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会|文学|美术|音乐|影视|摄影|戏剧|舞蹈

江母质疑刘鑫:回国后将和刘鑫对簿公堂

2017/12/21 10:40:58 来源:澎湃新闻  
12月11日至20日,中国女留学生江歌被杀一案在日本东京开庭审理。在20日下午的庭审中,日本东京地方裁判所判处被告人陈世峰有期徒刑20年。

1.jpg


  12月11日至20日,中国女留学生江歌被杀一案在日本东京开庭审理。在20日下午的庭审中,日本东京地方裁判所判处被告人陈世峰有期徒刑20年。


  江歌母亲在东京时间6点召开记者见面会


  江母:


  报警的录音,是经过很多翻译佐证的。你在江歌家里住了两个月,怎么样锁门你不知道?不记得?案发时候的一些情节,你都不记得?不清楚?都靠你猜测?唯独你在录音当中的那句话,“把门锁了,你不要骂了”我听过报警录音。你的确很慌乱。你在如此慌乱的情况下,你唯独对那句话记得很清楚。还有,你不参加江歌的葬礼。你说警察不让。可是我问过调查我的警察,你刘鑫在警方那里,不属于犯罪嫌疑人。你有完全的人身自由、通信自由。你说警方不允许你见我、联系我,但是11月4日,你就给你打工地方的老板娘打过电话,你告诉她,是陈世锋杀害了江歌!难道这是警察允许你说的吗?!陈世锋是杀害我江歌的直接凶手,你在我江歌被害案中,你扮演什么角色?回国之后,我会和你对簿公堂!


2.jpg


  江母拿出江歌手机,念了江歌抱怨刘鑫的推特


  江母:我作为一个妈妈,我不允许任何人玷污我的女儿!江歌的手机在我的包里,江歌10月25日在推特上写下了自己的心情,这是前段时间你对她的玷污我不允许!大家稍等我找出江歌的手机。(江母拿出手机)我女儿是因为保护刘鑫死的吧?你不敢,你还要联合网上的人来诋毁江歌!这是江歌写下的推文,“就是有点不爽,少女牙膏卫生纸也不买,垃圾也不会倒,总是等我回来,只会嘴上说嘛!”这是一件小事,但我是要说明,我说的都是有事实根据的,我没有撒谎!10月21号我女儿写下了,“昨天晚上开玩笑说了少女一句,结果惹的人家不开心了。”我只想说明我没有撒谎,我没有污蔑刘鑫半句话。我从去年12月18号第一次见了检察官,我了解了一下案件的详情,今年的三月份,我拿到了第一份案卷材料。我知道了我女儿遇害的真正真相是什么。我没有对刘鑫加以过激的语言,我只想让刘鑫告诉我事实,帮我论证一下案卷的内容。


  江母对于网友攻击徐静波的行为表示不满


  今年的七月份我拿到了第二次案卷,律师只告诉我了一个重点,他说,是陈世锋的供词说刘鑫把江歌推出了门外,但是我也不相信。律师没有太多时间,告诉我所有的案卷内容。没有办法,我只好拜托徐静波帮我看帮我翻译其余的案卷。从去年11月28日徐静波老师来我家,到江歌家,在江歌墓前对江歌说,我们留日的老少,会一起帮你照顾妈妈。这么无私帮助我的一个好人,也要被他们拿来攻击吗?在这里,想拜托媒体,能不能呼吁网络实名制。


  江母:从未收到陈世峰与刘鑫及其家人真诚的道歉


  413天了,我没有收到陈世峰个人和我全家、刘鑫个人和全家,一句真诚的道歉。大家都没有听到陈世峰的父亲写给法院的一封信,我本来把这封信带来了,我想念给大家听的!大桥律师告诉我,从检查那里拿的东西不可以公开。我很憋屈。大家在旁听席上看不到陈世峰的表情。12月14日,他在被告席上回答问题的时候,一直面带微笑。甚至陈的律师在问他的时候,他笑的很开心。但是今天在法庭上,当法官说出确定刀是陈世锋的时候,陈世锋突然晕倒在法庭上了。陈世锋满脸的汗水,我不知道你们看没看到。


  江母:我对判决结果不接受


  他(陈世峰)之前的微笑,和现在的满头大汗,我的理解是罪犯真的是自己的利益受到威胁时,他才会真正恐慌。所以我还是认为,像陈世锋这种杀人犯,只有他生命真正受到威胁,他才会知道生命的珍贵,他才会真正认罪!我对今天的判决不接受。


  接下来进入媒体提问环节


  1,问:接下来是否请检方上诉?民事诉讼?


  江母:昨天已经向检察官,提起了对求刑的抗议,检察官说我是没有权利提起上诉的。对陈世峰的民事诉讼,大桥律师已经向法院提交诉讼要求。


  大桥律师补充:因为日本法律程序是,如果要提出不服的上诉,只有检方可以提起上诉,受害人家属不能提出上诉。江母已经向检察官提出,如果不是死刑不接受。如果日本法院做出判决后,不能提出不服的申诉。民事诉讼已经向有关方面提出了,正在审理中。因为今天刚刚进行第一次审理,详细情况在此不能奉告。


  2,问:和刘鑫对簿公堂的打算?对陈世芳行程质疑的详细解释?


  江母:网友曝出了陈世芳在青岛住在离刘鑫家只有9公里的机场酒店。当时是4月4日,清明节,她不是来祭拜我的女儿。结合刘鑫庭上说的话,是个人都会打个问号吧。


  3,问:冒头陈述和最后总结辩论没有翻译,您听懂了吗?有没有不满没有翻译?


  江母:第一天冒头陈述,因为第二天我要做证人,所以不便听第一天的内容。最后那天陈世锋律师的话,我没有听懂。我没有不满。


  4,问:中途换律师的原因?


  江母:之前我和检察官签定保密协议,前律师也在场,他在接受媒体采访的时透露了刀的问题。在看过案卷后,连我这个不懂法律的人都知道,但他却说不能确定刀是谁的,这让我非常恐惧,非常害怕,才下定决心换律师。至于您说的临这么近有没有影响,我相信现任的大桥律师有足够的能力来应对这个案件。


  5,问:大桥律师,陈世峰服刑期间可能减刑吗?刑满释放后是否可能留在日本?


  江母:江妈,最近和网友的互动有些负面内容,今后还会继续在社交网络上更新自己公众号的内容吗?


  大桥律师:没可能留在日本。在留期间,已经受刑事处罚,结束后会被强制遣返。而且因为陈世峰在日本生活是留学生身份,犯案后,他不可能被给予在留资格。他现在的状况,没有减刑到12-18年的可能性。我本人认为,很快会减到这种程度,不太可能。


  江妈:为我最近在网上过激言论道歉。您所说的那些不同的声音,每一个人都有不同思想看法,有不同的声音我理解。因为每个人有每个人的思想。但是我不能理解的是,网上污蔑我,恶意攻击我的那些人。我非常不能理解。


  (编辑:玖霊


注:本网发表的所有内容,均为原作者的观点。凡本网转载的文章、图片、音频、视频等文件资料,版权归版权所有人所有。

扫描浏览
北京文艺网手机版

扫描关注
北京文艺网官方微信

返回首页

相关文章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霞光里15号霄云中心B座710 邮编:100028 电话∶010-69386267 传真∶010-69387882
河北省保定市复兴中路1196号 邮编:071051 电话:0312-3199988
北京文艺网版权所有 Email:artsbj@artsbj.com 京ICP备12048767号 公司营业执照:91110105802944599P
北京文艺网授权法律顾问单位:北京市京翔律师事务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