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会|文学|美术|音乐|影视|摄影|戏剧|舞蹈

江歌案宣判,陈世峰或将迎来这样的监狱生活

2017/12/21 10:36:14 来源:观察者网  作者:陈洋
虽然司法裁决结果未必会迎合民意诉求,特别是江母募集了上百万个“请求日本法院判决陈世峰死刑”的签名,但不论如何也只能尊重法官的裁判。作为被告人的陈世峰今后将在日本监狱中进行反省与改造。

  12月20日下午,备受关注的中国留日学生江歌遇害案将在东京地方法院进行宣判。尽管国内舆论普遍希望日本法院能给予江歌在天之灵以及江母一个满意的结果,但参考过往案例,不少媒体预计被告人陈世峰最终将被判有期徒刑,刑期可能不超过20年。根据最新消息,判决结果恰好就是20年。


  虽然司法裁决结果未必会迎合民意诉求,特别是江母募集了上百万个“请求日本法院判决陈世峰死刑”的签名,但不论如何也只能尊重法官的裁判。作为被告人的陈世峰今后将在日本监狱中进行反省与改造。


  日本负责拘留收押犯人的场所分为3类,即拘留所、少年监狱以及监狱。这其中,拘留所与中国的类似,主要就是拘留尚未被判刑的犯罪嫌疑人。少年监狱则是羁押未成年犯罪者。由于陈世峰(1991年生)已经不属于未成年人了,所以他将被关押在普通监狱中。


1.jpg
奈良少年监狱


2.jpg
 广岛监狱大门


  根据日本法务省的数据:截至2010年4月,日本全国共有62个监狱、7个少年监狱、8个拘留所、8个分支监狱以及103个分支拘留所。由于监狱分布全国,所以主要通过划分区域来进行管理,比如东京管区、札幌管区等。因此,预计被告人将会被关押在东京管区的监狱中,但具体是东京管区的哪一个监狱就不好说了,有可能被关在东京都外的某监狱中。


3.jpg
隶属东京管区的黑羽监狱


  陈世峰虽然是在日外国人,但结合日本从2006年开始实施的《关于刑事关押机构及被关押者待遇的法规》(以下简称《待遇法规》),预计陈世峰将与日本犯人关押在一起。《待遇法规》以性别、国籍、年龄以及刑期的不同,将服刑者分为8种不同类型,这其中就包括了“F类:必须与日本人区别对待的外国人(即完全不会日语的在日外国人罪犯)”等。同时,该法规又通过服刑者的知识水平、生活能力等划分了6种对待方式,如“需进行职业训练”“需进行生活指导”等。稍早前,有媒体报道称被告人陈世峰在11日出庭时能以流利的日语陈述,所以他应该不会和完全不懂日语的外国人罪犯关押在一起。


  但毕竟是监狱生活,陈世峰以后的日子恐怕并不会轻松。


  日本监狱的房间主要分为单人间与多人间(6人)。原则上是按照房间的大小来关押犯人,但由于最近几年里,日本国内犯罪人数增加(如老龄犯罪者、二次入狱者等),所以监狱内就出现了犯人数量多于牢房数量的难题,由此导致单人间挤进了两三个人,多人间挤进了七八个人。房间的狭小以及犯人数量的过多,所以经常导致卫生情况不好,如厕所异味、犯人体味等。另外,并不是所有的牢房都有取暖设备,所以冬天的时候,牢房内的温度会很低。


4.jpg
日本监狱单人间


5.jpg
日本监狱多人间


  同时,日本监狱的餐食非常普通,虽然保持了和食的特色,但也只是够填饱肚子而已(重大节日时会丰盛一些)。此前有媒体报道称:可能是日本拘留所待遇较好,被告人陈世峰11日出庭时明显比去年胖了许多。在笔者看来,这并不是因为日本拘留所待遇好,而是陈世峰在拘留期间既没有身体方面的劳累,也没有精神方面的压力——他不用像江母那样为女儿的死奔走往来,也不用像刘鑫那样在精神上承担舆论汹涌的质疑。当然,在陈世峰正式进入监狱服刑后,伴随着每天的劳作、简单的饭菜以及对个人罪行的反省,预计他很难再胖起来。


6.jpg
监狱早餐


7.jpg
监狱晚餐


  陈世峰在服刑期间将与其它犯人一样进行劳动改造,但出狱后恐怕很难适应社会。在日本监狱服刑的犯人,一天基本是从6点半开始,一直到晚上9点熄灯结束。这期间,除了三餐、短暂的休息以及晚间看电视新闻外,剩下的大部分时间都是在劳动中度过的。比如,进行木工、缝纫、维修、手工制作、清洗等工作。


8.jpg
日本监狱犯人在工作


  尽管日本方面的理念是通过劳作、学习各种技能来确保犯人在出狱后能适应社会正常生活,但事实上犯人们在监狱中从事的工作内容都属于初级、简单的体力劳动。因此,陈世峰在服刑结束后,未必能够适应快速发展的社会,就如同中国社会进入电子支付时代也不过就是最近几年的事情,很难想象20年后的中国将会发展到怎样的程度。当然,根据日本法律规定,陈世峰在出狱后不可以留在日本,将被立即遣返回中国,且被禁止再度进入日本境内。


  此外,霸凌作为日本的一大社会问题不仅存在于学校和职场,在监狱中同样也有。监狱中的霸凌主要体现在犯人间的打骂、抢夺食物,甚至迫使对方吃排泄物或昆虫等。日本法务省在2013年发布的一项相关统计就显示,当年日本全国监狱中,累计发生1324件诽谤中伤犯人、2979件对犯人(或犯人间)施暴的事情。


  对于霸凌这样的问题,日本监狱看守人员有时是完全不管的,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比如,日本艺人后藤真希的弟弟后藤祐树于2007年因强盗及伤害罪被判5年6个月有期徒刑,并于2012年出狱。后藤祐树在后来出版的自传中回忆黑暗的狱中生活称,因曾当过艺人所以一入狱就被狱中大哥盯上,同屋的大哥还不断威胁“要上他”并暴力相向外,还强迫他吞食虫子,甚至吃下淋上精液的白饭等。


9.jpg
在监狱遭遇霸凌的后藤祐树


  日本八卦杂志《日刊SPA!》在2015年曾做过一次“监狱霸凌问题特辑”。根据该杂志的报道,由于监狱中缺少娱乐项目,所以犯人间常常以霸凌来取乐,比如一次让某犯人喝完10升的水、为了让某犯人拉出绿色的大便而迫使其吃肥皂、惩罚某犯人不许吃饭不许睡觉等。


  该杂志还披露,在监狱中同样有森严的等级制度,其中位于金字塔顶端的就是暴力团成员,而社会名人、性犯罪者、杀害妇女者则位于最底端,常常是被霸凌的对象。同时,日本企业中的论资排辈传统在监狱中也有所体现,即刑期较长的(或罪行较重的)犯人往往会对刑期较短的(或罪行较轻的)犯人进行各种欺凌、打压。


  当然,除了监狱内犯人之间的霸凌外,监狱看守人员往往也会对犯人进行谩骂或殴打。比如,2009年4月17日读卖新闻报道称,山形县监狱的前副所长曾多次侮辱某犯人是“废物”;2012年10月6日福井新闻报道称,甲府监狱的职员曾多次辱骂某犯人是“要饭的混蛋”等。


  江歌案中被告人陈世峰的罪行虽然在日本法律框架下不至于被判以死刑,但预计他在今后的监狱生活中将会付出更多的代价。诚然,日本监狱中有人性化管理的一面,比如允许犯人读书看报、不定期举行文体活动、时常有社会团体前去慰问等。然而,监狱毕竟是监狱,它的存在的最主要目的是通过对罪犯执行刑罚来防止其再次犯罪,借助于限制犯人精神和物质生活来促使其反省、赎罪。监狱并不是作息时间规律的“养老院”。因此,迎接被告人陈世峰的监狱生活并不是轻轻松松的20年,他终将会在里面受到应有的惩罚。


  (编辑:玖霊


注:本网发表的所有内容,均为原作者的观点。凡本网转载的文章、图片、音频、视频等文件资料,版权归版权所有人所有。

扫描浏览
北京文艺网手机版

扫描关注
北京文艺网官方微信

返回首页

相关文章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霞光里15号霄云中心B座710 邮编:100028 电话∶010-69386267 传真∶010-69387882
河北省保定市复兴中路1196号 邮编:071051 电话:0312-3199988
北京文艺网版权所有 Email:artsbj@artsbj.com 京ICP备12048767号 公司营业执照:91110105802944599P
北京文艺网授权法律顾问单位:北京市京翔律师事务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