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会|文学|美术|音乐|影视|摄影|戏剧|舞蹈

“大眼睛女孩刷屏”背后的男人,才是一个时代的良心!26年,他用一部相机,改变了553万孩子的命运

2017/12/23 11:11:59 来源:益美传媒  作者: 益美君
   
今年12月15日,在共青团安徽省第十四次代表会议上,34岁的她当选为共青团安徽省委副书记,再次走进我们的视线。

  本文转载自微信公众号:益美传媒(ID:YeeMedia)


  本文转载已获授权,其它账号转载请联系原账号。


  还记得这张照片中的“大眼睛”女孩吗?最近,她当选团省委副书记了!


1.jpg

  1991年,作为希望工程的标志,全国人都记住了,这个8岁的安徽女孩苏明娟,和这双清澈黑亮、充满渴望的眼睛,她可能是中国最特殊的“名人”,这26年来,她上了大学,进了银行上班,结婚生子,有了幸福的家庭,生命中每一次重大的时刻,都会吸引全社会的关注。


  今年12月15日,在共青团安徽省第十四次代表会议上,34岁的她当选为共青团安徽省委副书记,再次走进我们的视线。


2.jpg

  她的命运因为一张照片而改变,但少有人知道这张照片背后的摄影师,一个在中国公益摄影和纪实摄影界,如雷贯耳、备受敬重的男人。


  26年前,正是他的眼睛,发现了“大眼睛”,作为希望工程背后的摄影师,他改变的何止是一个女孩的命运,更是553.6万中国孩子的命运,他的名字叫——解海龙。


3.jpg

  从1991年起,为了替农村孩子争取受教育的权利,解海龙走遍了中国26个省128个贫困县,拍摄了上万张珍贵的照片,行程2万多公里,堪比红军长征。但是,他拍摄的每一个孩子都得到了救助,他走过的每一个地方都建起了希望小学!


4.jpg

  当20世纪末叶,中国的城市化进程轰轰烈烈,人人都忙于歌功颂德时,他是第一批将目光投向中国农村的人,并用影像的力量推动了国家对农村教育的投入,他的作品是一个时代的缩影,更是一个时代的良心!





  NO.1


  人生的第一部相机


  1951年,解海龙出生于河北,17岁参军,在海军北海舰队服役,20岁,分配回北京工作。1984年,进入北京崇文区文化馆宣传部工作。


7.jpg

  解海龙真正迷上摄影,是因为“四五影展”。1976年1月,周总理去世,因为“四人帮”压制群众悼念周恩来。清明前后,上百万学生和群众自发聚集到天安门,献花篮、贴传单、作诗词,进行悼念活动,这就是著名的“四五运动”。


  事后,一批群众被捕,那个年代有相机的人还很少,几个拿着相机拍照的人,也都被抓了起来。直到1978年平反,当时拍的照片才以影展的形式被公开。


8.jpg
《团结起来到明天》,吴鹏 / 摄


  解海龙去看四五影展,第一次被纪实摄影的力量震撼到了。回家后,他几天睡不着觉心中只有一个念头:无论如何都要买个相机,我也要拍这么好的照片!


  那之后,他就天天寻思着攒钱买相机。1979年,第一次涨了工资,每个月涨7块钱,一次性发下来一年的钱,他突然有了一笔80元的“巨款”,妻子寻思着用这钱给他买一件大衣。解海龙却说:“你看咱孩子现在才几个月,我从这时候开始给孩子拍照,一岁、两岁、小学、初中,等他长大了咱给他出一本画册,多有纪念意义!”


  妻子一听,问道:“那我呢?”


  解海龙:“那,那,那当然也给你拍!你现在二十多,我拍到三十多四十多五十多……”


  妻子又一听:“那成!”


  就这样“连哄带骗”人生第一台相机到手了——海鸥牌的,87块5毛钱


  NO.2


  获奖专业户


  相机有了,解海龙又买回来一堆教摄影的书学习,并且给自己定下一个目标:每个月至少要发表3张作品!


  到1984年,他已经拿下了,三个全国摄影大赛的一等奖。到1989年,获奖作品就有400多幅了,其中100多幅还是国家级的。


  得的奖多了,解海龙总结出一个套路:要想在报纸上发表,你拍的东西一定要欣欣向荣,蒸蒸日上。鲜花啊,生活美好啊,妇女儿童这些,用今天的话来说,就是一定要主旋律,正能量!


9.jpg
《新学期》 1982年9月,北京市崇文区法华寺小学,孩子们高兴地领到了新课本


  那几年,因为得奖多,解海龙听到的都是溢美之词,直到遇见一位部队转业的摄影老师刘加瑞老师看了他的作品后,直言不讳地说:你拍的这个片子有点浅,不深。即便是赞扬一个事,你也不要这么肤浅地去表现,藏则深,露则浅。比如说我要拍你,直接这么拍,和我在镜子里反光出来你的影子都不一样。令人喜的片子不如令人思。摄影有歌颂的,但它更大的作用是传播、记录,更多是传递一种信息,给人一种感染,一种思考。


  一席话彻底击中了解海龙。事后,他翻阅了世界上经典的战争摄影再反观自己拍的,只想说两个字:甜俗。


  解海龙迷茫了——“摄影的本质到底是什么?”他要去寻找一个答案


  NO.3


  “什么是摄影?”


  1987年,这个答案浮现了。这一年,解海龙去了两个地方,一个是广西融水,他本来是去拍少数民族过节的,偶然听到广播,说那里的基础教育非常薄弱,解海龙一下子敏感了起来,既然薄弱,我就去看看怎么个薄弱。


  于是走了80多公里,去了一个寨子,进到寨子的学校里,听到一个教室传来朗朗的书声,慢慢推开门,一眼看到一个女老师,背着一个孩子正在上课,解海龙一下子激动了,立刻换了个广角镜头抓拍下这一幕。


10.jpg

  后来,解海龙打听到,女老师名叫戴红英,28岁,有两个孩子。大的2岁,拿绳子拴在家里不让跑远,小的5个月,就背着上课。


  在南方,很多女人都这样,要照顾孩子又要干活,所以到哪里都把孩子背着。教书也是,干农活也是。

  另一张照片是在唐山拍的,1987年,唐山大地震恢复后,举办了一场大型的伤残运动会,来了很多大地震后的伤残运动员。解海龙在入场式上,看到一个没有腿的小伙子,用膝盖在走路,还挥动着帽子向看台上的人致意,那种精气神一下子抓住了他,解海龙拍下这一幕,为之命名为“雄壮的入场式”


11.jpg
广西女老师和唐山运动员的照片


  后来都拿了全国的一等奖,但是这一次,大家对解海龙的评价不太一样了。“有深度了!”朋友们都说。


  他总结了很久,终于明白了老师对他说的话——摄影的本质就是记录,好的摄影作品会提出问题,会让人迫切想知道照片背后的故事,尤其是想知道这一个群体的生存状态,他们为什么会这样?他们将来会怎样?最好的摄影作品,会推动社会去解决问题。


  那一刻,解海龙开始向往当一名记者。


  NO.4


  很多照片,他都是一边拍,一边哭。


  1990年代,北京的发展正轰轰烈烈。解海龙却做了一个决定:要去拍中国农村!他向文化馆馆长请假,说想去农村调研一年,课题都想好了:中国农村20世纪末叶基础教育现状调查。


  馆长:想法不错,经费怎么办?


  解海龙:经费我自理!


  馆长想了想,大笔一挥就批了。

  1991年4月,解海龙上路了。太行山、大别山、沂蒙山,云贵高原、黄土高原、青藏高原,哪里穷就往哪里钻。吃饭买一毛钱的饼,一毛钱的鸡蛋汤,一顿饭两毛钱搞定。晚上就找老乡家寄宿,运气好能搭到拖拉机或驴车,运气不好只能靠腿,一天走几十公里是常事。一年下来,他跑了12个省,28个国家级贫困县,去寻访那些最渴望知识最需要帮助的孩子。


12.jpg
解海龙为自己拍的一系列照片


  定了个主题——“我要上学”,每到一个地方,他就跟着当地的小孩,一起去上学。


13.jpg
▲ 2007年9月,四川省凉山彝族自治州昭觉县库依乡,上学路上

14.jpg
▲1992年3月,山西省静乐县赤泥洼乡羊丈村,扛着桌凳去上学的孩子们


  到了学校后,再去“参观”他们的教室,如果不是亲见,解海龙做梦都想不到,“教室”还能是这个样子——


15.jpg
▲ 1992年3月,山西省静乐县神峪沟乡杜家庄村,由于雨后教室坍塌,孩子们只能借村民的窑洞上课,棺材便成了课桌

16.jpg
▲ 1993年10月,贵州省水城县花嘎乡天星村,这是一个条件极差的民办教学点,尽管如此,有些孩子还要走上10多里山路才能来此上学

17.jpg
▲ 1993年12月,四川省旺苍县大两乡向阳小学四处透风的课堂

18.jpg
▲ 1991年5月,山东省平邑县西点村小学,村民们集资翻盖了教室,但再也无力为孩子们购置课桌了

19.jpg
▲ 1991年4月,湖北省红安县七里坪镇周七家小学,一场春雨教室便一片泥泞,孩子们仍在这泥水里继续上课

20.jpg
▲ 1992年2月,甘肃省渭源县聂家山小学,一场暴雨摧毁了教室,孩子们眼睁睁地盼着能有一间屋子让他们再上课

21.jpg
▲ 1992年3月,山西省静乐县神峪沟乡南岩头村,“磨盘小学”的全校师生。


  很多照片,解海龙都是一边拍,一边哭的,冲洗出来的时候,还要再看哭一遍。


22.jpg
▲ 1993年10月,贵州省水城县保华乡东升村,12岁的李成妹没有上过一天学,无论刮风下雨她都要去山里砍柴

23.jpg
▲ 1993年10月,贵州省水城县保华乡东升村,随母亲到集上卖口粮的孩子

24.jpg
▲ 1994年4月,安徽省临泉县城关镇刘老家村,11岁的刘小环为了能上学,每天去给一家窑厂背砖坯,她每次背16块,重40公斤,走140米路,只得3分2厘工钱。

25.jpg
▲ 1993年10月,云南省红河县虾哩村,为了能缴上每年仅60元的学费,只好上山打柴

26.jpg
▲ 1991年9月,贵州省水城县金盆乡新发村,辛家军、辛家友兄弟俩父亲病逝双双失学,随母亲过着艰辛的日子


  虽然条件艰苦,但是孩子们热爱读书的画面,又常常令他感动。


27.jpg
▲ 1991年5月,山东省沂南县黄山坡乡,沂蒙山区遍地是石板,这是孩子们读书的主要文具之一

28.jpg
▲ 1993年10月,云南省红河县虾哩村蛭玛小学,校舍年久失修,随时有倒塌的危险,学生们只好露天上课

29.jpg
▲ 1992年9月,四川省望苍县大两乡向阳小学,石板搭成的教室,四面透风,冬天孩子们也只能在这种环境里上课

30.jpg
▲ 1991年9月,陕西省佳县贺家岩村小学,遇到阴天,教室里便很昏暗,学生们就在室外上课

31.jpg
▲ 1993年2月,河北省完县杨家台小学,孩子们在雪地里晨读


  1991年4月,在安徽省金寨县桃岭乡张湾村小学,解海龙来到一年级教室,想拍一张“上课聚精会神”的孩子。一抬头,一双大眼睛陡然映入眼帘,一下子让他的心揪了一下,解海龙毫不犹豫按下了快门,这就是后来我们熟知的“大眼睛”。


32.jpg

  1992年,解海龙把这一系列“我要上学”的照片,交给中国青少年发展基金会的“希望工程”项目。“大眼睛”那直勾勾盯着人看的眼神,几乎打动了青基会所有人,一致被选为希望工程的标志。


33.jpg

  靠着这一组照片,“希望工程”一炮打响。照片发表后第8个月,捐款已达到一个亿。各大媒体都整版整版地发表解海龙的作品,邓小平亲自题词,影展从国内各大城市,一直开到新加坡、马来西亚和美国。


34.jpg
1992年,《希望工程》摄影展在北京民族文化宫举办,观众们纷纷捐款


  1994年,希望工程在人民大会堂举办大型义演,解海龙的56张照片,同一天在人民大会堂展出,他也因此成为在人民大会堂,举办纪实摄影展的第一人。“大眼睛”这张照片也注册了专利,一度贴满全国大街小巷,几乎成为20世纪发行量最大的印刷品。


  2006年,在华辰秋季拍卖会,中国第一个影像艺术拍卖专场上,“大眼睛”以30.8万元,创下专场的最高成交价格。这笔钱,解海龙全部捐出,在西藏捐建了一座新的希望小学。


35.jpg
长大后的苏明娟和“大眼睛”


  截至2016年底,希望工程总计接受捐款129.5亿元,资助学生553.6万名,盖起19388所希望小学,成为中国影响最大的失学救助项目,并最终推动了国家加大对教育的投入。


36.jpg
2006年9月,四川省凉山州昭觉县库依乡中心学校,孩子们盼望早一天在新建成的学校上课。


  当初,这些照片公开的时候,也有不少批评声,有人说他拍的东西非穷即苦,都是社会阴暗面,影响国家形象。解海龙每次听到这种声音都会特别激愤:还他妈废什么话啊!孩子连学都上不了了,还要那个面子干啥?你现在少盖学校,将来省下的钱就得盖监狱!在他心中,任何一个有良知的人,如果亲眼见过这些孩子的生活,就绝不可能坐视不管。


  NO.5


  大眼睛,小光头,大鼻涕,他们的缘分


  1992年,解海龙进入《中国青年报》,如愿成为了一名摄影记者,做记者的10年里,张家口大地震、阿尔山大火、98抗洪,他都第一时间冲到第一线,更被评为“全国十大青年摄影记者”。


  他一直没有停止希望工程的拍摄,每隔5年,都会回访一次曾经拍过的孩子。1996年,他回访一所河南的小学时,看到一个躲在角落里一言不发的女孩,解海龙走过去询问,女孩竟哭了起来:叔叔,我再过几天就要辍学了,家里没钱,没法再读书了。

  解海龙问了她的名字,和她拉勾约定一定会让她把书读下去。回到北京后,他立刻联系人帮助这个女孩,女孩名叫高慧媛,后来一直读到了美国芝加哥的博士后。

37.jpg


  2000年,解海龙在湖北,遇到了一个叫落落的小男孩,因为先天唇腭裂,落落被父母遗弃了,后来被一位60多岁的婆婆收养。


38.jpg

  一个唇腭裂孩子,如果到了七八岁还没有接受手术,最佳治疗时机就错过了,解海龙辗转帮落落联系了慈善机构和医院,很快为他安排了手术。后来,他为落落拍下一组照片,名为《落落的微笑》,这组照片在人民大会堂展出后,被来访中国的老布什总统知道了,于是特意去看望了落落。当时老布什单膝跪地,解海龙为他们拍下了这张珍贵的照片。

39.jpg


  当年,和大眼睛一起作为希望工程第一批公益宣传照片的还有两个男孩,“小光头”和“大鼻涕”。“小光头”,大名张天义,后来从盐城工学院自动化专业毕业成为一名企业的技术骨干。

40.jpg


  “大鼻涕”胡善辉后来成为了一名军人。


42.jpg

  2005年5月,大眼睛、小光头、大鼻涕,在北京相逢了。


43.jpg

  在北京中国青少年发展基金会院内,他们和解海龙也久别重逢了。26年来,解海龙和许多孩子都保持着联系,结下了深厚的缘分。尤其是对大眼睛苏明娟,一直像父亲一样关爱,因为希望工程苏明娟突然成为了“名人”,这对她其实造成了很多压力,解海龙一直在耐心引导她。


  2005年,苏明娟从安徽大学职业技术学院金融专业毕业后。一度非常困惑,当时她想:是大眼睛和希望工程成就了我,我毕业后是否应该去帮希望工程工作,为更多的孩子呼吁呢?


  最后,解海龙对她说:孩子,感恩不一定要把做善事当成工作。我当初在文化馆,后来当记者,不是也能做善事吗?他鼓励苏明娟去从事自己喜欢的工作。


  也是在他的建议下,苏明娟选择了去银行做自己专业的工作。后来,苏明娟成家生子,孩子出生的时候,解海龙的太太还特地给她包了红包。


  如今,苏明娟也经常做公益,每年都会资助别的孩子,成功完成了从受助者到捐助者的转变。


44.jpg
苏明娟幸福的一家


  曾经在一次节目中,白岩松问解海龙和苏明娟,“你们俩人是谁改变了谁?”


  苏明娟说:我和叔叔都改变了。


  解海龙却说:她把我改变了。


  在解海龙心中,如果不是大眼睛和这些孩子,他可能不会走上纪实摄影的道路。


  20多年过去了,他庆幸他拍下的一切都是真实的,他们没有把一个城里的孩子弄过来,穿一件破衣服,喷一点眼泪,喊我要上学。他说:纪实就是纪实。用影像去纪录一个时代,用影像去推动整个社会的进步,这是他作为一个纪实摄影师最崇高的使命!

微信图片_20171223115513.jpg


  (编辑:王怡婷)


注:本网发表的所有内容,均为原作者的观点。凡本网转载的文章、图片、音频、视频等文件资料,版权归版权所有人所有。

扫描浏览
北京文艺网手机版

扫描关注
北京文艺网官方微信

返回首页

相关文章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霞光里15号霄云中心B座710 邮编:100028 电话∶010-69387882
河北省保定市复兴中路1196号 邮编:071051 电话:0312-3199988
北京文艺网版权所有 Email:artsbj@artsbj.com 京ICP备12048767号 公司营业执照:91110105802944599P
北京文艺网授权法律顾问单位:北京市京翔律师事务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