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会|文学|美术|音乐|影视|摄影|戏剧|舞蹈

985高校教师婚礼发言:本打算单身一辈子,但今天我为什么要结婚?

2018/02/23 13:44:06 来源:manandsuperman   作者:沈洋
爱情是很多人能走在一起的基础,但是在这个社会,光有爱情够吗?本文作者认为,能让两个人在一起长远的,是对彼此价值观的尊重、认同和欣赏,以及为同一个目标共同前进的决心。

  一份带有“女性主义”元素的婚礼发言稿:

  首先谢谢各位远道而来的亲朋好友,谢谢亲戚还有伴娘伴郎为我们忙前忙后。曾经我觉得旅行结婚就可以了,希望能一切从简。现在发觉走这一趟婚礼流程是很有意思的体验,使我联想到不少社会学和人类学的理论。自己的身份既是参与者,也是观察者。澎湃新闻的英文版已经跟我约稿,让我写写婚礼体验。举行婚礼之余还能赚稿费,一举两得。


  今天我想借这个难得的机会简单谈一下我为什么要结婚,以及为什么要和杨帆博士结婚。


  有几位朋友听到我要结婚的消息挺惊讶的,他们问我,作为女权主义者,你为什么要结婚?也有好朋友问我,你回国没多久,这么快就结婚啦,是不是年龄大,恨嫁,所以随便找个人结婚啦?


  18岁的时候我幻想自己22岁可以结婚,22岁的时候觉得28岁应该结婚了吧?但是30岁的时候博士毕业,已经做好了单身一辈子的心理准备。因为一旦体验过独居生活的自由自在,就很难去妥协适应有另外一个人的生活。也因为我理解在男权社会中,婚姻制度对于女性的束缚。2010年第三期全国妇女社会地位调查显示,未婚女性比已婚女性对于生活的满意度更高。既然不结婚对生活更加满意,那么为什么要结婚呢?


  我的母校伦敦政治经济学院的校训是to understand the causes of things,大意是去理解事物的缘起,这点我很认同。如果说我的人生有什么目标或者理想的话,那就是更好地理解自身,理解世界,并且能为世界变得更加美好尽一点绵薄之力。因此结婚生子并不是我的人生必须。此外,看多了幸福的和不幸福的婚姻,对于自己想找个什么样的伴侣也有自己的想法,不会轻易去改变标准。


  在这样的心态下,我碰到了杨帆。为了加深对他的了解,我找了个借口,说是想了解男性学者的性别观念,我对他做了一次访谈。在访谈中他说他是女权主义者,他说大一时候看了Bell Hooks的Feminism is foreverybody,中文翻译是《激情的政治》,影响他很深。他说对于弱势群体的同情都是共通的。如果你对有些女性的处境感到同情,你很可能也会同情穷人,以及少数族裔。当时我觉得他说得很好,对他心生好感,就自然而然在一起了。


  为什么会结婚?爱情当然是我们能走在一起的基础。但是爱情在这个消费社会是被高估的。光有爱情远远不够。能让我们走得长远的,是对彼此价值观的尊重、认同和欣赏,以及为同一个目标共同前进的决心。


  杨帆做的研究,无论是老年人抑郁,社会救助与低保户,还是受虐儿童以及学校霸凌,都非常接地气,具有实用价值。这和我做的研究很不同。我更加关注性别、权力关系,关注人的情感和经历,并且试图用理论来解释人的情感和行为。虽然我们做的研究很不一样,但对于生活,我们都有超越柴米油盐的关切与超越个人利益的考量。


  为什么会结婚?除了爱情和三观相符合之外,我们想用实际行动去构建一个性别平等的两人共产主义小社会。在中国,很多女性经历着“丧偶式育儿”,很多家庭遵循着“男主外,女主内”的传统。杨帆他重视家庭,愿意主动承担各种家务,喜欢买菜、做饭。他之前跟我说:“如果生孩子的话,我没有办法替你分担,要让你受苦了,但是抚养的话我会尽力的。”所以无论大环境如何,我们希望能构建一个平等的两人共产主义小社会。


  我一直觉得婚礼并不是人生的转折点,而只是一个契机,给个人、双方、以及双方家庭走过的人生做个简短的回顾,并对未来做个展望。谈到未来,我们将会遇到很多未知的挑战。但我们有同理心,有反省能力,有信仰,对世界有好奇心。相信这样的我们有能力携手面对人生的春夏秋冬。


  我就说到这里,谢谢!


  新郎回应致辞:


  沈洋博士发表了婚礼发言稿后,引起不小反响。有朋友问沈博士,想了解新郎当时说了什么。新郎杨帆当时是脱稿即兴发言的。他根据回忆,整理了当时的发言,详见下文。


  下面我在沈老师发言的基础上再补充几句,以使我们的故事显得更加完整和自洽。如沈老师所言,她会时不时对我进行精神层面的“解剖”,从学理和情怀的角度了解我。但我还要说,在那次确立我们关系的深谈后,她还把我的生辰八字要了去,为我们的关系算了一卦。除搞搞算命外,她还对潜水、剧本写作、禅修等等感兴趣,她把这些都写在自己的简历里。我在第一次见她前,先看了她的简历,觉得她很有趣,想着要是这人做我老婆就很好。所以说,“有趣”是沈老师吸引我的重要原因。人生不过百年,要抓紧时间跟有趣的人在一起,自己也要过得有趣。活得有趣比活得伟大更实惠。


  但我想我和沈老师都不会仅仅满足于个人活得有趣。我们作为“社会人”,最重要的是要有同理心。刚刚沈老师说我们都有超越柴米油盐的志趣,但我觉得我们还得回归到“柴米油盐”中来。只要有空,我早上都会去法华镇路买菜,跟摊主们聊天,听他们讲故事、说自己的不如意和怨气。观察着在“五违四必”下,这个城市的街区及其中小人物们的生活所发生的变化,正所谓见微知著,我们也在反思,反思自己与这座城市的关系、与社会共同体的关系,以便更好的前行。


  我们当前还特别需要把这种同理心发散给我们的家人:尊重他们的经历、尊重他们的选择、理解他们的痛苦,并给予他们最大的爱。


  最后的最后,我还要说,在很多个深夜里我们一起伏案写文章,我算着算着模型,就会很丧气地跟沈老师说我的研究发现,“胖羊,我感觉很不好,我收的数据显示将近60%的农村留守儿童都有偶尔或经常吃不饱饭的经历,这显著影响了他们的行为和心理健康。”这个时候,沈老师就会感同身受,耐心听我讲我的研究,并表达对我研究的弱势群体的关切。每念及此,我就能感受到这个世界对我最大的善意,那就是有沈老师和我在一起。所以,在这里我必须要说,沈老师,我爱你。


  (编辑:夏木)


注:本网发表的所有内容,均为原作者的观点。凡本网转载的文章、图片、音频、视频等文件资料,版权归版权所有人所有。

扫描浏览
北京文艺网手机版

扫描关注
北京文艺网官方微信

返回首页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霞光里15号霄云中心B座710 邮编:100028 电话∶010-69387882 传真∶010-69387882
河北省保定市复兴中路1196号 邮编:071051 电话:0312-3199988
北京文艺网版权所有 Email:artsbj@artsbj.com 京ICP备12048767号 公司营业执照:91110105802944599P
北京文艺网授权法律顾问单位:北京市京翔律师事务所