老军人们,为了不给社会造成混乱,于是才重新集结,有纪律的奔走在为活命讨要生存费用的艰辛历程上。更为甚至,由于我们的改制非常频繁,许多军队的建制已经被打乱、整合、取消,使这些当年只听上级命令的军人们找不到了他们当年的团、师、军级机构在那里,于是,他们才想到了政府。


  军人们说,走,咱们找政府去。


  无家可归的恐慌,使这群当年置生死于不顾的少年如今的准老年人们纯真的想到了我们伟大的党与人民的政府的担担,他们象当年走向战场那样,高举着属于自己部队的战旗,亮出自己的番号(不是示威,是敢于告之而不隐瞒,是坦荡。),勇敢地开始着为生存而争集结了。


  但是,他们不知道,早在1980年代初,改革者们就告诉过全国人民,要发展就必须要付出代价……这代价,也意味着牺牲一切!


  可能他们还不知道,连产生人民解放军的母军,现在也已经没有完整的建制了!


  为了单纯的活命,这,也许就是近几年退转军人维权的原因吧!


  谁让他们都赶上了正好六十岁左右以上的年龄而曾经的工厂企业都倒闭了呢!


  细心的人们会发现,仅管他们在为活命而怀有一线希望地奔波着,你听听他们的心里,又是怎样地在钢铁般的在说:


  国有难,召必回,战必胜!


  2017年12月18日上午9点55分老丁于深圳八卦一路。照片为维权集结的军人们。


  (编辑:安莹)


注:本网发表的所有内容,均为原作者的观点。凡本网转载的文章、图片、音频、视频等文件资料,版权归版权所有人所有。

扫描浏览
北京文艺网手机版

扫描关注
北京文艺网官方微信

返回首页

相关文章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霞光里15号霄云中心B座710 邮编:100028 电话∶010-69387882 传真∶010-69387882
河北省保定市复兴中路1196号 邮编:071051 电话:0312-3199988
北京文艺网版权所有 Email:artsbj@artsbj.com 京ICP备12048767号 公司营业执照:91110105802944599P
北京文艺网授权法律顾问单位:北京市京翔律师事务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